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双雄之碰撞!(三)【五更求月


  第二百七十九章双雄之碰撞!(三)【wǔ更求月票!】

  究其原因,就在于景梦魂插了一句话。以景梦魂的身份,在第wǔ轻柔的集团之中,绝对有插话的资格。不仅仅插话有资格,还可以做决定

  金马骑士堂第一王座,岂是等闲?

  但现在的插话,却让楚阳近乎于蛮横的抓住了他这个小辫子

  用一次蛮横不讲理到极致、无限嚣张跋扈的姿态。

  狠狠地给第wǔ轻柔来了一个下马威

  第wǔ轻柔是来试探的,所以,楚阳一旦露怯,就会被第wǔ轻柔看破身份。所以楚阳不能露怯。

  相反,自己是上三天的公子何等尊贵?何等的地位超然?

  你第wǔ轻柔一个世俗国家的宰相,我肯接见你,就已经给了你天大的面子我不管你是一代枭雄还是一代狗熊,在我眼中,狗屁不如

  我想翻脸,就翻脸我想怎样,就怎样

  我抓住你的属下的一个漏洞,就能够左右你来的目的虽然我无礼了,但我就是无礼了,你能咋地?

  楚阳这一次的无理取闹,看起来似乎蛮横不讲理,但配合他的神态气度,配合他的温文气质,却是恰到好处的表露了一次‘上三天超级世家’的强横

  景梦魂暴怒,第wǔ轻柔郁闷,不guò楚御座也是有些心头打鼓。

  毕竟,面对的是第wǔ轻柔

  谁能想得到第wǔ轻柔这样的变态能不能看得出蹊跷?

  进入房内,双方分宾主坐定。

  但刚才的融洽,却已经在楚阎王一翻无理取闹之下,荡然无存

  “请,这乃是我从紫霄山采来的紫晶茶,就算是上三天,也是独一份”楚阳殷勤的端出了茶杯,但,茶几却只有两个座位。

  一个主位,一个客位。

  很明显,这位楚公子并没有准备“仆人”的座位,更不要说是享受他的好茶叶……

  景梦魂和yīn无天虽然憋屈,但却也只能侍立在第wǔ轻柔身后。

  “好茶”第wǔ轻柔喝了一口,闭上眼睛,细细回味,良久,才睁开眼睛,叹息道:“duō年不喝此茶了……还真是回味无穷啊。这一杯茶,让我似乎又回到了少年时……呵呵……那是duō少的轻狂往事……”

  “哦?相爷之前喝guò此茶?”楚阳挑了挑眉毛。

  第wǔ轻柔的来历,一直是一个谜。有人说他是孤儿,有人说他是贵族之后,有人说他就这么神秘的出现了,但……没有一个传说能够证实

  第wǔ轻柔的来历,比楚阎王的故作神秘还要神秘得duō。

  今日一听这句话,楚阳却顿时有所警觉:难道第wǔ轻柔的根,乃是在上三天?

  “呵呵……”第wǔ轻柔意味深长的笑了笑,道:“楚家老祖宗……楚老前辈,身体可还康泰?”

  楚阳肃容道:“上天保佑,老祖宗身体康健,一如往昔修为倒是颇有突破。”

  “真是好人有好报。”第wǔ轻柔在袅袅的茶香中,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悠悠道:“当年楚家老祖宗楚碧霄前辈,仗一把长剑,在上三天纵横驰骋,剑下亡魂无数,其赫赫威名,凛凛神威,让后人至今一想起来,都是神往之极,佩服不已……”

  “相爷怕是记得错了;老祖宗当年用的,可不是剑哦。 ”楚阳眉头一皱,脸上有些不悦:“相爷,这话,可不能乱说……”

  “呵呵……”第wǔ轻柔目光一闪,道:“难道是我记错了?”

  “哼。”楚阳冷哼一声,道:“相爷,今日是本公子脾气好。换做楚家的其他人的话,恐怕任何一个人,都开不起相爷这样的玩笑。”

  开玩笑,楚阳既然打算冒充楚家公子,岂能不向青衣人将楚家的事情了解一个通透?

  别的不说,就说那天晚上青衣人不厌其烦地应付楚阳的问题那种焦头烂额的样子,就可知道第wǔ轻柔这样的试探绝不可行楚御座几乎连楚家每一个茅房的朝向都问了一个清楚明白……让青衣人几乎崩溃

  不guò第wǔ轻柔的重点当然不在这里。

  “哎,时间guò去了这么久,前事duō忘啊;只是有一件事,至今耿耿于怀。”第wǔ轻柔惆怅的叹息一声,道:“记得当年,与飞凌大哥也曾经有数面之缘,飞凌大哥那终生憾事,让我为之扼腕叹息,怅惘终日,也不知现在解决了没有……”

  “人海茫茫,哪里找去……”楚阳哀怨的叹息一声:“飞凌叔叔的这桩心病,恐怕是……难啊……”

  说话中,楚阳恰到好处的表露出一种“想要掩饰却怎么也掩饰不住的放松”姿态。表露出,就算是上三天的楚家,也是存在家族内战的……

  但心中却也是一凛:这家伙竟然也知道楚家曾经丢guò孩子?

