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四百二十九章 你信么?【第三更!】


  楚阳心中一动。想起了舞绝城的身份,这一位,当年可是九劫之一。

  九劫,与九劫剑主,始终是楚阳心中的一根刺!

  也是永恒的谜!

  法尊,自称自己是九劫之一,楚阳相信;对○他说的话,一开始也是相信的。但到后来,随着法尊做事情越来越是阴险毒辣,楚阳逐渐的起了怀疑,直到最后,想要选择性的相信,都没得选择。

  眼前,舞绝城却是一个最好的对象!

  从他口中说出来◆的,定然比法尊说出来的,要可信很多。

  楚阳借着酒意,道:“舞前辈当年的兄弟,想必也都是叱咤风云的英雄豪杰吧。”

  舞绝城淡淡的一笑,说道:“我的兄弟,不一定是叱咤风云的豪杰,但,对我却是真心的爱护!我们彼此有真心,便无所畏惧!”

  楚阳道:“哦?可否请舞前辈讲一讲前辈们的故事,我们也开开眼界?”

  舞绝城嘿嘿一笑,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道:“我的兄弟们!哈哈……nà是我的兄弟!我的兄弟英风侠气,傲骨凛然,顶天立地,铁血男儿!每一个人,都是最好的!”

  “有多好?”董无伤插shàng了一句话。

  风雨柔若有所思,道:“舞兄可否讲一讲当年……”

  “当年,呵呵呵,当年……”舞绝城抿了抿嘴,眼中出现一丝迷蒙,连续喝了三大碗酒。道:“说说我自己。一来,告诫诸位;二来呢,我的小徒弟,也需要知道。她师父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当着这么多人,也同样为我舞绝城做个见证!”

  众人都停下了筷子,凝神听着他说话。

  舞绝城淡淡笑道:“边吃边谈吧,我的故事,并不很好听,大家听过就算了。”说着举杯相邀。

  但众人此刻nà里还有什么兴趣吃喝?九劫的故事!

  九重天第一秘!

  “我的脾气,以前不是这样子的。”舞绝城淡淡的声音响起:“我舞绝城,出身世家。当年。我的家族也是九大家族之一,到我nà一代,群雄并起。天才无数!”

  “我只是一个公子哥儿。”舞绝城自嘲的笑了笑:“不瞒诸位,诸位可能也看了出来。一直到现在,数万年过去,我身shàng还带着一种公子哥儿特有的习气。”

  “我只想逍遥快活,并不想参与家族权力争斗。于是,在哥哥们弟弟们都在为了家主之位拼搏倾轧的时候。我悄悄的溜了出去,闯荡江湖。”

  “数年过去,除了每一年回家看看爹妈,基本都飘荡在外面。可我的哥哥们依然不会放过我。请了无数的杀手刺杀我……我就这么一路战斗;来一个,我战斗一个。我明知道他们是谁派来的。但我……却没有回家找他们任何一个人算账。”

  “便在nà时候,我遇到了我的师父。”舞绝城淡淡笑道:“学了一身毒功。”

  “到后来。我在shàng三天呆的伤心,就去了下三天游历。遇到了一个人,一个书生;nà时候我已经是圣级修为。nà人却只有武宗,但不知为何,就很投缘;一同结伴闯荡江湖……我一直表现出比他弱的修为,他也一直照顾我,数次生死之间,都是他以性命掩护我……我很感动,与他义结金兰,我比他小一岁。尊之为大哥。”

  “后来,我和大哥闯荡江湖,他的实力提升很快,而且,他的身shàng,有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灵丹妙药。兄弟们越来越多,每一个都很好!一路到了中三天,我们兄弟发展到了十个人。”

  舞绝城说到这里,董无伤与芮不通都是目光中一怔,相互的看了一眼。

  “nà时候兄弟们就想,何不杀shàngshàng三天?成立一番功业?恰在nà时,家族大哥地位稳固,只剩下我一个威胁,派了无数的高手前来中三天围杀我。”

  “兄弟们为了我,今天伤一个,明天伤一个。连续数月,每一天都有最少一个人受伤,因为我!”

  舞绝城眼中露出愤怒:“直到我三弟为了我,扑在我身shàng,挡住了一剑。nà一剑,刺穿了他的胸膛,他的血,滴在我的口中,让我快走……第二天,我结拜大哥,为了掩护我,被人刺破了丹田,并被人吊了起来,用烈火焚烧,百般折磨……我突然忍无可忍,发誓要将我家族的大哥碎尸万段!”

  “于是我与兄弟们一起冲到了shàng三天。一番闯荡之后,四处结仇;最后,大家都到了圣级九品的时候,老大才说,其实他,就是九劫剑主,一统shàng三天,是他的使命。”

  “于是我们为了这个共同的目标而努力。先平了我自己家的反对势力,以我的家族为底蕴,南征北讨!”

  “到我们都到了至尊的时候,我至尊五品的nà个时候,九重天,被我们统一,新的九大家族,也终于成立。我舞家,自然又延续一万年辉煌。”

  “可是在nà个时候,老大却背叛了我们,狠心对我们下毒手!用我们的生魂去补天!”

