第七部第三百六十四章 迫在眉睫【第二更!】


  第七部第三百六十四章 迫在眉睫【第二更!】

  líng风云静静的看着他。

  líng寒wǔ毫不退让的对视。

  两人,良久不动一动!

  líng寒wǔ一直对这位▲老祖宗敬佩有加;从来将之视为自己的偶像,以前见到,也是匍匐在地,从来不敢抬头看一眼。长久以来,关于老祖宗的无尽传说,早已经在líng家子弟心中成为不朽的丰碑!

  只可仰望!不可平视!

 ○ 但这一次,他què坚决的,倔强地抬起头;与老祖宗对视。

  这一刻,他突然发现,其实……真的抬起头来了,也就是这样子!

  老祖宗,也是人。也是有血有肉。

  看着对面这一双闪着桀骜,闪着骄傲和倔强不悔的眸子,líng风云深深长叹。

  这一刻,他的心中,有些怔忡。

  多少年之前,自己也是如此……

  líng风云欣赏líng寒wǔ,不是因为líng寒wǔ乃○是líng家子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乃是,líng寒wǔ的感情之路,与自己如出一辙。

  惊人的相似!

  所以líng风云才对líng寒wǔ这个不知道隔了多少辈的重孙,另眼相看。如今,看■○是líng家子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乃是,líng寒wǔ的感情之路,与自己如出一辙。

  惊人的相似!

  所以líng风shìlíngjiāzǐsūn;qízhōngzuìzhòngyàodeyuányīn,nǎishì,línghánwǔdegǎnqíngzhīlù,yǔzìjǐrúchūyīzhé。

  jīngréndexiàngsì!

  suǒyǐlíngfēngyúncáiduìlínghánwǔzhègèbúzhīdàogéleduōshǎobèidezhòngsūn,lìngyǎnxiàngkàn。rújīn,kàn到了líng寒wǔ,就如同是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同样是苦恋,同样是绝望;同样是伤心人别有怀抱,也同样的……女方爱上的人,是家族的仇敌。最终,被家族杀死!

  看着líng寒wǔ倔强的眸子,líng风云神思一阵恍惚。

  似乎又回到了那一夜。

  那一夜,雪峰绝顶,白雪纷飞。

  那女子跌跌撞撞的来找自己,求自己去救那个男子。自己想要去,自己即将要去,què被父亲拦住。

  当时,那女子满脸是泪,疯狂对自己磕头。一脸绝望。

  “只要你救他,我任你处置!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为奴为婢,为妻为妾……风云,只要你能让他活下来……”

  那凄厉的叫声,似乎还在耳边。

  自己终究没有去。

  等事情结束,才带着那女子过去……那人已经横尸雪中。

  永远忘不了,那女子当时的绝望和疯狂……她就那样的深深地凝视着自己,眼中是无尽的怨毒和刻骨的恨意!

  她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拔出剑,将她的头发,与他的头发,绑在了一起,然后,横剑自刎。倒在那个人的尸体的怀里……

  结发为夫妻!

  那是许下了来生的缘分么?

  可是她,连最后说一句话都不肯,就那么痛快的死了。

  几千年了,líng风云的心头一直忘不了当时的场jǐng。

  数十年后,终于平复心境成亲,新婚之夜,què又梦到了那个场jǐng……

  几千年来,成为自己的心魔。

  而自己的修为,也到了八品至尊巅峰,就再也无法前进一步!一切,均是因为那件事!心魔锁心,不死不休!

  ……

  líng风云怔怔的想着,竟然忘记了面前还有一个人。

  líng寒wǔ看了他一会。

  就坚定的往外走去,脚步,已经快要踏出院门!

  “站住!”líng风云淡淡的喝道。

  líng寒wǔ脚步停在门口。què不回头。

  ……

  “我们现在正在对付楚阳!”líng风云说道:“楚阳,我们是非杀不可。不过,借助他的师父来打击他,要挟他;què不可取。”

  “你要去,我也不拦着你!”

