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真是好刀哇……


  第二百八十六章真是好刀哇……

  “还有一个好消息……”楚阳老神在在的道:“没有人知道是我杀的。”

  “废话”顾独行翻了翻白眼。

  “所以你准备为你的兄弟报仇吧。”楚阳道:“若是bú出我所料的话,这一次你们顾shì,就对上谢shì了。”

  “谢shì?”顾独行挠了挠头:“这事儿跟谢shì有啥关系?”

  “谢丹琼杀了你们一位王座。而我就紧跟在他出手之后出手,我们哥儿俩,紧密合作,配合无间,一举将你们顾shì家族前来试炼的四个人灭掉了三个”楚阳嘿嘿的笑了一声。

  顾独行终于明白,哭笑bú得的道:“于是这盆脏水,就被谢丹琼谢大少爷整个儿的背在了身上……”

  “说的真是一点儿也没错。”楚阳打了个响指,感叹道:“谢丹琼是好人啊,做好事还要留名,还是我低调啊……”

  “你bú低调能行么?”顾独行微微的叹了口气,看着楚阳的眼光又是感动又是无奈。

  楚阳说的轻松,但顾独行岂能bú知道楚阳冒了多大的风险?

  楚阳的修为,只是一个武宗而已

  一个武宗却在四五十位王座虎视眈眈之下杀死两个重要人物,然后全身而退……

  顾独行bú会去想这期间楚阳用的是什么办法。但他只要想一想,就要捏着一把冷汗

  楚阳现在是何等身份?毫bú客气的说,楚阳现在的安危,直接关系到两国大战的胜负可是任何一点差错也bú能出◇,任何一点闪失都bú能有的

  说得严重一些,就算是楚阳现在患了风寒打个喷嚏影响了一刹那的思路,就有可能导致某一个环节出问题……

  而在这种情况下,楚阳却敢抓住机会悍然出手杀死顾炎阳和顾●炎月

  为何?

  为了自己兄弟为了顾独行

  因为楚阳知道,自己的幼年bú幸,顾炎阳两兄弟占据了相当大的份额因为楚阳知道,这两个人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放弃要杀死自己因为楚阳知道,有这□两个人在,自己在顾家,就永远也出bú了头

  因为他们才是顾家的嫡系血脉

  若是他们两人争气,顾独行也bú会说什么;但问题是这两个人是烂泥糊bú上墙,但却还嫉贤妒能,玩弄权谋,xīn狠手◎辣,yīn险狡诈……

  所以楚阳这一次出手,为的,全是顾独行

  感谢的话,顾独行从来bú说。也用bú着说,更说bú出口。但这份情,他却会记着

  虽然这件事做的绝bú算是光明,但▲却是一劳永逸;永远的从根本上切除了顾独行的后患

  若是依着顾独行自己,顾忌着义父的恩情,恐怕这一生都bú会对这两人下手。

  一夜无话。

  直到明天上午,皇城之中的争夺,才终于告■一段落楚阳和顾独行两人白衣飘飘,站在皇宫前观看着,bú住咂舌。

  真bú知道昨夜是打得多么激烈,整个皇宫,到处里依旧是浓烟四起,但却基本已经是一片废墟毫bú夸张的说,连一间完整的宫殿也是没有了

  这个皇宫已经报废了

  收获最大的,或者就是楚阳,因为他昨夜进入皇宫之后,在帮了纪墨几次,看看问题bú大之后,他就一转身去了藏宝库。

  这样的浑水摸鱼的天赐良机,楚御座岂能放过?

  藏宝库的守卫早已经吓的四处逃散;楚阳有九劫剑在手,何等锋利。直接大刺刺的划开了一个大口子进去,这一次时间紧急,绝对是来bú及吸收的,但楚阳现在有九劫空间哇……

  大手一挥:给老子收

  给老子收

  这么喊了几十声,宝库也空了……

  然后他才出去的。

  要bú然狙杀顾炎阳兄弟他怎么会是从浓烟烈火之中冲了出去?十九个大世家的公子和王座高手们所bú知道的是……那烈火烧得最旺的所在,就是皇宫中的藏宝库之所在……

  接近正午。

  皇宫中三个人影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正是罗shì家族大少爷罗克武,一路骂骂咧咧,两个眼眶紫青一片,如同熊猫一般的喜剧。

  远远地就听见他的叫嚣:“他**的,太卑鄙了太卑鄙了这个混蛋谢丹琼,竟然yīn老子若bú是……”

  在他身后出来的,是另一位公子哥,披头散发,咬牙切齿:“**我咋这么倒霉,一上场就遇见了小毒物,这他祖母滴怎么玩……”

  然后屠千豪臭着脸从里面走出来,一声也没哼,扬长而去。

  “神气个屁你bú照样没得到?”罗克武在他身后吐了一口唾沫,张牙舞爪的挑衅。一肚皮闷气,全准备出在对方身上。

  屠千豪恶狠狠地回头,瞪着眼看着罗克武,如欲吃人。罗克武毫bú示弱,一挺胸膛,叫道:“屠千豪你丫bú服?”

  屠千豪悻悻的吐了口唾沫,道:“bú是看在你姐姐★份上,老子就**你”转身走了。

  罗克武大怒,追在他身后叫道:“你和我姐还没成亲呢擦真把自己当姐夫了靠你居然跟我称老子?”

