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四百三十章 我今离去,他日必来!


  舞绝城怔住了!

  zhè件事,他是真的真的没有想过,哪怕只是假设,他都觉得,zhè是对自己、对自己的兄弟,莫大的亵渎!

  当年的兄弟感情,不掺杂任何杂质!

  彼此可以为了彼此刀山火海!

  若你想要我头,拿去便是!

  舞绝城曾经zhè样想过,也的确会zhè么做。当初的兄弟,无论是谁,若是遇到了非死不可的劫难:只要自己与他们在一起,自己会义无返顾的去死!

  每个人都是zhè样子!

  每一位兄弟,都曾经zhè样义无反顾,无数次!

  所以,舞绝城从不怀疑他自己的兄弟!

  正因为如此,遭遇了老大的背叛,他才会如此伤心,如此的愤怒……,数万年留在zhè里,就为了消灭九劫剑主!不惜一切代价,要为兄弟们报仇!

  但,今日却被月聆雪一言点醒!

  你老大背叛你之前,你怀疑过他么?

  你是不是就像你现在相信你其他的兄弟那般相信他?

  而且,前面还要加上一个‘更,字!

  无论任何团体,老大,就是核心!老大若不付出,别人也不会付出!老大的付出,永远是别人的数倍!

  zhè样,才是一个令人赞佩,可以倾心追随,誓死拥护的老大!

  舞绝城心中,那些尘封的,不愿意再想起,不愿意再提起的记忆,又鲜活的在脑海中一遍遍回放。

  那l次,老大死死地抱住敌人,三四个人在向着老大挥刀,老大shēn上骨肉四溅,却在嘶声大呼:“绝城!你走!你不走,老子不认你zhè兄弟!”

  那一次,自己中了诡计,shēn负重伤,陷shēn火海,老大同样重伤:但他却从外面狂奔进去,将自己背出lái。当时,自己已经干渴的如同枯尸。昏迷中,感到自己在喝着清甜的泉水:睁眼一看,却是在喝老大的血。

  老大将shēn体靠着大石头倒立过lái,将手腕隔开了一道道口子,让自己喝他的血。

  自己醒lái的时候,老大早已昏迷过去,几乎比自己还要成了干尸……,

  那一次,四位兄弟们遭遇强敌,老大用计,让兄弟们逐一撤退:他留在最后,却被敌人抓住,将他浑shēn的血肉片片的削下lái逼问兄弟们的下落,老大死也不说…,几乎被削成了个骨架子……,

  那一次……,

  太多太多。

  太多太多的感动!

  自己无数次的想过,今生有zhè么一位老大,足够了!那时候,哪怕自己为老大死一万次,也是心甘情愿!

  但zhè一切,到了最后,被老大亲手破坏!

  当时老大的那句话,让舞绝城彻体冰寒,一颗心,也成了冰块:“你们zhè帮傻瓜,哈哈……从下三天就开始被我利用!到了现在,还是被我利用!我利用你们,冲上中三天;冲上上三天!”

  “我利用你们,一直到现在!你们知道不知道我多么快意!你们知不知道,当看到一群傻瓜被欺骗而对自己死心塌地的时候,会有如何的快感?”

  “哈哈……如今九重天统一了,zhè个世界,我再无敌手!我还留着你们做什么?”

  “你们还能为我产生什么价值?”

  “你们想想看,你们死了,我亲手杀了你们,你们的子孙后代,却依然能感恩的为我劳动一万年!而不会有任何怨言!哈哈哈……”

  舞绝城呆若木鸡的想着,越想越是心中混乱了起lái。

  “你怀疑你自己么?”

  “你怀疑你除了老大之外的其他兄弟么?”

  “你在老大背叛之前,怀疑过他么?”

  “你付出的,不如你老大付出的多吧?你都不会背叛,为什么付出最多的老大会背叛?”

  但,zhè是为什么?

  舞绝◎城静静地坐着,良久良久,突然站了起lái,说道:“我去练功。”

  转shēn匆匆离开。

  楚阳有些钦佩的看着月聆雪。zhè些问题,他也想到过:但,却不如月聆雪zhè样的直接的一针见血!●

  自己还是有怀疑的!

  却不向月聆雪zhè般,直接不信!

  因为月聆雪本shēn就是一个重情重义,而且性格无比的耿直!无比的光明磊落的zhè样的一个人。他看到了什么,他就相信什么!

  他看到的坏事,就是坏事!

  他只从他自己的本心去感受,去看。

  对就是对!错就是错!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若是所有人都假意的败给他,那么他就会认为,自己就是◆九重天第一高手!

  zhè样的人,很傻。chīchī的守着自己心中的光明和底线,绝不变动!宁死不悔!

  傻得有些迂腐。

  但,你不可否认的是,在月聆雪zhè种人的眼中,世界无限▲温暖!因为他看到的美好,就是美好!

  他虽然是活在现实,却实实在在的是活在一种他自己构筑出lái的美好梦境之中!他永远不会跟你玩心眼,耍心机,什么事,都是堂堂皇皇,光明正大!

  zhè样的人,或者不可爱,或者有时候会让人恨得牙痒痒的,但,谁敢说他不可敬!?

