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贵客临门!


  第二百六十八章贵客临门!

  “这件事,恐怕有些困难。”顾独行为难的道:“第五轻柔既然让中三天的世家都住到那里,当然是全包了。以我们现在伪装的身份,根本不可能进的去。除非……除非我暴露▲自己的真正身份。”

  “那不行。”楚阳很干脆的拒绝:“你的出现,恐怕反而会引起第五轻柔的怀疑,而且,你那两个哥哥恨不得你出现好杀了你,你还自动暴露身份去找他们?”

  顾独行瞪了瞪眼,道:“那怎么办?”

  “若是君麓麓能够早些来就好了。”楚阳长叹一声,皱起眉头:“我想想。”

  “我能让你们进去。”一个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而且,绝对没有人怀疑”

  顾独行浑身一★紧,伸手握住了剑柄。

  楚阳却是眼神不变,道:“是你?”

  “是老子我”随着一个闷闷的不悦声音,一个青衣人突然烟雾一般幻化了身体,在两人面前出现,瞪着眼睛咬牙切齿:“小王八蛋,你设置的■好陷阱”

  “那能怪得我?你若是不去做贼,难道能踏进我的陷阱?”楚阳翻了翻白眼,道:“你有啥办法,赶紧说吧,我现在是一寸光阴一寸金,有啥事以后再说。”

  青衣人一阵气结,这小子怎么半点都不带惊讶的?

  他却是不知道,就在刚cái楚阳的心境突破,就如同涅槃重生一般,对于他突然出现这件事虽然很意外,但……既然无法阻止,那就只能接受。

  所以楚阳第一时间就选择了接受

  要不能咋办?

  但他这心里转换过程有点快,以至于青衣人竟然接受不了了。

  “若不是看你小子竟然在刚cái这样的压力下突破了心境,实在让我欣赏。我cái不管你这破事儿。”青衣人瞪了瞪眼:“帮你可以,不过,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楚阳沉住气。

  “děng你办完了事,跟我回去一趟。”青衣人心道,找不到紫晶玉,上面也不下来人,那我干脆将他带回去看看。也省的来回跑。

  “完全没有问题,只要我这边忙完了,你说啥时候回去,我就跟你去见识见识。”楚阳眯着眼睛笑了笑:“再说,就算你强行带我走,我也不能反抗不是?”

  “你是无法反抗,可你到时候若是不合作,反而做什么误导的话……”青衣人说了一半,将后面的半句话咽了下去,那半句是:老子就真的惨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青衣人很高兴。

  “说定了。”楚阳认真的点点头。嗯,只要“我这边”的事忙完,我就跟你回去。可我却没说是大赵这边的事吧?

  “那你到底有没有紫晶玉佩?”青衣人忍不住问道。

  楚阳瞪了瞪眼:“什么?”

  青衣人为之抓狂:“你最好祈祷你不是否则,□你会过得很幸福很幸福”咬牙切齿的说完,嗖的一声从窗子窜了出去。

  接天楼。

  已经是客满。

  接天楼在中州城虽然不算是最高的建筑,但却是最古老的。而且是占地面积最大的这不仅是一◇☆个客栈,而且是一个赌场,还是一个青楼,或者说,凡是能够快速敛钱的暴利行业,接天楼都有。

  这里děng于是一个庞大的金银转换基地

  中三天的家族子弟到了接天楼,全部住下来,也不过只能占☆据客房一半。

  接天楼的老板,据说是一个神秘的人物。他从来不阿谀权贵,但大赵的权贵们,也不敢在接天楼闹事。

  不管是天大的恩怨,只要进了接天楼,就要老老实实的。在接天楼里,就算是杀父仇◇人就在自己面前而且毫无反抗之力,但你也不能动手

  一旦动手,后果不堪设想

  曾经有一位八品武尊,在接天楼杀了自己的一位仇人,结果,就在第二天,这位武尊就‘失踪’了。

  虽然是失★rénjiùzàizìjǐmiànqiánérqiěháowúfǎnkàngzhīlì,dànnǐyěbúnéngdòngshǒu

  yīdàndòngshǒu,hòuguǒbúkānshèxiǎng

  céngjīngyǒuyīwèibāpǐnwǔzūn,zàijiētiānlóushālezìjǐdeyīwèichóurén,jiéguǒ,jiùzàidìèrtiān,zhèwèiwǔzūnjiù‘shīzōng’le。

  suīránshìshī踪,但接天楼却经过自己独有的途径,让江湖人都知道,这位武尊遭受了什么样的待遇。

  据说接天楼的主人抓住了这位武尊,判处了死刑。但这死刑,却是持续了三个月从开始杀一个人,到完全杀死,中间没有一点点停手,竟然‘杀’了三个月

  这是何děng的残酷只要想一想,就能够令人毛骨悚然。

  任何人都无法想象、也不敢想象;这位武尊是如何支撑这三个月的。但所有人都明白:这位武尊从第一天就想死。但,死,在那时候对他已经成了一种极度的奢望和幻想。

  据说,接天楼的主人曾经很遗憾的说:“哎,只是一位武尊,分量实在不大够。若是这次慢慢宰的是一位王座,恐怕还能效果更好一些。”

  这句话,让绝大多数的江湖人噤若寒蝉

  接天楼主,姓杜。他的名字也很平凡,甚至很庸俗很搞笑;他叫杜发财。

  但却没有人敢笑他。

  自从接天楼开张以来,这位接天楼主就深居简出,众人所知的唯一的出迎,就是第五轻柔第一次莅临接天楼的时候,这位接天楼主为了照顾这位一代枭雄的面子,出来迎接过一次,客套了几句。

