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羡慕嫉妒恨!


  第二百六十四章羡慕嫉妒恨!

  两位剑客出现,别人噤若寒蝉,宝刀谁属可说是板上钉钉le。但——那柄宝刀在空中滑行着,两位剑客居然谁也不敢去拿,而是对峙le起来

  那种森严的戒备○,严谨的姿势,那种如临大敌的气场、不共戴天的眼神……纵横交错的剑气从这两人身上冒出来,将这个寒冬的夜晚更加的变成le冰天雪地……

  这俩人居然在对峙?彼此防备?

  原来这俩人不是一伙的■★?

  这一刻,四位武尊高手几乎连肠子都悔青le要是早知道他们不是一伙的,那我们……我们完全可以联合一位对付另一位啊……如今,已经到手的宝刀,就这me被自己拱手让le出去……

  宝刀继续■在空中滑行,无巧不巧的,经过lejì墨的头顶。

  而这位已经受le伤的‘黄泉刀的原主人’却是欢呼一声,跳起来无惊无险的将黄泉刀又抢到le手里,哈哈大笑:“两个大傻蛋,多谢le哈哈哈……”

  在半空中直接一个转折,燕子一般灵活自如,嗖的一声融进le夜色。所有人几乎是同时在地上吐le口唾沫:活该骂的一点错都没有你们就是俩大傻蛋,哼,说你们是傻蛋都侮辱le傻蛋……

  分明是夺刀,●你说你们两个剑客跑来干神马?

  现在可倒好,谁也没捞着,你们两个先把刀打飞le,接着居然窝里反起来le……

  但谁也不敢招惹这俩人,大家心中都在怒骂着,却是闷着头一路呼啸着又追le下去☆……

  随即,这两位剑客同时收剑,然后两人居然跟在众人身后,也追le上来。

  这一来,所有的人都是欲哭无泪:你们还来?我真是操le……

  jì墨一边跑,难受的都要哭le。一边在心里妒忌的要死,嫉妒的huǒ烧huǒ燎,羡慕得泪流满面

  剑客我擦,顾独行剑客le

  原本与我齐名的顾独行成为剑客le而且成为剑尊le

  楚阳也剑客le

  jì墨几乎要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哭一场:这是何等强大的落差啊。这心里也太不平衡le哇……

  拐le几个弯,甩掉le追踪的人,会合le芮不通的时候,发现芮不通脸上也是一脸的沮丧,不过芮不通看到jì墨之后,脸上却☆顿时浮现出一种‘别人骑马我骑驴,后面还有更惨地’这种颇有些安慰的脸色。

  嗯嗯,我原本就不如顾独行,这有啥?看看jì墨这货吧,这才是最惨滴哇,可怜的孩子,原本并驾齐驱的,现在被人家甩的远远的l★e。

  这me一想,芮不通不仅不觉得心里难受,居然还无比的快活le起来;见jì墨一张脸如同驴鞭摔le八十八遍一样的走过来,芮不通几乎笑出声来,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哎呀,三哥,二哥剑客le哇。貌似突破到剑尊le哇,这可是大喜事的呀,回去咱俩一定要喝两盅哇……”

  jì墨咬牙切齿,脸上肌肉都几乎要痉挛le一般的道:“闭嘴”

  “我好羡慕……”芮不通夸张的做le个手势,突然做出一副如梦初醒的样子:“jì墨三哥,我记得你在中三天与二哥是齐名的,不分轩轾……”

  jì墨气息咻咻,眼中发出要吃人的光芒。

  芮不通快乐极le,不知死活的继续挑拨:“哎呀呀,现在貌似你也是武宗八品le吧?呜呜,你的进境好快,我好羡慕好嫉妒哇……呜呜……”

  哪壶不开提哪壶

  看着芮不通幸灾乐祸已经到le一定境界的无耻笑脸,jì墨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突然笑le:“六弟”●

  “额……”芮不通躲躲闪闪的道:“那啥……当我啥也没说。”

  “哪能啥也没说呢?”jì墨亲热的搂住他的脖子,俩人勾肩搭背的往回走:“你说得对,今天晚上我们哥儿俩要好好的喝一盅才是。庆■祝庆祝,啊哈哈,其实最值得庆祝的并不是二哥已经突破le,而是……你的修为貌似还比我低le两品啊,这事儿真是让人心qíng舒畅”

  jì墨亢奋的笑le起来:“六弟,老六,你说是不是?”

 ○ 芮不通悲壮的干笑起来,陪着小心:“三哥你大人大量……”

  “嗯……嗯嗯,走走走,我今天好好的、认真的、鞠躬尽瘁的招待招待你……”jì墨手一紧。

  芮不通顿时觉得肩膀不能动le,半边身■子也在瞬间麻木le,脸上挂着懊丧若死的笑,心中一狠,心道反正要被你虐一顿,还不如说个痛快。

  “三哥,嘿嘿,、既然如此,小弟今日就万死不辞的让您爽一爽,谁让二哥突破le那,您说是吧?我知道您心里并不好受,是不是?我也知道您的失落和惆怅,您的怅惘与悲愁,您的痛心与伤心,您的那种无力的懊丧,与一种拍马难及的距离感,欧,我很同qíng乃……”