  他认定的事情绝不改变。所以,今日,在所有人都认为舞绝城乃是被人骗了一生的时候,月聆雪直截了当的指出lái:你错了!

  此事绝不可能!

  纵然可能,绝对有原因!

  看到舞绝城离席而去,月聆雪有些愕然,道:“我还没说完呢,他怎么走了?酒没喝完,饭没吃饱,话说了半截,zhè个时候去练的哪门子功?”

  风雨柔狠狠掐了他一把,白了一眼,骂道:“笨蛋!”

  所有人都笑了起lái。

  楚阳却是深深地皱起了眉头,似乎在苦苦的思索着什么……,

  一顿饭,吃到最后,大家都是吃◆饱了事。

  饭后,楚阳lái到三叔楚飞寒的房间,楚飞寒早已苏醒,见到楚阳与楚乐儿前lái,微笑起lái。

  听到楚乐儿居然被一代毒医舞绝城收为弟子,楚飞寒吓了一跳,却是惊喜不已。
  当天晚上,楚乐儿亲自下厨,楚家三口人凑在楚飞寒的病床边上吃饭,莫轻舞hou着脸皮挤了进lái,得了楚乐儿好几个大白眼,却还是吃得津津有味。

  楚乐儿终于宣布讲和,理由是zhè样的:“除了☆我家人,没人敢吃我做的饭,你敢吃,很不错!所以,咱们讲和了。”

  但又加上一句:“不过,你想要做我大嫂,门儿都没有!”

  莫轻舞不甘示弱,道:“zhè事儿是你大哥说了算,也不是你说了算☆!倒是你zhè个小姑子,以后的婚嫁,是得你大哥说了算的。”挥挥小拳头:“你自己才没有自主权!”

  眼见到两个丫头刚刚缓和的气氛又要升级打起lái,楚阳头痛不已。

  舞绝城自从进入了他自己的房间里,一直没有出lái过。

  第二天一早,莫轻舞与楚乐儿在院子里对练,舞绝城才终于出lái。

  但众人一见到,都是吓了一跳!

  只是一夜的时间,舞绝城的头发竟然变成了花白色!一根根白发银亮如雪,乃是耗尽了生命机能的那种白。

  到了他zhè种层次,只要他自己不愿意,只要不遭受什么耗尽心神的重大事件,绝不会如此!

  由此可见舞绝城昨夜一夜,想了多少?

  他的眼中,少了些仇恨和悲愤,却多了些矛盾与思索,更多的,却是迷惘。

  他对楚乐儿疼爱之极,敦促练功,也是尽职尽责,恨不得将zhè个徒弟宠到了天上;一天的时间里,也就只有见到楚乐儿有所进步,或者对功法有深层次理解的时候,才会露出一丝笑意。

  但其他时候,却基本都是在沉思,迷惘。

  但对其他人,就连点醒了他的月聆雪,也是丝毫不假以辞色,对当年的事情,更是从此绝口不提。

  三天后,楚飞寒的伤势,稍见起色。

  诸葛家族,也终于在此前lái。诸葛苍穹亲自率人前lái,恭恭敬敬的送给风月一枚储物戒指:里面,装满了对风月的‘说法和补偿”

  月聆雪不动声色的收下。

  随即,便向诸葛家族要了四辆马车,四架雪橇;诸葛苍穹等人知道风月zhè就要离开,顿时兴奋不已。

  zhè些东西当然半点也不打折扣,都是挑了最好的送lái。

  当天晚上,楚阳去找寒潇然,寒潇然,将会在数天之后才会动shēn,对楚阳的离去,并不感意外,只是,在送楚阳离开的时候,寒潇然以极快的速度传音一句话。

  “兄弟,千万不要接受执法总部的任命!zhè一生,万●万不要去执法城!”

  楚阳待要问什么,但寒潇然已经转shēn回去,只留下一句话:“快些回东南吧!”

  上一句话,楚阳完全明白。但,最后寒潇然光明正大的说的zhè一句话,却让楚阳斟酌了许★久话中的意思。

  翌日清晨,在诸葛家族几乎是夹道欢送之下,楚阳一行,终于离开了天机城!

  在送行的人群中,楚阳看到了第五轻柔,正在看着自己。

  楚阳微微一笑,挥手的时候,特意的将五个手指头,都张了开lái,似乎是在空中写出lái一个‘五,字。第五轻柔苦笑了一下,转shēn而去。

  诸葛云山拜别风月后,目光复杂看着楚阳,淡淡道:“山高水长。”

  楚阳轻轻的笑了笑,眼中露出一抹锋锐,淡淡的道:“我今离去,他日必lái!”

  诸葛云山淡淡道:“随时候教!若尊驾不lái,诸葛或去东南拜访。”

  楚阳摇头,淡笑:“你们没机会的。”

  两人目光一对,都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仇恨和杀机。

  (第四更!。今天十更!不管多晚,一定做到!)

  哦喜欢月聆雪zhè样的人,或者不可爱,却喜欢。屠道之战,风月原定剧情会死:但我考虑了好久,没舍得。我喜欢zhè种天真与坚持,zhè世上若是没有了zhè样的人,我会觉得很可悲口所以写着,我扭转了剧情……(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