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三百六十八章 仇须亲手报【第三更!】


  ..夜初晨身子摇摇欲坠,她的心,已经被巨dà的悲伤击的崩溃!神智在这一刻,甚至迷惘了起来,飘飘摇摇的,如在半天云里。------精彩开始-----.^_^(拼音o).

  从今以后,世■上再也没有凌寒wǔ。.

  凌寒wǔ的剑,依然在雪地里,直直的插着。上面满是鲜血,依然寒光闪烁。

  孟超然缓缓站了起来,目光一凝,踏前一步,一把将凌寒wǔ的剑拔起,握在手里,似乎长剑上,●还有凌寒wǔ的温度,突然凄厉的长啸一声,长啸声中,眼泪滚滚而下:“寒wǔ!兄弟!你wǒ并肩作战!”

  长空风声越加凄厉,雪花越加密集!

  凌寒wǔ的长剑,在孟超然手中,在风雪中光芒闪烁○!犹如之前凌寒wǔ的dà喊:想杀他们!先杀了wǒ!

  “拿下!”夜帝阴沉的声音带着疲倦。

  夜家的rén蜂拥上前。

  孟超然长啸,一手挽住夜初晨,仗剑如风,往外就闯!

  夜家高手如云,又怎样?

  闯不出去?又怎样?

  没什么!

  孟超然潇洒的身影,这一刻多了几分决绝和悍野,这样的战斗,这样的冲刺,这样的拼命,看起来,竟然有七八分像是凌寒wǔ!

  长剑如风,竟然一连冲出去数丈!

  一个愤怒的声音说道:“混账!面对一个已经叛出家门的不孝之女,竟然如此束手束脚!再不拿下,所有rénrén头呈上!”

  这一道命令,就像是催命符。

  顿时孟超然四周压力dà增。

  刀剑如雨,同时落下,孟超然脸上露出一份洒脱,喃喃道:“wǒ想要活下去,可别rén不让wǒ活下去,wǒ若活不下去,寒wǔ,你不能怪wǒ!若你要怪,在黄泉路上。wǒ向你磕头赔罪!但,wǒ不能成为阳阳的负担啊……”

  刀剑落下!

  掌风破空的声音响起,又是至尊一掌!这一掌,不是伤rén,而是封掉了孟超然的退路。

  孟超然潇洒的一笑,身子一侧,以胸膛迎上了至尊掌力!迎上了刀剑!

  夜初晨一声狂叫,突然纵身飞扑。扑在孟超然怀中。凄然dà叫道:“死在一起吧……”

  孟超然dà惊,千均一发之际,犹自猛地抱住夜初晨。猛地一侧身子,嘴角犹自潇洒的笑了一下,淡漠道:“傻丫头。男rén还没死,你,要死在wǒ后面!这是wǒ的责任!”

  他的身子刚刚侧过一半,刀剑和掌力已经临身!

  夜家的rén本就不想杀他;或者原来想要杀他而后快,但现在,却牵扯到了楚阳,孟超然无疑乃是一枚对付楚阳的强有力的棋子,怎么舍得杀掉?

  本能的猛地一收刀剑!

  那位出手的至尊,也忙不迭的将自己打出去的掌力猛地回收!

  但。已经打了出去,如何能够收得回来?

  这位至尊情急之下的回收,也只收回了六七成的力气,犹自自己被反噬的脸上猛得通红,身子摇晃了一下,哇的吐出了一口鲜血。

  砰!

  劲气如山,猛地轰击在夜初晨和孟超然的身上!

  咔嚓咔嚓几声响。两rén的身体骨骼不知道断了多少根,同时吐出鲜血,身子如同断线风筝一般飞了出去。

  “废物!”阴沉的声音怒喝:“快去看看,死了没有!”

  轰的一声,两rén重重的落在雪地上。距离凌寒wǔ,竟然不远。

  凌寒wǔ静静地躺着。身上整整齐齐的穿着孟超然的青袍,脸色安详。

  两rén翻滚了一下,夜初晨已经彻底的昏厥过去,孟超然却犹自还有一点清醒,居然苦笑一下:“寒wǔ,wǒ们还是在一起……嘿嘿,wǒ冲出去了那么远,还是被打回兄弟身边啦……”

  夜家的rén匆匆飞掠过来查看,孟超然只觉浑身疼痛,五脏欲裂;情知自己已经受了致命重伤,但,一时却还吊着一口气不死。

  唯恐自己被救活成为威胁徒弟的工具,嘴角闪出一抹嘲笑,淡淡的自言自语:“用wǒ孟超然来威胁……嘿嘿……”

  用□最后的力量翻转长剑,照着自己的心窝,狠狠刺落!

  便在这时,一声长啸惊空响起!

  两道rén影,轰然落下。

  一个声音说道:“***,果然有事情!统统给wǒ住手!”

  ■另一个声音却是急促的说道:“师父!”

  孟超然长剑已经到了心窝,刺进去了两寸,鲜血涌出,一听这声音,却突然顿住,勉力回头,想要最后看一眼。

  自己的徒弟!

  这声音,是自己浇灌了一生心血的徒弟的声音!

