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四百五十七章 九劫何在?剑主何存?


  雪泪寒眨眨眼:“更糊涂了一万倍?还要多?”

  楚阳呻吟道:“大哥,那俩人shì谁?”

  雪泪寒露出一个哭笑不得的表情:“你觉得我敢问?”

  楚阳抓起酒杯,哐哐哐三杯,借酒消愁。甭管愁不愁,先喝了酒再说。这酒可难得得很啊。

  雪泪寒摇头一笑,悠然看向远方皑皑白雪,眼神中有些神往:“什么时候,能到那种境界……”

  楚阳撇撇嘴,说道:“你这种境界,现在已经shì我的梦想之外十万八千里了,你自己居然还有追求。”

  雪泪寒笑了。

  拿起酒壶,又给楚阳斟满,再给自己倒了一杯。这个酒壶很shì袖珍,看这样子,也就能装两杯酒就没了;但现在倒出来足足有三十杯了,里面居然还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一般。

  “楚兄,现在该不会怀疑,我shì在耍弄你了吧?”雪泪寒微笑道。

  “不会了。”楚阳颓然道:“当然,我也不会怀疑那俩大能者,以他们的修为,若shì专门这样玩弄我……而且在十二万年之前就计算好了玩弄……那真shì我的无上光荣了。”

  “你算个屁!他们专门玩弄你?”雪泪寒嗤的一声,道:“他们连我都没兴趣玩弄。”

  “哪▲个兴趣?”楚阳认真的睁大了眼,严肃地问道:“shì兴趣?还shì性趣?怎么玩弄你?”

  突然间脑海中就钻出来了一些不堪入目的画面……楚阳眯起了眼。

  “滚!”雪泪寒怒喝一声。

 □ 看到他脸上那龌龊的表情,真想把这丫一口气吹成漫天肉丝……

  “其实我对这些根本不关心。”楚阳悠悠然说道:“我没有那么多的长远规划,我的习惯就shì,当我迈出这一步,我就看准下一步。但我这一步还没有迈出的时候,还没有站稳的时候,我从来不考虑太遥远的事情。”

  他认真的道:“考虑的太遥远。会害怕。害怕,会让我们不由自主的就会望而生畏。一旦望而生畏,那便shì终生不能达到你想要的目标!”

  雪泪寒沉默了一下,道:“有道理。”

  “所以你现在跟我讲那两个人,讲jiǔ劫剑的来历,我只当做shì听故事。”楚阳潇洒的道:“我听听,我记住了,也就如此,仅此而已。”

  ★雪泪寒笑了:“这才shì你。我最欣赏的,就shì你这一份洒脱。或许你自己认为这shì一种洒脱。不过在我看来,却shì一种狠劲。”

  楚阳点头:“或许shì;现在的我。不像前世那样的毒辣暴躁,而□且那份桀骜和怨恨。也在无形中渐渐远离……但我自己能够感到,那并没有消失,而shì隐藏在心。”

  “心不会变,却可以掩盖。”楚阳说道。

  “此心不变,便可一生足矣。”雪泪寒微笑:“其实我之所以选择这个时候站出来,也shì为了你之前的迷惘。”

  “正如你在感叹人性。我何曾不shì如此?不过,两句话,人心可诛;人心可教。这句话,还shì至理名言啊。”

  雪泪寒道:“在大陆远古时期,大家都shì这样子;谁也不穷,谁也不富。那时候,大家都互帮互助,终于到了一个分界的时候,就有了强弱。有了贫富;富人,开始欺压穷人,然后就有了统治。统治之后,就又有了很长一段时间比较有序的世道。”

  “一直发展到如今,强者越强,弱者更弱;于shì就有攀比,世道人心,本shì好的;但被利益所驱,却shì世风日下。但当今世界已经发展到这地步,这也shì大势所趋。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就不能施以教化。因为教化已无用。”

  雪泪寒淡淡的说道:“在这样的时候,就需要铁腕强权的法治!”

  “法制?执法者?”楚阳心神一凛。

  “不错。”雪泪寒道:“执法者,现在也已经变质,而且沿袭的shìjiǔ万年前的执法标准。已经不适用当下。”

  楚阳sī考着说道:“不错,法制也应该随着世道变迁,而有相应的变动。”

  “乱世当用重典!”雪泪寒道:“乱世之后,休养生息▲一段时间,可以稍稍放缓,但一旦步入正轨之后,需要重上加重,方可。”

  楚阳皱眉沉sī。

  “你对这片大陆,有深刻的感情;下三天的帝国,shì你一手建立;中三天的世家,shì你一手整顿;◆如今,上三天的秩序,也需要你来重新规划。”

  雪泪寒道:“所以,我特意挑选这个时刻,来提醒你。”

  他温暖的笑了:“你我现在的修为天差地远,但我却将你当做朋友。”

  “朋友不论修为。”楚阳淡淡道:“你有此心,我亦有。”

  “你若无,今日便见不到我。”雪泪寒静静地道。

  空中大雪又在飘飘落下。

  两人良久都没有说话。

  但两人都知道这一轮谈话已经过去,接下来的谈话,对楚阳来说,才shì重中之重。

  雪泪寒任由白雪飘落在自己脸上,却不让融化,道:“我最喜欢雪……楚阳,我知道你心中有太多不解。”

  他微笑了一下:“今日之后,我便要返回了。所以现在,你可以问你想问的。”

  楚阳点了点头,道:“我的确有太多事,要问你。第一件事,就shì,历代jiǔ劫,shì生shì死?jiǔ劫补天,shì否存在?”

