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八章兄弟离别


  第二百九十八章兄弟离别

  皇宫之中,皇帝赵哲陛下在瑟瑟发抖。这位生长在温室之中的皇帝陛下,他做梦也想不到,第五轻柔的手段竟然这么狠,竟然这么血腥

  丝毫不留余地

  皇◆◆族尊严,他根本不在乎数万生命,更不在乎

  文武百官,根本不在乎所有人到他手中,就zhī是一个字:杀

  一侧的嫔妃都挤在一起,俏脸发白,毫无血色,身体颤抖的如同风中落叶。

  “第◆五相爷到”门口一个军士举着染血的长刀一声通报。却仿佛是拉响了丧钟。

  “第五轻柔来了”赵哲陛下嘴唇都发了紫,颤抖着道:“他来做什么?”

  没有人回答他,一片寂静。

  沉稳的脚步声传来,第五轻柔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从容不迫的一步一步走了进来。他身上穿着一件普普通通的棉布袍子,就这么背着手,施施然走了进来。

  脸上神情,依然优雅,依然平淡;似乎万物都不萦于心。

  但赵哲却似乎是看到了一个浑身是血的地狱恶魔,两眼翻白,几乎要晕厥过qù。

  “陛下安好。”第五轻柔问候了一句。

  “安……好……安好相爷您安好……”赵哲努力的控制着面部肌肉,想要露出一个笑容,不要失qù凤子龙孙的气度,却没有成功。

  第五轻柔负手站立,眼睛微微一撇,一个侍卫连忙搬过来一把椅子,放到他身后,第五轻柔这才微微一笑,雍容的坐了下来。

  “陛下。”

○  “……嗯?”

  “你我君臣一场,也算是缘分。”第五轻柔微笑着,叹息着,道:“我原本以为,我们kě以君臣相得,同心协力,一统江山,共同站到巅峰,供世人膜拜”

  “我有一统江山的能力,★○也有一统江山的气魄zhīkě惜,陛下您对我,却是始终不加以信任。”第五轻柔长叹一声,怜悯的看着赵哲:“这是何苦来由?”

  “是……是朕的错……”赵哲眼睛不敢看他,颤抖着说道。

  “嗯,■yěyǒuyītǒngjiāngshāndeqìpòzhīkěxī,bìxiànínduìwǒ,quèshìshǐzhōngbújiāyǐxìnrèn。”dìwǔqīngróuzhǎngtànyīshēng,liánmǐndekànzhezhàozhé:“zhèshìhékǔláiyóu?”

  “shì……shìzhèndecuò……”zhàozhéyǎnjīngbúgǎnkàntā,chàndǒuzheshuōdào。

  “èn,是真的错了……”第五轻柔轻笑。

  “当年,你不信任我,我迫不得已,在战场上找机会,握权力却没有想到……其实那样比由你赋予我兵权要强得多了……”

  第五轻柔微微眯着眼睛,似乎想起了当年的惨烈大战。

  “一场场的交换,一场一场的厮杀,堆砌起了我第五轻柔的不世名望;也堆砌了无数的战功,让你不得不封赏……而到了一定的地步的时候,前线的所有指挥权都在我的手中的时候,大局已定”

  “你已经无力掌控于我”第五轻柔的声音顿了顿,道:“接下来,南征北讨;一来,是铲除异己,二来,在世人眼中,我是无所不能的统帅。甚至,在铁龙城眼中,也是我在掌控战局,为了一次一次的巨大战功……”

  “但他错了我所要求的不是战功,而是权力。”第五轻柔淡淡地道:“就在那段时间,整个大赵帝国一千两百万军队,都被我在不同的时期调入了战场我要的,是与军队的熟悉,是军队之中的将领的信服,以及,我对每一支军队的掌控权。”

  “因为那些,我清楚你不会给我所以我zhī能自己qù争取。”

  “无数的陷阱,铁云损失固然巨大,但大赵死的人却比铁云zhī多不少,因为,有太多的人都是我亲手设置的陷阱,将他们引入大赵的埋伏……而那些人,都是忠于陛下、忠于大赵的;但我却因为你的不信任,对那些人也不信任,因此我要的是忠于我第五轻柔的……”

  第五轻柔长长叹息:“终于等到战争告一段落,铁云积弱□难返的时候,我停止了战斗,挟盖世军功,返回朝堂。”

  “所有人都以为,乃是我故意的给铁云以喘息之机,其实不是的。”第五轻柔道:“因为那个时候,我zhī有军队,而没有政治。所以我必须要回来,打造□□难返的时候,我停止了战斗,挟盖世军功,返回朝堂。”

  “所有人都以为,乃是我故意的给铁云以喘nánfǎndeshíhòu,wǒtíngzhǐlezhàndòu,jiāgàishìjun1gōng,fǎnhuícháotáng。”

  “suǒyǒuréndōuyǐwéi,nǎishìwǒgùyìdegěitiěyúnyǐchuǎnxīzhījī,qíshíbúshìde。”dìwǔqīngróudào:“yīnwéinàgèshíhòu,wǒzhīyǒujun1duì,érméiyǒuzhèngzhì。suǒyǐwǒbìxūyàohuílái,dǎzào一个我能够掌控的政治局面。而且那个时候,皇室对国家的掌控还是很有力的;就算我灭了铁云,你再灭我,也zhī是举手之劳。”

  “所以我不能在那个时候开战所以我放弃了战争的大好局面,回来着手经营后方。”第五轻柔深深叹息:“若是那时候你能够信任我的话,那么我现在已经给你打下一个一统江山kě惜你没有……”

  “所以,等到现在,你想要对付我,已经迟了”第五轻柔站了起来:“军队才是硬道理你手中没有兵,没有将,就凭这一帮子腐儒,居然就想要对付军队的领袖?陛下,你不觉得这太kě笑了么?”

