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千钧一发!


  第二百五十一章千钧一发!

  “上杀了他”三个人同时大叫一声。拔剑冲了上来。

  在刚才,时间虽然bú长,但他们没有行动,导致了孟超然的气势剑势,都在一瞬间攀上了顶峰,此刻剑势已□成,威力更大

  这对他们来说,乃shì完全bú应该的事情。任何对敌,都要打断对方积蓄的气势,击楫中流,才有利于己方。但这一次,他们bú但放任对方完成了气势剑势,心中竟然没有后悔的感觉

  面对这样的一剑,必然会有人受伤;但却bú后悔这shì一种很奇妙的心态

  对方虽然自始至终没有说话,但这样的从容,这样的冷静,这样的坚持,已经引起了他们的敬意

  三条人影如飞迎上

  “小师弟”远处,乌云凉披头散发,拼命赶来在他身后,那位九品武尊和另一个围攻他的人,也shì狼狈bú堪,一瘸一拐。

  孟超然似乎全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嘴角含着淡然深情的笑意,御剑而下
◎   剑光璀璨,轰然落下。

  四团剑光,在这一刻,猛然对上对在一起

  空中突然散出璀璨到极点的光芒,四个人一旦对上,就如同一个硕大的炸弹突然爆炸无数剑芒纵横飞射

  炽亮的光芒,◆■折射的正赶过来的几个人都shìbú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

  孟超然一声闷哼,断线风筝一般往后飞退。

  另外三个方向,同时三声惨叫发出

  四条人影几乎在同一时间又退回到了原本的位置,■○到这时,汇聚的中间才有一团血雾飘飘落地,无数的血肉碎屑,落在地上。

  三个人的身上在这一刻凭空增添了数十道剑痕,落地之后,第一时间抬头注目,向孟超然看去。

  bú知为何,直到现在,他们□▲关心的居然shì孟超然的表情。bú知道这个人脸上那如同面具一般的淡然,在受到重大创伤之后,能bú能改变

  他们失望了。

  孟超然身躯微微颤抖,身上好几处地方血流如注,长剑斜斜垂在身侧,★剑尖上鲜血热腾腾的滴落。他的脸上,竟然还shì恒久的淡漠,看向三人的眼神,竟然也还shì无动于衷的冷淡。

  “厉害”其中一个人惨笑一声,道:“我们见过的高手,比你武功高的,多的太多;但能够这样冷静的,孟超然,你shì天下第一死在你的手里,也算bú枉了。哈哈……”

  笑了两声,突然胸口激射出一道血箭,缓缓倒下,砰地一声,砸在雪地上,没了气息。脸上居然犹带着笑容。

  刚才的战斗,孟超然的剑,已经穿透了他的胸膛

  孟超然淡然看着,长剑缓缓抬起,道:“来吧。战,bú过shì生与死,江湖,也本就shì一条生死路。能笑着去,也shì一种境界”

  他竟然面对着剩下的两○位敌人,率先发出了挑战。

  “小师弟你怎么样?”乌云凉如飞赶至,这位天外楼的掌门,此刻气喘吁吁,披头散发,浑身伤痕,连脸上也被划了两道。

  剩下的七名敌人,几乎在同一时刻,将两人团团围■在中间;每个人都shì气喘吁吁。

  “我还能喘气。”孟超然淡淡的笑了笑,看着乌云凉的眼神少了几分淡然,多了几分关切。

  也只有面对自己的亲人,孟超然的眼神才会发生变化。对于其他任何人,他都bú会动容

  乌云凉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呛咳着笑道:“厉害哼,要想向我天外楼动手,bú付出点儿代价,怎么可以?哈哈……”

  “这点代价,我们还付得起”那位紧追而来的九品武尊哼了一声,○努力的压制着胸口如要爆炸一般的憋闷,冷笑道:“若shì楚阎王因此而崩溃,bú管付出多少代价,都shì值得的”

  “崩溃?”孟超然有些嘲讽的自言自语,竟然很有信心的道:“我的徒弟,永远bú会崩溃★○努力的压制着胸口如要爆炸一般的憋闷,冷笑道:“若shì楚阎王因此而崩溃,bú管付出多少代价,都shìnǔlìdeyāzhìzhexiōngkǒurúyàobàozhàyībāndebiēmèn,lěngxiàodào:“ruòshìchǔyánwángyīncǐérbēngkuì,búguǎnfùchūduōshǎodàijià,dōushìzhídéde”

  “bēngkuì?”mèngchāorányǒuxiēcháofěngdezìyánzìyǔ,jìngránhěnyǒuxìnxīndedào:“wǒdetúdì,yǒngyuǎnbúhuìbēngkuì的”

  “上”那位九品武尊一挥手:“当心夜长梦多”

  “咳咳……咳咳咳……”地面上,一个雪堆动了动,接着,谈昙就从里面迷迷糊糊的爬了出来,站起身来,看着四周。

  他的眼神,从迷糊到清醒,只shì一瞬间。然后就shì悲痛、愤怒……

  一跃而起,也bú说话,径自拔出剑来,与孟超然乌云凉三人,背靠背组成了一个防御阵型。

  面对着他的,正shì那位女武尊;看着谈昙一张怪异的脸,正做出严肃的表情,bú由得心中一阵打鼓,一阵恶心。

  一声呼喊,战斗再次爆发。

  …………

  楚阳和顾独行无声无息的潜入了天外楼,这一路来,在楚阳这识途老马的带领下,神bú知鬼bú觉。

  急速的奔驰了一会,前面白雪皑皑之中,一片紫竹,迎风摇曳。

  “这就shì紫竹园”楚阳极为小心的摸过去:“这里已经发生过了战斗。”

  “追”

  楚阳一马当先,循着痕迹追了上去。

  紫竹林中,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段打斗留下的痕迹,有些地方,还有大雪未曾覆盖的血迹。

  楚阳的脸色越来越沉。

  “这里的鲜血还未凝。”几乎要快追出紫竹林的时候,顾独行伸手一摸,突然精神一振。

  在这样的天气下,鲜血未凝,那就说明战斗刚刚结束,还有希望。楚阳心头一松,加速前冲。

  突然前面传来簌簌的声音,似乎有人也正在努力的奔驰,呼呼的喘气声清晰可闻。

  “我们怎么办?也上去围攻?还shì回归门派?”

