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四百五十二章 痒痒挠


  泥土拱动,楚阳灰头土脸的露出一个头,就像是鬼鬼祟祟的乌龟一般四处望了望,笑了起lái:“看这样子,是没事儿了。”

  后面,董无伤瓮声瓮气的道:“老大这一计,真是绝了!你怎么知道他们就只会搜查悬崖底下呢?”

  楚阳哼了一声,道:“天机不可泄露。”

  董无伤哈哈一笑,却也不再多问。他的性格就是这样,想不通的事情,我就不想。尤其是好事情,想不通更加不必想。反正有人想……◆

  昨晚上,三人lái到这里,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将山打通了一个lái回通道,然后在悬崖下面,打出lái一个洞。先有剑灵确定了地下河的位置,然后三人齐心合力动手,一直到了今天下午才搞完,休息了▲一下,就到了晚上行动时间。

  而实际上的藏身之地,却是在这里。

  所有人都看到他们在大山倾倒的那一刻跳下了悬崖,实际上跳下去却是接着勾住,往回钻。

  而大山也在那时候塌了,一切了无痕迹。

  更有那条直通地下河的通道在那里,所有人都只会怀疑他们已经走得无影无踪,绝对想不到,他们还在这里,而且,就在悬崖顶上!

  所有人都在悬崖底下使劲,就算是再厉害的至尊,又能找出什么lái?

  寒潇然三人中的毒依然很麻烦。

  楚阳若要解,就必须出动完全版九重丹。不过。他们中的毒,对于楚乐儿lái说,反而是大补。嗯,不仅是这种毒,实际上天地间任何毒药,对于楚乐儿lái说,都是大补!

  所以楚阳用生灵泉水给三人将毒性压下之后。就想让三人回去楚家。但这一路万里迢迢,这三人走在一起,目标实在太大。

  恐怕是走不出几百里。就又被抓了回去。但若是跟着☆自jǐ一路往西北,这一路更加的凶险……

  楚阳考虑良久,拿不定主意。

  董无伤道:“要不我和不通两个人护送寒大哥他们先回去楚家。然后再出lái找你。那样一lái,老大孤身一人虽然孤立无□☆自jǐ一路往西北,这一路更加的凶险……

  楚阳考虑良久,拿不定主意。

  董无伤道:“要不我和不通两个人护送寒大哥他们先回去楚家。然后再出zìjǐyīlùwǎngxīběi,zhèyīlùgèngjiādexiōngxiǎn……

  chǔyángkǎolǜliángjiǔ,nábúdìngzhǔyì。

  dǒngwúshāngdào:“yàobúwǒhébútōngliǎnggèrénhùsònghándàgētāmenxiānhuíqùchǔjiā。ránhòuzàichūláizhǎonǐ。nàyàngyīlái,lǎodàgūshēnyīrénsuīrángūlìwú援,但也是无所牵挂,凡事随机应变,总能应付的过去。我们这边,也能顾虑周全。”

  楚阳沉吟片刻,道:“也好。不过,就算是你们护送回去,也需要极为精巧的易容改装。对了,不通呢?”

  “我在○这里……”一个声音弱弱的说道。随即,就看到不远处一处石头堆下面蠕动出lái一个人头,芮不通灰头土脸的爬了出lái,道:“这一次收获真大。至尊二品了。”

  楚阳突发奇想,道:“要不然。你躺着不动□,我和无伤两人就在今天打死你千百次,那你的实力岂不就震古烁今了?那我们就啥也不怕了。”

  芮不通怒道:“那跟我自杀有啥区别?自杀一样是死!”

  董无伤一拍手,眼睛一亮:“对!对!对!”

  芮不通怒道:“这种涅槃**若是真能这样用的话,每一头凤凰也早就都成了宇宙间最强横的存在;这一点还想不到?”

  “那是为何?”楚阳道:“难道有限制?”

  “当然有限制!”芮不通翻了翻白眼,道:“这其中的道道。跟你们说也不懂得,总而言之;就是‘不可抗的外力造成死亡与仇恨憋屈恐惧’等等……就算是能够涅槃重生,但那种临死时候的恐惧,乃是完全真实的……你们不知道那种感觉……太让人崩溃了……”

  楚阳哦了一声,虽然还是有些似懂非懂,但却已经隐隐明白:貌似这种事,要出于意外,完全不可抗,而且还有其他的许多因素……

  “每一次被打死……”芮不通苦兮兮的道:“我都的调■整半天情绪……你们只看到了我修为的进步,哪里知道我的苦哇……”

  楚阳与董无伤相对无言。

  这货,就算是明知道他承受了很多,但现在依然想要暴打他一顿!

  六个人一路鬼鬼祟祟的离★开;自始至终,芮不通的身子挡住了楚阳和董无伤的视线;不让他们看到墓碑上写的什么。

  咳咳,芮六爷现在很好奇,等罗克敌上lái的时候,见到这个坟墓……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一想到这里,芮不通就觉得,自jǐ受些罪也值了……就笑歪了嘴。

  当天晚上,六人找了一个小村庄驻足,然后楚阳施展出妙手,将其他几个人的容貌,都精心的改变了一番。

  彻头彻尾的大变样。

  ▲在这个时间里,沙心亮还愣头愣脑的问了一句话,惹lái了其他五个人共同的白眼,险些被寒潇然打一顿。

  “楚阳,你不会是域外天魔是不是?”

