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顾独行的猜测!


  第二百四十九章顾独行的猜测!

  天空中阴云密布,寒风呼啸之中,竟然飘飘扬扬的又下起雪来,越来越大,到后来竟然天地之间白茫茫一片……

  孟超然神情淡漠,但心中却不自禁的在这个时●刻想起了一个身影,一张深情的脸。

  “初初……”孟超然身形不停,却在心中撕心裂肺的疼痛起来:“难道我再也见不到你?”往事一幕幕,突然在这时刻,从脑海中历历闪过。

  “风雨难洗心痕,沧桑不灭情伤;莫要轻言亘古,离散才看荒凉……”孟超然心神进入了一个奇妙的境界,身子suī然在全力奔驰,迎面的寒风暴雪击打在他脸上,他却像是毫wú所觉……

  “……长忆山盟海誓,宁求地久天长;一场*梦今生,看君轻舞飞扬;三生路,情根吟唱;一世苦,伴卿分享;莫相许,心伤神断;九重天,魂魄同航……”

  不知不觉之间,孟超然的脸色变得怅然,变得伤感,却执着。

  “朝露初晨却匆匆,天上地下难相逢;斩断九重天阙夜,生死拥卿入怀中初初,我还未能斩断九重天阙夜,我不能死……”

  轻轻念着二十年之前,自己被迫与爱妻分离的时候,立下的誓言,孟超然的心中,突然涌起来一股狠劲:夜家,你们说我配不上你们家的小姐,强行将我们拆散我还没将妻子夺回来,我怎么能死?

  我死了,岂不是让你们称心如意?

  我死了,初初怎么办?

  孟超然狂啸一声,速度再度提升在他身后追赶着的几个人纷纷感到了不可思议。前面这个人,修为跟自己suī然差不多,但却是已经受过了伤,内腑受震,而且还抱着一个一百多斤重的人,自己等人居然追赶不上?

  这是什么道理?按说就算他拼命也该拼没了吧?

  众人心头疑惑,但却是加速的追了上去。

  人影闪闪,在大雪中一闪而没,身后大雪纷纷落下,遮蔽了足迹……满天满地的雪花,弥漫了苍穹………………

  ………………

  楚阳和顾独行走在路上,一路快马加鞭。已经走了七天;这一路上,楚阳有些沉默寡言。两人在风雪之中,边走边修炼,时间也过得极快。

  楚阳不说话,顾独行本就是一个惜字如金的人,自然更加就是一个闷葫芦。

  后来的三天,楚阳见到一些赶路者用狗拉雪橇赶路,觉得甚是好玩,于是就也买了一个大的,和顾独行坐在上面,两匹健马拉着狂奔,居然比直接骑着马还要快。

  不由得大呼过瘾。

  而且雪地平坦,两人完全可以直接坐在上面修炼。就这样一路而来,这一天,终于走到了荒郊野外,眼看天色已晚,就选了一个山坳,将马牵了进去,顾独行筑雪为墙,楚阳以寒冰之力凝塑,进去之后居然暖呼呼的。

  “再往前走一■天,就到了我的师门,天外楼。”楚阳靠着雪墙坐着,眯着眼睛道。

  “景色如何?”顾独行难得的兴致勃勃:“要不,咱们上去看看?我也正好游玩一番。”

  顾独行当然不是游玩,只是看到楚阳有点儿◆思乡,推波助澜一下;这种游子归家的感觉最是暖人心,楚阳肯定很渴望见到自己的师父师弟吧?

  “嗯,到时候见了我师弟,你可要稳住。”楚阳想起谈昙,忍不住笑了起来。

  “以我的定力,能吓到我的人,还真是不多。”顾独行睥睨作态。

  “嗯,独行,你说纪墨他们几个人能做到什么地步?”楚阳沉思的道。

  “放心吧,若是论心机智谋、决战天下,他们几个人比你差远了;但若是说到捣乱生事,□寻衅闹事……一百个你快马加鞭也不如这些纨绔公子哥”顾独行很是肯定的道:“我敢打赌,不等你到中州,这股子浪潮就能席卷大赵”

  他顿了顿,道:“这还是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若是在春暖花开的日子里……▲那四个人绝对能把青天也能捅一个大窟窿出来”

  楚阳歪着头想了想,道:“你说的也对。尤其是纪墨和罗克敌,这两个人,简直就是惹祸的祖宗。”

  “他们两个也就惹惹事……算不得什么。”顾独行叹了口气:“你还是看走了眼,我敢打赌:芮不通走的时候身上也就百十两银子,但他到了中州的时候,绝对是百万富豪若是不到,我就跳到茅坑里去洗澡”

  “这么牛?”楚阳瞪大了眼。

  “这段时间看在你的面子上,他没在铁云城下手,将近两个月没得偷,已经快要憋出病来了……”顾独行翻了翻白眼。

  “原来如此。”楚阳哈哈大笑,突然想起来自己刚进入铁云城的时候乔装江洋大盗马驼子的事情,不由乐不可支。

  “至于董wú伤吧……这家伙一般情况下不惹事;但一旦惹事,必定会有人死”顾独行叹口气:“董wú伤出刀,向来没有活口……我就真的奇怪了,董wú伤他爹到底是咋取的名字?难道刚生下来的小肉团,就能看出他的秉性乃是嗜杀?干脆取个wú伤的名字?”

