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改变历史进程的小人物!


  第二百九十一章改变历史进程de小人物!

  第五轻柔安坐在椅子上不动,平静de看zhe他。这种平静却深邃如海de目光,让对面de陆人甲大总管觉得心中突然间没来由de一阵惶恐。

  他是奉圣旨而来,但此刻却有一个感觉:第五轻柔正站在云端之上,睥睨不屑de看zhe他。眼神虽然没有半点感情,但陆人甲却分明能感到其中de不屑。

  而自己这位大总管,这一刻正如一个正在山脚下de蝼蚁,在被人俯视zhe。

  这种感觉让陆大总管很不爽。

  他认为自己被蔑视了。

  自己再怎么说也是一个位高权重de大总管在失去了一些男人yīng有de东西之后,对于金钱美色,陆总管已经没有什么要求,但却是越来越在乎权力,威势

  尤其是那种需要被别人敬重de那种感觉,越来越是强烈甚至,他de自尊已经强烈到了一个变态de地步

  “圣旨到第五轻柔接旨”在没有得到意料中自己最想要de那种回yīngde时候,陆总管看zhe第五轻柔,又重复de喊了一嗓子。

  第五轻柔眉头轻轻de皱了皱,然后陆人甲突然jiù莫名de感觉自己浑身一阵冰冻de寒意。

  “念”

  第五轻柔神色依旧平静,眼神之中,依然是一片凝冻de深邃;只是轻轻地说了这么一个字,jiù将陆人甲那变态de自尊击de粉碎

  在这一刻,他明明白白de感觉到:自己若是不念,那么,jiù再也没有了念de机会

  在他身后de四个充当仪仗de小太监,已经吓得八条腿一起哆嗦颤抖起来才。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公鸭嗓子刚刚开始念诵。

  “念内容”第五轻柔平静de道。

  “呃……”陆人甲一阵憋气,几乎憋出内伤。

  “……责令第五轻柔,将皇宫宝库之中一yīng物品,归还……”陆人甲终于还是抵不过这股压力,只将重点部分念了出来。

  “皇宫宝库被窃了?”第五轻柔皱zhe眉头,自言自语de道:“要我归还?”他de声音,带zhe一种失笑de意思。

  一边de高升几乎要笑出声来。

  “出去。”第五轻柔眼皮轻轻地翻起,看zhe陆人甲。

  陆人甲大怒,忍zhe气,道:“第五相爷,杂家来此之前,陛下曾经千叮咛万嘱咐,言道,第五相爷取了些东西,必然是取之有道,用之有道;不过,那毕竟是历代皇家储存de根本之所在,还是希望第五相爷,体谅一下陛下de难处……”

  “嗯,我会体谅de。”第五轻柔淡淡地道。

  这句话让陆总管一阵翻白眼,皇上说让你‘体谅’,只是一句客套话,你居然还真de‘体谅’上了?

  “皇上还有一道口谕。”陆人甲咬zhe牙转了转眼珠子。

  “嗯?”第五轻柔de脸色眼色都不动,但陆总管分明感到了一种不耐烦de意味。

  “陛下说……希望第五轻柔能够懂得进退,不要做一个逆臣贼子否则,朕也只能不惜一切代价,除去此僚。”陆人甲慢慢de说道。

  其实这句话并不是皇帝de口谕,乃是皇帝与皇后在一次交谈de时候,跟皇后de私密话。当时陆总管正在不远处随时等zhe伺候,听了这句话之后,自然jiù在自己心里将第五轻柔归入到了那种‘随时可能被抄家灭族de失宠大臣’de行列里。

  能让皇上说出这等话来,难道这位做臣子de还能有什么好?

  丞相?又如hé?历代以来,那些功高盖主de臣子们多了去了,有哪一个不是被皇帝杀了de?你第五轻柔纵然权势滔天,也不过是一个臣子

  所以,今日,陆总管为了维护自己那种强烈到可怜de自尊,阴冷de将这句话说出来。 □
  他很期望第五轻柔在听到自己这句话之后,汗流浃背de跪在地上连连磕头de那种可怜样子。

  若是那样de话,陆总管绝对会高傲de说:既知如此,hé必当初杂家也是无能为力……然后拂袖而去…●□
  他很期望第五轻柔在听到自己这句话之后,汗流浃背de跪在地上连连磕头de那种可怜样子。

  若是那样de话,陆总管绝对会高傲de说:既知如
  tāhěnqīwàngdìwǔqīngróuzàitīngdàozìjǐzhèjùhuàzhīhòu,hànliújiābèideguìzàidìshàngliánliánkētóudenàzhǒngkěliányàngzǐ。

  ruòshìnàyàngdehuà,lùzǒngguǎnjuéduìhuìgāoàodeshuō:jìzhīrúcǐ,hébìdāngchūzájiāyěshìwúnéngwéilì……ránhòufúxiùérqù…

  留下一个失魂落魄de第五轻柔,你他**jiù后悔去吧

  果不其然,第五轻柔在听了这句话之后,脸色有了变化。目光慢慢de阴冷了下来。脸上,也似乎是慢慢de笼罩上了一层寒冰。

  “这是陛下de原话?”第五轻柔沉沉道。

  “当然”陆总管昂zhe头。

  “麻烦你回禀陛下,我第五轻柔记住了我会给陛下一个满意de交代de”第五轻柔慢慢de、慢慢de道。

  陆人甲还未来得及说话,一边de高升一挥手:“来人将这几个太监扔出去”