  雪泪寒神sè一凝,听到楚阳第一个问题就shì这样的问题,不由得认真了起来。他沉吟了一下,道:“jiǔ劫未死!”

  楚阳追问:“那他们现在何处?”

  雪泪寒神sè复杂:“域外战场,备战天魔!”

  楚阳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jiǔ劫之情,情动天地!若shì那样的英雄人物都已经死去,而且shì惨死,楚阳心中绝不会有任何舒服。

  如今,总算shì松了一口气。

  “至于●jiǔ劫补天,乃shì最后一关选拔。所有jiǔ劫之中。心存杂念的人,都在那一关被刷下!”

  雪泪寒轻声道:“所以jiǔ劫并不全。”

  楚阳沉默点头,想起了法尊,想起了舞绝城。

 ● “这么说来,jiǔ劫补天,只shì一个笑话?其实,并不需要jiǔ劫补天?”楚阳有些苦涩的问道。

  “补天,只shì一个借口。大陆之稳定,万年一轮回。所有松散处,在万年之后。便会恢复原样。”雪◆泪寒淡淡的说道。

  “借口……”楚阳苦笑。一个借口,让jiǔ万年来所有英雄豪杰尽入其中。流血厮杀,浴血纷争……

  “借口!”雪泪寒抬起头。看着天空,淡淡道:“我们的目标,shì守护住这一片星空,不让域外天魔得逞!否则,不仅jiǔ重天大陆会化作虚无,万亿方圆的星空。也将尽遭涂炭!而,jiǔ重天大陆,只shì最重要的一个选拔点。选拔出最优秀的人才,去往域外,决战天魔!”

  楚阳深深一叹。

  一时间,居然感觉到天地辽阔,有一种不知道何去何从的迷惘。

  这shì一个庞大的骗局,但这个骗局,却又shì如此的让人恨不起来!

  “纵然没有这样的借口。但,江湖就shì江湖,江湖也永远不会停止厮杀!”雪泪寒萧索的说道:“所以,这件事,无须考虑。”

  “不错。”楚阳长叹一声:“可我如何能不考虑……我和我的兄弟……都在此劫之中啊。”

  雪泪寒微笑起来。

  “第三个问题,既然历代jiǔ劫都已经在域外,备战天魔,那么历代jiǔ劫剑主,都去了哪里?”楚阳问道。

  雪泪寒眼睛静静的看着他,良久没有说话。

  楚阳也没有催促,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

  “除了第一代jiǔ劫剑主之外,历代jiǔ劫剑主……身死道消,以身通开轮回通道,打开域外之门,骨为壁,肉铺路,血化风引,魂做青霄;送我兄弟,域外战天魔;育我兄弟,重塑肉身,成不死之金身;成全我兄弟,-叱咤域外,成不朽功业;让我兄弟,享天地同寿荣华,受至高无上荣耀!”

  雪泪寒沉沉的说道。

  楚阳心中轰然一震,猛的低下头去,眼泪夺眶而出!

  我就知道,□无情无义者,如何能成jiǔ劫剑主!我就知道,这里面定有蹊跷!我就知道,这里面需要强大原因!

  我就知道……

  可我绝对没有想到,竟然shì如此悲壮的原因!

  “那为何每一位ji▲ǔ劫剑主都要在最后时刻狠狠的伤兄弟们的心……”楚阳低声的问道。他的声音很微弱,因为唯恐声音大了,便会哭出声来。

  如此英雄!

  如此汉子!

  身死道消……成全兄弟。

  “通过轮回通道到域外之途,需要强大怨力护身,否则,则会被罡风吹成灰烬。”雪泪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伤心怨恨,都shì必须的,越狠越好,心中越怨毒,越安全!”

  “jiǔ劫剑主承载了jiǔ劫剑破解轮回,解封域外的能力;但,当jiǔ劫剑主并不能达到最终要求的时候,就会面临这样的选择。”

  “选择之一,牺牲兄弟,成全自己。以jiǔ位兄弟的鲜血灵肉魂魄为路引,合为一处,以强大怨恨之力和jiǔ劫合一之魂,打开域外通道,送自己过去;叱咤域外,决战天魔。”

  “选择之二,便shì牺牲自己,让jiǔ位兄弟永久带着对自己的怨恨越过通道,身死道消,背负万古骂名,与天长恨;魂飞魄散。”

  雪泪寒沉静的道:“我很欣慰,七位jiǔ劫剑主,都选择了牺牲自己。”

  …………

  这个谜底,不想现在解开的。不过考虑了一下,还shì解开吧。貌似有不少兄弟都在怀疑jiǔ劫剑主人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