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我及时脱身


  第二百八十七章我及时脱身

  在这把刀的刀身上,有一个太阳的标志。对这个,楚阳自然是明明白白:因为这就是他亲手刻上去的。

  但此刻,楚阳却似乎是发现了新大陆似地,爱bú释手的看着这标志,目光深邃,久久沉吟。

  良久之后,才将刀递回去,道:“多谢傲兄信任”

  傲邪云道:“楚兄何必客气,这柄刀bú过是抢lái的,楚兄若是喜欢,尽可拿去研究几天。”

  楚阳哈哈大笑,连声推辞,心道,丫的,我要是真的拿着跑了,管保你立即和我拼命

  傲邪云这才将刀收了回去,微笑道:“关于这刀上秘密,在下刚才已经研究了一圈,bú过还是毫wú所得;未知楚兄有何见教么?”

  “这个是真没有。”楚阳诚挚的道:“bú过,小弟貌似听说,这炎阳刀要与冥月剑在一起,才能发挥其全部功用,bú过……传闻毕竟这么多年了,究竟准bú准,实在拿bú准。”

  傲邪云眼中邪异的光芒一闪,意味深长的道:“楚兄说的bú错。”

  于是三人并肩回lái。

  走在半路,正遇见旌旗招展,却是第五轻柔的大驾光临了。

  这里告一段落,第五轻柔自然是要lái看一看的。

  随着一声喝令,迎面而lái的队伍停下,随即骑兵往两边一分,露出中间的一辆马车。

  车帘掀开,正见到第五轻柔神色安然,安坐车内。

  见到傲邪云和楚阳两兄弟站在一起,个个身躯挺拔,脸上神色都有些高深莫测,第五轻柔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原lái是傲公子,和两位楚公子。”第五轻柔端坐在马车里bú动,声音淡淡地道。

  楚阳心中一凛。

  第五轻柔这句话次序反了。若是他真的认可自己的身份,应该说的话是:‘原lái是两位楚公子和傲公子’。

  但现在他却将傲邪云放在了自己的前面。

  这说明了什么?

  楚阳脸上声色bú动,但却是立即在心里下了决定:bú必等到冥月剑的争夺冲突爆发,只要今日离开了第五轻柔的视线,两位楚公子必须——立即消失

  否则,就晚了

  “第五相爷。”三人同时微笑颔首。

  “看lái那炎阳刀,那是傲家得到了。”第五轻柔微笑道:“恭喜傲公子。”

  “侥幸而已。”傲邪云谦虚道:“还要看看我们能bú能破解其中秘密……相爷也知道,这可bú是一个简单的活儿。”

  “呵呵,本相相信傲公子有这个实力。”第五轻柔呵呵一笑,眼睛却盯着傲邪云手中的刀。

  对于这把搅起了漫天风浪的炎阳刀,第五轻柔既痛恨,却也有所好奇。

  “相爷请看。”傲邪云微笑,大方地将刀递了过去。阴wú天跨步而出,接过刀,递给了第五轻柔。

  第五轻柔随手一挥,几乎听bú见响声的,马车旁一名骑士手中的大刀刷的一声断成两截。

  “的确是好刀”第五轻柔赞叹道,随即看着刀上的太阳图案,凝神思索。半晌之后,阴wú天又将刀送了回lái。

  “三位公子慢行,本xiǎng还要去皇宫收拾残局。稍停免bú了还要拜访傲公子。”第五轻柔轻轻一笑:“两位楚公子,敢问何时归去?”

  “该归去◆的时候,就要回去了。”楚阳含蓄的笑了笑:“以目前lái说,还要叨扰相爷一段时间。”

  “哈哈……楚公子客气了。”第五轻柔笑道:“何时楚公子有闲暇,本相随时恭候,届时把酒畅谈,如何?”

 ◎ “固所愿也,bú敢请耳。”楚阳尔雅的笑了。

  “那,本相就先告辞了。”

  随即,傲邪云楚阳五人让开道路,第五轻柔的车队就开了过去。

  楚阳一直若wú其事的与傲邪云顾独行往前走,但却隐隐感到,一股意味深长的目光就萦绕在自己的背上,久久bú散。

  这种感觉,让楚阎王毛骨悚然

  楚阳wú意逗留,傲邪云自然也怕夜长梦多;五个人都是走得飞快,会到了接天楼。在依依bú舍的打了招呼之后,楚阳和顾独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我们必须立即消失了”一关上门,楚阳就神情郑重地道。

  “他发现了我们?”顾独行问道。

  “未必确定,若是确定了,就应该当场拿下了。”楚阳道:“bú过……这几天里,第五轻柔应该在用他自己的渠道lái调查我们的身份……”

  “那么,这个接天楼周围,恐怕已经布满了第五轻柔的探子。”顾独行说道:“要如何出去?”

◆  “如何进lái,就如何出去。”楚阳lái到窗前,隔着窗帘,往外看去。

  只见远远近近高高低低,已经有bú少的人,在注视着这里。这些人看起lái很平常,但哪一种特殊的敌意和警戒的气息,却是非◇常浓郁。

  “若我是第五轻柔……”楚阳皱着眉头,轻声道:“……我现在还未确定他们两个的身份,只能暂时监控;等待消息。而且,这两人必然以为已经瞒过了我……所以,要等消息确实……嗯,这两人若是离开,也必定是晚上……”

  顾独行低声道:“所以我们bú必等到晚上?”

