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三百九十章 我怕……


  凭空出现的每一个洞口,都闪烁着晶莹的白光。围成了一个大圈,中间,正是法尊傲然而立的身影!

  法尊仰天长啸,眼中射出锐利的黑色光线,身上发出九道白光,锁定了洞口!

  “动手!”法尊一声喝!

  九为至尊同时拔身而qǐ,在空中飞上十丈的时候,那一道白光,将九个人的身体,穿连在了一qǐ。

  从这个人身上,到那个人身上,棱角分明!

  就像是在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九边形!

  每个人手中的补天玉,都发出圣洁的白光,一种奇特的生命的律动,就在这一刻,突然间产生!

  下一刻,九个人各自占据一个洞口!

  夜帝第一个!萧瑟第二个!

  九大家族,依次排下,按照当初九劫的顺序,一直到第八位!第九位,便有那位执法者的至尊补上。

  众人神色凛然,同时将手中的补天玉送进洞口!

  补天玉在这一刻,竟然发出一种心灵的颤抖一样的生机,随即,就消失。

  但,九位至尊都是分明感觉到,自己的心,剧烈的柔软了一下,颤抖了一下!

  随即,九个人同时迎上去,用自己的心脏位置,堵住了自己身前的洞口!

  浑身修为,在这一刻猛烈的倾泻而出!

  法尊身上白光缭绕,站在最中间。一道道圣洁的白光,从他的身体里散发出来,然后又有一道道白光,输送回去……

  在这个过程中,法尊一直闭着眼睛。

  但,他的头发却已经是根根直竖,每一根,都冒着若有若无的黑气……

  下一刻,空中那九个洞口逐渐的有些黯淡下来……

  洞口,似乎在缓慢的往回缩……

  然后。轰隆隆一声雷震,九个洞口同时消失!

  九位至尊,同时口喷鲜血,从空中摔了下来。

  空中有七彩的光芒一闪,随即消失无踪。

  法尊缓缓的睁开眼睛,眼中有黝黑的光芒一闪,嘴角露出一丝忍bú住的笑意,缓缓落下。

  九位至尊同时感觉到。经过了cǐ事。似乎少了些什么,但,仔细查看。却又什么都没有少。只是五脏受震的厉害。

  “诸位辛苦了。”法尊飘然落地,负手微笑:“各位都受震了吧……呵呵,这次伤势bú算轻。各位千万bú要等闲视之,赶紧运功恢复,明日,还有一场至关重要的大战!”

  说着,拿出来九颗丹药,每人分发了一颗。

  九为至尊服下药去,顿时感觉心中一暖,浑身都舒服了许多,元力运转之下。只觉得bú长时间就是修为尽复,bú由得一个个都是有些bú解。

  因为法尊说:这次伤势bú算轻!

  既然bú算轻,怎么会如cǐ容易恢复?

  法尊叹了口气:“大家现在还bú会觉察◇出来;bú过,我要提醒诸位,刚才九尊补天,bújǐnjǐn是补天玉,也bújǐnjǐn是修为。而是抽取了一部分各位的生命本源力量。”

  他深深叹气,长长吐气,负手在后,声音沉重:“诸位兄弟,为●◎了九重天。为了家族万年传承,这一次。诸位损失的生命本源,或者无法弥补,或者,也需要太长的时间,才能补回来!你们,后悔么?”

  九人相视而笑:“原来如cǐ,bú过是一点生命本源,大家都活了这么久▲了;损失一点生命本源算什么?更何况,若是cǐ举能换来九劫崩毁,我等家族再次万年昌盛,哪怕是粉身碎骨,又能如何?”

  法尊感动的道:“好兄弟!”

  一挥手,各位防卫的高手急忙过来:“护送各位兄弟回去!明日大战,各位,一定要保重自己!”

  九尊补天,已经落下帷幕。

  法尊却在原地久久的徘徊,似乎在感怀,似乎在惆怅……脸色深沉,眉头紧皱。

  大雪纷纷落下,法尊的身影,就在大雪中来回的走着……

  所有人都bú敢打搅,知道法尊大人cǐ刻正在为黎民苍生,天下安危而欣慰,而……感伤……

  于是大家只是静悄悄的守护在远方,默默地守护。

  ……

  大雪中,法尊沿着那九尊补天的痕迹,竟然走了两个时辰,若是有心人,就可以计算的出来,法尊围着那个九尊补天的圆圈,整整走了九百九十九圈!

  然后法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脸色雪白,下一刻,噗地一声,吐出来一道长长的黑气,五官七窍,同时喷出来一股浓浓的黑烟。

  一声咳嗽,一口鲜艳的鲜血吐在雪地上。

  法尊喘息了一下,用手背轻轻拭去嘴角的血迹,喃喃道:“东方霸道,你倒是够顽固的!bú过,你今日还是被我完全地抹掉了……”

  突然怪异的笑了一声,道:“前前后后,九九八十一位至尊的生命本源力量……嘿嘿……也差bú多了……”

  身子一旋,消失得无影无踪。

  直到他消失之后半个时辰,这里依然有黑气缭绕,慢慢的才消散掉了。

  直到他消失之后三天,那一口血,依然在雪地里,鲜艳的存在!

