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天外楼之变!


  第二百四十六章天外楼之变!

  “不就是大赵么?很远么?真以为老子拿你没法了楚阳,你个小王八蛋千万不要让老子证实了你的身份,到时候,就算是老祖宗护着你,我也要一天打你八遍”

  ◎青衣人咬牙切齿的哼哼两声,一挥手,面前大石化作粉碎,气冲冲的飞掠而去……

  不过心中却也有些欣赏,这家伙居然能够yù见到自己会来……这份智慧就已经非同小可。若真的是自己的侄子……嗯,那还真是一个好玩的家伙。

  无形中,对楚阳竟然多了一股期待……

  ……

  天外楼。

  “这天可真冷,小师弟,不如咱们喝一杯如何?”乌云凉身穿黑色狐皮大衣,来到紫竹园。

  这段时间里,有事没事,乌云凉就过来坐坐。孟超然喜欢清静,被这位掌门师兄烦的不行,但却也无可奈何。赶了好几次都赶不走。

  “没兴趣。”孟超然坐在紫竹林里,紫竹白雪,衬着他黑发白衣,显得潇洒出尘却又落寞孤独。

  “没事,我有兴趣。”乌云凉哈着气,搓着手:“来,跟我谈谈你的好徒弟;呵呵,你自己也没想到,你那闷葫芦一般的宝贝徒弟,居然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成为风云人物吧?”

  乌云凉知道,孟超然看起来对啥都不在乎,但一谈到楚阳,就搔到了他的痒处,立即就会兴致勃勃起来。

  现在自己在天外楼改革了几次,弄得几个师兄弟对自己挺那啥,而七师弟孔惊风又不在,被自己派了出去,九师弟暴狂雷也不在,被自己派去了铁云。现在整个天外楼,能跟自己说说话的,也就只剩下了孟超然这个对啥也不关心的人……

  “谈楚阳做什么?”孟超然做出一副不悦的样子:“这些天你还没有把自己的嘴巴谈出茧子来?”

  乌云凉嘴角隐秘的撇了撇,果然,一提他那宝贝徒弟,他的话就多了。

  “楚阳可真是不简单啊……哎,咋我就没有这么个徒弟呢?”乌云凉叹息着。

  孟超然的嘴角已经不自觉的露出来一◇丝笑意。

  “咳咳,来喝两杯?”乌云凉趁机道。

  “真拿你没办法。”孟超然无奈的点了点头;转身去弄酒菜。

  分明就是想听我多夸你徒弟几句,居然还一副不乐意的样子。乌云凉心中腹诽▲,叫道:“让你那小徒弟去做几个菜不就行了?你还非得亲自动手?”

  “谈昙闭关了。”孟超然叹口气,不提谈昙还强点,提起谈昙,他真的无奈了。自从楚阳走了以后,谈昙除了天天照镜子之外,再也没有了别的乐趣,只是练功。

  整个儿一个练功狂人。

  孟超然说了他几次,谈昙总是阳奉阴违,一转身,就又去练功了。实在被逼的没办法,就傻笑着来一句:“师父,你看我这几天是不是更英俊了?”

  天知道孟超然的心情。

  看着谈昙那张极度抽象化的脸,再听到这句自恋到家的话,孟超然唯有挥挥手:练功去吧。别问我了……每次问,对我这个当师傅的都是一种折磨。

  说实话吧,怕打击了他;不说实话吧……可实在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谈昙自从得了吸灵圣鱼,基本一天也没有停止练功。进境连孟超然都感觉到了吃惊:这几个月以来,谈昙几乎就是一路高歌猛进,已经突破了武者五品

  而且,在吸灵圣鱼吸取的天地灵气的改造下,孟超然惊讶的发现,连谈昙的资质都在潜移默化似的改变之中……

  孟超然有一种感觉:可能自己一生的骄傲,就是收了这两个徒弟

  谈昙拼命的修炼为了什么,孟超然自然知道。谈昙是想尽快的提升自己的力liàng,然后去帮楚阳

  只要谈昙有这样的动力,孟超然怎会不支持?

