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莫要轻言亘古!


  第二百五十章莫要轻言亘古!

  “天外楼出事?”顾独行一怔。

  chǔyáng已经甩手一鞭子抽在拉雪橇的马身上,健马长嘶一声,放蹄奔驰起来。

  “若是天外楼出事,那么针对的必然会是我师傅和我师弟”chǔyáng面寒如水,哼了一声,眼中喷火,道:“在天外楼除了这两个人,没有谁能够对我构成打击”

  “你是说?第五轻柔在报复?”顾独行恍然大悟。

  “应该是”chǔyáng心急如焚,眼中露出浓浓的担心。mèng超然、谈昙;这是chǔyáng绝对损失不起的两个人

  “冷静”顾独行一把抓住他的肩膀:“纵然是第五轻柔在报复,只有我们两个人去,又有什么用?第五轻柔若是要对付你师父,所出动的人手又岂会是你我两个武宗所能解决的?”

  “不能解决,也要去”chǔyáng哼了一声,眼中却慢慢的沉静下来,沉思着。

  “必须要想一个万全之计”顾独行的脸庞冰雪一般平静下来,不住思索。

  从这段时间的接触看来,chǔyáng有两大软肋一个是师父,一个是师弟天外楼出事,chǔyáng现在就算是强迫自jǐ冷静,也冷静不下来。

  那么,在这个当口,自jǐ就一定要冷静而且要代替chǔyáng想办法。若是自jǐ也跟着chǔyáng冲动着急起来,那就真的完了

  “暴雪……山林……天外楼……寒风……”顾独行坐在飞驰的雪橇上,凝眉不住思索。怎么样才能化解这次危机?

  “还有紫竹园”chǔyáng静静的插了一句,眉宇之间,一团暴风雨一般的暴虐正在成型。

  “不管怎么做,但第一,你的面貌不能暴露。第二,不能正面对敌硬拼”顾独行沉沉道:“第三,要将人救出来……”

  话虽这么说,但看到那冲天的浓烟在大雪之中还能飘到这里来,天外楼现在就肯定是凶多吉少。

  “说的是。”chǔyáng一反手,两件白袍出现在手中:“穿上。在雪地之中,白衣的反而最为不显眼。”说着,从怀中取出一个药瓶,一伸手,噗的一声打乱了顾独行的头发,药粉在元力的驱使之下,倒上了顾独行的头上,一阵猛搓。

  顾独行的一头黑发,竟然变成了和衣服一样的颜色。

  “把脸上也抹一抹。”chǔyáng一边说,一边将剩余的药粉倒在自jǐ头上,猛搓了一翻。随即,就这么站起来,三下五除二已经换下了衣服,穿上了白衣。

  眨眼之间,两人已经变成了两个彻头彻尾的“白人”。在这风雪之中如同隐形了一般。

  接着,chǔyáng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有找出来一个小包裹,解开之后,就开始一把一把的往身上揣,亮晶晶亮闪闪,一把一把的全是稀奇古怪的暗器,如同寒夜中恶魔的眼睛在闪亮……

  “你……你哪来的这么多奇怪东西……”顾独行看傻了眼:这些东西,几乎是任何一件,都是那种夺命的暗器,还是阴毒至极的那种……chǔyáng居然准备了这么多

  “这些你不会用,我来用。”chǔyáng一边忙碌着,一边将最后的几枚精巧的短剑别进腰间,下一刻,一抖手,已经多出来了两柄剑:“暂时你先不要用你的黑龙,免得暴露身份。先用这个……”

  另一柄剑,chǔyáng却是执在了自jǐ手中,感受到他心中的冲霄杀气和暴戾的神念,九jié剑剑锋突然铮的一声,在chǔyáng丹田意识之中抖动了一下,然后就带着一股肆虐天下的狂暴剑气,冲进了chǔyáng手中的剑

  剑尖不甘示弱,第一时间就已经占据了自jǐ的位置

  “锵”剑鞘之中的剑突然发出一声凌厉的轻吟,充满了杀伐之气,似乎在告诉主人: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这一生剑鸣,让顾独行吓了一大跳

  忍不住瞪大了眼睛看着chǔyáng。

  手不动,身不动,并未运气,但长剑自动在剑鞘鸣响这是剑客之中皇级气场帝级剑势

  chǔyáng怎么会有这样强大的力量?

