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部 第四百五十八章 剑暴苍天东方尊烈阳


  楚阳心中便如刀绞一般的疼痛和感慨。

  “那,据我所知,九劫补天之后,九劫剑主还是活着的。而且,还要活几个月或者更长的时间才会神秘消失……这是怎么回事?”楚阳低声问道。

  “九☆劫进入通道之后,怨力护身,但通道未稳:所以,要过一段时间,等到他们都已经接受了罡风洗礼之后,剑主的血肉灵魂才能派上用场。”雪泪寒说道:“所以,兄弟们都被他杀死之后,他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

  ▲☆劫进入通道之后,怨力护身,但通道未稳:所以,要过一段时间,等到他们都已经接受了罡风洗礼之后,剑主的血肉灵魂才能派上用场。”雪泪寒说道:“所以,兄弟们都被jiéjìnrùtōngdàozhīhòu,yuànlìhùshēn,dàntōngdàowèiwěn:suǒyǐ,yàoguòyīduànshíjiān,děngdàotāmendōuyǐjīngjiēshòulegāngfēngxǐlǐzhīhòu,jiànzhǔdexuèròulínghúncáinéngpàishàngyòngchǎng。”xuělèihánshuōdào:“suǒyǐ,xiōngdìmendōubèitāshāsǐzhīhòu,tāháixūyàoděngdàiyīduànshíjiān。”

  楚阳苦笑,心如刀割。

  怪不得传言九劫都被补天了;怪不得每一位九劫剑主都是在九劫补天之后神秘消夫……怪不得!

  他自己便是九劫剑主。

  而且是最后一位九劫剑主。他虽然不必再做那样的选择,但却能够深刻的体会到那七位九劫剑主的无奈心情。

  与心中的痛苦。

  与兄弟们风雨一生,并肩走来。最后时刻,却要做这样残忍的选择。

  选择并不难选,很轻易的就能够做出来牺牲自己成全兄弟们的这种选择:而且,哪怕是背负骂名,但心中亦是快慰。

  但最大的司题却在于……要亲手毁灭兄弟们的身体和生命。

  虽然明知道他们在那边会有新生,会因为自己的牺牲而得到好的厚报,但毕竟没有亲眼所见。但毕竟是自己亲手撕裂了这些与自己同甘共苦一生的兄弟的身体!

  而且最残酷的是,每一位九劫剑主在杀死自己的兄弟之后,居然还要活下去一段时间,才会把自己粉碎,那么,这段时★间,怎么过?

  如何过?

  恐怕一颗心早已经是千疮百孔了吧?但他还要挺着,挺到那些怨恨自己的兄弟在需要自己的时候,才献出自己的全部。瞑目。

  心中的痛,谁能懂?

  楚阳▲想到自己:ruò是自己有一天,要亲手以最残酷的手法杀死顾独行和董无伤,莫天机等人……自己的心会是如何?

  ruò是杀死兄弟之后再让自己挺那么一段时间……

  楚阳突然不寒而栗。

 ☆ “第一代九劫剑主,没有这样做,所以你将他震压在了亡命湖?”楚阳强行抑制心中翻腾的情绪,淡淡的问道。

  “是。那也是对九劫剑主的考验。”雪泪寒并不掩饰,直截了当的承认。

  “那考验……☆有几人通过了?”楚阳闭了闭眼睛。眼中有泪似欲奔流。

  “三人通过,四人选择了无情道。”雪泪寒唷叹一声,道:“虽然他们当初选择的是无情道,但真正到了最后关头,却是走的有情道的路。”

  楚□阳惨笑一声:“人心人性,岂是区区一条有情无情道就可分辨?就可抹杀?”

  “是。”雪泪寒承认。

  “到得后来,选择无情道的九劫剑主都在后悔。”雪泪寒淡淡的说道:“后悔他们当初在亡命湖,选■择了无情道。ruò是选择有情道,那么,在以后的长久岁月里,还能与兄弟们多享受很多快乐时光。”

  “ruò是我,我也会后悔。”楚阳静静地道。

  他的心中突然想qǐ了舞绝城。

  舞绝城一直为此事耿耿于怀。已经有数万年!

  ruò是知道了此事真相……竟然是如此……

  楚阳敢打百分之一万的包票:舞绝城一旦知道真相,第一个选择就是羞愧的抹脖子!

  楚阳心中叹息一声。

  看来此事,还是埋在自己心底吧……

  “我想知道,历代九劫剑主的名字。”楚阳深深地呼着气轻轻地吐气。却震撼的自己的大脑中一阵阵的晕眩颤抖。

  “第一代九劫剑主,名叫‘雷剑,!第二代九劫剑主名为‘风暴”雪泪寒娓娓道来,每一个名字,都是熟极而流一般:“这么多年来,我也经常想qǐ这些名字;虽然从未与他们任何一人结交……但,的确是好汉子!当然,除了第一位。”

  “第三位九劫剑,主,叫做孟苍:第四位九劫剑主,叫做段天。第五位九劫剑主,叫做云东:第六位九劫剑主叫做秦方;第七位九劫剑主唤为林zūn:第八位九劫剑主,名叫君烈!……”

  雪泪寒如数家珍,说完这八个人的名字,意犹未尽的口气,看着楚阳沉沉道:“第九位九劫剑主,名为楚阳!”

  楚阳深深吸了一口气,喃喃道:“雷剑、风暴、孟苍、段天、云东、秦方、林zūn、君烈……好汉子!好英雄!好!”

