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四百二十三章大地之气【第三更!】


  第七部第四百二十三章大地之气【第三更!】

  楚阳兄弟几人之中,董无伤的伤已经恢复了一大半,墨刀,也被楚阳续接了起来,比之断掉之前,威力更加强大。

  墨泪儿的伤也差不多痊愈;莫轻舞已经开始来来回回的跑来跑去,偶尔,抱着布留情破碎虚空之前留下的戒指,喃喃自语一番;看得出来,虽然布师父在的时候小丫头经常调皮捣蛋,但zhè一次离去,对莫轻舞的打击不小。

  芮不tōng乃是全部恢复了,还有精进。zhè几日里,晃着膀子在董无伤面前走来走去,让董无伤恨得牙齿痒痒的;恨不得现在就全部痊愈,暴揍zhè货一顿,闹怕是打死他,让他再提升一次……也实在忍不了zhè口鸟气。

  嗯,不得不说,还真的是口……鸟气!

  孟超然zhè段时间充当了大管家加上全职保姆的角色。

  风yuè两人在院子里背着手走来走去,两人的走向,正好是一个圆圈,面对面,隔着四五丈,绕着一个圆圈走,其中,似hū蕴含着奇特的韵律。

  楚阳为楚飞寒治完伤,出来正好看到,不由奇道:“两位前辈zhè是?”

  yuè聆雪淡淡的一笑,道:“楚阳,你来看着;zhè一次,就是我们两个受伤之后的新领悟了。”

  楚阳顿时来了兴趣,凑上前去:“新领悟?”

  “不错。全新的领悟。而且,zhè种领悟,对于你们来说,yòng处尤其大。”yuè聆雪笑道。

  “愿闻其详。”楚○阳很有兴趣的说道。

  yuè聆雪微笑道:“以往,我们练功,有一种说法,叫做吸收天地之灵气,吞吐日yuè之精华;是也不是?”

  “是。”

  “错!大错特错。”yuè聆雪肃然道:“▲zhè一次,在数九寒天受伤,我们夫妻二人在房中练功,感觉有些憋闷,于是就走了出来。但,由于元功受损,身体原基受伤,不能吸收头顶上的天地灵气,只好在院子里散散步,尝试着恢复一下**。”

  “不过,在zhè个过程中,由于天灵之气不能吸收,却反而感觉到,从脚下涌泉,涌上来一股热力。而zhè股热力,不同于以往的天灵之气。”

  yuè聆雪微笑道:“我试着yòngzhè股热力引导一下,疏tōng经脉,竟然颇有成效。苦思之下,才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以往,我们的练功方式,都是有些片面了。”

  楚阳沉思道:“yuè前辈的意思是……我们以往吸收的所谓的天地灵气,其实只是天灵之气?”

  yuè聆雪欣慰笑道:“正是如此!以往,我们练功,都是习惯了从头顶,从身体四周,吸收天地灵气,而脚下,一般都不会注意。”

  “就算是曾经吸收了地气,也是很微小的一点。”

  “所以功法缺陷,就在zhè里。数万年来,无数前辈都在殚精竭虑的改善功法,但始终不能尽善尽美。真实原因,就在zhè里……天地失衡,如何尽善尽美?”

  yuè聆雪说道:“楚阳,所谓心魔,所谓走火入魔,所□谓的天谴……zhè些,才是真正的原因呀。”

  楚阳若有所悟。道:“还请前辈指教。”

  “功法,都是数万年来千锤百炼,基本是没有错误。但,却唯独没有吸收地气!天地灵气,与地气完全不同!”○

  “注意听我说,地气,有助于任何功法;具体是zhè样子……”yuè聆雪缓缓地一字字说来,楚阳神情凝重,yòng心记忆……

  良久之后,风yuè夫妇又开始转圈子,神态,也是从沉重严肃变成了舒缓。

  楚阳独自走到一边,脱掉了鞋子,赤着脚站在雪地上,想要尝试一下zhè种感觉。

  初时只感到一阵彻骨的冰凉从脚下传上来,楚阳将zhè一股寒冷之气没有排除,而是循着九重天神功的线路绕行,他并没有去注意自己身周环绕着的灵气,而是全神贯注的注意着脚底。

  然后,随着运功,寒冷之后,就感觉脚心有一股发痒的感觉。

  似hū有一丝醇厚温和的气息,从脚底慢慢的传上来。 ▲
  zhè股气息,很是有一种憨厚老实的那一种感觉,似hū是一个绝对可依靠地人,就站在自己身边的那一种心中的放心和安适。

  随着zhè样的气息一点一点的被吸入了身体,楚阳慢慢地感觉到,一种◆无与伦比的安心的感觉。心灵安稳,吸收的速度,也就更快了。

  刹那间,只感觉脚下的大地在慢慢的往外扩展,往外绵延出去。

  zhè种感觉奇妙至极。

  楚阳与风yuè不同。因为风yuè现在虽然是在极度虚弱时刻,领悟了zhè吸收地气的窍门和yòng处,但现在他们毕竟yòng不出自己的修为,吸收,也就缓慢了一些。

  但楚阳却是无论精气神,都是处在完美的状态。

  随着zhè股醇厚的气息被吸入体内越来越多,慢慢的,也形成了一股暖洋洋的力量。融进了丹田的九重天神功之中。

  楚阳敏感的发现,九重天神功,在zhè一刻翻卷开来。

  就像是一团静止的浓雾,突然冲进去了冷空气,而剧烈的翻腾。

  正在运功修炼神魂的剑灵突然惊醒,莫名的看着冲进楚阳身体的醇厚地气,发出一声不可思议的惊叫:“他怎么现在就能领悟了地气?虽然说已经条件具备,但却太突然了一些啊……”

  楚阳陷入了入定之中。

  良久,突然心中警兆一现,睁开眼来,只见大门口处,一位麻衣老人,宽袍大袖,面容高古,站在那里,正双目炯炯,看着里面。

  楚阳心中一动,道:“zhè位是?”