  而且,刚才这一刻,顾独行分明感觉到了一种直欲刺破青天的剑意

  作为剑客,顾独行深深知道,这样的剑意,无坚不摧那是天下间最为凌厉的剑意

  想要说什么,却见chǔyáng已经缓缓闭上了眼睛。

  一股激荡的剑意,不断地从chǔyáng身上散发出来,然后逐渐被剑鞘之中的长剑吸收,慢慢的竟然形成了一个剑意循环在空中纵横激荡,似乎将这寒风,也在一片片的切割开来

  一股血腥的杀伐之气,越来越是兴奋的颤栗着……

  受到这股强烈的剑气影响,顾独行突然感到自jǐ身体之内沉积的剑气猛然激发,黑龙剑一声清鸣,顾独行如同突然遭遇了醍醐灌顶,头脑之中如同清澈的小溪瞬间流过,又似乎锋锐的闪电猛然划落

  轰

  顾独行分明听见自jǐ的心中有一块什么壁垒哗啦一声破碎,一股森寒的剑意顿时透体而出

  剑客

  从现在开始,顾独行便是真真正正的迈进了剑客的行列

  又是一次顺风船。顾独行直接无语了……这样强大的惊喜,让他的身体灵魂就突然充满了斗志和战意

  健马疾驰,如同雪地上一道轻烟,瞬间远去

  雪橇上的两个人,如同两柄已经出鞘的神剑,剑指天外楼沿途所有看到的人们,均是觉得浑身从头到脚悚然一寒

  还有一个半时辰,就能到天外楼

  师父,你可要撑住千万要撑住

  chǔyáng心中在呼喊。这一刻,他恨不得肋生双翼

  路途,大片大片的撇在身后

  …………

  mèng超然呼呼喘息,感觉喉咙里如拉风箱,眼神虽然依然平静淡然,但脸上却已经殷红如血。

  仗着地利熟悉,他已经与敌人在这一片山林之中来回绕圈子不下两个时辰但他最想去的断崖,却是始终没有靠近

  在那里,有一条风雪天的逃生之路

  之所以说风雪天,乃是特定环境。断崖下有一个山洞,可直通山外;但风雪天◆之中,大雪弥漫,谁也看不到,尤其是这个山坳之中,更是积雪数十丈。只要到了断崖,纵身一跃入深谷,有厚厚的雪层,性命无虞。

  只需有一口气,从雪层底下找到山洞入口,躲进去,或者直接逃出去,或者就在●里面躲着,都是安全的方法。

  毕竟,这个山洞乃是乌云凉和mèng超然孔惊风三人共同开凿;就算是在天外楼,知道的人也是不多。

  但现在,敌人似乎察觉了他的图谋,围追堵截之下,甚至有人不惜将自jǐ的佩剑也扔了出来,就为了阻止mèng超然去断崖那边去

  他们不知道那边有什么,但mèng超然非要去,他们就非不让他去

  mèng超然的身上,横七竖八得多出来数十道伤痕,这是几番遭遇之下,死战所致

  乌云凉纵横如风数次与mèng超然相遇,然后兄弟两人再分开,但不管如何,只要mèng超然这边到了极端危险的时刻,那么乌云凉就会拼命地赶过来……

  但,人力有时尽。到了此时,也差不多两人都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谈昙静静地昏迷着躺在mèng超然怀中,浑身上下没有一点伤痕。

  mèng超然依然牢牢的抱着徒弟,没有让他受到半点伤害。

  谈昙,这个平常人看一眼也觉得毛骨悚然的少年,mèng超然这位师傅,却是表现出了极端的慈爱

  纵然全天下都看不起你都不要你但你依然还是师父的宝贝有师傅在,你就无恙

  mèng超然在用实际行动,用自jǐ的性命,来诠释这句话

  嗖的一声,一道人影闪电般从他身后出现,mèng超然眼神淡然如水,身子猛然一侧,惊鸿云雪步展开,身子虚无飘渺的闪了几闪,每一闪,都是出人预料;手中长剑灵蛇一般在大雪中反射出星芒一般的璀璨。

  叮叮叮……

  细碎的声音响起,mèng超然单手持剑,在这一瞬间已经与敌人交换了数十招,身子斜斜的后退。

  对方是一位六品武尊,也不轻松。在长时间的追逐之中,体力消耗太大,已经是气喘如牛,满脸紫涨。

  他毕竟不像mèng超然乃是土生土长已经在天外楼这种气候下待了数十年的人;大赵的气候本就比这边要良好得多;咋来到这里又是这样的风雪天;初时还不觉得怎样,但逐渐的随着消耗,越来越感觉胸腹之中憋闷之极

  一声疲倦中带着兴奋的狂笑:“mèng超然,我看你还往哪里跑”

