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顾妙龄!【四百加更,今天第六更


  第三百零三章顾妙龄!【四百加更,今天第六更!】

  顾云澜沉默了良久,凌厉的目光看着顾独行,看了很久。

  终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事已至此,我只希望你顾独行和你的兄◇dì,将来要给我一个说法。”顾云澜有些茫然地道:“他们两个不成大器,我又如何不知……顾氏家族若是落在他们手里,恐怕不出几年,就要破败……但,无论如何,也不该杀了呀……”

  顾独行沉默着。
◆◇dì,将来要给我一个说法。”顾云澜有些茫然地道:“他们两个不成大器,我又如何不知……顾氏家族若是落在他们手里,恐怕不出几年,就要破败…dì,jiāngláiyàogěiwǒyīgèshuōfǎ。”gùyúnlányǒuxiēmángrándìdào:“tāmenliǎnggèbúchéngdàqì,wǒyòurúhébúzhī……gùshìjiāzúruòshìluòzàitāmenshǒulǐ,kǒngpàbúchūjǐnián,jiùyàopòbài……dàn,wúlùnrúhé,yěbúgāishāleya……”

  gùdúhángchénmòzhe。
  “顾氏家族……顾氏家族……呵呵,若是没有这个顾氏家族的祖宗基业,数万人在看着我们吃饭……顾独行,今日我就将你毙于掌下”

  “义父息怒。”

  顾云澜冷哼一声,深深叹息,脸上的皱纹,似乎在这一刻也深刻了很多。

  “关于此事,我还要仔细想一想。”顾云澜低沉的叹息着,默默的向前走去,走出了七八丈,突然停住,没有回头,轻声道:“这事情……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是,义父。”顾独行看着义父的身影,萧索的走远,忍不住心中一酸。

  这件事,错了么?错了

  从顾云澜这里来说,从顾云澜对顾独行的恩情来说,错了。养育之恩,天高地厚;但自己的兄dì,却杀了他的亲●生儿子。

  但顾独行认错,却不后悔。

  内疚是肯定的。但……无论如何,楚阳这么做,都是为了自己。

  正如顾独行自己预料的:等义父百年之后,自己与顾炎阳和顾炎月,迟早会有一zhà▲shēngérzǐ。

  dàngùdúhángrèncuò,quèbúhòuhuǐ。

  nèijiùshìkěndìngde。dàn……wúlùnrúhé,chǔyángzhèmezuò,dōushìwéilezìjǐ。

  zhèngrúgùdúhángzìjǐyùliàode:děngyìfùbǎiniánzhīhòu,zìjǐyǔgùyányánghégùyányuè,chízǎohuìyǒuyīzhàn不是自己死在他们的手里,就是他们死在自己手里。

  生与死,是注定的事情。

  但那毕竟是以后的事情。

  无论如何,义父都不会看到了。

  现在就出现这种情况,实在是让老人●家难以承受。

  从某一种程度上来说,楚阳杀了顾炎阳兄dì,也是拯救了顾氏家族,让这个家族不至于衰败……但这却也只是官面上的说法……

  并不能作为理由。

  顾独行的心理很痛苦,很◆●家难以承受。

  从某一种程度上来说,楚阳杀了顾炎阳兄dì,也是拯救了顾氏家族,让这个家族不至于衰败……但这却也只是官面上的说法jiānányǐchéngshòu。

  cóngmǒuyīzhǒngchéngdùshàngláishuō,chǔyángshālegùyányángxiōngdì,yěshìzhěngjiùlegùshìjiāzú,ràngzhègèjiāzúbúzhìyúshuāibài……dànzhèquèyězhīshìguānmiànshàngdeshuōfǎ……

  bìngbúnéngzuòwéilǐyóu。

  gùdúhángdexīnlǐhěntòngkǔ,hěn矛盾。

  但他却没有怪楚阳。

  楚阳不仅是冒了生命危险,而且也是冒着与自己这个兄dì彻底决裂的危险,帮自己杀了人

  就算我做了你怪我,我还是要帮你做因为我是你兄dì。

  你与他们之间迟早会有一zhàn,届时,你杀了他们,一生良心不安,会成为阻碍你前进的心魔但我杀了,你的这种良心负担,就要少得多。

  所以我做,你怪我我也要做我与我绝交,我还是要做就算因此反目成仇……我还是要做

  而且要做得越早越好

  我只要我的兄dì平安

  为此,我不惜背上一身罪孽千古骂名那又如何?

  这些话,楚阳没有说一句都没有说。

  但顾独行却能◎够体会的出。所以他今天,来为兄dì承担,这个罪名我兄dì做的,就算我不知情,我也扛着

  扛到底

  …………

  顾云澜消失了三天,三天之内,顾氏家族一片沉寂。前往沧澜zhàn区的■人马已经全部收拾妥当,整装待发。只等着家主一声令下。

  第三天,顾云澜终于走了出来,他的身躯依然挺直,但他的头发,却几乎全白了。

  “顾独行,你跟我来。”顾云澜说道。

  顾独行○跟了过去。

  “你带人,去沧澜zhàn区”顾云澜低沉地道,但接着就突然抬起头,低声喝道:“我要你带着顾氏家族,打出我们的威风带着顾氏家族,冲上辉煌带着顾氏家族冲进上三天你……可能做到?”
  “我能”顾独行一个激灵,猛然大吼一声。

  “去吧”

  “义父,我想要看看小妙姐。”顾独行明知道在此时此刻提出这个要求有些不合时宜,但却还是忍不住提了出来。

  这些日子的思念,折磨的他几乎崩溃

  越是离开之后,越是越来越多的想到顾妙龄的好牵肠挂肚之下,顾独行现在终于回到家族,这就是他心愿

  见顾妙龄

  唯一的心愿

  深深地盯着他看了一会,顾云澜终于道:“你去吧看过之后,立即回来。”