  赵哲脸色惨白,眼神发直。

  “很多话想要说,而且很多话都是很多年之前就想要对你说的;但今天到了这里,却发现一切都没有必要。”第五轻柔淡淡地道:“已经不必说了。或者是我的心境发生了改变,但现在,却觉得自己有些幼稚了。”

  第五轻柔慢慢的道:“今天来找你说话,示威,本就是幼稚了。”

  说完,第五轻柔就站了起来,连看也不看他,风轻云淡的走了出qù。

  suí即,外面就响起了第五轻柔的声音。

  “把这里封了让皇帝陛下在里面好好的生活;从今天开始,许进不许出直到…▲…此次大战结束”

  “是”

  “大战之后,若是我们胜了,就将皇帝陛下拉出qù看一看这大好局面,然后斩首若是我们败了,直接斩首灭九族”

  “是”

  赵哲在里面听得明明白白■,眼睛一翻,晕了过qù。

  不论胜败都要死?

  这事儿,整个的倒了一个个儿,向来都是皇家下令要灭别人九族,现在kě倒好,第五轻柔直接下令:灭皇帝九族?

  真真是……没法说了……

  …………

  大赵的清洗,依然在进行。而且,看第五轻柔的架势,恐怕还要折腾一段时间。

  而这时,顾氏家族的人,也终于联系上了顾独行:回归家族

  顾独行临走的一晚上,楚◎阳与他嘀嘀咕咕了半夜,最后交给他一大包的东西。这个是给纪墨的、这个是给董无伤的、这个是给……

  自然,大部分是……给莫轻舞的……

  晨风中,两兄弟相对而立。

  “保重”

□yángyǔtādīdīgūgūlebànyè,zuìhòujiāogěitāyīdàbāodedōngxī。zhègèshìgěijìmòde、zhègèshìgěidǒngwúshāngde、zhègèshìgěi……

  zìrán,dàbùfènshì……gěimòqīngwǔde……

  chénfēngzhōng,liǎngxiōngdìxiàngduìérlì。

  “bǎozhòng”

○  “保重”

  这两个字,几乎是从两人口中同时说出。

  suí即,顾独行就默默地、深深的看了楚阳一眼,转身而qù,竟然不再回头。

  好兄弟危难时刻遇到你,你帮了我。你给了我希望▲,你帮助我练功你为我做到了你所能做到的一切

  我不会辜负你

  绝不会

  这些话,都在顾独行的心里,但他一句也没有说出来。

  楚阳也同样没有说什么。

  分别似乎很平淡,但两个人都知道,下一次相见,就是在中三天而不是在这里。

  …………

  中三天的莫氏家族突然间热闹了起来。

  这本是不应该的事情,所有的家族都在备战沧澜战区,但莫氏家族却突然间门庭若市。

  这一日,莫星辰正在书房中与大长老谈论事情的时候,突然有下人来报:“启禀家主,两位表少爷来了。”

  “表少爷?”莫星辰一愣。

  “是纪铸和纪墨两位少爷来了。”

  “哦,让他们在客厅暂侯,通知大公子迎客。”

  “是,纪铸少爷已经在客厅喝茶,但纪二少爷却到了内宅qù找小姐qù了。”

  “那位小姐?什么小姐?”莫星辰一愣。

  “是小舞小姐。”下人低着头,于隐蔽处撇了撇嘴。

  “小舞?”莫星辰惊诧了:“纪墨找小舞干什么?”

  内宅中。

  “纪墨哥哥~~~”莫轻舞一声惊喜的欢呼响彻了整个后院,几乎就是飞一般的奔了过来:“纪墨哥哥,你怎么来了?楚阳哥哥呢?他也来了么?”

  “额,你楚阳哥哥没来。”纪墨说了这句话,就看到莫轻舞的小脸顿时垮了下qù。

  急忙心疼的抱在怀里,安慰道:“不过你楚阳哥●哥虽然没来,但却托我给你带来了不少好东西……”

  “真的?”莫轻舞一下子睁大了眼睛,一下子兴奋起来:“在哪里在哪里?”

  “当然是真……咦?”纪墨顿时发现不对劲:“你怎么轻了这么多?呀●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纪二少大怒:“谁欺负你了?”

  “没……没有人欺负我……”莫轻舞眼中的亮光一闪,又黯淡了下qù,仰起脸来央求道:“纪墨哥哥,我不想再住在这里……你带我到你家qù住好不好?”

  “这个……”纪墨踌躇着。

  “不好”一个声音传来:“小舞,自己的家,怎kě说轻离?”

  说话的,是一个莫氏家族的旁系长老。正是奉了家主之命,来请纪墨前qù大厅。

  “小舞发生了什么事?”纪墨放下莫轻舞,缓缓站起身来,看着这位莫氏家族王座高手。

  “纪二少爷,这个……”那位高手犹豫了一会,看到纪墨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终于还是将纪墨拉到了一边,在他耳边轻声的说了一会。

  “三阴脉被废?”纪墨目瞪口呆。

  他到了天兵阁之后,楚阳并没有对他说过莫轻舞三阴脉被废的事情。所以他到此刻才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