  在mèng超然退后的方向,两个白衣人猛然闪现,一左一右,冲了过来

  三位武尊,两位六品一位九品,成品字形,将mèng超然挤在了中间。无路可逃

  绝境

  mèng超然的神情突然一下子沉静了下来

  他不再闪避,也不再逃,两只脚就像钉子一般,蓦然就钉在了雪地之中,渊渟岳峙,一动不动

  他已经衣衫褴褛,浑身伤痕;但这一站,竟然充满了凛然之气这种沉凝如实质的气势,竟然让三位敌人不敢上前,反而纷纷眼中露出紧张的神色,谨慎的退后了一步

  三个人心中都清chǔ:到了这种地步,mèng超然终于要拼命了

  冷静的对手,不管是假装还是真的冷静,众人都见过不少。但像mèng超然这样从头到尾一直冷静到了让人心寒的对手,今生却是第☆一次见到从见到他开始,他的眼神就没有变过,一直到现在绝望,依然没有变过,依然是最初的满不在乎与看轻一切的淡然。

  这是一种骨子里的冷静与漠视,灵魂中的孤独与骄傲

  这样的人,三人都是敢☆打赌:此生从所未见此刻这个人摆出了最后拼命的架势,依然是这样从容不迫,淡然优雅。却是让三个人不约而同的都是心中发寒

  mèng超然沉静的微微一笑,旁若无人的缓缓抬头,仰起脸来。用自jǐ的炙热的脸庞迎向空中纷纷扬扬冰冷的雪花,感受着那侵入灵魂的舒爽凉意,长长地、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似是叹息,似是如释重负。

  然后他手一松,谈昙的身子轻轻滑落在地上。

  他低下头来,眼神温柔的看着手中秋水一般的长剑,目光执着而深情,他的身影颀长玉立,静静站在风雪中,孤独而骄傲,遗世而独立。

  他虽然已经浑身是伤,衣衫褴褛;但那种从容洒脱,却依然是骨子里的优雅那是一种纵然粉身碎骨也依然会存在的高贵

  围着他的三个人,突然不约而同地升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自惭形秽

  虽然自jǐ三人完全能杀死他,但在这一刻却奇怪的感觉到:自jǐ不配杀死他

  剑光闪烁流动,剑身光华闪闪,如同活物,似乎在与他心灵契合,相互呼应。如同一对性命交托的伙伴,在进行灵魂的交流,做着大战之前的准备。

  mèng超然淡淡的一笑,手指轻轻弹在长剑剑身上,长剑一声龙吟,震颤起来。龙吟虎啸一般的声音,震撼雪空,铮铮剑鸣,毫不掩饰的露出强烈的杀气

  mèng超然突然腰杆猛然一挺,就如一柄剑,猛然出鞘一抬头,眼中的寂寞与深寒完全变成了锋锐的剑气,与手中长剑,彻底的融成一体

  浑身气息轰然一震,剑气四面飞溅,他虽然一动没动,但却就如同一颗炸弹在中间轰然爆炸,气息所致,脚下积雪飞扬而起,成放射状四面八方的凌厉飞出

  mèng超然头上满头黑发忽的一声飞扬起来,根根直竖,在白雪中激烈飞舞,弹剑长吟道:“风雨难洗心痕,沧桑不灭情伤……”

  在淡然的吟唱之中,mèng超然的眼神发出凌厉的神光,突然一纵而起,凌空飞腾七丈,如苍鹰翱翔,口中悠悠叹息道:“……莫要轻言亘古……”

  身形与长剑在空中化作闪亮的一体游龙,剑光璀璨爆裂,凌空长射

  “……离散才看荒凉”

  这四句诗的吟出,就似乎是mèng超然跟自jǐ的过往,跟自jǐ的生□命,跟自jǐ的爱人,跟自jǐ的遗憾和伤痛做了一次最后的告别。

  虽然不甘

  但这一剑出,就是决然

  他的脸色依然平静淡然,但眼底深处,却悄然闪过一抹带着怅惘回忆的痛彻心扉的眼神□,伴随着一种恒久的沧桑寂寞,融进了剑光之中,浩荡的剑势,带着一往无回的气势,当空飞泻

  这是生死立判的一剑却带着一种心伤魂断的心碎感觉

  绝境之中,mèng超然决死出剑

  这一章四千字。若是我说,我从凌晨两点钟到现在八个小时,我码字接近一万多,但修改之后删除了六千多,仅剩了这四千字……有没有人相信?

  睡觉去了,下午起床再码字。这一章,我一直想写出心中的感觉,所以反复写反复修改反复的删除……是的,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纯粹感觉,就像一种淡淡的,却能深入骨髓的惆怅……

  如今我认为有,大家觉得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