  不大一会,孟超然抓着几个小菜,拎着两坛酒回来了:“大师兄,我说你下次来的时候◆能不能不空着手?每次都俩肩膀扛着一张嘴过来,小弟我这里经济很困难啊。”

  乌云凉翻了翻白眼:“你只要下一趟山,去找找你那宝贝徒弟,绝对能搬回来一座金山像你这样的大财主,居然还有脸跟我哭穷。” ■
  “呵呵,脸皮真厚……”孟超然满足的眯着眼笑了笑,一掌拍开了一坛酒的泥封,一边斟酒一边道:“大师兄,你行走江湖这么多年,有没有见过跟谈昙这样长的很奇怪的人?”

  “这个……长得这么有个○性的,还真是没见过。”乌云凉端起酒碗喝了一口:“若是见过,绝对不会忘记。做梦梦见都会吓醒他姥姥的……”

  孟超然叹了口气,皱着眉头看着遍地深深的积雪,良久之后,才道:“这段时间,好像有些不太平■啊。不知为何,我总是感觉很压抑……”

  “压抑?压抑就对了”乌云凉冷哼一声,道:“最近老2、老三老四老五这四个人鬼鬼祟祟,老六和老八左右摇摆……小师弟,你可曾想过,我们天外楼会走到这一步?”

  说着,乌云凉自嘲的笑了笑。

  “是你前段时间逼迫太狠了。”孟超然轻轻叹了口气:“老2的几个得意弟子,被你利用门派大比这件事,与老三老四的主力弟子豁命拼杀,两败俱伤,有几个甚至当场横死●……令他们这些年培育弟子的心血,全然东流,心中若是没有怨恨,怎么可能?”

  “可你也明明知道,我为何会这么做。”乌云凉沉重地道:“要知道,上次我本打算连他们几个也……但顾及到这些年的情谊,实在■……lìngtāmenzhèxiēniánpéiyùdìzǐdexīnxuè,quánrándōngliú,xīnzhōngruòshìméiyǒuyuànhèn,zěnmekěnéng?”

  “kěnǐyěmíngmíngzhīdào,wǒwéihéhuìzhèmezuò。”wūyúnliángchénzhòngdìdào:“yàozhīdào,shàngcìwǒběndǎsuànliántāmenjǐgèyě……dàngùjídàozhèxiēniándeqíngyì,shízài是不忍心下手;只剪除了几个弟子,已经算是网开一面。希望他们能够早日悔悟……”

  “大师兄,跟我说话,你不必如此虚伪。”孟超然抬起头,zhèng视着自己的师兄:“我知道你是为了门派好,也知道他们做的事。但你之所以不做,是因为有目的,而且没把握。并不是顾及情意。所以情意之类的话,以后还是不要说了。”

  乌云凉尴尬的笑了笑,郁闷道:“小师弟,怎么说我也是掌门……”

  “哎……”孟超然叹了口气:“你曾经见过脸皮这么厚的掌门么?”

  乌云凉干咳两声,道:“小师弟,有件事情,需要与你商liàng商liàng。”

  “什么事?”孟超然很警惕。

  “你看,小女倩倩如何?”乌云凉紧张的看着孟超然。

  “不错。那孩子的确是不错的;资质好,性情好,容貌好,身材也不错。”孟超然对乌倩倩毫不吝惜欣赏之意。

  “哈哈……”乌云凉喜形于色:“你看,倩倩与楚阳……他们两人可能匹配?”