  第wǔ轻柔的神色稍稍有些和缓。

  “楚公子,这一次来到下三天,定有要事吧?”第wǔ轻柔问道。

  “要事……呵呵,所谓的要事,相爷刚才也说guò了。我们就是为这事儿而来。”楚阳有些牢骚的道:“其实我们是为了出来玩才跟着四叔出来的……”

  “哦,楚四爷现在在中州?”第wǔ轻柔神色一怔。
□   “哼哼。”楚阳哼两声,不置可否。

  第wǔ轻柔哈哈一笑,道:“原来如此。”

  “不guò到了这里,却也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楚阳有些兴致勃勃的凑了上去:“相爷,既然不是外人,那■●我也就实话实说了。”

  “什么事?”

  “我对那一柄刀一把剑,很感兴趣”楚阳的眼中露出鹰隼一般的锐利神采:“志在必得这件事,相爷身为地头蛇,还请加以协助”

  顿了顿,楚阳楚公子▲仿佛是下了决心:“只要相爷帮我,将那刀剑弄到手,那么,我楚非可以答应相爷一件事情。嗯,你懂得。”

  第wǔ轻柔顿时头大如斗。

  到现在还没有完全证实你的身份呢,你居然先提出了要求?而且还是要那现在是焦点的刀剑?

  “楚公子,我比你年长太duō,对这件事,却有不同理解。”第wǔ轻柔语重心长的道:“据我所知,这件事,乃是楚阎王的yīn谋……”

  “我不管他**还是羊毛。反正那刀剑,我想要”楚阳哼了一声,道:“相爷,我楚非就算再是傻*,但一把刀剑的真假,还是能够分得出来的。”

  “我并没有别的意思,乃是害怕楚公子回去家族之后,会受到责罚。”第wǔ轻柔和煦的道,声音轻松起来。

  楚阳顿时知道自己有些操之guò急,坐回位子,皮笑肉不笑的道:“若是相爷不肯帮忙,那也没什么……我们兄弟也就当碰碰运气,玩耍一番,也就是了。”

  第wǔ轻柔沉默了一下,道:“我会敦促人再查一查。”

  “哦,若是麻烦就不必了。”楚阳身子往后一躺,道:“要想得到,倒也不是只有那一种办法。”

  第wǔ轻柔有一种老虎吃天无处下口的感觉。

  面前这位楚公子,竟然是滴水不漏,无懈可击。难道……真的是楚家公子?可楚家公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刚才的谈话中,看似平平无奇;但第wǔ轻柔先后用楚家内幕、楚家武功、楚家遗憾、三重辈分、再加上九重天的规则试探了一个遍

  但对方竟然是对答如流,而且,每一个问题,几乎都带有犀利的反击回来。

  有些时候,这位楚公子答得随意,反倒是自己,有些捉襟见肘了。

  “不guò,轻柔今日前来,却也有一件事,要请教楚公子。”第wǔ轻柔道:“楚公子站得高,自然也就看得远。还请不吝赐教。”第wǔ轻柔的姿态突然摆得很低。

  “什么事?”

  “目前,铁云大赵无极三国鼎立周边,还有小国家林立,以楚公子看来,这等乱局,该当如何是好?在这诸国之中,英雄谁属?霸业谁属?”第wǔ轻柔轻叹一声,道:“老夫为了此事,可说是殚精竭虑了……”

  “额……这个……”楚阳露出一个活生生的被问住的样子,有些错愕的看着第wǔ轻柔。这种架势很明显:你问的这个问题,我从来没有考虑guò。

  “嗯?楚公子是说?”第wǔ轻柔虚心求教道。

  “这个嘛……咳咳咳……”楚公子翻着眼皮想了半晌,才嘿嘿的笑了笑,突然身子往后一仰,道:“不管谁胜出……都和我没啥关系,您说是不是?”

  这样子分明就是:你这个问题我回答不出,而且也没啥研究;所以我索性就耍赖了。反正跟我木有关系,你爱问谁问谁去……

  第wǔ轻柔愕然。

  对方无论如何回答,他都有从其中听出真正含义的所在;毕竟,这应该就是楚阎王毕生所努力的目标若是真是楚阎王,哪怕是一句违心之言,在第wǔ轻柔的眼下,也无所遁形

  没有人能够亵渎他自己毕生的理想

  理想,对于一个有追求的成年人来说,就如同他的初恋情人一样重要天下间所有受guò情伤的男人可以骂天下女人骂的一无是处,但谁敢说自己曾经深爱guò的梦□中人现在是一个ji女?

  哪怕真的是,也不敢说想一想,都要心碎

  那样说,先伤的是自己的心

  但他却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来了一个超级的无所谓。

  “相爷问了我这么du★ō问题,我也问相爷一个。”楚阳问道:“相爷这么说,而且对上三天如此熟悉,对我楚家也是如数家珍……难道相爷也是从上三天下来的?”

  第wǔ轻柔没有说话,但却眼神深邃,神情古怪的看着他。

  楚阳心中大叫不妙,硬着头皮问道:“敢问相爷,是来自上三天的那一个家族?”

  第wǔ轻柔继续怪异的看着他,良久,才悠悠道:“说了这么duō,问了这么久,难道楚公子到现在竟然依然不知道、看不出我的来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