  “但你自己要想明白!这一次,关系到九大家族生死存亡!你若是去了,很有可能会死!”líng风云沉声说道。

  他心中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你若是去了,若是没有死,那么,你回来的时候,就代表着你最大的心魔已去,líng家,将再次出现一位九品巅峰至尊,甚至,崩灵陷天破碎虚空的强者!

  “我知道。”líng寒wǔ淡淡的回答。

  “我今年已经四十多了,快五十岁了。我的心智很成熟,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后果!”líng寒wǔ静静地道:“但是……心,我控制不了!情,我更控制不了!更不想控制!”

  “这么多年,我若想得到,早已得到。可我一直在帮他们,一直成全她,已经成了我的习惯。我不想强迫她任何事情。”

  “我死,可以,孟歌吟,不能死!”

  líng寒wǔ轻声的说道。

  líng风云长长叹了一口气:“你去吧!”

  líng寒w◎ǔ转回身,扑通跪下,向着líng风云的背影砰砰砰连磕了九个响头。然后,就这么一言不发的拔身而起,破空而去!

  在掠出líng家别院的这一刻,迎面的寒风带着冰寒的湿意打在脸上,líng寒wǔ突然○莫名其妙的想起:若是数十年之后,夜初晨婚姻美满,儿孙满堂的时候……会不会想起自己呢?

  想着想着,嘴角不由勾起来一丝凄然的微笑。

  天空中,一片冰凉落下。

  líng寒wǔ嘴角闪出一片欣喜:下雪了!终于下雪了么?

  难道,我的心愿……

  ……

  líng风云听着身后跪下,磕头,起身,掠走……

  一动不动。

  良久,他才轻声说道:“一定要活着回来呀……”

  雪花飘飘落下。

  这天机城,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终于降落了下来。

  慢慢的越来越大……

  ……

  楚阳这几天里,一直在密切注意着城中的动静●;顺便监督莫轻wǔ和董无伤等人练功,监督剑灵炼药……

  各方面的准备,他都在有条不紊的准备。甚至,包括‘可能’到来的大战之中‘可能’的伤亡,他都准备了大量的不完全版九重丹。

  南宫逝风○;shùnbiànjiāndūmòqīngwǔhédǒngwúshāngděngrénliàngōng,jiāndūjiànlíngliànyào……

  gèfāngmiàndezhǔnbèi,tādōuzàiyǒutiáobúwěndezhǔnbèi。shènzhì,bāokuò‘kěnéng’dàoláidedàzhànzhīzhōng‘kěnéng’deshāngwáng,tādōuzhǔnbèiledàliàngdebúwánquánbǎnjiǔzhòngdān。

  nángōngshìfēng这段时间里日子过得充实无比,每一天都是疲于奔命的搜集各种情报。然后颠颠的给楚阳送过来。

  而每一次送来,楚阳也开始对南宫逝风进行治疗。

  所以每一次离去,南宫逝风都会感觉到自己的旧疾轻◆松了许多,兴奋之下,搜集消息,也就更加卖力。

  最让他不理解的是,现在楚阳连天机城任何一方面的风吹草动的消息都要。这就加大了南宫逝风的工作量。迫使他大把大把的洒出晶石,一来购买,二来则是聘请一◇些当地的混混头目……

  这几天里,南宫逝风几乎就成了地头蛇们的老大。每一天每一刻,都有不少人来送消息,然后南宫逝风就收集着这些在他自己看来毫无价值的情报,拿出去大把大把的晶石……

  这◆一天,汇总之后,照例立即给楚阳送来。

  南宫逝风离去之后,楚阳便开始一点一点的翻阅。他对这些情报,不是不抱希望,而是其中所起到的作用很小。只能从中揣测任何的蛛丝马迹。

  翻到后来,眼睛◇已经有些疲惫,看看天色,已经是傍晚,暮色降临大地。

  伸了伸懒腰,正要休息一下;突然间一个消息跃入眼帘,让楚阳的心神激灵灵的一下,保持着伸懒腰的姿势一下子呆住。

  背脊一阵发凉!精神一下子抖擞了起来。

  消息如下:

  夜家貌似不少人出去往南,向着南城门的方向去了。为首者,夜弑雨。

  数目不详,修为不详,目的不详。

  据推测,应该是去某一酒店?或者,夜初晨的住所……

  夜初晨的住所,这六个字让楚阳猛地警惕了起来。

  夜初晨自从来到天机城,就住到了那里;几乎与世隔绝一般,很少出现。楚阳曾经偷偷地去过,去了好几次均没有遇见……

  夜家人也很少过去。

  为何今天夜家人居然大举出动往那边去?

  那边,貌似没有值得夜家如此出动的理由。

  联想到自己的师父孟超然自从进城就销声匿迹,líng寒wǔ这段时间里每日买醉……

  楚阳突然想到了一件可怕的事:难道,师父现在就在夜初晨那里?

  夜家的人大举出动,难道是为了他?

  楚阳猛地跳了起来。直觉的一颗心砰砰乱跳,刹那间出了一身的冷汗……

  砰地一声,楚阳从房中冲了出来,院中,一片空荡荡。

  风月带着徒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紫邪情带着楚乐儿和莫轻wǔ两个小萝莉出去逛街了,还没有回来。

  董无伤和芮不通在打坐。

  布留情百无聊赖的在花架下坐着喝酒。

  楚阳一出门,寻思了一下,就直奔花架下。

  董无伤等人现在还帮不上忙。现在,唯一稳妥的,就是找布留情帮忙。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白跑■一趟无所谓,但万一若是孟超然出事了,楚阳恐怕一生都不会原谅自己。

  “布前辈!帮帮忙,陪我去做一件事情。”楚阳焦急的道。

  “干什么?”布留情翻翻眼皮,道:“没见我正忙着?”

 ●■一趟无所谓,但万一若是孟超然出事了,楚阳恐怕一生都不会原谅自己。

  “布前辈!帮帮忙,陪我去yītàngwúsuǒwèi,dànwànyīruòshìmèngchāoránchūshìle,chǔyángkǒngpàyīshēngdōubúhuìyuánliàngzìjǐ。

  “bùqiánbèi!bāngbāngmáng,péiwǒqùzuòyījiànshìqíng。”chǔyángjiāojídedào。

  “gànshíme?”bùliúqíngfānfānyǎnpí,dào:“méijiànwǒzhèngmángzhe?”

  楚阳脸上冒汗:“有天大急事!”

  布留情不为所动。

  “你去不去?”楚阳急眼了,威胁道:“你要是不陪我去,耽误了我的大事;等小wǔ回来,我立即挑唆她,让她跟你们脱离师徒关系!我可不是与你说笑!”

  “你敢!”布留情火冒三丈。

  “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我说得出,就能做得到!”楚阳压低了声音凑近了布留情的耳朵,用一种危险的口气,一字字的低沉道:“你知道的,我可是九、劫、剑、主!”

  “**你大爷的!”布留情勃然而起:“别跟我提这几个字!老夫对这几个字过敏!听见就抽筋!你***……老子生平第一次被人这么威胁!居然还是你这个黄口小儿!”

  “那你去不去?”楚阳狠狠地问道。

  “我去!”布留情只觉得一口气憋在了胸膛中,几乎要炸,怒道:“老子就跟你走一趟!我警告你!若是没啥事,休怪老子对你不客气!”

  …………

  我我……我腰难受死了,请假一小时,我出去推拿一下。回来后继续码字第三更……所以可能会晚。

  可是我想要月票……我想看到差距缩小,不想看到被拉大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