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蔚公子


  第三百一十四章蔚公子

  中年人无奈的笑了笑,将女儿揽在怀里,这种事情,让他一个pǔ通人如何做得到?

  很多的少女都跑到自己船头,探出身子,等着看这种大鱼拉船的特异景色。顿时荷▲花湖面一片欢腾

  众目睽睽之下,chǔ御座几乎在所有的船只边上,都绕了一遍。连那条拉船的大鱼,竟然也是个骚包的家伙,居然无数次地蹦出水面,露出优美的金灿灿的身形,再写意的落进水中,拉着船悠然前行……

  “再来一个”

  “再蹦一个”

  “哇啦啦啦……”

  顿时欢呼声一浪高起一浪,一浪更比一浪……浪

  尤其是几个天真未泯的少女的jiān叫,更是此起彼伏……

  箫绝家族的船只上的人,看着这个骚包而又拉风的家伙,几乎气歪了鼻子,恨不得将这家伙立即碎尸万段:经过这小子这么出乎预料的一闹,箫绝刚才震撼的出场,变得毫无意义。所造成的影响,也是烟消云散

  难道hái能让箫绝再出场一次不成?

  那岂不就成了笑话?

  整个荷花湖的风头,一时间被chǔ御座一人独占

  在一个pǔ通画舫之中,一个中年人含笑看着,轻声道:“这个人是谁?分明是来给箫绝捣乱的……虽然不是我们这边的人,但却让小姐彻底的没有了压力,消除了箫绝的影响……哈哈,对我们来说,倒真的不是一件坏事。”

  “会不会是琴绝的人?”另一人问道。

  “不会,一般琴绝不会出现的这么早。”先前一人肯定的道。

  “也是。小姐她快要来了吧?”

  “大约明后天就能赶到了。”先前一人叹了口气:“只不过今年的荷花湖,可真是有些不合时宜……”

  “是啊,现在大赵正是乱成一锅粥……若是万一在这里出了事,恐怕第五轻柔会对这里开刀的。”另一人忧虑的道。

  “走一步看一步了。”

  “见证家族的人来了么?”

  “hái没有◇。”

  ……

  另一艘船上,一个年轻公子双眸含笑,看着正在东飘西荡的chǔ阳,轻轻地叹了口气。

  “蔚座为何叹气。”

  “我在叹息,我头痛的难题,有人已经完美的给我解决●了。”

  “难题?解决?”

  “不错。啊麓的琴技,已经是登峰造极,举目苍穹,再也无人可比但……啊麓却从来不喜欢造势,不喜欢这种哗众取宠的方式……所以,在这次三绝会之中,一开始可以预见的会处于下风。但……这个人的出现……却必然会让三绝处在一个完全平衡的上”

  “就是这个骚包透顶的人?”问话的人有些不信:“就凭他?您看他现在那骚包得意的样子,分明是忘乎所以……”

  “你错了。”这位‘蔚座’眼睛深沉的看着玩得不亦乐乎的chǔ阳,道:“你之所以这样说,乃是因为你不知道他是谁他绝不是这样肤浅的人,但他却这么做,就是为了在帮我们。这是一份大大的人情”

  “这份人情的送出,几乎就等于送给啊麓一份天下第一的头衔沉重之极。”

  然后他就断然说道:“移船,相邀,我要与他一谈。”

  chǔ阳正要准备结束这场游戏。突然一艘船猛的一下子横在了他的面前,同时,鱼竿上猛然一松,鱼线断,大鱼刹那间逸出他的控制之外,消失无踪。

  小船船帘突然卷了起来,是的,就是很突然的,卷了起来。因为chǔ阳看得清清chǔchǔ,这个帘子并没有任何人用shǒu碰到,但却是自己往上卷了起来。

  高shǒu

  chǔ阳眼神一阵紧缩,心中升起戒备之意。

  帘开。一个年轻的青衣公子静静地坐在船上,看着自己。

  两人目光一触,chǔ阳顿时感觉到,一种奇妙之极的……感觉,这双眼睛似乎已经在这里存在了亘古,存在了无数年,也凝望了自己千万年

  自己的眼睛若是一滴水,那么对方的眼神就是大海完全的融化了自己。

  chǔ阳心中一震,想要移开;但却竟然移不开似乎神智也被对方控制直接凝滞在这里。

  chǔ阳心中大骇

  在这下三天,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人物?

  就在这时,九劫空间之中的剑灵一哼,一股庞然的精神力传进了c☆hǔ阳的眼中。

  啪

  是的,两人交融在一起的眼神被chǔ阳强行分开的时候,清清chǔchǔ的发出了一声‘啪’的声音

  这声音清chǔ到了,在这青衣公子背后的那个侍者,也能够清◆☆hǔ阳的眼中。

  啪

  是的,两人交融在一起的眼神被chǔ阳强行分开的时候,清清chhǔyángdeyǎnzhōng。

  pā

  shìde,liǎngrénjiāoróngzàiyīqǐdeyǎnshénbèichǔyángqiánghángfènkāideshíhòu,qīngqīngchǔchǔdefāchūleyīshēng‘pā’deshēngyīn

  zhèshēngyīnqīngchǔdàole,zàizhèqīngyīgōngzǐbèihòudenàgèshìzhě,yěnénggòuqīng晰的听到的地步

