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你是我四爷?【补!】


  第三百二十章你是我四爷?【补!】

  楚阳从围墙上啪的一声大饼一样滑落下来,趴在地上,狠狠道:“这只怪你……你刺激的太成功了没有人能在我面前骂我师父却不付出代价,你yě一样”

  他狠狠地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道:“就算你是好意,yě一样”

  蔚公子wú语,良久方道:“**,你这家伙又不是龙族……居然有逆鳞”

  楚阳哼了一声:“蔚公子,若是你不道歉的话……就今天你所说的这几句话,足够我跟你纠缠一辈子”

  蔚公子耸耸肩膀,道:“本公子这一生什么都做过,卑鄙wú耻下流龌龊,就没有咱不会干的。就只有一件事没做过……那就是道歉”

  “好很好,你等着”楚阳努力的盘膝坐起来,运功疗伤。而在这个空当里,剑灵yě积极地将封锁起来的药力输送进他的经脉……

  刚才蔚公子这几下子可真不轻,楚阳几乎五脏移位。伤势可说是严重之极……

  但这对于剑灵来说,却是一件大大的好事九劫剑吞噬之后,楚阳的身体里残留了太多的药力wú法挥散;若是长久下去,对楚阳的功法影响太大了。

  这段时间里,他一直在竭力压制早就盼着有一个这样的机会将这些药力放出去了■……

  铁云、大赵,两个超级大国皇宫的数十年珍藏啊……用膝盖想一想都能知道这药力有多么庞大。

  而楚阳做事情一向谨慎,几乎没有这等受伤的时刻;此刻好容易遇到蔚公子这样的一个功力足够高而★●且对楚阳没有敌意和杀意的人,剑灵岂能不极力撺掇?

  蔚公子yě坐了下来。只用一成力,对于他来说,面对楚阳这样的变态,实在是太吃力

  两人相隔十几丈,各自争分夺秒的疗伤。

  半个●●时辰之后,就在蔚公子瞠目结舌的目光里,在他估计之中还需要最少半天才能恢复一半的楚阳竟然生龙活虎的站了起来

  只不过一伸手,手中竟然莫名其妙的多出来一把剑,寒光闪烁

  接着就一声怒吼跃到●■了空中,在空中一个翻滚,刹那间一道滚圆的光柱就在半空形成,一声大吼:“道不道歉?”

  “有种就来打服我这一成力否则免谈”蔚公子脚尖一旋,从地上跃起,不等楚阳剑势大成,就先冲了上去

  光◇柱更加璀璨斑斓,如长虹射日,凌空而至

  一上一下,两道人影如同日月相撞,猛然碰撞

  砰地一声,两人各自向后退去

  “这里不方便,可敢跟我出城?”蔚公子气急败坏的摸着自己的屁股,这一剑一接触之下,他就立即飞退,却被对方晃点了一把,刚要转身之际,屁股上猛地被刺了七八十剑

  要不是老子还算是修炼有成,这屁股今天就成了渔网了。而且……那最重要的中心之地,yě要彻底沦丧

  蔚公子怒了于是直接提出挑战。

  “怕你不成?”楚阳冷哼一声,这一招竟然占了上风,心中大爽。

  两人一前一后,流星般出城。

  正在飞行至中,突然有人喝道:“什么人?停下来受检”

  却是一个身材瘦削的黑衣人挡在了前面,身材枯瘦,正是金马骑士堂四大王座之一的阴wú天

  他接到禀报,说道是这里怀疑有高级武尊战斗阴wú天见猎心喜,心想正好来抓回去,补充一下金马骑◇士堂的损失……

  于是就带了俩人兴冲冲的赶来。不怪阴王座不小心,实在是……武尊交战,就算高强难道还能高强的超过王座?

  这不是wú稽之谈么?

  所以阴王座兴高采烈的就来了。

  “受检?”蔚公子一愣。他走在前面,正好让阴wú天把他拦住了。

  阴wú天一看这个家伙,不由的满意的笑了:看这小子年纪yě似乎不大的样子,而且,一身衣服被人用剑刺得跟网兜似地,纯粹一个菜◆鸟哇……

  对付这样的,阴四爷最拿手了。

  “当然要受检难道你还大惊小怪不成?”阴wú天得意的道:“看你这歪眉斜眼的样子,就不是好人速速下来受绑,四爷我饶你一条生路”

  “四爷■?”蔚公子顿时就连肺都气炸了。

  对楚阳,我是欠了他人情,而且yě算是素识;强忍着yě就没事了,再说此事还是自己立意要帮他一个忙……就不计较了。

  但没想到自己帮忙居然帮出来了一个**烦,而且自己说出了一成力又不好改变,正在郁闷之极,自己面前居然又蹦出来了一位四爷

  “对就是四爷我”阴wú天挺了挺胸,威严地道:“还不下去,更待何时?”

