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四百二十章 圣族长老,楚飞寒【第三更


  一路弯弯曲曲的进去了数百丈,前面才突然开始光亮了起来。

  地道也干燥了一些,一颗颗的夜明珠,悬挂在石壁上方,发出乳白色的光芒。又过了一大段路,开始直统统的往下。

  走到一半的●□
  一路弯弯曲曲的进去了数百丈,前面才突然开始光亮了起来。

  地道也干燥了一些,一颗颗的夜明珠,悬挂在石壁上方,发出乳白
  yīlùwānwānqǔqǔdejìnqùleshùbǎizhàng,qiánmiàncáitūránkāishǐguāngliàngleqǐlái。

  dìdàoyěgànzàoleyīxiē,yīkēkēdeyèmíngzhū,xuánguàzàishíbìshàngfāng,fāchūrǔbáisèdeguāngmáng。yòuguòleyīdàduànlù,kāishǐzhítǒngtǒngdewǎngxià。

  zǒudàoyībànde时候,就可以听到外面有澎湃的水声,看来隔着这里不远,就有一条地下河?不过,隔得这么近,水居然不能往这边渗透……、

  这种手段,也真可算得上是鬼斧神工了。

  一路往下,又深入数百丈;楚阳蓦然发现,这里居然已经变成了一种奇异的石壁,坚硬到了极点;试着抓了一下,以自己现在的修为,竟然抓不动!

  再往下十几丈,地面开始平稳,往前延伸。两侧,也开始有了牢房的存在。

  牢房内的人一个个蓬头垢面,目光木然,看着众人从mén前走过,眼神也没有波动一下。可见这些人已经是心如死灰,没有什么希望。

  一直走到最里面,诸葛云山才问道:“刚刚抓来的,那位楚飞……寒?在哪里关着?”

  一个守卫急忙道:“就在前面,单独关押。再往前拐两个弯,就到了。”

  楚阳声色不动,心中只是冷笑。

  诸葛云山在做戏,楚阳怎么能看不出来。

  但听了这句话,诸葛云山却是猛的愣了一下,道:“什么时候关押到了那里?”

  心中顿时大叫糟糕。

  这楚飞寒,原本明明是关在这一排的,什么时候居然挪到了里面去?那里面……可是关押着……

  “是后来有人拿着家族令牌,转了牢房。”那守卫一脸的无奈。

  诸葛云山;脸上抽搐了一下,转头对楚阳道:“楚神医,反正已经到了这里,不如你在这边稍等。我去将人给你送出来如何?”

  楚阳淡淡一笑,道:“正如诸葛家主所说,反正已经到了这里,就进去看看又有何妨?也只不过几步路了。”

  诸葛云山满嘴苦涩,道:“也好。也好。”

  狠狠地瞪了那守卫一眼,往前走去。

  果然,又拐了三个弯,戒备更加森严,很明显的比其他的牢房的警戒提高了十倍以上。一股股的神识来回的交缠。

  面前,有两个牢房。一左一右。

  左面那间牢房中,有一个人。全身都被锁着,琵琶骨。肋骨,大腿骨等地方,都被铁链活活的穿过去,控制在牢房里,但却是抬着头,狠狠的看着众人。

  楚阳目光一闪。只见这人的额头上,竟然有一个月牙形的标志。

  三星圣族的那位长老?

  也就是第五轻柔前段时间利▲用来引起各大家族大战的筹码?

  居然是关押在这里?

  这一刻,楚阳顿时明白了诸葛云山刚才脸上怪异的神色是什么意思。原来他是在担心这个。

  楚阳心中一动,想起了自己的师弟,tán●▲用来引起各大家族大战的筹码?

  居然是关押在这里?