  “bú错,我们现在就走”楚阳淡淡道。

  “要bú要给第五轻柔写一封信?”顾独行沉吟了一下,道:“反正楚公子是要消失的,写封信打击他一下,似乎也是bú错的。”

  “还是bú要写得好。”楚阳踱了两步,道:“得了便宜再卖乖,容易激怒……那对我们接下lái的计划,很bú利……而且第五轻柔就算肯定我们是冒牌的,也bú敢肯定就是楚阎王亲自lái了……这个……嗯?”

  楚阳说到这里,突然眼睛一亮,迅速收口,一拍手道:“bú错正应该给第五轻柔写一封信”

  顾独行一晕,刚才你还说bú要给第五轻柔写信,现在却又赞成?

  “第五轻柔知道,像我和他这种人,是bú会做这种得了便宜卖乖的事情,因为那样显得小人得志,bú成熟所以他也会认定,若我真的是楚阎王,就bú会留下这样的信,但我却偏偏留下了……你说他会怎么xiǎng?”

  顾独行笑道:“他当然会更加的疑神疑鬼。”

  “我要的,就是他更加的疑神疑鬼”楚阳大笑。

  顾独行收拾了一番,这边楚阳已经大笔一挥,酣畅淋漓的写★了一封信,装进了一个空着的纸袋内,正在纸袋外面写着:第五相爷亲启。楚阳拜上。

  随即,将笔一扔,哈哈一笑。

  拉着顾独行到了镜子前面,细细的改装一翻。

  少顷,楚阳在面对着窗帘■★了一封信,装进了一个空着的纸袋内,正在纸袋外面写着:第五相爷亲启。楚阳拜上。

  随即,将笔一扔,哈哈一笑。

  拉着顾独leyīfēngxìn,zhuāngjìnleyīgèkōngzhedezhǐdàinèi,zhèngzàizhǐdàiwàimiànxiězhe:dìwǔxiàngyéqīnqǐ。chǔyángbàishàng。

  suíjí,jiāngbǐyīrēng,hāhāyīxiào。

  lāzhegùdúhángdàolejìngzǐqiánmiàn,xìxìdegǎizhuāngyīfān。

  shǎoqǐng,chǔyángzàimiànduìzhechuānglián的地方将一床被子卷了卷,放在了椅子上,折了折;让人透过窗帘看过lái,隐隐约约的会发现有一个正坐在椅子上沉思的影子……

  然后两人大摇大摆,出门而去。

  ………………

  第五轻◇柔到了皇宫,看着皇宫的一片凄惨景象,脸色阴沉,久久bú语。

  “陛下他们wú恙吧?”第五轻柔轻声问着。

  “陛下他们倒是没事,bú过……这件事之后,恐怕陛下对相爷的心思,这个……”旁边◆,韩布楚忧虑的道:“恐怕会更加bú满了。”

  “这个wú妨。”第五轻柔淡淡地道:“去看看皇宫设施,有那些还能用。”

  正在这时,另一条路一支队伍滚滚而lái,一个白白胖胖的太监骑在马上,趾高气扬的前lái,声音活像是一头正在**的鸭子被人照屁股捅了一棍子:“奉皇上旨意,lái检点皇宫物资……”

  第五轻柔看着这个白白胖胖的家伙,眼神沉静的看了一会,道:“既然皇上派人lái了。那么,我们就留下些军队看守,检点的工作,就交给他们吧。”

  阴wú天冷冷地看着那个白白胖胖的太监,还是忍bú住吐了口唾沫,道:“太监就是好麻痹这么大叉着腿骑在马上,都bú用担心磨损什么”

  “噗……”韩布楚瞠目结舌的笑了出lái。

  这个太监叫做陆人甲,乃是皇宫大内总管;尖酸刻薄,而且他长得虽然有些痴肥,但却是性喜舞蹈,平常以看宫女起舞为乐,而且自命bú凡,自己给自己取了个充满了舞蹈气息的名字:幻夜凤凰。

  对这个名字,韩布楚曾经评价过:bú愧是太监起的名字,就是切合实际。凤凰本就是一公一母一对,这位陆人甲却愣是自己一个人包揽了,真是前后俱有考虑……

  韩布楚这句话,曾经被第五轻柔集团内的人奉为“大赵历XX年第一笑料”,但也因此,这位‘幻夜凤凰’对韩布楚也是恨之入骨。

  曾经在背后说:韩布楚这混蛋,还以为他自己的名字有多高明,看那三个字就知道,喊bú出……嗯,丫到了**都喊bú出的……得瑟什么

  这货虽然是个太监,但却和第五轻柔一系bú对付……因此,第五轻柔的人对这家伙毫wú半点好感。

  一声令下,第五轻柔连跟他说话的情绪也没有,直接转身就走。

  陆人甲哼了一声,翘着兰花指看着第五轻柔远去的车仗,道:“神气什么?哼”这一声“哼”真是娇嗔有加,娇柔wú限,让周围的人齐齐的打了一个哆嗦。

  随即白白嫩嫩的胖手一挥,尖声道:“进~~去”

  半晌之后,突然在皇宫废墟中传出一个bú似人声的尖声叫喊:“第五轻柔你这个天杀的……皇宫宝库空了……宝库空了……”

  声音凄厉,如同杜鹃啼血……

  今天好几次xiǎng请假……哎了,痒死我了。这都四天了……还bú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