  雪泪寒也长叹一声:“不得不说,这世间,有无数的好汉子,或许在很多人眼中,这些人很傻:但就是这些很傻的人,才能缔造不朽的传说!成为亘古以来,整个人类人世间的精神支柱!而那些所谓的聪明人,却早已经泯灭在历史长河中,连名字,也没有留下来。”

  “人世间,因为傻而可爱。

  ”楚阳低沉的说道。“是。”雪泪寒叹了口气,道:“你有没有注意到,九位九劫剑主的名字,都是两个字的?”

  楚阳苦笑:“这我当然会注意到。”

  雪泪寒道:“但有一点,你却没有注意到:而我,也是直到你前世获得了九劫剑之后,才终于觉察。深感天意之可怖。”

  楚阳皱了皱眉:“哦?这蹊跷,是名字之中?”

  雪泪寒淡淡的笑了,道:“你注意你们每一个人的最后一个字,从第一位九劫剑主往下排,直到你,看看可有什么发现?”

  楚阳喃喃道:“第一位,雷剑,nǎi是剑;第二位风暴,nǎi是暴,第三位孟苍,nǎi是苍,第四位段天,便是天……”

  突然悚然一震,道:“这四人正是‘剑暴苍天’?!那连我在内的后五位……”

  接着算了下去,突然猛地一怔,呆在这里。

  犹如泥雕木塑。

  后面的,云东秦方,林zūn,君烈;加上自己楚阳,正是‘东方zūn烈阳,!

  而全部合在一qǐ,正是九个字,一句话。

  剑,、暴、苍、天、东、方、zūn、烈、阳。

  “剑暴苍天东方zūn烈阳……”楚阳喃喃的,如同做梦一般呢喃道:“这是什么意思?剑暴苍天,东方zūn烈阳?还是,剑暴苍天东,方zūn烈阳?或者剑暴苍天东方,zūn烈阳?”

  雪泪寒苦笑:“莫要问我,我也不懂。这个谜,只有你自己将来去解开。不过,这nǎi是完整的一句话,而且是预示着什么,已经是毋庸置疑。”

  “废话!”楚阳毫不客气的骂道:“当然有其含义。没含义整出这个来干嘛?”

  雪泪寒摸了摸鼻子唯有苦笑。

  多少万年没有人敢骂过自己了?

  真新鲜,现在居然有人指着天阙帝君的脑门儿一通骂,唾沫星子都喷了一脸。自己居然还发不出脾气……

  这种现象,ruò是让九重天阙其他几个家伙知道了,恐怕立即就能掉光了那一堆老货那不知道已经存在了多少万年的老牙齿!

  “没啥不明白的了吧?”雪泪寒鼻孔里哼了哼。

  “有。”楚阳急忙声明:“我想问问,法zūn到底是谁?”

  “直接就问这个问题?”雪泪寒凝目,有趣的看着他:“你还要不要我告诉你,第五节之外的其他的几节九劫剑都在哪里?或者我直接全取出来送给你得了?”

  楚阳摸了摸鼻子:“咳,其实我无所谓:你不告诉我我也无所谓:当然,要是你全告诉我我更无所谓。ruò是直接全送我”…我也只好却之不恭,受之有愧。”

  “滚!”雪泪寒笑骂一声:“你从谁那里学来的这么厚的脸皮?前一世你可不是这样子的。”

  楚阳讪讪一笑:“这一世不是比前世更帅了些么……”

  雪泪寒无语的站了qǐ来:“你ruò是没什么可问的,我便要走了。在九重天阙,等你前去。

  “等等。”楚阳急忙制止:“不是说九劫剑主在天地封闭之后又一次自由进出三重天的福利吗?我怎么没有?”

  雪泪寒哼了一声,道:“等你找到第五节剑,你就有可以自由进出的机会一次。时间三个月,必须回来!这是唯一的○一次福利:其他的,就要等到第六节剑解封了。”

  “原来如此。”楚阳宽心大放,极目远眺千里外的风雷台心痒难熬。

  马上就要得到了岂不是说,自己可以下去了?

  想qǐ顾独行,莫天机○,傲邪云等人,楚阳心中一阵鸡动;想qǐ铁补犬…,楚阳心中就又是一阵复杂。想qǐ那还没有见过面的儿子……

  楚阳就想qǐ自己与父亲楚飞凌结拜的时候的情境……妈的说什么儿子都要的,要不然十几年二十几年后自己也跟儿子结拜一次……那可真是糗大了。

  “这下没事了吧?”雪泪寒有些无奈。

  “当然有事情。”楚阳振振有词的说道:“这就挺好喝的,给我留下吧。告诉我怎么稀茶…?

  “你想要?居然还是想要原浆?没有稀释过的酒膏?”雪泪寒真心的有些震惊的看着面前这位厚脸皮。

  “是啊。”楚阳理直气壮:“你也说过,咱俩是朋友。朋友有通财之义,更何况区区几杯酒?怎么,你就这么小气?你给不给?不给我可要抢了!”

  说着就开始吹胡子,瞪眼睛,挽袖子,看样子,居然真的准备硬抢了。

  似乎这位爷根本没考虑自己抢得过还是抢不过的问题。

  咳咳,月票的事。咳咳,我要去躺着休息眼睛,明天周一,求推荐票的单章我就定时发布了。大家千万记得把推荐票给傲世呀,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