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楚阎王收礼


  第三百二十yī章楚阎王收礼

  自始至终,楚阳就负手在yī边看着。

  对于蔚公子的心态,楚阳觉得自己要比别人要了解。若是平常,蔚公子恐怕不会yǒu这么大火气,但今天,却是他被自己打出了真火

  而且正濒临爆发点,却尚未爆发的微妙时刻。

  阴无天就很幸运的在这种时候触到了蔚公子的眉头。可以想见,阴无天就算不死也要扒层皮这是肯定的。

  甚至,楚阳觉得,依着蔚公子这般邪到了家的性格,就算是阴无天最终服了软,说出‘我不是你四爷’这句话,恐怕蔚公子反手就还是yī个耳光打过去:“为什么不是?”

  总而言之,蔚公子今天若是不把阴无天玩残疾,恐怕决不会收手

  就在这时,yī个声音响了起来:“且慢动手……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啊……”却是金马骑士堂第yī王座景梦魂赶了过来。

  嗖的yī声,景梦魂落在这里,刚想上前两步,蔚公子眼睛yī横,冰冷的眼角余光已经锁定了他。

  景梦魂只觉得自己面前天空yī下子塌了下来yī般,yī股毁灭的气息笼罩住自己,自己竟然是在骤然间就停住脚步,再也不敢前进yī步

  不由心中骇然大惊:四弟怎么招惹了如此yī个可怕的人物?眼前这人,就算是自己也是远远不及

  这可如何是好。

  “这位公子……”景梦魂堆出yī脸笑:“这……这或许是误会。”

  “啪”蔚公子就在景梦魂的面前,yī只脚踩在阴无天胸前岿然不动,又是yī巴掌打在阴无天已经破烂的脸上,淡淡的问道:“你是我四爷?”

  景梦魂眼角yī阵抽搐,但却是丝毫不敢动弹。以面前这人的实力,自己动手的话,恐怕也就是在这地上多出◇yī个躺着的人,毫无用处

  “这位公子,敢问尊驾是?……”景梦魂yī拱手,恭敬地问道。

  蔚公子转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景梦魂,偏着头看了yī会,嘴角微微翘起,露出yī个笑意:“你是景梦▲魂?”

  “是。敢问公子……”

  “嗯,你可以叫我……‘蔚公子’。”蔚公子淡淡的笑道:“这是你兄弟吧?你兄弟说他是我的四爷,而你是他老大,这么说,难道你就是……我的大爷?”

  “蔚公子”景梦魂顿时出了yī身白毛汗。刹那间浑身神经都是yī个激灵作为yī位九品王座,他也没少来往于下三天和中三天;蔚公子这位中三天黑道公认的恶魔yī级的人物,他岂能不知?

  刹那间都yǒu些●不知道如何是好的趋势。只觉得两条腿都yǒu些发软……

  特别是听到蔚公子这yī句‘难道你就是我大爷?’景梦魂真的yǒuyī种当场将阴无天活活抽死的冲动。

  我亲爱的老四弟啊,哪怕您对着☆第五相爷自称yī句四爷……也比现在这情况来得好哇你现在可倒好,连带的我也成了蔚公子的‘大爷’,可……这个大爷我当得起吗我?

  “不不不蔚座蔚座您误会了……”景梦魂哪敢怠慢,急忙撇清:“在下就算■是yǒu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如此狂妄啊……”

  说着,猛朝地下的阴无天使眼色。

  不用景梦魂使眼色,阴无天早就在听到‘蔚公子’这三个字的时候傻了。我的亲娘,我怎么招惹上了这个煞星?这家伙○可是出了名的不讲理……

  “这么说,您不是我大爷?”蔚公子若yǒu所思地歪着头。

  “不不不……在下天胆也不敢……”景梦魂连连拱手。

  “啪”阴无天的脸上又挨了重重的yī记耳光:“这么说,你是我四爷?”

  阴无天顿时就哭了。

  “蔚座……是……是小的yǒu眼不识大山,冒犯了蔚座,我该死,…小的任凭蔚座处置,要死要活,绝不敢皱yī皱眉头。”阴无天顿时学乖了。知道只要yī个应对不好,这条命那就是没了。就算是现在,也已经是十停之中去了九成了……

  “啪”蔚公子又是yī个耳光:“我问你的是,你是不是我四爷没问你别的”

  阴无天涕泪横流:“不是不是绝对不是”

  “啪”蔚公子怒道:“你***为什么不是我四爷?”

  阴无天瞠目结舌,可怜巴巴的瞪了会眼,憋晕了过去。

  为什么不是你四爷?

  yī边的楚阳听到这句话,实在忍不住,哈哈的笑了起来。觉得自己实在是太yǒu先见之明了……

  他yī笑,景梦魂顿时注意到他,不敢怠慢,急忙上来抱拳yī礼:“敢问这位公子是……”

  “没yǒu我的事,你不用理我。”楚●阳现在在易róng之中,自然不怕被识破,轻描淡写的道:“不过是我刚才与蔚公子打了yī架,他吃了点儿小亏,正在气头上却碰见yī位四爷,咳咳,气消了就没事了,不必担心。”

  他不说还好,这yī说,□景梦魂顿时就觉得自己矮了yī头。

  这家伙与蔚公子打斗,居然还让蔚公子吃了点……小亏?我的乖乖敢情这yī位比蔚公子还猛?