  “这个……”孟超然捻着胡子,皱起了眉头:“大师兄,小一辈的事,你我不必操心。再说,他们两人都不在跟前,这种事,总要征求一下他们自己的意见。”

  他顿了顿,道:“楚阳虽然是我弟子,但我却不能擅自为他做主。”

  乌云凉叹了口气,道:“好吧,我也不强求你,有机会我问问楚阳好了;我说你这个师傅做得可真没劲,楚阳无父无母,他的事,你百分百可以做主,居然还……”

  “这是一辈子的事情,没有楚阳本人点头,我不会替他做任何决定。”孟超然冷哼一声:“万一若是弄拧了,可就是一生痛苦我不想让我的弟子痛苦一生。”

  “好吧。”乌云凉沉默了一下,道:“小师弟,有一件事,我要拜托你。”

  “你今天事情可真多。”孟超然翻了一个白眼。

  “万一若是天外楼这边出现变故……”乌云凉沉沉的道:“小师弟,你不要顾虑我;要在第一时间,带着谈昙逃出去,明白么?”

  孟超然深沉的笑了笑,道:“看来这天外楼,要发生一些什么事情吧?”

  “不错。有神刀阁和黑血盟两大门派,还有一些神秘高手,在向着天外楼这边赶来。”乌云凉沉重地道:“这一次,天外楼将面临一场苦战”

  “苦战。”孟超然站了起来,身形挺拔如剑,沉思的道:“大师兄的意思是?”

  “这一次的事情,完全出乎意外,而且突如其来。”乌云凉缓缓道:“所以,我怀疑……这一次乃是第五轻柔在泄愤,并不是要毁灭天外楼。两大门派的主要目标,应该是你和谈昙”

  “因为楚阳在铁云的动静,让第五轻柔损失惨重,所以……对付你,就是打击楚阳。”乌云凉神情严肃,道:“所以,我想◇要……你和谈昙先躲一躲。”

  “先躲一躲?”孟超然怔了怔,苦笑道:“大师兄,恐怕现在想要躲一躲,也已经来不及了。”

  “不错,的确是来不及了”一个冷森森的声音突然响起。声音铿锵,如金铁★□交鸣

  乌云凉脸上一下子僵住,随即立即放松,微笑道:“是哪一位朋友前来?”

  那声音道:“黑血盟下,参见乌掌门”

  紧接着,从左后方也是一个声音传来:“神刀阁弟子,向乌掌门问安◆jiāomíng

  wūyúnliángliǎnshàngyīxiàzǐjiāngzhù,suíjílìjífàngsōng,wēixiàodào:“shìnǎyīwèipéngyǒuqiánlái?”

  nàshēngyīndào:“hēixuèméngxià,cānjiànwūzhǎngmén”

  jǐnjiēzhe,cóngzuǒhòufāngyěshìyīgèshēngyīnchuánlái:“shéndāogédìzǐ,xiàngwūzhǎngménwènān。”

  刷的一声,前后左右,同时落下两条人影,合共八个人,围成了一个圆圈。右面两人一身黑衣,腰挎长剑,zhèng是黑血盟下人。左面两人一身红衣,背负长刀,却是神刀阁中人。

  zhèng面和背面的四个人都是一身白衣,眼神锐利。

  其中一个白衣人嘎嘎笑道:“刚来到这里,就被孟兄发现,的确是让我出乎意料之外。”他赞叹的道:“孟超然,不愧是楚阎王的师父厉害啊,厉害”

  孟超然淡淡道:“孟某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管你知道不知道,你今日,都是死定了”背后的一位白衣人眼中含着强烈的杀机,锵的一声响,长剑秋水般出现在手中:“孟超然,你徒弟杀了我们那么多人,今日,★就是你偿命之日”

  孟超然眉头一皱,霍然抬头,眼神如剑:“原来是……金马骑士堂的人”

  今日第三更众兄弟姐妹强大之极,一夜之间就将傲世顶上了前十嗯,现在距离打眼那胖子的菊花就还有三四十○票了;若是能爆了这家伙,明天四更来吧来吧,咱们让这胖子爽一爽嘎嘎嘎……

  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