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二章我兄弟做的事,我不承担,谁来承


  第三百零二章我兄弟做de事,我不承担,谁来承担?!

  芮不通来到莫家de时候,不是一个人前来。而是与他de两位师傅,一起前来。

  相比较于前几个人来说,芮不通de到来,最是让莫氏家族重视。

  前几个人,都属于家族。属于家族就代表着……不可能被撬墙角。但芮不通de身份却是连撬墙角de顾虑也没有——他和他de两个师傅,都是自由人

  不属于任何家族

  这样de人,又具有这样de实力,这才是中三天各大家族梦寐以求de招揽对象。再说了,xiàng神偷鬼盗这种人,就算不能招揽,但打好了关系……自己家族也能够避免不少de莫名其妙de损失……

  所以对于芮不通师徒de到来,莫氏家族展现出了极大de热情。

  几位长老和家主亲自出迎,给足了面子,宾主合欢。

  但听到芮不通此来,竟然也是探望莫轻舞de时候,莫星辰和几位长老集体失声了。

  这是咋回事?怎么一个一个de还络绎不绝了啊?

  不仅是莫家诧异,连神偷鬼盗这两个芮不通de师傅也有些诧异:从来没见这个弟子对某一个女孩子上心过呀?怎么这次非得来莫氏家族看他们家de小姐?

  难道小芮看上人家姑娘了?

  于是两位老人家抱着看徒儿媳妇de心思前来。一大堆人浩浩荡荡de去了莫轻舞de小院。

  莫轻舞一出来,芮不通就眉花眼笑de跳了过去,唧唧咕咕de跟莫轻舞说起话来。

  最惊奇de不是莫氏家族de人,而是神偷鬼盗这两个让整个中三天都头痛de大盗贼

  神偷鬼盗两人对望一眼,均是看到对方气歪了鼻子。

  还以为是一个国色天香de大美人儿呢,没想到却是一个连发育都还没开始发育de小萝莉……

  看这样子,绝对不是什么男女之情啊……心急抱孙子de两个老头儿焉了。

  莫氏家族几位长老陪着神偷鬼盗坐在一边,看着芮不通跟莫轻舞说话,莫轻舞觉得不得劲,拉着芮不通进了房间。

  就在站起来de时候,莫轻舞de头上一阵颤动,红芒闪动,星光闪烁。

  莫无心顿时就是一个激灵。凝神看着莫轻舞头上de蝴蝶结,竟然怔住了。

  绝对不会看错,这个打造精美de蝴蝶结,绝对是彤云钢和星辰铁打造成de。与nà星梦轻舞刀是一样de材料

  彤云钢就算是斩下一块,都需要皇级高手全力施为;谁能够奢侈到将彤云钢来做成蝴蝶结这样de样子?

  薄如蝉翼,轻如无物,如此精巧,如此巧夺天工……

  就算是君级高手,恐怕也做不到吧?

  在芮不通师徒走了之后,莫无心单独将莫轻舞叫了过来:“小舞,你头上de蝴蝶结,是谁给你de?”

  “jì墨哥哥给de。”莫轻舞眨着眼睛,声音却很冷淡。

  “胡说八道”莫无心大怒。jì墨?jì氏家族?作为姻亲家族,jì氏家族有几斤几两谁不清楚?

  就凭着jì氏家族,能做出这样de蝴蝶结?开什么玩笑?

  “真de是jì墨哥哥上次来看我哪来de。”莫轻舞辩解道。她留了个心眼:是jì墨哥哥拿来de,至于谁给de……我才不告诉你

  “看来你是不想跟老夫说实话了?”莫无心怒道。

  “真de真de就是……”

  “哼”莫无心拂袖而出。对一个小女孩逼迫,以他de身份,还做不出nà等事。不过这蝴蝶结绝对不是jì墨给de

  这一点,莫氏家族每一个人都可以肯定

  jì氏家族要是真有这样de高手,恐怕早就冲上上三天了……

  “看紧了这个院子,不需小姐随意de出去知道么?若是有任何人进来,必须在第一时间汇报家族”莫无心留下了一道命令,扬长而去。

  莫轻舞咬着嘴唇,站在院子里,泪珠在眼中滚来滚去,却又忍住了。哼,你们这是将我当囚犯么?

  楚阳哥哥,快来接我吧快来接我吧……我实在是一时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再呆下去了……

  …………

  顾独行回到家族,迎面看到de,就是义父顾云澜悲哀de面孔,义父本是一头de黑发,但今天见到,竟然已经白了一半,剩下denà些,也有些霜白了……

  中年丧子,而且是亲生儿子两个一起死亡着对这位顾氏家族家主来说,绝对是生命之中不可承受de打击

  “义父您怎么了?”顾独行惊呼一声。

  “唉……独行,你回来了……回来了就好。”顾云澜长长叹了一口气,挽住顾独行de手臂,道:“前些日子,你一声不响de离家出走,义父担心不下,派人出去寻找,却一直没有你de消息。你这是到了nà里去了?”

  “前些日子,我一直在铁云……”■顾独行低着头,踌躇了一下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不过……”顾云澜无神de眼睛看着两边de树木,道:“你小妙姐de事……乃是损害了家族利益,后果严重,对这件事,你要理解……”

  “我理解所以我一定会尽快de冲上剑帝救小妙姐出来”顾独行坚定de道。

  “剑帝”顾云澜身躯一震,回过头来看着顾独行,这才仔细de打量自己de义子,也是自己最看重de义子,这一看不要紧,不由大吃一惊:“你你……你已经成了剑客?”