  ……

  第二天,芮不通和董无伤以及寒潇▲然等人就大摇大摆的进了夜州,拿出财大气粗的暴发户气概,购买了一大批的东南急需物品,直接雇了两大车队,而且还雇佣了不少的血酬,作为护卫,押着车,向着东南进发。

  而楚阳单人只剑,孑然一身,向着西北而去!

  在整片大陆沸沸扬扬之中,楚御座按剑不动,冷眼四顾,潇潇洒洒,一路走过,不带走半片云彩。

  ……

  整个东南已经翻了天!

  楚家,在一瞬间就成了众矢之的!

  新到的执法堂先是将楚家所有的买卖停掉,然后切断货源,断绝了与楚家的合作。然后,联合东南萧家,向楚家发难。

  若是放在以前,没准楚家真的会乱了阵脚;但是现在……

  楚雄成老爷子态度无比的强硬!lái一个揍一个!

  执法堂大怒,萧家大怒!

  终于发动整个东南的江湖力量。围剿楚家。

  在这个节骨眼上;楚阳的外公杨爆老爷子放弃了家族基业,携家带口,lái到了平沙岭。与亲家同进同退……

  貌似不同进同退也不成,杨家的紫晶矿被执法者觊觎已久,这一次终于拖不过去,杨爆虽然脾气火爆,却也知道轻重。干脆舍弃基业,连夜赶lái平沙岭。

  两家联合,总比自jǐ抗的好。

  就算要死。那也是死在哪里都是一样啊……

  整片东南的江湖人纷纷向着此地聚集!

  而楚家也开始了大手笔,将平沙岭的一半,都划入自家版图。然后在出去平沙岭的地方,安置民众。

  民众也知道这里即将大战,留在这里只有倒霉。对楚家的安排非但不反抗,反而很欢喜。

  毕竟是离开了是非之地。

  几天功夫,这里聚集的东南江湖人,居然已经有数千,接下lái,人潮从四面八方赶lái,一日便以数百数千的数目增加着,眼见的情势那是越lái越是严峻。

  有不少人仗着人多势众。前去楚家门口耀武扬威,口出不逊。

  却见楚家紧闭的大门一开,走出lái一个粉妆玉琢的小姑娘,白衣胜雪,扬了扬手。就砰的关上大门回去了。

  众人闹了一场,终究不敢破门而入。悻悻而回。

  但回去之后,今日前去的所有人都是得了一种怪病:浑身瘙痒,痒的难受!用大刀在自jǐ身上划,居然感觉不到痛,只是痒。挠的鲜血淋漓,甚至将自jǐ的骨头折断下lái一块,居然也还是痒!

  这种滋味实在是不好受。

  只不过一天功夫,这些人已经被折腾的生不如死。这时,又传出一个消息:又一伙前去楚家骂阵的,同样得了这种怪病……目前每一个人都正在到处里想办法挠。

  而且,他们无论走到哪里,只要有人跟他们接触过,不出半天,就能传染上这种病……

  三天过后,患上这种奇特的痒痒病的江湖人,已经有四五千。

  便在这时,楚家大门洞开,摆出一张桌子,出售一种奇形的pá子。乃是竹片所制,薄薄的,目测一根竹子足足可以制作数百个。

  但这种奇◇特的pá子有个好处:止痒!

  哪里痒,用这种pá子挠挠,就能暂时止住。

  这种效用,能有一柱香的时间不痒。但一炷香之后,就需要再挠一挠……

  听说这是楚家大小姐楚乐儿可怜这些身●患怪病的人,特意做的;而且售价不贵,每一柄pá子,只卖十块紫晶。

  说句实在话,一块紫晶的价值,就能买下百里的竹林!十块紫晶,足足能将整个平沙岭的竹林完全买下lái还有剩。

  现在,这么一个薄薄的竹片,居然就卖十块紫晶;简直是天价。

  但相对于那种难受lái说,十块紫晶……却又实在不算贵……

  一开始大家并不信邪,不买。但痒痒的越lái越厉害,终于有人丢下十块紫晶试了试,果然不痒了……

  这下子可了不得。

  大家蜂拥而上,楚家门前,顿时人满为患。这些原láilái找楚家麻烦的江湖汉子们,每个人都成了给楚家送钱的。

  也有人想要硬抢,楚家也并不制止硬抢,但硬抢的那几个人拿到手之后往自jǐ身上一挠,顿时大片大片的皮肉就溃烂了下lái……

  然后活生生的自jǐ溃烂成一副骨头架子,然后骨头架子被风一吹,散做一地粉末……

  所有人噤若寒蝉。

  买吧。

  这种奇特的pá子,听说被楚家大慈大悲的楚乐儿小姐命名为“痒痒挠”!

  有诗云:痒痒挠,挠痒痒,不挠不痒,不痒不挠,越挠越痒,越痒越挠,痒痒挠挠,挠挠痒◎痒……

  …………

  半月了,一直左眼皮跳,跳的我心烦意乱;今天去检查了一下,是眼睑震颤;眼部神经的问题,长期熬夜,对着电脑,眼部神经疲累所致。

  医生说不算什么毛病,只要远离▲电脑,增强睡眠,数周就好……可是我这工作,如何能远离电脑增强睡眠,更何况数周?……唉了。

  哪位哥们姐们有啥偏方啥的,能指教下俺?吃中药也行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