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这是一次离别


  第二百五十四章zhè是一次离别

  zhè几天,众人的伤势恢复的都非常不错。先前两天靠着楚阳的干粮支撑,顾独行于第三天出去打来了一头鹿,五个人窝zài山洞里,美美的吃了一顿。

  对于天外楼的现zài情况,乌云凉zhè位掌门一点也不担心。

  对此,顾独行很是诧异:你们天外楼都被人端了老窝了,你zhè位掌门人居然老神zàizài安如泰山?

  对此,乌云凉只是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损失肯定是有的,但我对我的二shī弟很有信心……

  顾独行似乎明白了,又似乎不明白。直dào楚阳解释,才知道李劲松乃是第五轻柔的内奸,不由得摇头苦笑。

  “不过,zhè样的袭击,天外楼的普通弟子,也要损失惨重吧?”顾独行道。

  “zhè就是江湖。”乌云凉叹了一口气:“希望zhè件事能够让弟子们记住,宗门并不是他们避风的港湾,身zài宗门,出了事还是要死的。宗门不zài,他们就是一缕游魂。”

  “苦难之中,才能成就铁骨脊梁虽然代价沉重,却若是不付出,不承受,那就是一辈子站不起来”乌云凉说zhè句话的时候,深深叹息。

  顾独行若有所思。
□   乌云凉zhè句话,让顾独行想dào了自己和顾妙龄,zhè份属于两人生命中的苦难,难道也是一种磨练么?

  乌云凉zài一次调息之后,曾经拐弯抹角的问起楚阳:“可有意中人?”

  “有●◆”楚阳毫不迟疑的回答,嘴角更是不禁露出一丝宠溺笑意。

  乌云凉老怀大畅,捋须微笑。

  zài他看来,楚阳zài铁云一直跟自己女儿合作,若是有意中人……除了自己的女儿还能有谁?想不dào○◆”楚阳毫不迟疑的回答,嘴角更是不禁露出一丝宠溺笑意。

  乌云凉老怀大畅,捋须微笑。

 ”chǔyángháobúchíyídehuídá,zuǐjiǎogèngshìbújìnlùchūyīsīchǒngnìxiàoyì。

  wūyúnliánglǎohuáidàchàng,lǚxūwēixiào。

  zàitākànlái,chǔyángzàitiěyúnyīzhígēnzìjǐnǚérhézuò,ruòshìyǒuyìzhōngrén……chúlezìjǐdenǚérháinéngyǒushuí?xiǎngbúdàozhè俩小家伙居然已经偷偷的把事儿办了……

  于是乌云凉便不再问。

  孟超然嘴角露出一丝苦笑,据他的了解,楚阳所说的意中人,恐怕绝对不会是乌倩倩。zhè一点,对自己的徒弟了解dào了骨子里的孟超然有十足把握。

  若真的是乌倩倩,楚阳对乌云凉的态度起码还要热络上几分才对……

  zàizhè疗伤的几天里,最欣慰的是孟超然,最快乐的,当然是谈昙。zhè家伙一张嘴基本就没闭上过,dào得后来,顾独行也不怎么觉得难听了……

  而且,谈昙一片赤子之心;只要相处久了,很难对他生出恶感……

  又是六天之后,确定了乌云凉三人伤势已经恢复的楚阳和顾独行就要动身了。

  对于徒弟的选择,孟超然根本不过问,只是满含关切的说了一句:保住自己

  zài谈昙泪眼中,楚阳和顾独行出了山洞,一路远去。心中只是回绕着楚阳说的话:“我zài铁云等你”

  ……◇

  对于孟超然和谈昙之后的安全问题,众人zài商议之后,决定让两人暂时搬出紫竹园。第五轻柔既然行动一次,难保不会行动两次,暂时避开,才是长久之计。

  “楚阳的变化好大,进步已经dào了■恐怖的地步,你为何一点也不惊讶?什么都不问?”楚阳二人走了之后,乌云凉问孟超然。

  “问又如何?不问又如何?”孟超然淡淡道:“那是楚阳的福缘,只要我的徒弟得dào了,我不会问他是怎么得dào的。”

  他笑了笑,转头看着乌云凉:“但若是有人想要将我的徒弟得dào的抢走,那我却是会跟他拼命的。”

  乌云凉苦笑一声。

  “你准备dào哪里躲躲?”乌云凉问道。

  “◇我想……带着谈昙去中三天。”孟超然叹息一声,眼中露出一种奇怪的神色:“若是我们一直呆zài下三天,那么,将会成为楚阳最大的掣肘;而且,zài中三天拥有吸灵圣鱼zhè种东西,所产生的灵气凝聚,是下三天根■本无法相比的,对于谈昙的提升,将是大有裨益。”

  “你又要去尝试一次?”乌云凉默然半晌,问道。

  “不。”孟超然摇摇头,神态萧索:“若是只有我一人,我就会去。但带着谈昙,我不会。什么时候,将谈昙交给了楚阳,或者找dào了他的亲生父母……”

  乌云凉长叹一声,道:“你若离开,我又少了一个得力帮手……”

  “zàizhè样的情况下,我离开……才是对你的最大帮助”孟超然哼了一声。

  “何时出发?”

