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三百七十章天一神功【第二更!】


  第七部第三百七十章tiān一神功【第二更!】

  几tiān后。

  孟超然开始找紫邪情探讨什么,紫邪情对他的来意很感疑惑。

  但听le他的话之后,紫邪情深深动容,险些就直接失态!

  孟超然自己摸索chuàng造le一门心法,自己感觉行之有效,因为这里,紫邪情修为最高,见识最为广博,便来找紫邪情商议,改进。

  毕竟,没有得到印证之前,孟超然不敢将这种自己都不确定的功法传给自己的徒弟。

  孟超然迭遭大变,心神沉稳,性格淡然,对世间万事,不萦于心;在这些年里,他有感于自己的身体被禁制,一直想要冲破桎梏。

  但始终不可得。

  终于在楚阳为他治好之后,到le上三tiān,他日夜的试探,终于,成功的chuàng造出一门心法,直到前段时间,才终于完善。

  这门功法,被孟超然称为:tiān一神功。

  而这,也是孟超然现在练功突飞猛进的最大原因。

  这门功法,并不能提升修为,但却可以让一个人心神专注!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全心全意,就zhī想着这一件事情。对于其他的事,统统从脑海中摒除!

  这不zhī是修心,而且是修神!

  紫邪情骇然大惊!

  因为,她试le一下之后,感觉这功法虽然稍有瑕疵,但却绝对可行!精神完全专注的练功,等于是从一开始练功,就进入le‘凝神坐照’的高深层次!起步,就是最深层次的修炼。

  如此,岂能没有效率?

  这种功法,乃是在九重tiān阙,都没有的功法。不能修炼,不能修心,不能修神,不能修身,但却可以心无旁骛。

  对于战斗来说,最没用最鸡肋的心法;却是修炼之中,最强大最无敌的功法!

  竟然是从一个还不到圣级的人手中chuàngle出来!

  这让紫邪情感觉到,如梦如幻。

  这种心法,对于紫邪情这种人,甚至是比她层次更高的人,也是绝对有用!大大的有用!

  除非到le能够改tiān换地的大圣者层次的人,比如……折叠九重tiān的那种地步的人,或许不一定用的上,但,就算那种层次,在某些时候,也是需要的!

  紫邪情察觉可行,立即用自己浩若烟海的武道知识,几乎是不眠不休的,在几tiān之中,尽善尽美的将这门心法完全le起来。

  “有你传给他们。”孟超然对紫邪情淡淡的笑道:“我修为太低,传给他们,恐怕还看不上……但是你传授出去,那就没问题le。”

  说完,孟超然洒然一笑,潇洒而出。

  继续去照看夜初晨,去练功去le。

  对这种已经超越le‘潇洒’的淡然,紫邪情都呆le很久。

  楚阳这个师傅,真是一个tiān纵奇才,却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怪人。

  但,孟超然潇洒地走le,却将这个难题丢给le紫邪情!

  这样的功法,自己应该教给谁呢?

  这套功法,在紫邪情看来,乃是标准的tiān下第一!

  因为,再也没有那一套功法,能够如这一套心法这样子,可以适用于任何人!从不会武功的普通人,一直到可以移山填海,改tiān换日的大能者…◎…统统都能从这一套功法之中得到好处!都能用的上!

  不管好人坏人,都可以适用!

  这样的功法若是流传在外,落到一些阴邪小人手中,可说是流患无穷!

  小人恶人得le这样的功法,修■◎…统统都能从这一套功法之中得到好处!都能用的上!

  不管好人坏人,都可以适用!

  这样的功法若是流传在外,落到一些阴邪小人手中,可说是流…tǒngtǒngdōunéngcóngzhèyītàogōngfǎzhīzhōngdédàohǎochù!dōunéngyòngdeshàng!

  búguǎnhǎorénhuàirén,dōukěyǐshìyòng!

  zhèyàngdegōngfǎruòshìliúchuánzàiwài,luòdàoyīxiēyīnxiéxiǎorénshǒuzhōng,kěshuōshìliúhuànwúqióng!

  xiǎorénèréndélezhèyàngdegōngfǎ,xiū★为提得越高,为祸也就会越大!

  紫邪情生平第一次愁得吃不下饭。

  晚上,将楚阳叫le来,问他这个问题。

  楚御座也是为之愕然,想不到自己的师父,竟然有如此惊tiān动地的能力!□一时间,楚阳不由感到由衷的骄傲起来。

  但接下来,对于紫邪情的发愁,楚阳也没什么办法。

  自己这些人是肯定要学的;这套功法zhī要chuàng造le出来,那就肯定会流传的。至于最终会流传到什么人手中,那真是tiān晓得。

  “不管那么多le,咱们先练。”楚阳到后来来le一个无比光棍:“咱们先得益,先在咱们这几个人之中流传,暂时也不虞会泄露,至于流传……怎么也是好久之后的事情,到那时候,咱们还不知道在哪里,以后的事情,谁管得le?就像现在的男人,我们能让自己娶上媳妇,每tiān晚上抱着老婆睡觉就不错le,难道还去管十万年后的孙子打光棍么……爱咋地咋地,这也发愁,真是女人……没治le。”

  “滚出去!”紫邪情一声怒吼。

  楚御座出le一个绝妙的主意,后果就是被紫邪情一脚踹le出来,撞烂le房门,摔在le雪地里,狼狈不堪。

  莫轻舞正在院子里练功,□见楚阳摔le出来,顿时心痛不已,爬起来就来扶他,埋怨道:“楚阳哥哥,你又对紫姐姐耍流氓le吧……哎,不是我说你哈,你就算要对她耍流氓,也要有点把握再耍么……你现在不如人家强力,就是找揍啊。”

 ○ 楚阳以头抢地!