  “我下去你祖奶奶”蔚公子一声大骂,啪的一个耳光就打了过去。

  阴wú天大怒,但还未怒起来,一巴掌就到了眼前,急忙封挡,但却没挡住,啪的一声,右边脸上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记耳光。

  这一耳光重极

  刹那间阴wú▲天被打的脑袋里面一阵混沌,七荤八素的摔了下去,临摔下去之前,心中还在疑惑:我x怎么一个武尊出手这么快?武尊打王座的耳光?我可丢死人了……

  正在想着,只觉得身上一重,却是那家伙居然站在了自己的☆小肚子上,踩着自己狠狠地往下落。

  阴wú天大怒,伸手去抓对方的脚腕;对方一抬脚,不知怎地又将他的手踩在脚下。

  刚要起脚,背脊轰的一声已经摔在地上,将地上砸出一个大坑。

  紧接着身体一轻,居然被对方揪住胸前衣襟拎了起来,啪的一记耳光打在脸上,一个恶狠狠的声音问道:“你是我四爷?”

  阴wú天大怒,道:“四爷我……”

  “啪”

  话还没有说完,脸上又中一掌,依然是那声音,平仄起伏都没有任何变化:“你是我四爷?”

  “我就是你……”阴wú天只觉得自己要爆炸了。气死了,气死了自己一时大意,竟然落到了一个小角色的手里,还被如此折辱?

  “啪”又是一记耳光,那声音还是阴恻恻的问道:“你是我四爷?”

  这一巴掌打得有点重,打的阴wú天头脑中一阵轰鸣。这才隐隐约约的有些醒悟:不会这么倒霉的被我踢到铁板了吧?

  他心里想着没●说话,但对方却不耐烦了,左右开弓,噼里啪啦的连续十几个耳光摔上脸来,打一下问一句:“你是我四爷?”

  他并没有制住阴wú天的行动能力,任由对方反抗格挡,却就这么一掌一掌的打在对方脸上。一巴掌一○巴掌的打得血肉横飞。

  阴wú天只感觉自己身上如同压着一座大山,对方一只脚踩在自己胸口,却让自己下半身完全不能动弹。只用一双手,却完全防不住对方的耳光。

  对方yě奇怪,好像除了打耳光就再yě没有了别的手段,只是不紧不慢的一巴掌一巴掌打来,打一掌问一句:“你是我四爷?”

  阴wú天只觉得自己快要气死了。

  丢脸啊屈辱啊

  尤其,边上还躺着自己的两个手下,不知道啥时候被对方打得就在地上跪着动弹不得,昂着头看着自己挨揍……

  自己堂堂王座,何曾受过如此欺辱?

  阴wú天睚眦欲裂只气的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急怒攻心之下,一片头晕了过去

 ★ 但……下一刻,蔚公子在阴wú天身上拍了一下,一股元气传进他身体,一捏下巴,居然塞进去了一颗药丸……刹那间,阴wú天悠悠醒转,只感觉身体居然很舒服……

  难道有人救了自己?

  睁眼一看◇,却见那青年依然冷冷的一张脸在自己上方,嘴角含着怪异的笑容,见自己醒来,突然兜头盖脸又是一记耳光,平平淡淡的问道:“你是我四爷?”

  阴wú天直接气的死去活来原来这家伙救醒了自己,生怕自己死了耽误了他的问话……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

  “你到底是谁?”阴wú天再蠢,此刻yě知道对方不是自己能对付的。更何况他还不蠢。

  回答他这句话的,依然是狠狠的一记耳光,一句轻轻地、但却冷酷的问话:“你是我四爷?”

  很明显,对方yě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了,就非得逼着他自己将自己这句话吞回去yě不知道这句话是哪里得罪他了……

  阴wú天咬着牙,狠狠地看着对方,一言不发,目光中如孕育火山。

  “啪啪啪”对方改变了策略,连续的三个巴掌之后,才又问了一句:“你是我四爷?”

  “你杀了我吧”阴wú天悲愤的狂叫。回答他的是暴风骤雨一般的耳光。是的,耳光,除了耳光之外,再yě没有别的惩罚。

  但阴wú天渐渐的感到了不妙,对方的耳光越打越轻,但却慢慢的渗透进了经脉。而且,自己的经脉在随着对方的耳光,在慢慢的崩裂、崩碎……

  “你到底要做什么?”阴wú天挣扎着怒吼;他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嘴,整个脑袋似乎已经麻木。

  蔚公子有些有趣的眼shén冷酷的盯着他,道:“我知道你是金马骑士堂的阴wú天,第五轻柔的座下得力高手;但我只问你一句……”□

  “什么?”阴wú天艰难的道。

  “啪”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声,伴随着血肉一起飞起,蔚公子轻轻甩了甩手,轻轻道:“你是我四爷?”

  阴wú天终于崩溃

  对方直接就是一个◇软硬不吃的怪物而且邪性到了登峰造极的地bù;不跟你罗嗦,不跟你用什么别的手段,就是一记耳光一句话。

  但偏偏这样的单调,却能让人shén经崩溃

  …………

  补完这章,还欠三章。我不要求别人如何,但我却要我自己在不断的开出单章要月票的时候,心安理得

  因为我对得起,我的兄弟姐妹投出的月票

  仅此,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