  顾独行身上,哪一种冷峭de锋锐,如同长剑出鞘,凌然长鸣,任何人在他身前,似乎都挡不住他de锋锐

  这正是剑客独有de特征。

  “是de义父”顾独行静静de道。

  “nà你现在,是剑宗几品?”顾云澜急急de问道。

  “不是剑宗了。义父。”顾独行沉声道:“孩儿现在是……剑尊四品,巅峰在半个月之内,我又把我突破剑尊五品”

  “嘶~~~~”顾云澜狠狠地倒抽了一口凉气。

  顾独行离开家,绝对不到一年

  他离开de时候,只是剑宗五品还是六品?只是在这几个月de时间里,竟然提升了十个品阶?

 ◆ 这……这怎么可能?

  “你……你怎么做到de?还是……吃了什么天才地宝?”顾云澜问道。恐怕也就只有这一个解释了,机缘巧合之下,吃了什么天地灵物……然后消化了药力之后,一下子冲上巅峰……
  只不过,这种事情一向只存在于传说之中,难道真de会在顾独行身上发生么?

  “我没有吃什么天才地宝。只不过孩儿遇到了一位异人。在他de点拨之下,突飞猛进……”顾独行淡淡道。

  “nà也是你用功才会如此……不过,几个月提升十品,也太出乎人de预料了。”顾云澜惊叹着,看着顾独行,突然脸上露出一股苦涩而又欣慰de笑容,道:“天可怜见,老天还是没有灭我顾家啊。”

  “独行,顾家●……以后要仗着你撑起来了。”顾云澜悲伤地道:“前几天,刚刚办完他们两个de丧事……”

  顾独行犹豫了好久,终于坚决地道:“义父……其实……顾炎阳和顾炎月两人之死……我是知道de。”

  ☆……yǐhòuyàozhàngzhenǐchēngqǐláile。”gùyúnlánbēishāngdìdào:“qiánjǐtiān,gānggāngbànwántāmenliǎnggèdesàngshì……”

  gùdúhángyóuyùlehǎojiǔ,zhōngyújiānjuédìdào:“yìfù……qíshí……gùyányánghégùyányuèliǎngrénzhīsǐ……wǒshìzhīdàode。”

  “顾炎阳和顾炎月两人之死……你是知道de……”顾云澜仿佛不相信自己de耳朵,呢喃一般无意识de复述了一遍,猛然转过头,鹰隼一般de眼睛看着顾独行:“你是知道de?”

  “是”顾独行沉重地道。

  “怎么说?”顾云澜de声音里,已经满是寒意。

  “他们两人被人杀死之后不久,我就得到了这个消息。”顾独行艰难de道。

  “不是你杀de?”顾云澜吐出了一口气:“不是你杀de,就好。”

  “虽然不是我杀de,但与我杀de没有两样。杀死他们de人,是我de兄弟”顾独行一口气说了出来:“他之所以要杀死他们,也是为了我虽然这件事,事先我并不知情,但……我也不愿意欺瞒义父。”

  “你de兄弟……”顾云澜声音之中杀机凛然:“他们两人尸体归来,我就在想,谢氏家族谢丹琼一向沉稳,虽然名声不显,却绝对是一个后起之秀可造之材,怎么会贸然出手杀了炎阳他们兄弟两人?纵然是情场纠葛,却也不应该啊。原来事实竟然是如此……”

  “你de兄弟是谁?”顾云澜沉沉问道。

  “我不能说。”顾独行神情矛盾,却坚决,道:“只要是他做de,不管什么事,都可以算在我de身上。若是义父不忿,可以杀了我。但我宁死,也不会出卖我de兄弟。”

  “好好一个义气深重。”顾云澜冷冷de笑了起来:“顾独行,你是否觉得……你长大了,翅膀硬了,而且顾炎阳他们也已经死了,顾氏家族能继承家主之位de就只剩下了你一个,你就可以有恃无恐了?”

  “义父明鉴,孩儿从来不敢如此想过”顾独行本是低着头,但这一刻却抬起头来,昂然道:“孩儿一向认为,男子汉大丈夫,敢做就要敢当不管前方是什么□,既然做了,就不后悔就要承担”

  “事无不可对人言光明磊落,是我剑道修行de方向,宁直不弯,是孩儿这一生行事de准则若是此时我瞒着,义父可能一生都不会知道。因为现场,并没有任何凭据;就算是谢丹☆□,既然做了,就不后悔就要承担”

  “事无不可对人言光明磊落,是我剑道修行de方向,宁直不弯,是孩儿这一生行事de准则若是此时我瞒着,义父可能一生,jìránzuòle,jiùbúhòuhuǐjiùyàochéngdān”

  “shìwúbúkěduìrényánguāngmínglěiluò,shìwǒjiàndàoxiūhángdefāngxiàng,níngzhíbúwān,shìháiérzhèyīshēnghángshìdezhǔnzéruòshìcǐshíwǒmánzhe,yìfùkěnéngyīshēngdōubúhuìzhīdào。yīnwéixiànchǎng,bìngméiyǒurènhépíngjù;jiùsuànshìxièdān琼,他也绝对找不出任何可以脱罪de证据”

  “但我依然要说出来,只因为,我不想骗您”顾独行道:“我兄弟做下de事,我不来承担,谁来承担?”

  “所以义父你无论如何做,都是应该de孩儿绝对没有任何抱怨但至于出卖兄弟一事,宁死不能”

  顾独行语声铿锵有力,目光坚决决然。

  月票三百加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