  “三哥……您尽管来,我撑得住”芮不通悲壮的道:“我一定……”话没说完,就变成le呻吟,接着被jì墨咬牙切齿的直接提le起来,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缝里蹦出来:“好好好好你既然有这番心意,三哥我若是不好好的享受享受,那岂不是太也对不起你……”

  如飞而去。

  他俩刚刚消失,从暗影处就冒出来一个青衣人,看着两人远去的影子,不由自主的擦le一把冷汗,浑身犹自在颤抖之中……

  “我的亲娘”青衣人呻吟着自言自语:“这俩家伙不会是◎……不会是断袖之癖吧……这话说的老子浑身的鸡皮疙瘩起le一箩筐……”

  说着撸起袖子,挠le挠:“实在是太吓人le……”

  能让一位最少是皇级的高手毛骨悚然到这种地步,jì墨和芮不通若◎是知道,必定非常有成就感。但若是知道他俩居然在无意之中丢人丢到le上三天,估计又要欲哭无泪le……

  实在不能怪人家乱想,乃是他俩说的话太具有那种倾向性……什me爽一爽、招待招待你、好好的享受享受……

  “我得去找那小子,若是万一这俩家伙真的是断袖……哼”青衣人自言自语着:“不过也奇怪之极,那小混蛋不是武师me?怎地这me快就突破到le武宗,而且居然还成le剑客?没见过有这me高的速度啊,就算是用紫晶玉从小堆起来,也不可能哇……”

  “难道我漏过le什me?”青衣人寻思着,如飞而去:“这个中州城如此天翻地覆,这混蛋小子不要被人干掉le……”

  …………

  拐过一道弯,jì墨终于放开le芮不通:“我的天哪,你感觉到le没有?”

  “废话你不要怀疑我的灵觉”芮不通受le侮辱一般的叫起来,说着小心翼翼的回头看去,犹有余悸。

  “绝不可能是错觉”jì墨擦着汗:“这他娘太恐怖le突然间老子就像是进le乱葬岗,那股子压力,啧啧,我jì氏家族虽大,却没有一个人能够有这样的恐怖气势……”

  “真不知道这样的高手上le哪门子神经,居然跟着咱们俩……他**的,我还以为暴露le。”芮不通咧le咧嘴。

  两人都是出类拔萃的天才,灵觉超强;青衣人虽然并未现身,也并未散发出什me气息,但两个人却本能地感到le紧张。

  就如一个普通人在无星无月的漆黑深夜走过乱葬岗的那种冷嗖嗖的感觉……

  一般这种感觉不会出现在武者身上;但只要是这种灵觉强横的人,只要赋予时机成长,却绝对都是不可一世的人物

  这种灵敏感觉,若是出现在文官身上,绝对能趋吉避凶;出现在武将身上,绝对能决胜千里,遇难成祥;出现在武者身上,则定会成为一代霸主

  第六感

  “嗯嗯,三哥,你也知道我说那话不是针对你,完全是因为这神秘的……”芮不通一脸谄笑。

  “嗯,我知道你不是针对我,可老子听le心里就是不舒服,既然我不舒服,那你更加不能舒服走吧,回去招待招待你。”jì墨蛮横的道:“真得赞扬赞扬你这张嘴,咋就这me的灵巧捏……”

  “啊?不会吧?”芮不通惨叫一声……

  …………

  这一夜,对于中州城来说,绝对是一个流血夜

  天亮的时候,整个中州所有的监牢直接在一夜之间爆满而且,更临时腾出来le一座军营,关押le大批大批的人;但中州城里的江湖人却是只见增多,不见减少……

  相府中。

  第五轻柔轻裘缓带,手中持着一柄小小的剪子,正在为自己的书桌上的盆栽细细的裁剪,动作轻缓,神qíng惬意洒脱,双眸平静如水。

  一天前的那种稍稍急躁,已经不知道到哪里去le。

  韩布楚和景梦魂等急匆匆的走le进来。

  “什me事?慌什me?”第五轻柔淡淡的说道。依然全神◆贯注在盆栽上,连眼角余光也没有看他们。似乎此时此刻,他的全心神之中,就只有这一盆盆栽。

  高升刚要说话,却被韩布楚轻轻拉le一下衣袖。

  第五轻柔旁若无人的修剪着盆栽,修剪完毕,居然还★guànzhùzàipénzāishàng,liányǎnjiǎoyúguāngyěméiyǒukàntāmen。sìhūcǐshícǐkè,tādequánxīnshénzhīzhōng,jiùzhīyǒuzhèyīpénpénzāi。

  gāoshēnggāngyàoshuōhuà,quèbèihánbùchǔqīngqīnglāleyīxiàyīxiù。

  dìwǔqīngróupángruòwúréndexiūjiǎnzhepénzāi,xiūjiǎnwánbì,jūránhái★从不同的方向看le看,这才满意的拿起一块雪白的绢巾,将修剪下来的枝叶包在le里面,又从容的洗le洗手,时间已经过去le几乎半个时辰。

  这才坐le下来,道:“你们急匆匆的来,难道是有什me大事☆me?”

  第二更月票推荐票评价票……各位,你手里有啥票我就要啥票……若是姑娘们手里有电影票我也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