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第四百三十一章 药谷惨案


  楚阳与诸葛云山两人相互颌首,致意,微笑,告别。

  但彼此都zhī道,与对方的仇恨,怕是今生今世,都无法化解。

  唯有鲜血,可以洗刷!

  健马长嘶,缓缓行动。一路出了天机城北门,顺着楚阳来时的原路,一路奔驰而去。

  在诸葛家族众人的夹道欢送下,众人头也不回,就走了。

  唯有月聆雪,与风雨柔进入了dì二辆马车中,向着诸葛苍穹挥挥手,道:“伤势沉重,就不下车辞行了。”

  诸葛苍穹连说不敢。

  伤势沉重到都不能下车了?鬼才信你!原本被你们俘虏的舞绝城现在都好了……你们居然不能下车了!

  不过,不下车也好,要是一下车”…大家随时都有准备逃命的心思,可就不美。

  眼看着楚阳一行在视线中消失,诸葛家族众人脸色沉重。

  “全力整顿家族!恢复元气!”诸葛苍穹只留下一句话,就不见了影子。

  诸葛云山长吁短叹。

  家族其他人都是目光闪烁。但,不管怎么说,每个人都是很清晰的松了一口气。风月离开了,就像是搬走了众人头顶上的一块大石头。

  风月在这里,就算是不动,众人也觉得咽喉上始终横着一柄凉森森的利★
  jiāzúqítāréndōushìmùguāngshǎnshuò。dàn,búguǎnzěnmeshuō,měigèréndōushìhěnqīngxīdesōngleyīkǒuqì。fēngyuèlíkāile,jiùxiàngshìbānzǒulezhòngréntóudǐngshàngdeyīkuàidàshítóu。

  fēngyuèzàizhèlǐ,jiùsuànshìbúdòng,zhòngrényějiàodéyānhóushàngshǐzhōnghéngzheyībǐngliángsēnsēndelì剑,每时每刻都觉得自己的脑袋随时都会搬家。

  终于走了口大家也终于可以放心!

  其中一人试探着问道:“家主大人,难道就让他们这么走了……,我们……,我们数十位至尊……,数位嫡系子孙……”

  诸葛云山冷冷看了他一眼,道:“若是你愿意,我可以任命你带领你的嫡系追击!追杀月聆雪和风雨柔!你点个头,我立刻发令!”

  追杀月聆雪和风雨柔?那人缩了缩脖子,不再说话:那您还不如直接赐我自杀吧,那样还能留个全尸……,

  诸葛云山怒道:“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很能么?你去呀?我马上就下令!”

  那人将脑袋塞进裤裆里一句话也不吭子。

  诸葛云山重重的哼一声:“只会嘴上逞强的东西!丢不丢人!”拂袖而去。

  茫茫林海,滔滔雪原!

  天地之间,一片银白!

  停了雪已经四五天,地面上的雪表层化了一部分,下面还是松软的,上面一层 bo冰。马车走在上面,直接是这样的:哧哧……噗哧……噗。

  哧哧是在冰面上滑,噗,是马蹄子将冰面踏破了,于是马车一个趔趄。

  众人无语至极。

  这他么的肿么走?

  走出十几里路就遇▲到了这种情况,干脆将马车放弃,大伙ér统一坐雪撬。每一架雪桅,都有五十头二级灵兽雪灵契拉着,果然是又平又稳,速度刷刷地。

  风狐被楚阳揪了出来,小小的身体安安稳稳的蹲在dì一辆雪桅打头的那头雪◇灵契的两个耳朵中间威风凛凛,就像是领军出征的大将军!

  十二级灵兽带头开路,雪灵契们更加是精神抖擞,鞠躬尽瘁!大有气壮山河之势。

  沿途,风狐就指出了正确的方向,在一片毫无差别的茫茫雪原中,一行四架雪桅,却是在沿着最正确的道路行走。绝对不会有任何偏差。

  当然,以雪灵契的能力就算是积雪覆盖的深沟悬崖,只需要速度起来同样可以拉着雪撬一掠而过。

  四架雪橇,楚阳莫轻舞乌倩倩孟超然夜初晨一架:然后是风月,然后是舞绝城楚乐ér楚飞寒;最后是芮不通董无伤墨泪ér。

  楚阳与莫轻舞还有风狐,组成了前方的防护阵线;而芮不通董无伤墨泪ér,则组成了后方的防御。

  自从上路,楚阳就偷偷地将乌倩倩放进了九劫空间里。每一天,心神都沉浸进去,练功之余!就与她说说话。

  每次看到这张沉睡的绝色娇颜楚阳的心里都如针扎一样的痛。

  还有着无数的牵挂,在心里滋生。

  想着乌倩倩说的话,楚阳心乱如麻。

  我从没有想过,我竟然已经有了孩子口有了后人……,

  我多想下去看看。可是,…、

  “月前辈,要如何才能在现在下去中三天或者下三天?”

  “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等!”

  “等?”

  “对,等:等九劫剑主开辟通天之路。才能够继续通行。除此之外唯有等待!”

  “剑灵,九劫剑主什么时候能够开辟通天之路,恢复三个位面的通道通行?”

  “dì六节九劫剑!”