  莫要说叫了这一声师傅,两个徒弟,只是遥远的咳嗽一声,孟超然就能分辨出来是那一个徒弟咳嗽的。

  “阳阳……”孟超然呢喃着,眼神逐渐模糊。

  一个黑衣身影如飞一般落下,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一片惨叫,似乎什么兵器被削断了,似乎有rén受伤了……

  紧接着,楚阳焦急的脸庞出现在孟超然眼中:“师父……师父……wǒ来晚了……”随即手忙脚乱的取出两颗不完全版九重丹,塞进孟超然和夜初晨口中。

  孟超然的伤势毕竟太重,意识逐渐模糊,不完全版九重丹入体,精神稍微一震,随即一股难以言喻的疲倦感觉涌上来;喃喃道:“阳阳……快看看……你师母,没事……吧!看看……寒wǔ……还有没有……救……”

  徒弟来了,孟超然虽然明知道凌寒wǔ已经死了,但心中,却还在奢望……因为,他知道,楚阳身上……有灵丹。

  楚阳急忙看了看依然在师父怀里的夜初晨,急促道:“师母气息很微弱……还有救,只是……凌寒wǔ……凌寒wǔ……”

  孟超然的眼角滚下两颗泪珠,凄然道:“死了?”

  楚阳重重点头。

  孟超然紧紧的咬住了嘴唇,感觉意识一阵一阵的模糊了起来……

  布留情的声音暴怒的响起:“夜帝!给老子滚了出来!”

  孟超然突然精神一震,两眼勉强聚焦:“这rén是谁?”这rén竟然敢如此dà呼夜帝,难道是了不起的rén物?

  “师父放心!wǒ今夜,将他们全部杀了,为你报仇!”楚阳咬着牙,恨意冲天。两眼血红。

  “不行……”孟超然急促道:“wǒ……wǒ要亲手……报仇……wǒ若是……若是不……亲手索回血债▲……wǒ,wǒ对不起寒wǔ……wǒ……对不住祖宗……”

  “寒wǔ的债……wǒ亲手索回!”

  孟超然紧紧握着楚阳的手,终于晕了过去。

  他的右手,还紧紧的握着凌寒wǔ的长剑。 ▲……wǒ,wǒduìbúqǐhánwǔ……wǒ……duìbúzhùzǔzōng……”

  “hánwǔdezhài……wǒqīnshǒusuǒhuí!”

  mèngchāoránjǐnjǐnwòzhechǔyángdeshǒu,zhōngyúyūnleguòqù。

  tādeyòushǒu,háijǐnjǐndewòzhelínghánwǔdezhǎngjiàn。
  长剑冰冷。

  wǒ会为你报仇的!一定!wǒ会照顾好初初!一定!wǒ会和初初活下去!一定!

  寒wǔ,你的心意,不会白费!

  wǒ要让你的剑,染上你仇rén的血!一定!◎

  届时,wǒ会与你。倾情一醉!

  楚阳双眼血红;身子有些控制不住的簌簌颤抖。浑身杀意升腾!

  从没有任何一刻。他如此的渴望,干掉九dà家族!

  自从上到上三天以来,楚阳知道自己的使命;但他却从来没有想过。将九dà家族真的全部诛灭!九dà家族之中,也有英雄,也有侠客。也有侠骨柔肠的好汉子。

  九dà家族的风云rén物,rénrén都有一段辉煌的往事。

  比如,凌寒wǔ;比如,叶梦色……

  但这一刻,看到僵卧毫无声息的凌寒wǔ,看到浑身浴血的孟超然,楚阳却突然恨不得将九dà家族的rén一个个都斩于剑下!

  他明白了;或许九dà家族中的rén也有英雄,但……只要是面对威胁,这些rén就会抱成一团来抵抗。无所不用其极!

  今天他们能伏击自己的师父,杀死同一阵营的凌寒wǔ,明天,又会对付谁?

  自己现在在他们眼中的身份,甚至不是九劫剑主!只是一个对他们有一些威胁的新崛起的势力,他们就能这样的下毒手。

  若是有一天知道自己就是九劫剑主,会是如何?以杀止杀。或者并不是最好的办法,但却是最有效的办法!

  自己不可能回头,他们也不可能回头!

  所以!

  杀!

  楚阳静静地站着,心中却是蓦然的疯狂吼了一声!

  一声冷喝,随即便是一片翻滚的声音。却是布留情一下子落在他的身边,将周围的夜家rén一掌震得翻滚了出去。森然喝道:“夜帝,你不敢出来么?”

  风雪中一阵氤氲,夜帝的黑衣身影,裹着浓浓的夜雾出现;声音多了些顾忌和敬意:“布前辈,布前辈dà驾光临,却来管wǒ夜家的家事,夜某真是受宠若惊。”

  布留情眼皮一翻,道:“家事?wǒ管你什么家事,看不顺眼的,就要管管!怎么?你有意见?你不服?”

  夜帝平心静气的说道:“布前辈想管,自然有布前辈的道理;既然布前辈插手,那么,wǒ们夜家对此事,就此作罢就是。”

  布留情转头喝道:“小子,怎么办?杀不杀?”

  夜帝的眼中爆出一团漆黑的夜雾,有些谨慎的、戒备的看了楚阳一眼。这小子,果然是不简单。看这情况……布留情居然还要听他的一般?

  果然危险!非除不可!

  楚阳淡淡的道:“留下两个rén,帮wǒ们把rén送回去。其他rén,先让他们走吧。”他顿了顿,道:“wǒ师父说,他要亲手报仇!”

  “亲手报仇!”布留情和夜帝同时心中嗤了一声。

  就以孟超然现在这点微末功夫,想要亲手报仇,何异于难如登天!

  夜帝嘿嘿一笑,道:“好!wǒ就等着孟歌吟来亲手报仇!”他一挥手:“夜弑雨,你带两个rén留下,帮布前辈将rén送回去!其他rén,都回去!”

  …………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