  另yī边的蔚公子不由得翻了翻白眼:我真是服了,敢情这世界上还yǒu比我的脸皮更厚的……这也忒能吹了,老子只用了yī成力你丫也真好意思说……

  yī时间觉得心头yī阵泛堵,忍不住重重的又是yī记耳光抽在阴无天脸上,怒骂道:“这个丧门星,遇见他就诸事不顺……那啥……你还没回答……你为啥不是我四爷?”

  景梦魂浑身yī颤,眼看着阴无天就要支持不住了,眼珠子yī转,急忙从怀中取出yī个红布包裹,热络的就往楚阎王怀里塞:“这位……额公子,还请您美言几句……我那兄弟眼看就撑不住了……多谢了多谢了,今日若能得脱身,今生今世不敢忘记了公子的大恩大德……”

  景梦魂知道自己在这位恶魔面前那是yī定点面子也没yǒu地,情急之下,也只好曲线救国。

  就在这时,蔚公子细若蚊蚋的声音在楚阳耳边响起:“你是不是还指望着我为你除去yī个对手?告诉你,那事儿没门。我可不能杀金马骑士堂的王座……你趁着风捞点好处得了啊。”

  不杀?楚阳顿时yī◎怔。

  你不杀他你这么折腾什么?靠,我还想着以后省点儿劲呢……

  眼珠子yī转,为难的道:“这个……”

  景梦魂yī看yǒu门,急忙二话不说的就将那红布包裹塞了过来,打躬作揖:▲“拜托了拜托了……请您务必要收下,些许心意,不成敬意……实在是诚惶诚恐……”

  “哎……”楚阳无奈的叹了口气,人家这么诚心yī片,自己若是不收……未免太过意不去了吧?就这么揭开红布,yī看,顿◆时yī溜紫光冒了出来,这紫光浓郁鲜艳,连蔚公子也回过头来看了看。

  竟然是yī块罕见的紫晶心yǒu婴儿拳头大小。里面蕴含的强烈元气,引得九劫剑在楚阳丹田里不住的翻跟头……

  这紫晶心虽★然比不上紫晶玉髓,却也是只稍逊yī筹的罕见宝物这么大的yī块,对修炼人士来说,足可说是无价之宝而yǒu余了……

  “这个嘛……”楚阳掂量着紫晶心,咂了咂嘴,吸了口气,嘶嘶的道:“很难办啊。你也□知道,那混蛋出了名的难说话……”

  景梦魂闻弦歌而知雅意,感情这家伙心肠还挺黑,yī块紫晶心竟然还不满足?急忙再往怀中掏了掏,又掏出yī块令牌来,急切的道:“公子,在下出来的匆忙……这是在下的☆□知道,那混蛋出了名的难说话……”

  景梦魂闻弦歌而知雅意,感情这家伙心肠还挺黑,yī块紫晶心竟然还不满足?急忙再往怀中掏了掏,zhīdào,nàhúndànchūlemíngdenánshuōhuà……”

  jǐngmènghúnwénxiángēérzhīyǎyì,gǎnqíngzhèjiāhuǒxīnchángháitǐnghēi,yīkuàizǐjīngxīnjìngránháibúmǎnzú?jímángzàiwǎnghuáizhōngtāoletāo,yòutāochūyīkuàilìngpáilái,jíqiēdedào:“gōngzǐ,zàixiàchūláidecōngmáng……zhèshìzàixiàde身份标记;yǒu此标记在手,虽然公子不惧麻烦,但在这大赵……却也多少yǒu几分用处,还请公子收下。”

  “身份令牌?”楚阳眼睛yī亮。这可是宝贝哇

  现在自己在大赵,若是yǒu了这东西……可真的要比那紫晶心的现实意义大得多啊……

  “哎,既然你如此yǒu诚意……那我也只好受之yǒu愧。”楚阳皱着眉头,很是勉为其难的将身份令牌和紫晶心揣进了怀里,不情不愿的叹了口气。

 ◆ “多谢了。”景梦魂喜形于色。

  楚阳颔首,微笑,气度雍róng的道:“无妨我这人向来不喜欢占别人的便宜……你很快就会知道,你今日不会白白付出的。”

  “那是那是。”景梦魂连连点头,裂■▲开了嘴。心想:向来不喜欢占人便宜?不知道这位高人以后要给我什么样的回报呢?

  想到这里,险些乐的大笑起来。今日,可真是因祸得福啊……

  景梦魂现在绝对没yǒu想到,对方在这块身份令牌上◎给自己的回报,竟然真的是让自己那样的‘刻骨铭心’,那样的……‘终生不敢忘记’……

  阴差阳错之下,金马骑士堂的首脑与死敌补天阁的老大楚阎王第yī次碰面,就是如此的充满了戏剧性:金马骑士堂的王座死皮赖脸的要送给楚阎王yī块紫晶心yī块身份牌;而且楚阎王表面上还收的心不甘情不愿,似乎收下来就是给了对方天大的面子yī般……

  “额……那个啥,老蔚啊,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楚阳老气横秋的道:“现在也该放人家走路了吧?毕竟……人家也是无心之过……”

  蔚公子张了张嘴,心道老子纵横江湖多少年了,见过的不要脸的如同沙漠之沙,但委实是没yǒuyī个能够比得上这货的脸皮

  ……

  第yī更更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