  刹那间进来几个如狼似虎de大汉,拎起陆人甲等五个人,毫不留情de连拖带拽,赶了出去。

  “相爷不必生气,这句话,未必jiù是皇帝说de。”高升安慰道。

  “我知道,这绝对不是皇帝de口谕”第五轻柔轻轻地笑了笑。

  “既然如此,相爷为hé……”

  “但这虽然绝不是皇帝de口谕,皇帝却一定说过这句话”第五轻柔慢慢道。

  “……”高升一阵无语。

  皇帝说过这句话这是必然de

  无风不起浪。陆人甲一个太监,给他天大de胆子,也不敢捏造皇帝口谕。如今,他既然能说出这句话,jiù必定是皇帝说过。

  皇族与第五轻柔之间de矛盾,由来日久;但双方从来也没有彻底de撕破脸。皇室嫉恨第五轻柔,恨不得将第五轻柔这位前所未有de权臣碎尸万段,但也知道,现在de大赵不能没有第五轻柔。

  大家都彼此心知肚明:大赵要de是江山永固,荣华富贵,君临天下而第五轻柔要de,却是统一天下,建立无双霸业

  这看起来似乎目标一致,但却是不一样de第五轻柔这样de人,是为了理想和抱负,在奋战。他毕生de梦想,jiù是在自己de手中,用自己de智慧,统一天下

  第五轻柔并不在乎权势权势,只是他实现目标de工具

  所以,在这一点上来说,甚至可以说双方各取所需

  而第五轻柔现在权倾朝野,可以说,若是他想篡位,早已成功但他没有。这无形中jiù是一个暗示:你做你de皇帝,我做我de丞相你享受你de荣华富贵,我打我de江山。

  至于这江山打下来归谁,我不管我所要de,只是那种征服天下de快感

  这是一种无声层次de交流。

  但这种交流,这样de大臣,纵然能力再高,却必定不会被帝王所喜但现在大赵de国君却只能接受。虽然憋屈到了一定地步……却也只能忍受

  本来这种情况,会一直持续下去。而不管谁胜谁败de持续到战争结束。

  这jiù是大赵de历史注定de历史

  但是现在,因为一个传旨de太监,因为这个太监强烈到变态de畸形自尊,这本yīng顺顺利利de发展de历史却诡异de拐了一个弯。

  因为这句话一出来,第五轻柔和皇室jiù没有了转圜de余地

  尤其是,在这个太监身后,还有四个小太监。在第五轻柔de身边,还有个高升。若是换了一般人,第五轻柔统统杀之灭口,依然可以将这种情形继续下去。

  但他不能杀高升。

  既然不能杀高升,那么杀死这五个太监,倒显得自己胆怯了。但放他们回去……矛盾jiù等zhe激化了。

  现在国库被盗与否,已经不重要重要de是,大赵de权力斗争。jiù这么在一个毫不起眼de、甚至身体不完整de小人物口中,华丽de拉开了序幕

  历史充满了偶然性,而且,jiù是这么戏剧化

  谁说小人物不能改变历史?

  陆大总管jiù做到了以一个太监de身份、一句话之间、左右天下风云

  堪称古往今来最厉害de太监

 ● 可以想见,不管以后de事情如hé发展,也不管陆大总管是不是能够活得过今天,能否看得到明天de太阳,也不管大陆战争最终英雄谁属……但这位‘幻夜凤凰’de大名,却注定要在九重天de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d◎● 可以想见,不管以后de事情如hé发展,也不管陆大总管是不是能够活得过今天,能否看得到明天de太阳,也不管大陆战争最终英雄谁属……但这 kěyǐxiǎngjiàn,búguǎnyǐhòudeshìqíngrúhéfāzhǎn,yěbúguǎnlùdàzǒngguǎnshìbúshìnénggòuhuódéguòjīntiān,néngfǒukàndédàomíngtiāndetàiyáng,yěbúguǎndàlùzhànzhēngzuìzhōngyīngxióngshuíshǔ……dànzhèwèi‘huànyèfènghuáng’dedàmíng,quèzhùdìngyàozàijiǔzhòngtiāndelìshǐshàng,liúxiànóngmòzhòngcǎide一笔

  “国库被盗”第五轻柔眼中de锋芒在慢慢de一点点展现:“一夜之间,从开始骚乱,到各大公子撤出,绝对不会超过十个时辰而这十个时辰里,金马骑士堂一直注视zhe外围,绝对没有任hé一个携带大型物事de人离开皇宫甚至,一个小包裹都没有带出皇宫”

  “时间也太短。绝对不可能在这段时间里偷光国库”

  “但现在却来说国库空了还要我归还”

  第五轻柔冷笑起来,笑容冷凛寒冽■:“而且……居然还有一句不惜一切代价除去此僚……”

  “呵呵呵……”第五轻柔温文尔雅de笑了起来;但这笑容,却是让一边de高升不寒而栗

  第五轻柔这段话,透露出de东西很多。但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却只能得出一个结论:大赵皇室对第五轻柔de专权已经忍无可忍,想要有所行动了

  第五轻柔又怎么会是干挨打不还手de那种人?第五轻柔de习惯,向来是先下手为强de……

  “但,皇室★jiù真de愚蠢到了这种地步?”这是高升唯一de不解。

  “皇族de愚蠢,远远de超过任hé人de想象”第五轻柔一句话,让所有事情顿时jiù盖棺定论

  事情也从此刻开始,不可逆转
  …………

  景梦魂没有抓到楚阎王,却带zhe一封信和一张巨额银票de欠条,回到了丞相府。

  内容一:“今欠接天楼物品损失费一十万两白银整”

  内容二:“今欠接天楼名誉损失费九十万两白银整”

  内容三:“特此为据。”

  签名人:“第五轻柔。”

  代签人:“景梦魂。”

  鲜红手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