  “人才啊”楚阳叹了口气。

  “人才?董wú伤?”

  “我是说董wú伤他爹这种未必先知的本事,当真了得。若是隔着肚皮取的名字,那就更是牛叉了”楚阳唏嘘一声。

  “所以董wú伤一旦惹事,基本就是不死不休的那一种。”顾独行头痛的道。

  “瞧你说的这么悲天悯人……”楚阳奇怪的道:“难道你顾独行不是?请问顾剑尊,您剑下曾经有过几个活口?”

  顾独行张着嘴,呆了一会,惭愧的道:“原来我这里也没有活口……”

  楚阳绝倒。

  顾独行在这段时间里,成功的突破到了剑尊一品,心情正是有些春风得意。也停止了狂尊剑诀的修炼。

  在楚阳一次感悟引动天地灵气的时候,顾独行成功参与进来,居然搭了一次顺风船,直接突破到了剑尊一品巅峰的地步

  这个奇遇,让顾独行和楚阳都是有些瞠目结舌不敢相信。

  在楚阳的软磨硬泡之下,从剑魂那里又勒索出了一套剑尊修炼方法;现在正在想,要找一个什么样的借**给顾独行……

  毕竟,自己这里的这些神妙到了极点的东西每一件拿出来都能引起大陆震动,但自己却能够源源不绝的拿出来……这事情也不大好交代。

  “老大,说说你师弟吧,到底长得怎么个惨绝人寰法?”顾独行晚上睡不着了,没法,这几天实在是太兴奋。

  “哈哈……这小子啊……”楚阳眉花眼笑,兴致勃勃的道:“话说……”

  到了后半夜,顾独行修炼了一会,突然问道:“楚阳,纪墨到了大赵去找那个人,应该不会出问题吧?我怎么老是有一种感觉……”

  “什么感觉?”楚阳一下子警惕起来。

  “我总是感觉,第wǔ轻柔背后有人”顾独行沉思着,揉了揉太阳穴,道:“这些天里,我对你们补天阁与金马骑士堂的争斗的资料回想了一遍,越来越觉得嘛,第wǔ轻柔做事,有一种……家族风范”

  “家族风范?”楚阳神情凝重起来。这是他所没有涉及到的领域,顾独行提出的这种感觉,让楚阳心中猛然的觉得凛然了一下

  “简单来说,第wǔ轻柔就是用一种容天地于芥子的手段,将整个大陆数个国家之间的纷争,用一种真正的世家家族的方式,来处理掉力争所有事情简单化。”

  顾独行凝重的道:“例如各大家族都有的暗堂,就是金马骑士堂的缩影。专门处理一些不方便出面,而且,不正大光明的一些事情。”◇

  “金马骑士堂最明显的地方就在于,他是掌握在一个人手中,并不是掌握在政权手中”顾独行沉沉道:“这是完全不同于朝政的地方,也是江湖与朝廷最大的分歧;而第wǔ轻柔却完美的融合了。”

  “▲◎第一自然是大赵国君软弱,但最重要的原因却是……第wǔ轻柔的底蕴”顾独行缓缓道:“你应该意识到,在一般意义上,一个再软弱的国君也不会拿一个宰相没有办法,纵然是这个宰相再怎么权倾朝野……”

  “出◆○现这种情况,唯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巨大的势力,操控而这个国君并不是不能对抗第wǔ轻柔,而是不能对抗这个势力”

  顾独行慢慢道:“这只是我的猜测”

  楚阳皱起了眉头,静静的沉思起来。 ●
  第wǔ轻柔会是来自一个家族么?下三天的征战,是否有人操控?这些,都是楚阳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

  顾独行来自家族,若是换做任何人,都不会考虑这个问题。

  但顾独行却是完全将自己放在了楚阳的危机之中,设身处地的从另一个角度去看这件事情。所以得出了这样不同的结论。

  而这样的角度,有些超出了楚阳理解的范畴。

  但楚阳隐隐觉得,这些,未必就没有道理

  这一切,都等着自己去证实……

  第二天一早,天色阴阴沉沉,寒风呼呼的呼啸,越来越是轻柔,在路上走了不到一百里路,居然飘飘扬扬的下起雪来,而且越下越大,慢慢的竟然铺天盖地一片迷茫……

  呼啸的寒风夹杂着雪花迎面扑来,几乎口鼻皆滞。

  “嗯?这么大的雪,哪里居然还着了火?”楚阳狐疑地扬起头,鼻子抽了抽。

  顾独行也扬起了头,沉思道:“应该是附近那座山上,嗯,看风向,应该是我们的前方;着火了。这气息……火燎味道比较浓,应该不是山林着火……应该是建筑物……”

  “前方?建筑物?”楚阳眉头一皱,突然脸色大变:“难道是天外楼出事了?”

  三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