  “现zài。”

  shī兄弟二人四眼对望,均是露出了一种深切的感情,良久之后,乌云凉背过身去,轻轻道:“既然要走,就快走吧。我就不看着你走了。”

  孟超然深深吐了一口气,良久,道:“保重。”

  “保重。”乌云凉心中默默的说。

  他站了良久,听dào身后脚步声远去,消失,但却没有回头。

  良久之后,他才轻轻笑了笑,自言自语道:“小shī弟,shī兄其实希望你去圆梦。zhè么多年你守护着天外楼,心中有多苦,为兄知道。如今,你终于有了自己的决定,自己的路,要走好……”

  他轻松的笑了笑,眼中发出深切的祝福:“只希望将来若是有一天,你还zài,我还zài,我们兄弟……还能对坐,畅饮一番。想必那时……我已经风烛残年……”

  他想回头,想看着shī弟远去,但脖颈转了一半,却终于忍住,就zhè么保持着一个怪异的姿势,如飞一般离开了zhè个石洞。

  就让我一人,来面对天外楼支离破碎的世界吧

  乌云凉默默地想,身如电闪,斜斜掠出。

  紫竹园依然紫竹潇潇,但里面的人,却已不zài。

  乌云凉zài茫茫紫竹之海中穿行,心中却满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紫竹园已不zài了;那么,天外楼的九峰一园,也终于dào了解散的时刻。明天开始,就去铁云吧……

  shī弟,安好

  …………

  楚阳和顾独行一路安步当车,走出了紫竹园,走出了天外楼。

  山下,楚阳回首眺望,zài那隐隐的山巅,似乎犹有一抹紫色,zài天际摇曳。似乎有人zài不舍的挥手。

  楚阳久久不动。

  他似乎有一种感觉:zhè一去,自己将会有太久的时间,不会回dàozhè里等自己再来时,此处……还是原本的天外楼么?

  “你shī父很不简单。”顾独行zàizhè几天里,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孟超然的淡然。那是一种看透了世情,万事不萦于心;但却又有一种执拗的执着的淡然。

  zhè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我shī父……将会带着谈昙离开zhè里。”楚阳怅然道:“shī父最喜欢的,就是紫色,就是紫竹。若是离开,恐怕心中会很不舍。”

  “那你知不知道,你shī父若是离开……会dào哪里去?”顾独行问道。

  “我shī父zhè个人,他的功力并不是很高。zàizhè下三天虽然足堪自保,但若是去了中三天,也会是步步危机。”楚阳慢慢的吐出一口气:“但我隐隐感dào,shī父的突破契机,应该就zài中三天。”

  “他一直看护着我们,虽然看起来什么都不zài他心上,但我们兄弟两人,却一直zàishī父心上挂着;只要我们zài下三天过得幸福,他就会陪着我们,看护着我们,一直zhè样下去。”

  “但现zài,当我shī◆傅发现,他的存zài竟然会影响天外楼的命运,影响我的本心,zhè个时候,他老人家就会毅然离开他除非不走,但只要一走,就是离开zhè个世界。”

  楚阳轻轻叹息:“独行,从此之后,zài下三天,将◆没有人再见dào我shī父”

  “中三天?”顾独行默默地道。

  “是。”楚阳道:“shī父绝不会容许第五轻柔利用他来影响我,所以他若离开就是彻底的离开。而zhè个……也是我明白了许多事情之后,最盼望、也是最不舍的事。”

  “哦?”顾独行不解。

  “独行,你可知道……有什么大家族,是姓夜的?”楚阳轻声问道,眼中闪过了一道莫名的光彩。

  “姓夜……”顾独行想了一会,道:“据我所知的中三天家族,并没有姓夜的。不过,zhè也有可能是我孤陋寡闻。 ”

  “嗯……”楚阳有些出神。

  “不过……zài上三天,却有姓夜的。”顾独行眼中闪着思考的神色。

  “上三天?”楚阳猛然转头,看着顾独行。

  “上三天夜家,乃是亘古以来,主宰九重天的九大豪门之一”顾独行眼中闪出敬畏,那是一种高山仰止一般的敬畏。

  楚阳心中一震。以顾独行的性格脾气,依然露出zhè样的眼神,那么,上三天夜家的厉害,就可想而知。

  “亘古以来,主宰九重天的九大豪门之一”楚阳轻轻的zài自己嘴中念了一遍,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他想起了孟超然眼中那■深沉的心痛,绝望的无奈……

  “上三天么?”楚阳喃喃地道:“上三天九大豪门?嘿嘿……”

  “你要做什么?”顾独行敏感的嗅出了什么别样的意味,不由悚然问道。

  “没什么。”楚阳身☆形一展,奔向前方,话声隐隐从前方飘渺传来:“独行,你可想成为九大豪门之一的家主?”

  “楚阳,zhè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呵呵……”

  …………

  远方,孟超然神态平静,带着谈昙,一步步地走进滚雷云海。

  “shī父,我们zhè是要dào哪里去?”谈昙一步三回头。

  “去找你的生身父母。”孟超然淡淡道:“也是去一个神奇的地方。”

  “我什么时候能够回来?”谈昙声音有些哽咽:“楚阳还zài铁云城等我去帮他呢……”

  “你同样可以,zài那个神奇的世界,等他来帮你。”孟超然轻声道,他转过头,看着那天地之间一片茫茫大雪,默默地道:“大shī兄,保重。楚阳,你要照顾好自己。”

  然后他拉着徒弟的手,一声长啸,两道身影,如飞一般飘起,进入了zhè滚雷一般的云海之中……

  昨天果然喝多了。但睡了一觉今天早晨起来,状态却是出奇的良好

  码zhè一章的时候,听着杨蔓的《白狐》,听dào那一句“今生今世却只能虚度”,突然心中一酸,黯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