  “回归门派?你开什么玩笑?事情还没结束呢。”

  “太可怕了”其中一人心有余悸:“谁想得到天外楼这两个人竟然这么强悍……”

  “快追上去吧,要bú然,那混蛋又要发怒”

  楚阳眼中杀机一闪,悄悄地闪了过去。

  只见两个红衣人正在深一脚浅一脚的在雪地里跋涉,一边努力动作一边说着话。◎

  “神刀阁的人。”楚阳冷哼一声,右手下垂,两柄短剑出现在手中,下一刻,手一抖,已经化作了两道流星。

  噗噗

  两个人只发出一声惨叫,就猛地扑倒在雪地里。他们也已经shì强弩之□◇末,哪里还能防备来自身后的袭击?

  楚阳身子一闪,已经过去,直接一手抓住其中一人的头发,猛地提了起来。两人,只有一个致命,另一个,只shì让他重伤。想要问点东西。

  “神刀阁的人?”楚▲阳只问出一句话,就住了嘴。眼前这个瞳孔涣散,竟然已经shì出气多,入气少。

  短剑只shì插在他的腰上,按说bú致命;但楚阳却bú知道在他的身前也有一道伤口,却shì乌云凉斩了他一剑,此刻前后同时受创,剑伤贯通,竟然死了……

  “晦气”楚阳将尸体扔在地上。

  “那边有喊杀的声音。”顾独行竖起耳朵,静静地听着。

  “走”

  两道白影闪电一般穿行出去。

  走出一段,突然一声奇怪的嚎叫远远传来。楚阳身子一颤,脸上露出奇怪的神色。

  顾独行脸上也露出怪异之色。

  “嗷……我说大姐,你bú要打我的脸……”一个公鸭子混杂着狼嚎一般的声音气急败坏地道:“这么英俊的脸,你打坏了就bú心疼么?”

  “shì谈昙的声音。”楚阳兴奋的道。

  顾独行的棺材板脸上掠过一丝抽搐,他实在shì很奇怪,到底要如何强大的自恋,才能在如此生死危机之下说出这般强大的话来

  两个人小心翼翼的摸了过去;只见远远的正有数人在激烈的战斗,那被围困在中间岌岌可危浑身shì伤的三个人,正shì乌云凉、孟超然、谈昙

  看着那bú断溅起的鲜血,楚阳的脸一下子痉挛了起来

  孟超然三人已经落进了绝对的下风,随时都可能殒命

  “冷静”楚阳告诉自己,然后他向顾独行打了一个手势。

  顾独行静静点头,身子缓缓俯下。楚阳两腿一蹲,◇猛然一用力,身子贴着地面划出,在他刚刚划出之时,顾独行两掌蕴满了推力,狠狠拍在他的脚板上。

  若shì平时,这样的措施无用。但现在,地面上却全shì积雪竟然嗖的一声,急速的滑了出去。

 ☆○ 白衣白袍白发白眉,就如shì雪地上鼓起了一个小包,在快速移动。

  激战之中的几个人似乎听见了什么声音,但转头一看,却shì入目一片雪白,什么也没看见。

  孟超然和乌云凉两人虽然仍在努☆ báiyībáipáobáifābáiméi,jiùrúshìxuědìshànggǔqǐleyīgèxiǎobāo,zàikuàisùyídòng。

  jīzhànzhīzhōngdejǐgèrénsìhūtīngjiànleshímeshēngyīn,dànzhuǎntóuyīkàn,quèshìrùmùyīpiànxuěbái,shímeyěméikànjiàn。

  mèngchāoránhéwūyúnliángliǎngrénsuīránréngzàinǔ力,但两人心中却都已经泛起了绝望的意味。他们都知道,自己已经油尽灯枯,已经快要支持bú下去。

  对方之所以没有加强攻势,只shì为了要尽力的减少损失而已

  反正这里地势开阔,若shì有人来,一眼可见;而且自己三人已经绝对没有力量突出重围

  谈昙怒吼着,与面前的女武尊打成一团;这位女武尊比他高出太多,但先前受了伤,又在雪地之中与乌云凉激战数次,一身功力十成之中,也已经去了七成。

  再加上这里地处高原,寒冷之极,女性身体更shìbú适;竟然一时间拿bú下这家伙。尤其让她愤怒的shì,这个丑鬼居然无比的爱惜他自己那张脸,宁可将肩膀挨一剑,也bú让脸上被划一道……

  “大姐,求您了,一会若shì要杀我,别划了我的脸……”谈昙自觉已经没有希望了,哭丧着脸央求道:“我还没找媳妇……”

  女武尊被这句话说的几乎背过气去

  就在这时,她突然看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现象,bú由得脱口惊呼

  在那位九品武尊身后,竟然有一片白雪,猛然站立起来,一柄剑如同从幽冥之中直接钻出来,如同雷神的暴怒,狠狠刺向了这位九品武尊的背心

  中午很困却睡bú着■,吃了片安定,没想到起晚了……更新晚了,抱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