  风yuè依然在悠闲的绕着圈子,似hū并没有发觉老者的到来,或者是,发现了,却不在意,根本不放在心上。

  董无伤芮不tōng墨泪儿莫轻舞楚乐儿等人,各自占据了院子的一角,在练功,对突然来访的老者,也是视若不见。

  老者温文的一笑,道:“在下复姓诸葛,蒙风yuè两位前辈召见,特意前来。”

  楚阳哦了一声。就听yuè聆雪说道:“进来吧,站在外面,算是什么样子?”

  也不看他,从怀中取出来一块雪白的丝巾,微笑着走过去,为风雨柔在额头上擦了擦;风雨柔温婉的笑了笑,白了他一眼,道:“我又不累,你zhè样让人看了笑话。”

  yuè聆雪哈哈一笑,将丝巾○收了起来,道:“楚阳,你去搬几个凳子,我们与老朋友就在院子里说说话。”

  楚阳答应一声;随即与董无伤两人搬了三把椅子来,放在院子里。

  yuè聆雪淡淡的道:“坐。”

  自己却是▲慢条斯理的提起脚,脱下了靴子,赤着脚,走在雪地里,一步一步咯吱咯吱的踩着雪,走到椅子跟前,舒舒服服的坐了上去,然后两只脚一动,就埋在了雪中,很是惬意的打了个哆嗦,吸了一口气,道:“zhè种感觉,真是……舒服!”

  见诸葛苍穹瞪着眼睛大惑不解的看着自己,yuè聆雪微笑邀请:“苍穹,你也试试。zhè种感觉,挺不错的。”

  诸葛苍穹苦笑。

  风雨柔在一边嗔道:“zhè么大的人了,还像个孩子。光着脚,像什么样子?更何况你还受了伤,还有贵客在。”

  yuè聆雪呵呵笑道:“伤势虽重,却也不能泯灭了平时的习惯呀;雪中浴足,乃是人生一大乐事。岂能轻易放弃?”

  诸葛苍穹注目看去,果然见到yuè聆雪脸色有些苍白,带着些不正常的血色,而风雨柔看起来,就要比yuè聆雪要好一些,但也是有些隐隐的苍白色。

  心道,zhè才对;你们几个人屠了那么多的至尊,若是说不受严重内伤,那是鬼都不信的。yuè聆雪的伤比较重,乃是因为竭力的保护风雨柔;而风雨柔的伤势轻一些,应该就是zhè个原因。

  yuè聆雪背脊靠在椅子背上,两脚埋在雪中,淡然的向着诸葛苍穹说道:“苍穹,你也看到了,我和柔儿的伤势都非常重,已经不能动yòng修为;去不了你那里;所以只好将你叫过来,问你一件事。”

  诸葛苍穹点点头,微笑道;“zhè是应该的,本就是应该我来拜会两位前辈,怎么敢劳驾两位前辈大驾亲去?”

  心中却道:你们不能动yòng修为?zhè句话我若是相信了,下一刻会变成几块散落在zhè里?

  yuè聆雪微笑着点头,脸色渐渐的沉重下来,道:“我只问你一件事!”

  诸葛苍穹道:“前辈请说。”

  “之前,我们夫妇去星云山大战;zhè件事,暂且不论。”yuè聆雪凌厉的看了诸葛苍穹一眼,说道:“不过,zhè边的小辈们,却也是受到了袭击,我的徒儿,被●人袭击杀死!”

  yuè聆雪的眼神变成了两道利剑,看在诸葛苍穹脸上,一字字的到:“出手的,是一个黑衣人,而且,是九品上至尊。你,对此有何看法?”

  “那人可恶!”诸葛苍穹不假思索的道:★■“九品上至尊,亲自出手来对付zhè些小辈?简直是恬不知耻!”

  yuè聆雪淡淡的看着他,玩味的道:“zhè么说,不是你做的?”

  随着他的说话,风雨柔的眼神也静静的凝注在诸葛苍穹脸上。◆“jiǔpǐnshàngzhìzūn,qīnzìchūshǒuláiduìfùzhèxiēxiǎobèi?jiǎnzhíshìtiánbúzhīchǐ!”

  yuèlíngxuědàndàndekànzhetā,wánwèidedào:“zhèmeshuō,búshìnǐzuòde?”

  suízhetādeshuōhuà,fēngyǔróudeyǎnshényějìngjìngdeníngzhùzàizhūgěcāngqióngliǎnshàng。夫妻二人就zhè么静静的凝视着诸葛苍穹,场中气氛,一下子静了下来。

  诸葛苍穹的脸上慢慢的有些红色升起来,有些惶恐的道:“原来两位前辈是怀疑到了zhè里……可我怎么可能做出zhè等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