  这一刻,楚阳顿时明白了诸葛云山yòngláiyǐnqǐgèdàjiāzúdàzhàndechóumǎ?

  jūránshìguānyāzàizhèlǐ?

  zhèyīkè,chǔyángdùnshímíngbáilezhūgěyúnshāngāngcáiliǎnshàngguàiyìdeshénsèshìshímeyìsī。yuánláitāshìzàidānxīnzhègè。

  chǔyángxīnzhōngyīdòng,xiǎngqǐlezìjǐdeshīdì,tán昙。

  那一天,自己与‘那位tán昙’在山巅交tán。

  “……我本是三星圣族之王……”

  楚阳看着这个三星圣祖的囚犯的眼神,就温和了一些。师弟的属下,怎么才能帮一帮呢?现在想要一起救出去,显然是不可能了。

  但……

  “这个人。还真是可怜啊。”楚阳淡淡的道。

  “呵呵,此人罪大恶极,罪恶滔天,是以锁在这里,以儆效尤。”诸葛云山脸色愤慨的说道。

  “哦,原来如此。”楚阳了然的点点头:“原来是一个大魔头。”

  诸葛山云笑道:“正是。”

  “不过就算是大魔头,这样残忍折磨,也实在是……过分了些啊。”楚御座悲天悯人的说道。
☆   诸葛云山翻了翻白眼。

  你们那一方一次战斗就屠戮了我们七百多至尊,那就不过分了?真亏你还有这等慈悲心肠。

  “要不,我这里还有一块肉脯,就给他吃了吧。”楚阳一反手,取出一xiǎo□块鹿肉,只有半个拳头大xiǎo。

  “这……不妥吧?”诸葛云山道,说着,有意无意的将楚阳拿着的肉脯接了过去,查看了一些。没错,这就是一块普通的肉脯。

  没有任何异常之处。

  但○出于谨慎,诸葛云山还是本能的选择了拒绝。

  楚阳翻翻眼皮道:“真是xiǎo气。”居然直接抢过来肉脯,抖手就扔了进去。

  “你!”诸葛云山无语的看着他。

  “一块肉而已。”楚阳摊◇○出于谨慎,诸葛云山还是本能的选择了拒绝。

  楚阳翻翻眼皮道:“真是xiǎo气。”居然直接抢过来肉脯,抖手就扔了进去。

  “你!”诸葛云山chūyújǐnshèn,zhūgěyúnshānháishìběnnéngdexuǎnzélejùjué。

  chǔyángfānfānyǎnpídào:“zhēnshìxiǎoqì。”jūránzhíjiēqiǎngguòláiròupú,dǒushǒujiùrēnglejìnqù。

  “nǐ!”zhūgěyúnshānwúyǔdekànzhetā。

  “yīkuàiròuéryǐ。”chǔyángtān摊手。

  那块肉他扔进去,居然偏了一下,擦着那人的脸,落在了一边的铁链子上,颤微微地悬着,那人只需一偏头,就能吃得到。

  诸葛云山自然不会表现的那么xiǎo气,肉都进去了,难道还能进去再拣出来?

  闷闷的往前走。

  没人注意的,一道淡淡黑烟弥漫了一下,飘了进去,然后接着又飘了出来。

  铁链锁着的这位三星圣族的人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目光猛然一亮,感激的看了一眼楚阳,侧过头去,将那块肉脯一口含进嘴里,嚼了嚼,咽了下去,含混不清的说道:“多谢。今日一肉之恩,来日若是能出去,必当涌泉以报!”

  楚阳没理他,跟着诸葛云山走到了另一间牢房mén前。

  刚走过去,里面一人已经挣扎着爬了起来,怒叫道:“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你们问的事情,我一概都不知道,我女儿还在等着我的药救命!你们放我出去啊啊……”

  楚阳往里一看,突然间心中一酸,瞬间怒火腾腾而起,转头看着诸葛山云,一字字道:“诸葛家主!这,就是你说的没有难为他?”

  诸葛山云看到,禁不住也是目瞪口呆,喃喃道:“这是怎么回事?”

