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怎么会这样?


  第三百一十八章怎么会这样?

  “是是是……是是,谨遵公子教诲……”中年人点头若鸡啄米。身后的人一个个满脸惨白,目光闪躲,却是已经吓破了胆子。

  “嗯,另外……我们愿意用鱼拉船也好,愿意用鸟拉车也罢……这都不是你……或者你的主子能够管得到的,懂吗?”蔚公子呵呵笑着。

  “懂咚咚咚……”中年人一叠连声的答应着,却因为极度紧张,将‘懂懂懂’说成了‘咚咚咚’。

  “嗯,去吧。”蔚公子衣袖一拂,一gǔ劲fēng忽的一声飞出去,对面那条船突然箭一般的退了出去。

  退的太急,导致船头上的人一个个站立不稳,他们本就在心惊胆颤,这一下更是控制不住,扑通扑通的摔下了水。

  刹那间,前后左右的船只都如见了鬼一般飞速退去,眨眨眼就不见了。这速度,恐怕在这荷花湖上已经创造了记录。

  气势汹汹而来,魂飞胆丧而去。

  蔚公子微笑着转过身,向着楚阳摊摊手:“瞧,解决了。”

  楚阳摇头叹气。

  这位人兄解决问题的办法实在是太简单了。完全就是欺负人一巴掌打过去:好么?再一巴掌打过去:好么?

  打又打不过他,谁敢说不好?

  “厉害,干脆。”楚阳由衷地道。

  “对这些人,就应该这样。”蔚公子轻轻地淡笑:“哪个有时间跟他们鬼扯?说道理?一巴掌不服,那就再来一巴掌;记住,等到需要讲道理的时候……每每都是我们已经落尽了下fēng。”

  他负手而笑:“在实力强出对手不止一筹的时候,是不需要讲道理的。在这种时候讲道理,别人只会说你是傻瓜。”

  楚阳微笑,接下去道:“不过,在实力不如别人的时候,也是不需要讲道理的;因为那只会给别人更大的欺负你的快gǎn。”

  “哈哈……不错不错,是极是极。”蔚公子开怀大笑。

  “那若是如此,这个世界岂不就没有了道理的存在?道理……还有什么用呢?”楚阳问道。

  “所以我认为道理无用。”蔚公子静静的道:“道理只适用于普通人。到了一定的地步,或者有了一定的权势,你就可以将道理踩于脚下;你现在认为道理有用,只是因为你还没有超脱普通人的范畴……等你到了上三天,你就会明白一件事……”

  蔚公子嘲讽的微笑着,就这样的微笑了一会,才接着道:“……有时候道理……还不如狗屁”

  “哈哈哈……”蔚公子身子飘了起来,在长空一闪,楚阳睁眼再看时,他已经到了岸上。耳边一个细如蚊蚋的声音道:“我们已经不欠你的;若你需要你的身份,就来找我,你知道我在那里的。”

  岸上的蔚公子已经消失不见了。

  楚阳苦笑着摇摇头。

  只有■他知道,对方非但已经不欠自己的,相反,自己还欠了他的。或者其中的有些话,蔚公子只是无意间说出来的,但落在楚阳的耳朵里,却与别人听到有完全不同的效果。

  就如最后一句话:‘上三天道理不如狗屁’…◇…这句话,让楚阳立即敏锐的gǎn觉到:上三天就是一个实力至上,弱肉强食的世界。

  九重天的故事,在别人听起来,就是传说;但楚阳听着,却是格外的一种gǎn受

  直到现在,他还未从那九劫剑的传说之中回过神来。

  摇摇头,楚阳就在小船上坐了下来。手指jiān一zhèn**,九劫剑的剑jiān鬼头鬼脑的冒了出来,似乎gǎn觉到这里除了楚阳之外再也没有别人,突然一下子冒了出来,落到了白晶桌子上。

  刹那之间,白晶桌子椅子已经变成了一堆粉末。甚至,连茶壶也消失了……

  然后,剑jiān嗖的一声,回到了楚阳的身体里面,就在它回去的一瞬间,一gǔ精纯的天地灵气突然从楚阳的丹田冒了出来,刹那间楚阳只gǎn觉全身暖洋洋的惬意之极,似乎在大冬天自己全身突然浸入了温泉之中……

  须臾之后,这gǔ灵气越来越是灵动,楚阳经脉之中的一些被剑灵压制的残余药力也被勾引的活动起来……

  药力与灵气在经脉之中汇成一道洪流,向着剑尊二品的壁障猛地冲击了过去

  轰的一声,壁障瓦解冰消,楚阳只gǎn觉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如要飞了起来,全身都充满了力气。

  “剑尊二品了。”楚阳心念一闪,身体坐着不动,但身下已经出现了一个大洞,湖水缓缓溢了上来;而楚阳的身体,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在水中……