  可以说,在这整个下三天,就只有第五轻柔一个人,曾经享受过这种殊荣

  所以中三天的公子哥儿们虽然都带着王级高手护卫,这个接天楼děng于是一下子聚集了数十位王座高手,但却也没有人敢说,让杜发财出迎。

  但是今天,一大早,接天楼突然整个的忙碌了起来

  一直空闲的接天楼顶层,刹那间涌上了数十个人上去打扫,连窗帘地毯děng东西全部换了一遍,全部换成了雪白的,至于里面的床褥,更是全部换掉

  甚至,很夸张的是,连墙壁也重新粉刷,完全雪白。数十位高手冲上顶层,仔仔细细谨谨慎慎的用自己宝贵的元气来急速的催干刚刚粉刷的墙壁。

  能够换掉的家具,刹那间换掉。

  有一个声音再不断地喊叫:“快再快一些再抓紧一些时间……这位贵宾喜欢白色,喜欢干净……快”

  “小三儿,去门口守着,嗯,门口三个路口都设置人看守,注意,一旦公子出现,立即来报告。”

  眼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里面也整修的差不多了,已经快要接近正午。

 ● 这位一直在大喊大叫的人也抹着汗冲了出来,一边走一边说:“还是我亲自到门口děng着吧……”

  这一幕,让中三天的各大公子哥儿都是大惑不解;但人人都知道,肯定是有一位大人物要来

  要不★然,接天楼绝不会如此大费周章。

  “刚cái下去的那个胖子,就是接天楼的楼主,杜发财。”莫天云负手站在三楼栏杆旁边,阴柔的眼神变得郑重。

  在他的身后,是莫氏家族两位王级高手。身边,则◎站着一个英挺的青年公子,却是罗氏家族的大公子罗克武。

  “杜发财终于再一次出迎,不知道这一次迎接的是谁?”罗克武沉思着道:“在这世上,有谁能够让杜发财如此紧张?难道……”

  旁边,一个◆◎站着一个英挺的青年公子,却是罗氏家族的大公子罗克武。

  “杜发财终于再一次出迎,不知道这一次迎接的是谁?”罗克武沉思着道:“在这世上,有谁能够让zhànzheyīgèyīngtǐngdeqīngniángōngzǐ,quèshìluóshìjiāzúdedàgōngzǐluókèwǔ。

  “dùfācáizhōngyúzàiyīcìchūyíng,búzhīdàozhèyīcìyíngjiēdeshìshuí?”luókèwǔchénsīzhedào:“zàizhèshìshàng,yǒushuínénggòuràngdùfācáirúcǐjǐnzhāng?nándào……”

  pángbiān,yīgè★青袍青年缓缓走来,接上了罗克武的话:“难道是君惜竹来了?”

  “不会。”莫天云嘴角挑了挑,眼神有些阴霾:“顾炎阳,你还是这样说话不经过大脑;君惜竹来了岂能有这么大排场?而且这排场明显就是迎接外☆人的。”

  罗克武脸色一黑。

  顾氏家族与莫氏家族乃是联盟的关系;与罗氏家族却是敌对的关系。刚cái莫天云这句话,分明是说的他。而且,莫天云在隐晦的怪罪顾炎阳,不该插话。要不然,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奚落罗克武了。

  因为大家都知道,罗克武所没有说完的一句话定然是跟顾炎阳说的一样:难道是……君惜竹来了?

  “静静地看着就知道了。现在猜有个鸟的用?”罗克武哼了一声,道:“你莫天云照样猜不出,神气什么?”

  这几天里,在接天楼不能动武,几位公子天天斗嘴斗得不亦乐乎。

  莫天云正要反唇相讥,突然听得外面一下子静了下来

  “来了”所有人心中都是同样的念头。

  在众目睽睽之下,从接天楼的门口哗啦一声滚出来一大捆雪白的地毯,名贵的地毯就这么毫不爱惜的铺在泥泞的地面上,一直延伸出去数十丈。

  在楼上静静观看的莫天云děng人,也顿时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气氛。

  长街的尽头,蓦然的寂静。

  然后,两条人影就缓缓地从拐弯处走了出来,如闲庭信步一半,向着这边走来,一边走,两个人还在轻松的交谈着什么。

  看得出来,这两人对这样的场面,早已经习以为常。

  这是两个少年

  两位白衣胜雪的少年点尘不染

  寒风中,两个白衣少年的衣袂飘飘,神情恬淡,悠然迈步,不急不躁,似乎是乘风而来,随时会乘风而去……

  两个人都是身材颀长,面如冠玉,目如朗星,剑眉斜飞入鬓,黑发如墨,头上紫晶束发,散落下来的头发衬着如雪白衣,潇洒出尘。两个人都是身材稍嫌瘦削,一般高矮,走在一起,正如是一对琼霄玉树,临风而来◇。

  细细的看看,这两个人的面目似乎有点相似,应该是兄弟两人。

  而且,这两人身上的气质也有些相似。都是很孤傲,很锋锐,两个人并没有做出什么高人一děng的姿态,但在众人眼中看来,这两□个少年,却简直就是天生的贵族,这样的气质,足以凌驾于世间任何人之上

  …………

  谢谢大家的月票非常感谢

  更新分开时间段,担心大家会看的不爽;所以只要不是万不得已,一般都是相▲隔时间不长。毕竟大家看书都喜欢一气呵成,呵呵,我是这样的,所以……推己及人吧,不希望大家děng的太苦,我会尽力的,做到我所能做到的最好。纵然因此而损失一些什么,也不想改变。

  说一下明天的更□新。明天是老爸生日,我要回家。所以我今天晚上会加班赶明天的稿子,通宵直到凌晨。明天早晨九点之前,我码出多少,就会发多少。当然,若是多了,我不会忘记开单章要月票;若是少了,也请大家海涵。

  求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