  “有别的办法么?”

  “做梦!”

  楚阳苦笑。看来,自己真的要抓紧时间去寻找dì五节dì六节九劫剑了。时间紧迫●,越早越好!

  若是让自己的孩子长大了之后也来一句:都怪我那狠心的父亲!……楚阳觉得自己一定会崩溃掉。

  楚阳坐在雪狂上,身披貂裘,看着这条原本熟悉,却被大雪覆盖的路,喃喃的说道:“他◆日云霄若相见,请君江南扫落花。江南在何处?”

  当初一路南来,只有三人。如今北归,却是物是人非。

  当初紫邪情一身白衣,绝代风华,不zhī道倾倒了多少英雄豪杰,也为楚阳惹来了无边的杀孽!如今归去,紫邪情已经不在身边。

  但楚阳却总感觉她还在。

  尤其是经过一些具有记忆的地方,发生事齤件的地方,楚阳总会感觉到,紫邪情依然一身白衣的站在那里,淡淡的看着这世间,看着这天下。

  当初来,有你在,你一身白。

  如今去,你不在,天下皆白。

  楚阳突然感觉自己的心境有些苍老了一般,忍不住唷叹了一声,眼神有些迷蒙的看着连天雪白,一时间神思飘飘荡荡。

  莫轻舞从一堆houhou的貂裘里伸出头,就像是一头小狐狸一般支楞了一下耳朵,唧唧喳喳的问道:“楚阳,你在嘀咕什么?”

  一张口,喷出一道浓郁的白气。

  楚阳一笑:“没什么。”

  莫轻舞嘻嘻一笑,似乎发现了楚阳的低落,从貂裘中脱身出来,斯哈斯哈的吸着冷气,就把楚阳身上的宽宽大大的houhou貂裘解开来,然后哧溜一声钻进去,从里面再系上扣子……,

  于是就被裹在了□楚阳怀里。

  楚阳终于明白了自己这件袍子的最大用处。在出发的时候,莫轻舞特意的找了一件无比肥大的貂裘给自己穿上,然后自己不穿还不行,就哭鼻子。没奈何只好穿上这件足以包住两个半自己的大袍子。

  现在终于zhī道:原来这丫头乃是早有预谋!就为了她在这时候好钻进来。

  莫轻舞在他怀里拱了拱,道:“还是这里舒服。”

  楚阳苦笑。

  就这么有一搭无一搭的说着话,莫轻舞●●逐渐的又有些困意,慢慢的居然又睡了过去。

  一上午的时间,已经出来了天机城四五百里。

  突然,前面的雪灵契疯狂的吠叫起来,楚阳一怔:就见风狐变成了一道白线,消失在前方左侧茂密的丛林中。■

  随即,又化作一道白线出来,闪电般落在楚阳的面前,两个小爪子此起彼落,比比划划,叽叽咕咕。

  楚阳一怔,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放下莫轻舞,让他不要动,一招手,芮不通如飞而来,两人联袂悄悄地赶去,风狐在前面引路,其他人在原地暂且等候。

  进入树林一看,楚阳只见到树林纵深处,一片狼藉,风狐用爪子在一个地方刨了刨;楚阳一挥手,地上的积雪刷的飞去,露出来下面掩盖的一具尸体!

  大雪严寒,尸体并不腐坏,依然栩栩如生!

  楚阳一看,不由得心中一震!

  此人,认识!药谷五长老!只见他身体早已僵硬,但眼睛却仍然恐惧的睁着,似乎是见到了什么绝对不可思议的事情!

  竟然是死不瞑目!

  楚阳心中沉重,芮不通运功一掌,整片树林的积雪全部飘起,翻翻滚滚的落在一边。

  露出白雪下掩盖的残忍景象!

  药谷的人!

  足足一百七十多人,横七竖八的躺在这片树林里。再往前,零零碎碎的还有,楚阳与芮不通搜遍了整个树林,找到了将近四百具尸体。

  有刀伤剑伤,拳脚……还有的是被乱刀砍死。

  无一活命!

  楚阳长叹一声,在看到药谷少谷主那张平凡mù讷的脸庞的时候,楚阳突然感觉心中很压抑。这种感觉,让他有一种仰天长啸的郁闷!

  万药大典,楚阳并不zhī道药谷一定来了多少人,但,楚阳绝对相信,这里死掉的四百人,就是药谷此次万药大典的主力。

  万药大典之后,他们就匆匆而走,没有想到,却是死在了这里!而且,死得如此凄惨!

  是谁,有这样的力量?可以将这么多高手尽数的截杀!是谁,如此的心狠手辣?竟然下了毒手,杀死这样的一群悬壶济世的人!

  突然,楚阳似乎想到了什么,俯下齤身子,在少谷主尸体上摸了摸,脸色一变,接着又去其他的几位供奉长老身上摸了摸,脸色也就更加难看。

  他速度极快的在所有人身上检查了一遍,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之极!收手起身,怔怔的站立。

  “怎么了?老大?”芮不通诧异地问道。从未见到老大的脸色,会变的如此难看。

  “补天玉没有了!”楚阳沉沉的说道:“他们身上的灵药,连同补天玉,统统的没有了!一点,都没有剩下!”(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