  漫天大雪,竟然bú能掩盖!

  ……

  凌晨。

  天色还未亮。嗯,严格来说,还属于半夜。

  楚阳神识一动;只感觉院子里似乎有人动了动,随即,消失。

  楚阳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布留情和风月,已经去了。

  毕竟是高手,提前去,也能踩踩地形。还能给对方一种‘有恃无恐,我很有把握和自信’这样的感觉。

  昨天晚上回来,楚阳已经告诉了布留情和风月:衣衫上有一个‘五’字的,尽量的bú要杀。关键时刻,可以向着这几个人的方向突围。

  结果是三人一阵大笑:突围?如cǐ血海深仇,就这么放弃bú成?

  让楚阳无语之极!

  血海深仇……可风月已经忍了一万年了。一万年查bú到真相,你们bú是照样过来了?法尊若是bú说,你们岂bú是就这么一辈子被蒙在鼓里?

  但法尊为何要说?还bú是为了杀你们?

  仇,已经万年,徐徐图之,难道bú行?

  还有布留情。就算宁天涯死了,你要为他报仇,可是,非要今天?以你的修为,神出鬼没的杀敌,难道bú行?

  但楚阳也知道,今日之战,与其说是报仇。倒bú如说是去出一口憋闷的恶气!

  这口气bú出。任何人都bú会舒服!

  但……这一口恶气要想吐出来,却有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啊……

  门口传来怯生生的敲门的声音。

  楚阳打开门,只见莫轻舞抱着被子。有些瑟缩的站在门口:“我……我害怕……”

  楚阳心中怜惜,急忙拉了进来:“怎么了?”

  “师父刚才走了,让我自己好好照顾自己……我越想越害怕。睡bú着……”莫轻舞泪盈盈的道:“就过来找你。可是我昨晚睡得很晚,好困……”

  楚阳伸伸脖子:“嘎?”

  “我在你这里睡好bú好?”莫轻舞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楚阳,我好怕……”

  楚阳瞪圆了眼睛:“嘎?在我这里睡?”

  看着小丫头已经有些玲珑浮凸的身材,楚大少咽了一口唾沫,觉得喉咙干涩qǐ来,下身也有抬头之势,急忙夹紧了腿,干笑:“轻舞,你现在还小。须知男女有别,这个……同床共枕,乃是……”

  “正因为我还小,我才bú怕呀。”莫轻舞睁着圆圆的黑眼睛看着楚阳,嘻嘻一笑:“楚阳哥哥bú会这么禽兽吧?连我这样的小女孩儿也想祸害?”

  楚阳怔住。

  这小丫头,哪里学来的这样的话?

  那边莫轻舞已经很是快乐的抱着被子来到床边,将楚阳的被子往里挪了挪。将自己的香喷喷的棉被放在床上,随即就脱下身上大衣,原来里面只穿了单薄的睡衣。

  “好冷哦……”小丫头打了个哆嗦,游鱼一般就钻进了被窝,还没忘了将自己的一头长发从被窝里拿了出来。散在枕头一边,歪着头道:“楚阳。你bú睡么?”

  “我睡,我睡睡睡……”楚阳佝偻着身子,夹紧了腿,腾地一声,动作笨拙的上了床,只觉得自己要着火了……

  “你的姿势好怪异。”小丫头如是说。

  “呃呵呵嘿……怪异么?”楚御座急忙将自己裹紧了棉被里,才松了口气,只感觉下身如钢似铁,昂扬之极。

  bú由心中叫苦:小丫头,你这bú是在折腾我么……姿势怪异,姿势怪异还bú是你折腾的?

  下一刻,脸颊一痒,小丫头凑了过来,红唇凑在他耳朵边上,道:“楚阳哥哥~~~~~”

  这一声叫,居然又娇又糯,楚阳听的浑身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喃喃道:“妖精啊……”

  下一刻,小丫头将自己的头枕在楚阳的枕头上,一伸手,捉住楚阳的手臂,塞到了自己的脑袋下面,枕住,然后俩手抱住楚阳的胳膊,无限幸福的道:“啊……现在bú怕了。”

  你是bú怕了,可是我怕……楚阳心中很是有些无力。

  “楚阳,你说,我师父会赢么?”既然bú怕了,放下了心事,小丫头开始问qǐ来最关心的问题。

  “肯定会赢的。”楚阳两眼直直的看着房顶,身子僵尸一般挺直,无意识的喃喃说道。

  “真的吗?”小丫头兴奋qǐ来,将头抬qǐ来,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