  “多谢义父。”

  顾独行大喜。

  顾独行飞身而去。

  看着他的背影好一会,顾云澜长长吐了口气,喃喃道:“看来,真的不是独行做的。可是……独行……你若是不说……该有多好?你可知道……为父宁愿与谢氏家族打一场糊涂仗……”

  然后他就迈开大步,走到家族队伍面前,头顶上大旗猎猎我,顾云澜一步踏上高台,举起双手

  顿时下面欢声雷动

  “家主家主”

  “诸位肃静”顾云澜背负双手,身躯挺得笔直,在大旗之下,就像一柄永不折断的利剑,目光睥睨纵横,大声道:“今日,在此宣布一件事请大家听好了”

  下面顿时鸦雀无声

  “从今天开始,顾独行,就是我们顾氏家族唯一的家族继承人此次征zhàn沧澜zhàn区,顾独行有全权裁决的权力”

  “是”整齐的响应。

  “任何对少家主不满、不利、甚至……私下里的鬼祟,都不准有一旦发现,驱逐出家族,严重者,立斩不饶各位,可听清楚了?”顾云澜厉声道。

  “听清楚了”

  “从今之后,我等将唯少家主之命是从”

  “家主万岁”

  相比较起顾炎阳和顾炎月两人,顾独行在顾氏家族的威望,要高得多。而且,也比较令人信fú。顾独行,可是顾氏家族公认的绝世天才

  几乎每一个人都能够肯定,顾独行的能力,绝对能够带着大家冲进辉煌

  毕竟,跟着一位天才的少家主和跟着一位庸才的少家主,哪一个的前途更加光明一些,乃是不问可知之事。

  在顾炎阳和顾炎月掌权的时候,这些人虽然嘴上不说,但却是对家族的未来充满了悲观之意。

  所以顾炎阳兄dì一死,整个顾氏家族除了有限的几个人之外,几乎没有人伤心。有的,也是如释重负:这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混账,终于死了

  正因为顾炎阳兄dì的死,让这些人看到了希望,所以这一次的出征,才是如此的斗志昂扬

  顾云澜等下面的欢呼声小了一些,才道:“各位在此等候片刻,等少家主前来训话之后,即刻出发”

  “是”

  这一声答应,更是整齐响亮

  顾云澜心中泛起苦涩:这种情况,原本自己的儿子顾炎阳在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过,一次都没有

  ……

  顾独行一路疾行,穿过花园穿过小道,拐了几个弯,终于来到顾氏家族后方。这里,就是囚龙洞的所在。

  但越来越接近,顾独行的脚步越来越慢。

  到后来,竟然有一些踌躇,几乎要转身落荒而走。

  他在害怕。顾独行从来不会害怕什么,就算是孤身一人面对千万敌人,他也只有面无表情的挺身迎zhàn

  顾独行的胆子,可以说是铁打的

  但此刻,在即将见到顾妙龄的这一刻,他却害怕了,惶恐了……

  小妙姐若是不理自己?

  小妙姐若是……

  小妙姐会不会……

  见了面我该说什么?

  终于,顾独行在距离囚龙洞不足一百张的地方停了下来,前面,就是一个水洼,前段时间下雪,积了些雪水,此刻已经成冰。

  顾独行来到这水洼旁边,面对着这平滑的冰面,仔细的整了整自己的衣fú,将自己的头发理了理,看了看自己脸上,又使劲的抓下一把冰块,在自己脸上擦了擦。

  刺骨的凉意,让他的头脑一阵清醒。

  都到了这里了,有啥不敢的?

  顾独行将心一横,大踏步的走了过去。

  “来人止步”

  守卫一声大喝。

  “是我。”顾独行道:“我要见小姐。”

  “原来是独行公子。敢问独行公子此来可有家主手谕?”守卫的态度恭敬了许多。任何人都知道,顾炎阳和顾炎月已死,未来的顾家家主,就是顾独行

  他那里敢对未来家主摆脸色?

  “有。”顾独行从怀中取出令牌扔了过去。

  “请独行公子稍等。”守卫看过之后,立即转身,往里通报。

  过不多时,里面传来了细碎的声音。然后,光滑的洞口处一阵光华闪动,突然间就变得寒冷之极。一股冻入骨髓的寒气,从洞口冒了出来。

  顾独●行面前地上,顿时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冰霜。

  囚龙洞,这就是囚龙洞的厉害之处里面的温度,绝对低到常人受不了,越往里越是寒冷。最里面,连石块也能冻碎

  平常被阵法覆盖,寒气出不来,但一旦打开●,就是天寒地冻。

  细碎的脚步声到了门口,又停住了;似乎里面的人在做着什么……

  良久,一个少女浑身裹着白霜,从里面走了出来,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然后转过脸看着顾独行,微笑道:“小dì,你来干啥?”

  笑的竟然非常的明媚。

  她的头发上的白霜已经凝结,满头乌发,看起来就如同七老八十一般,脸色冻得乌青。手脚也有些僵直;但头发虽然冰冻僵硬着却是整整齐齐。

  浑身的衣衫,也是有条不紊。

  看得出来,她在临出来之前,必然对着冰墙上打扮了好久,才能勉强的打扮出现在的这个效果。

  这个少女,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

  顾独行怔怔的看着她,两眼如同被凝注在了她身上,良久,一言不发。

  “小dì,怎么了?呵呵……”这少女有些慌张的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强自微笑道:“小妙姐现在是不是很难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