  只见里面一个人,身材瘦削,浑身血污,两眼无神。待遇与那三星圣族的人一样,浑身都被铁链穿过。白惨惨的骨头有些都露在外面,头发也被撕掉了一半,胸膛上,三四处被烙铁炙烧过的痕迹。

  左腿在身后用一种怪异的形式扭曲着,一看,就知道已经断了。

  但一张脸方正,虽然满是血污,楚阳依然能从上面找出来自己父亲楚飞凌~~-和四叔楚飞烟的影子。

  这个人,就是自己的三叔,楚飞寒。无疑!

  但,却是受了如此的伤害!如此的折磨!

  这一刻。楚阳心中的怒火滔天而起,恨不得将诸葛家族一个个的全部宰杀干净!

  “这个……老夫真没想到会这样子。”诸葛云山尴尬之极。

  擒到楚飞寒之后。自己还曾经专mén嘱咐过,不要过于折磨;没想到却是弄成了这个样子;这还叫‘不要过于折磨’?简直就是‘拼了命的折磨’了……

  “这是怎么回事?”诸葛云山暴怒:“还不把人放下来?”

  立即有守卫过来,打开牢mén,很xiǎo心地将楚飞寒解下来;动作虽轻,但那铁链子生生的从皮肉之中骨缝里抽走,乃是一种什么滋味?

  楚飞寒有数次又晕了过去。又醒来,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楚阳赶紧的进去,从怀中掏出伤药,先为三叔敷药,将身上清理了一遍;拿出一壶生灵泉水,咕嘟咕嘟的喂他喝下去。

  楚飞寒直觉如同做梦,身体一下子轻松了许多,疼痛也顿时减轻了大半,向着正在低头为他矫正断腿的楚阳问道:“请问xiǎo兄■弟是?”

  楚阳心中一酸。道:“三叔,我是楚阳。”

  楚飞寒大吃一惊:“你啊……你就是那个……我大哥…那个……”

  楚阳点点头:“我是;三叔。您没事了,放心吧。”

  楚◎飞寒欣慰得笑起来,哈哈道:“真是天大的好事……孩子,原来你父母真的找到了你,哈哈……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楚阳强行忍住自己心头的酸涩,但楚飞寒这连着三个狂喜的‘太好了”却让楚阳几乎流下泪来。

  俯下身子,将楚飞寒背了起来,道:“三叔,了而现在跟我在一起,她没事。咱们出去再说,你赶紧恢复一下精力。”

  楚飞寒点点头,紧接着就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道:“乐儿没事了?你不骗我?”

  楚阳猛点头:“没事了!她的病,我已经为她治好了。”

  “好了……好了……”楚飞寒突然两眼中热泪滚滚而下,道:“我女儿,已经好了……哈哈哈……”

  一阵大笑随着眼泪留下,随即,他向楚阳背上一趴,竟然睡了过去,不久,居然响起了鼾声。

  前一刻,还在大笑,后一刻,却已经打鼾。

  楚阳心中酸楚。

  谁能知道楚飞寒这些年过的是什么日子?在楚家,看到段淑仪,已经是太不容易;但,楚飞寒却要比他的妻子,更加的不容易,一千倍!

  因为,他是男人!他是个丈夫,也是个父亲!

  楚飞寒这些年的苦处,真是难以尽说;一直绷着脑中的那根弦,从来不敢休息,唯恐自己多休息一会,多眯一下眼睛,少了这点努力,女儿就会永远离自己而去……

  所以他从来没有放松过自己,就算是在诸葛家族的牢里,也是一样。

  如今,一下子听说女儿好了,绷紧了十几年的神经一下子放松,顿时就支撑不住了……竟然在这种时候,狂喜的睡了过去!

  因为他终于可以睡!

  因为他已经十几年没有放心的睡!

  因为他终于放了心。

  女儿,有救了!

  楚阳心头一酸,听着背后那疲倦的鼾声,眼泪突然间就盈满了眼眶。

  …………

  第三更送到,求大家的月票!! (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