  瞧这小丫头说的,我……我是那种人吗我?

  随即,紫邪情就将布留情、风月、乌倩倩、董无伤、墨泪儿、芮不通、莫轻舞、楚乐儿连同楚阳等人召集le起来,郑重的传授le这一门功法。

  并且严肃的要求:不是禁止功法外传,而是……若要传授,必须人品端正,而且,要严守秘密!

  这份秘密,能保持到什么时候,就保持到最大限度。

  至于以后……还是楚阳那光棍的的说法:到le管不le的时候……爱咋地咋地……

  人都不在这里le,还管个屁?

  布留情和风月三人修为高深,最担心的就是这样的问题,得到这套功法,简直如获至宝!

  这套心法,竟◇然可以完全避免心魔!

  避免心魔!

  这对于布留情和风月这种层次来说,这样的功法,甚至胜过le吃一颗就能立即飞升的仙丹!

  绝对的宝贝!

  董无伤等人也是大为兴奋。

  紫邪情本不愿意冒名居功,但孟超然却是坚决不会承认这套功法乃是他自己所chuàng,紫邪情也zhī有脸色微红的接受le众人的谢意。

  感觉平生之中,做的这件事最是不好意思……

  ■有le这套功法,众人练功的时候,发现,自己练功的效率,比之平常足足提升le三倍!甚至,莫轻舞和乌倩倩楚乐儿风雨柔墨泪儿等几个大小女人,比平常提升le六倍以上……

  从这一点可以说明,女人平常胡◆■有le这套功法,众人练功的时候,发现,自己练功的效率,比之平常足足提升le三倍!甚至,莫轻舞和乌倩倩楚乐儿风雨柔墨泪儿等几个大小女人,yǒulezhètàogōngfǎ,zhòngrénliàngōngdeshíhòu,fāxiàn,zìjǐliàngōngdexiàolǜ,bǐzhīpíngchángzúzútíshēnglesānbèi!shènzhì,mòqīngwǔhéwūqiànqiànchǔlèérfēngyǔróumòlèiérděngjǐgèdàxiǎonǚrén,bǐpíngchángtíshēngleliùbèiyǐshàng……

  cóngzhèyīdiǎnkěyǐshuōmíng,nǚrénpíngchánghú思乱想的事情,乃是男人的两倍以上甚至更多……

  可怕的女人!

  一场大雪,足足下le半个月!平地地面雪深,足足的漫过le膝盖。tiān机城有不少地方,居然出现le雪灾,大雪压塌le房子之类的事情,竟然频频发生。

  这样的大雪,据布留情所说,在tiān机城这样的地处南端的地域,乃是数万年来,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可说是咄咄怪事!

  但随着大雪的不断地落下,tiān机城的空气,越来越是清新,随之而来的,则是更加浓郁的tiān地灵气。

  这让目前正在tiān机城的武者们一个个欣喜不已。

  这一日。

  紫邪情正在看着楚阳等人练功,突然心中一动,神念铺开。

  喃喃的道:“法zūn回来le。”

  楚阳一怔,道:“他是一个人回来的么?”

  紫邪情道:“不错,是一个人回来的。”

  “一个人回来的?”楚阳百思不得其解。他本以为,法zūn这次出去,乃是去搬救兵le。比如,那位传说之中的舞绝城……

  但,他却是一个人回来的,那就有些匪夷所思le。

  难道……法zūn没有找到援兵?

  这段时间里,t★iān机城又进入le不少的来历不明的人……

  楚阳推测,这些人,应该就是九大家族的秘密力量le,也就是法zūn和九大家族正在筹备的阴谋之中的主要力量。

  他密切的注意着这些人,但这些人□一旦进入letiān机城,就像是水珠进入le大海,消失得无影无踪。

  连神念探测,也是探测不到。

  越是探测不到,楚阳越觉得危机重重。

  此刻听到法zūn独自回来,楚阳心中更是▲奇怪。

  当然,楚阳与紫邪情都没有想到的是,在tiān机城的北门方向,一个人骑着快马,就像一个平常的武者,收敛le全身的气息,快马疾驰,进入letiān机城!

  随即消失。

  ◆这几tiān里,布留情的反应也很奇怪。除le运行起那种心法练功的时候绝对安静,一旦结束le练功,性格会变的有些莫名的暴躁。

  对这样的变化,布留情自己也是有些纳闷不已。

  按说,以自己的修为,已经可以绝对自主的控制自己的情绪le,绝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但目前这种反常,却是怎么解释?

  甚至连自己一向舍不得重口音说话的徒弟轻舞,都被训斥le几回……

  看着徒弟委屈的□泪眼,布留情感觉有些看不懂自己le……

  “难道是老宁出le事?”布留情喃喃自语,随即又是哑然一笑:“老宁的修为怎么会出事?全tiān下人都出le事,老宁也不会出事……”

  但,他的心◆情却是持续的烦躁le起来。

  这个情绪,持续le几乎一个月,才慢慢地消失。

  布留情也没有在意。

  因为,万药大典的决赛,就要到来le!

  时间,已经推进le一个月!

  万药大典的决赛,就在明tiān!

  这一场决赛,决定le补tiān玉的归属,决定le九zūn补tiān的大事!将决定九重tiān的前途!!

  楚阳整装待发!

  补tiān玉,势在必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