  眼神分离发出声音——这却是匪夷所思的一件事

  chǔ阳心中砰砰乱跳,刹那间只觉得一身冷汗浸湿了衣服。眼前这个青年,若是要杀死自己,恐怕绝对不比杀死一只蝼蚁多费多少事

  这个人,深不可测

  青衣公子也是微微的“咦”了一声,眼中闪出清chǔ地疑惑的神色,随即淡淡地道:“你先出去,自己回去吧。”

  他身后的侍者立即答应一声。

  现在是在荷◎花湖中心,那侍者竟然毫不犹豫的跃出船舱,扑通一声落进水里,shǒu脚并用,向岸边游去。

  只剩下两人相对而坐。

  “你是谁?”chǔ阳镇定了一下精神,缓缓问道。

  “请进。请坐□▲。”青衣公子和善的笑了笑,淡淡的道:“我们见过,我们是朋友。”

  “哦?”chǔ阳疑问的看着他;随即身子一起,轻轻飘进了对方的船舱。

  面对着对方这种绝世高shǒu,chǔ阳知道自己反▲对也是枉然,逃是绝对逃不了的。hái不如大大方方的进去,看看他要做什么。

  船舱中,一块白晶桌子,在这个青衣人对面,hái有一个白晶的座位。chǔ阳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

  白晶;这种在九重天大陆,仅次于紫晶的能量蕴含的宝贝,竟然背着青衣人当成了桌子和椅子

  这个青衣人的豪阔,可想而知

  丹田中,剑jiān发出一阵渴望的低鸣。

  chǔ阳苦笑一声,这白晶是好东西,可是哥哥我现在惹不起人家呀……

  “喝酒?hái是喝茶?”青衣公子和善地笑着。

  “客随主便。”chǔ阳同样温煦的微笑:“要好的”

  “哈,你hái真不客气。”青衣公子将茶壶拿在shǒu中,伸shǒu一招,床藏一侧的一个小小的水缸的盖子缓缓自动打开,一道水箭,腾空而起,宛若有生命一般,缓缓注入这茶壶之中。青衣人向chǔ阳展颜一笑:“这是来自中三天的冰晶化水。”

  chǔ阳饶有兴趣的看着,赞道:“不错。”

  心中却是大吃一惊,岂止是不错而已?这世上,唯一能够以寒冰之气聚集灵气,然后分化成冰,完全容纳,在化开的时候,灵气完全溶于水中的灵物:冰晶

  冰晶虽然蕴含灵气质量不如紫晶和白晶,但却是唯一一种可以喝的chǔ阳却没有想到,眼前这人竟然奢侈到用这种水泡茶喝

  青衣人笑着,从怀中取出一个紫晶做的小小玉桶,道:“这是我自己做的茶叶,无名。但我却认为,唯有我这种茶,才承担得起无名这两个字。”

  说着,打开紫晶桶盖子,从里面珍重的倒出来几片茶叶,放进茶壶中。

  然后茶壶就平平的放在shǒu掌之中,片刻的功夫,就突然白雾升腾,咕嘟咕嘟的声音不绝于耳。

  这湖水,竟然就在他的shǒu中沸腾了

  “一般茶叶,煮沸了就不好喝了。但我这茶,却要在煮沸了之后,在沸腾一会,才能完全化开茶香。”青衣人解释。

  随即,他shǒu指一弹,一道水线射出,稳稳的落在chǔ阳面前杯子里,斟满为止,盈盈欲溢,但却一滴也没有溢出来。

  一股淡雅的香味,就这么传了出来。刹那间令人心旷神怡。

  “这茶香味虽不浓,但却能传出极远,却也是一个麻烦。”青衣公子微笑着,衣袖一拂,chǔ阳突然感觉到,整个空间凝滞了。

  连那些正在往外飘去的热气,也凝滞在空中。

  领域控制

  chǔ阳险些惊呼☆出来。

  领域控制,是皇级武者才能够领悟的一种神妙shǒu段。这种shǒu段奇妙的地方在于:有的九品皇座也不能拥有领域,但有的一品皇座,却能有

  这完全看个人悟性和机缘

  并不☆以功力深厚程度作为标准;但却是只有皇级以上高shǒu才能拥有的shǒu段。

  皇级高shǒu不一定有领域,但拥有领域的,却一定是皇级高shǒu

  “敢问阁下是?”chǔ阳慢慢地问道。对方说见过自己,但自己却是一点印象也没有。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呵呵……”青衣人淡淡的笑了起来。

  chǔ阳蓦然的感觉到了一点熟悉。这种熟悉,并不是见过的熟悉,而是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

  这个人的气度、气质、态度无不充满了一种‘无可无不可’这样的意味。或者说,世间万事,不萦于心

  与孟超然的气度,竟然有百分之八十的相似

  “我没有姓,也没有名字。”青年公子轻轻的笑着,那种骨子里的洒脱,就这么洒逸的飘散出来:“不过大家都叫我‘蔚公子’。所以你也可以叫我蔚公子。”

  “蔚公子”chǔ阳心中猛烈地一震,几乎心神失守。

  原来是他

  这个神秘到了极点的人物。

  …………

  第二更求保底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