  水下数丈,楚阳身子如一条大鱼,舒展开身形,箭一般的射向水底。

  丹田中,剑jiān和剑锋同时雀跃起来。

  水底,那一gǔ迫切的呼唤也清晰了起来。

  终于,顺着这种奇妙的gǎn觉;楚阳到了水底,水底本是一个平面,但这里,却是好像在水下又出现了一个大洞,黑幽幽的不知有多深。

  楚阳毫不犹豫,从九劫空间里召唤出来一大块足有数百斤的墨钢抱在怀里,一头就扎了进去。

  水下的浮力越来越大,楚阳担心自己到不了水底就会被反击出来。但有了这块墨钢,却就没有了这样的顾虑。

  眼前越来越是黑暗,下坠了一会之后,已经是伸手不见五指。

  那种奇妙的gǎn觉越来越近。剑锋和剑jiān已经突出他的手指,铮铮长鸣。

  终■于,楚阳gǎn觉到自己从湖底又沉下了几乎接近百丈;两只脚踩到了一片滑溜溜的泥地。同时,前方一gǔ微弱的光线,射了过来,让这水底的至深处,突然间就变得五彩斑斓,瑰丽之极,但也诡异极致。

  楚阳睁◇yú,chǔyánggǎnjiàodàozìjǐcónghúdǐyòuchénxiàlejǐhūjiējìnbǎizhàng;liǎngzhījiǎocǎidàoleyīpiànhuáliūliūdenídì。tóngshí,qiánfāngyīgǔwēiruòdeguāngxiàn,shèleguòlái,ràngzhèshuǐdǐdezhìshēnchù,tūránjiānjiùbiàndéwǔcǎibānlán,guīlìzhījí,dànyěguǐyìjízhì。

  chǔyángzhēng大了眼睛,只觉得心中突突乱跳。缓缓向着光线传来之处走去。脚下如踩棉花,数百斤的墨钢在怀中抱着,这一刻却丝毫gǎn觉不到墨钢的重量。

  墨钢加上楚阳的身体五六百斤的重量,已经被水的浮力抵消。

  越来越近,那光线也越来越凝聚。

  楚阳谨慎的gǎn觉着四周,一步步走过去。这样的深水之处,不知道已经有几万年没有人到过这里,谁知道会存在着什么?

  若是说一位剑皇会在这里莫名其▲妙的丧身,楚阳决不会gǎn觉到意外

  这水底世界,实在是充满了危险。

  越来越近,光线已经几乎是直直的照到了楚阳脸上,就在这时,楚阳只gǎn觉脚下一硬,竟然已经踩上了一片石地。

  石地旁边,就是足有数十丈深的淤泥,但紧接着就是石地,这不知千万年的岁月,淤泥竟然始终没有漫上过石地?

  楚阳定了定神,再往前一步。

  看到了

  就在面前,一块石壁,石壁中间,镶嵌着一块拳头大小的明珠;发出微弱的乳白色光线……

  “好一颗明珠”楚阳心中赞叹一声。这明珠绝不是凡物在漆黑的水底万年,竟然还能发光……不是宝贝是什么?

  那与九劫剑剑jiān发出gǎn应的那种呼唤,就在这片石壁后面。

  很清晰

  楚阳上前两步,正要仔细查看石壁,突然gǎn觉身边水流有异,似乎出现了一个微小的漩涡,蓦然后退一步,转头看去。

  只见就在自己左侧的五六丈之处,突然光芒大亮。如同突然出现了两盏大灯

  四周刹那间被这突如其来的光芒照亮。

  楚阳转头看去,只见自己头顶和前后左右突然充满了密密麻麻的……

  怪蛇

  这些怪蛇,有大有小,大的有水桶粗,小的只有手指粗细,但却是每一条都有着一个奇形怪状的三角脑袋,脑袋上有一个奇特的独角。

  一个个充满了狞恶的眼睛,包围了自己。

  在看向光亮传来的方向,楚阳险些呛了一口水。那光亮在这时刻微微一动,却让楚阳看到了这光亮的真面目

  这竟然是一条大蛇的两个眼睛

  这两个眼睛,足足有楚阳的脑袋大小;蛇身……足足有一间屋子粗细看这长度……应有二十几丈长短

  楚阳倒抽了一口冷气:这……这是什么怪物

  楚阳打量的这段时间,这条大蛇竟然扭动着身躯,缓缓的游了过来,无声无息的用自己硕大无朋的身躯,将那一面石壁和石壁上的明珠整个的遮挡了起来。一双眼睛,警惕的看向楚阳的方向。

  “我x”楚阳心中骂了一声,纠结的几乎要撞墙。

  九劫剑第三截就在这石壁后面,但这条大蛇却明显就是守护着第三截九劫剑的有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带着他数以亿万的子孙在这里……自己怎么拿?

  **,前世的时候自己来取第三截九劫剑,并没有这样的怪物啊。而且,也没有在这么深的水底啊。这是怎么回事?

  一人,众蛇,对峙,不动。

  良久▲,那大蛇似乎对楚阳竟然不离开有些愤怒,一摇头;顿时,楚阳的面前无数的怪蛇一摆尾巴,闪电一般窜了过来。

  楚阳大惊,长剑瞬间出现在水中,猛的挥动。在自己面前布下一片剑幕

  一zhèn奇怪●的声音,似乎是那些被剑斩到的蛇在惨叫,楚阳面前的水域突然被一种惨绿色的血液完全的染成了绿色。完全的阻碍了视线

  这还多亏了楚阳这段时间一直在水底练剑,有了经验,要不然,只是这一波攻击,就要他好看。

  长剑急速挥动间,无数的怪蛇,被他斩断;但却有更多的怪蛇冲上来,速度越来越快。

  那只大蛇似乎终于沉不住气,猛的发出一声低吼,摆动身体,突然一张大嘴,一gǔ强横的吸力,突然发出

  第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