  罗克武说到这里突然炸药一般跳了起来:“你站住老子今天要问问◎★份上,老子就**你”转身走了。

  罗克武大怒,追在他身后叫道:“你和我姐还没成亲呢擦真把自己当姐夫了靠你居然跟我称老子?”

  罗克武说到fènshàng,lǎozǐjiù**nǐ”zhuǎnshēnzǒule。

  luókèwǔdànù,zhuīzàitāshēnhòujiàodào:“nǐhéwǒjiěháiméichéngqīnnecāzhēnbǎzìjǐdāngjiěfūlekàonǐjūrángēnwǒchēnglǎozǐ?”

  luókèwǔshuōdàozhèlǐtūránzhàyàoyībāntiàoleqǐlái:“nǐzhànzhùlǎozǐjīntiānyàowènwèn你,你丫要娶的是我姐还是我姑……站住……站……”

  屠千豪理也bú理,走得远了。

  楚阳看的嘴角抽搐,这个姐夫和这个小舅子……真是啧啧啧啊……

  “我总算明白罗克敌为啥那么bú着调了……”楚阳摸着下巴,目光深沉的道。

  “我也明白了。”顾独行看着罗克武,慎重的点点头,沉重叹息道:“上梁bú正下梁歪啊。”

  “或者其根基还bú在这里……”楚阳目光有做作的探索沉思,一副冥思苦想。

  “此言甚是有理。”顾独行皱着眉头,却是老老实实点头:“可能是他爹”

  ……

  然后走出来的,是欧独笑;这位以后的毒煞,现在可说是惨bú忍睹,左眼乌青,右眼通红,身上的衣服也被裂地露出了半边雪白的大腿,一扭一扭的半边屁股蛋若隐若现,充满了隐约美。

  一边走一边一瘸一拐,嘴里面嘟嘟囔囔:“……真倒霉上去就碰上傲邪云这个bú怕毒的变态……”

  砰的一声响,厉雄图鼻青脸肿的摔了出来,两位厉shì家族的王座紧跟而来,接住了他:“少爷,没事吧?”

  “草告诉你们多少遍了,要叫我厉大侠”厉雄图土匪一样瞪起铜铃一般大的眼睛,接着转头大吼:“莫天云老子bú会放过你的咱们走着瞧……”

  接连又走出来几位,然后十二绝之一的琼花谢丹琼也黑着脸闷着头走了出来,俊秀的脸上依然白白净净,但身上的衣服却直接比乞丐还bú如了;一言bú发,疾驰而去。

  走出来的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点:明明看到了楚阳和顾独行这两位白衣胜雪的“楚家公子”,但却是谁也没有上前打招呼。

  这些家伙个个都是xīn高气傲,bú约而同地认为:你们是上三天的,咱们是中三天的,分属两个世界,道bú同bú相为谋。

  更何况现在这么狼狈,也bú好意思上来打招呼:丢在丢在中三天已经很那啥了,要是丢人丢到了上三天……

  又等了许久没见人出来,楚阳和顾独行已经有些bú耐烦的时候,只见里面又出来了三个人。

  莫天云和他的莫shì家族两位王座,灰头土脸的出来了,满脸的yīn沉。看样子是也没得到。

  “走”莫天云一声冷哼。正要离开这里,却发现了楚阳。

  莫天云眼珠一转,竟然迎了上来,一脸的热情洋溢:“两位楚公子这是……”

  “没啥,想要来看看那把刀是bú是真的。”楚阳微笑道:“莫公子你这是?……”他看着莫天云脸上很醒目的五个手指印。

  “咳咳,技bú如人,被傲邪云……哎”莫天云叹了口气,颇有一种往事bú堪回首的样子,随即眨眨眼,道:“那把刀……在傲邪云手中。”

  莫天云自然知道这两位‘上三天的楚公子’的‘目的’是什么,一见到两人到来,随即就为傲邪云上了眼药。

  我得bú到,你傲邪云也别想轻松。

  楚阳xīn领神会的点点头,意味深长的安慰道:“莫兄也bú必气馁,就算得bú到这把刀……bú是还有一柄剑么?”

  楚阳岂能bú明白莫天云的险恶用xīn?

  一边的顾独行xīn中有些鄙视:刚才过去这么多人,没一个说的,你莫天云刚出来就开始告密了……

  莫天云一听楚阳这话,眼睛一亮,哈哈一笑,道:“楚公子,在下先告辞了。”

  “莫兄请便。”楚阳亲切的一笑一拱手。

  最后,浓烟烈火之中,傲邪云和三位傲shì家族的王座说笑着,一路走出来。在他的肩上,斜斜的搭着一个狭长的皮包裹。正是引起了激烈争夺的‘炎阳刀’

  看来,花落傲家了

  一眼看到楚阳,傲邪云脸色微微有些bú自然,随即迎了上来,热情的道:“楚兄?”

  楚阳微笑,风度翩翩的道:“傲兄,小弟能bú能看看这把刀?”

  这句话一出来,傲shì家族三位王座均是露出了戒备的神色,警惕的眼睛看着楚阳,气氛顿时凝固起来。

  “这有什么bú可以。”傲邪云随手将刀从肩上拿了下来,大大方方的递了过去。

  对方既然光明磊落的提出要求,那就绝bú会抢夺说看看就是看看。这一点,傲邪云还是明白的。

  楚阳接过刀,上看看下看看左看看右看看,赞叹道:“真是好刀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