  舞绝城惨笑~~-一声:“当时我只感觉到,我的全部真心,都被背叛!我们所有的过往,都被欺骗!”

  “我们在一起,为彼此付出的太多,每一个人,都是真心真意。但我的结拜大哥,却让我们心碎了一地。”

  “兄弟们直到死,还是不敢相信!”

  “我侥幸逃了出来,用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才凝结了肉身,去找老大报仇,却找不到他。”

  “然后我多方打探,才知道,历代九劫,都被补了天。”

  舞绝城淡淡道:“所以从nà时候开始,我就要与九劫剑主作对。为了给我的兄弟报仇!我好人也杀,坏人也杀;只为了,nà人是否帮助九劫剑主!为此,不惜错杀好人!”

  “其实就这么多。”舞绝城笑了笑:“对九劫剑主,九劫,你们不要抱什么神奇的想象,都是一些普通人,仅此而已。”

  月聆雪沉吟着,说道:“你nà位老大,会不会有什么苦衷呢?”

  舞绝城怔了怔,道:“他没有说。他若是说了,若是真的有苦衷,兄弟们哪里还用他亲自下手?自己抹了脖子,并不是不可能。兄弟们之间,万千的苦难,无数的生死,都度过了,每个人,都为了兄弟们出生入死过无数次,若是真的有苦衷……兄弟们何惜一死?”

  风雨柔和月聆雪都是默默不语。

  楚阳终于肯定了一点。

  nà就是,每一位九劫剑主,嗯,或者不是完全,但绝对是大部分九劫剑主在统一shàng三天之前,都是重情重义的。

  但在统一之后,却会立即变得辣手无情。立即变得阴险毒辣?

  立即屠戮手足?

  而且,每一位九劫剑主,都在统一九重天之后,神秘的失踪了。

  这一点,法尊说的■,与舞绝城说的,没有任何出入。

  但这究竟是为什么?

  楚阳无论如何,都不能理解:为何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会变的这么快?

  他能为了他的兄弟无数次的挡刀,无数次的出生入死,无数次◆■,与舞绝城说的,没有任何出入。

  但这究竟是为什么?

  楚阳无论如何,都不能理解:为,yǔwǔjuéchéngshuōde,méiyǒurènhéchūrù。

  dànzhèjiūjìngshìwéishíme?

  chǔyángwúlùnrúhé,dōubúnénglǐjiě:wéihéyīgèzhòngqíngzhòngyìderén,huìbiàndezhèmekuài?

  tānéngwéiletādexiōngdìwúshùcìdedǎngdāo,wúshùcìdechūshēngrùsǐ,wúshùcì的被折磨,无数次的……nà些绝对不可能是家的!……但为什么却会在最后时刻叛变?

  将自己的一生,在一个眨眼间完全推翻?

  为何?

  若是说其中没有原因,打死楚阳都不会相信的。

  他在九劫空间里问剑灵,剑灵想了好久,才道:“nà段时间的记忆,我完全没有。”

  楚阳沉思着,说道:“果然是不解之谜。”

  他转过头,问道:“无伤,不通;若是有一天,我有苦衷,○需要牺牲你们的生命来救我,你们救不救?”

  董无伤淡淡的笑起来,说道:“老大,nà你会救我么?这种问题,在咱们兄弟之间,无需问。”

  芮不通哈哈大笑道:“我也是。”

  楚阳拧着▲□眉头,道:“果然是不解之谜!”

  这句话,他说了两遍。

  舞绝城都听出来不对劲,问道:“为何不解之谜?”

  楚阳没有来得及说话,月聆雪却是冷笑起来,道:“一个重情重义度过一生的◆人,却在眨眼时间里完全改变,世界shàng,哪里会有这样的事情?如有,一定有原因!只不过,这原因我们都不知道而已。”

  月聆雪也是一个直心肠的汉子,对这个别人都是视如不见的问题,直截了当的提出■了怀疑!

  月聆雪自信,若是自己,绝不会改变!

  舞绝城皱起眉头,阴沉的道:“你是说,我说谎?”

  月聆雪冷笑:“我并没有这么说;但,这件事,你愤慨了数万年,你可曾想过另一件事☆○?你会不会背叛你的兄弟?”

  舞绝城勃然大怒道:“这是什么混账话!我舞绝城,岂能是出卖兄弟背叛兄弟的人?”

  月聆雪道:“nà么,与你一起死的其他几个人,会不会背叛兄弟?”

  ◇舞绝城更加恼怒:“放你niáng的屁!我们兄弟之间情谊,可昭日月!一同出生入死,无数刀山火海!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出卖兄弟!若有一人会这么做,我宁可拧下头来给你!”

  月聆雪冷笑:“难道你们老大,就没有与你们一起出生入死刀山火海?在你老大背叛之前,你敢怀疑他吗?你怀疑过么?你还不是像相信其他兄弟一般的相信他?在nà之前,若有人跟你说,你老大会杀了你,你信么?”

  舞绝城měng地怔住!

  接下来,他手中的酒碗突然啪的一声落在地shàng,摔得粉碎。(未完待续)RQ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