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真巧啊……


  第三百二十五章真巧啊……

  荷花湖畔,现在已经是人山人海。大多都是儒生,一个个衣袂飘飘,说不出的潇洒飘逸。

  在这样的环境下,就算不是文人雅士,不是骚客墨徒,恐怕yě要装出来这个样子的。不少的年轻人一面装出雅士的样子,一边用眼睛在身边经过的少女脸上、身上、胸脯腰肢等地方瞟着。

  然后却又竭力的装出一副目不斜视的正人君子的挺拔样子,期盼着佳人能够看上自己认为自己可靠从而以身相许。

  可是他们不知道,越是这样子越是没戏……女人都不喜欢流氓这事儿不假,更加不喜欢无聊的搭讪;但若是你连搭讪都不敢,那就算你再正派那yě是不如流氓的机会多的……

  荷花湖心,三大阵营,隐隐成形。

  一派紫衣,一派白衣,一排黑衣。楚阳远远的看去,就知道,恐怕这一片黑衣的,就是君麓麓的阵营了。倒真是不愧为‘暗竹’,就连音乐比赛,yě隐隐的有一种黑社会的气息充斥在其中……

  在荷花湖的中央,yě用很多大船集合起来,联合成了一个超大的高台。高高矗立,七彩飘带迎风飘拂,阵阵丝竹之声悠扬传落,飘荡四方。

  比拼尚未开始,这里已经是一派繁华了。

  太多的商人小贩抓紧了机会削尖了脑袋钻进来,利用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赚银子。这可是大好商机;平常再抠门的此刻yě是不会讲价的,尽情的宰吧

  楚阳一袭黑衣,徐徐走在岸边的杨柳丛中,思绪翻飞,似乎毫无目的。

  他的心中,yě是有些乱。

  蔚公子早已离开,去了君麓麓的大船上,但他临走时候的那一段话,却揭开了楚阳心中的一个疑团。yě让他的心在蓦然之间乱了。

  他终于知道了青衣人为何会突然消失的原因。应该是被家族召回去了。但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楚阳心中却蓦然升起来一种不知是什me滋味的感觉。

  青衣人在的时候,千方百计的想要让楚阳跟他回家,或者拿出玉佩来看看,但楚阳却yě是千方百计的逃避。

  他并不是不想解开自己的身世之谜,只是……心里很惶恐。

  是的,惶恐;两世为人的楚阳早已看透了生死,心中唯存的,yě就只是一丝执念。但唯独在这件事上,却能让他感到□惶恐。

  楚阳虽然逃避,但心中却隐隐觉得,自己的身世,恐怕有一半以上的机会……是楚家那个早年丢弃的婴儿。

  心中有期盼,但yě有抗拒;还有害怕。

  这就是楚阳对于自己身世的矛盾●心情。

  若是真的是被无情抛弃的,那me楚阳反而轻松了。斩断这一截,从此无牵无挂;浪迹天涯倒yě没什me。因为本就没有什me奢望,yě谈不上什me失望。纵然恨,却yě不能杀了他们吧?

  但现在,知道可能是被遗失的……这种感觉就复杂的多了。

  楚阳轻轻叹息一声,靠在一株柳树上,仰脸透过绿油油的枝叶看着天空,上三天……就在自己头上吧?

  就在这时,四周的人声突然静了下来○,同时,前方有一阵整齐的脚步声响起。一队穿着笔挺的大赵军装的士兵步履整齐,列队走来。

  楚阳游目看去,只见整个荷花湖已经有不少地方充满了士兵。

  还有一些明显是高手的便衣人悄然混在了人◇群之中。

  “听说了吗?这次三绝会可了不得了,第五相爷yě要来啊。”

  “难怪啊……突然间防卫这样的森严。”

  “想不到第五相爷yě有此等雅兴……”

  楚阳眉头一皱:第五轻柔yě来?为什me?

  楚阳绝对不相信,现在的第五轻柔会有这样的闲情逸致第五轻柔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在他的相府之中忙的焦头烂额才对。

  若是他真的来,那就定然有目的而且是很大的目的,很重要的事情

  但……现在有什me事情值得第五轻柔亲来呢?

  就在这时,突然一阵笛音袅袅响起,宛转悠扬,荡荡悠悠的直上高空,似乎要jiāng整个荷花湖的所有声音一起屏bì

  笛音徐徐展开,竟然是一曲《仙客天上来》;喜气洋洋,一股欢呼雀跃的情绪油然而出;让所有听到的人都是不由自主的在脸上露出一股欣喜之意。

  同时一艘画舫缓缓向岸边靠来,六个白衣人整齐地走下船,竟然一路往楚阳的方向而来。楚阳靠在树上,目无表情的看着走来的六个人。

  “这位可是那日那位大鱼拉船的公子?”六个白衣人走近,为首一个恭谨的行了一个礼,问道。

  大鱼拉船的公子……楚阳有些无语,这是什me称呼?不过yě是心中苦笑,对方根本不认识自己,这样称呼倒yě无可厚非,没有恶意。

  “怎me?”

  “我家小姐闻听了那日先生的奇人异事,对先生很是感激。欲请先生上船一叙,不知先生意下如何?”这人的态度很尊敬,甚至,有些小心翼翼。

  “你们的小姐……”楚阳目光一闪:“笛绝?”

  “正是。”那大汉不自觉的一挺胸膛,骄傲的道。

  楚阳这才明白;他本以为那曲《仙客天上来》乃是迎接第五轻柔的,没想到居然是迎接自己……

  不过,在第五轻柔到来的时候吹起这首曲子来迎接自己……这其中yě有讨好第五轻柔的意思。可以说是左右逢源了……

  不过这位笛绝小姐若是知道她一首曲子同时迎接了第五轻柔和楚阎王这一对死敌,想必脸色会很精彩吧?

  “告诉你们小姐,我会登船拜访的;不过不是现在。”楚阳含笑道。他眼角的余光已经看到了金马骑士堂第一王座■景梦魂正在一脸惊喜的向着自己这边走来,只好无奈婉拒这人的邀请。

  说话间,景梦魂已经快步赶来,一拱手:“真巧啊,原来公子在这里,难怪在下感觉到这柳树林的空气如此清新,令人心旷神怡。”

 ▲ 对那几个白衣人竟是连看yě不看一眼。几个白衣人刚要发火,为首那位却顿时认出了这个人就是刚才跟在第五轻柔身后的人,顿时吃了一惊;向楚阳行了个礼,连忙退走了。

  楚阳皮笑肉不动的道:“以景王座这me说,本公子看来还是要住到第五相爷府中才是。yě让第五相爷每一天都能心旷神怡。”

  景梦魂仰天打了个哈哈,道:“第五相爷肯定是求之不得。”

  楚阳心中暗笑,心道,第五轻柔不是求之不得,若是自己真的住进了第五轻柔的大本营,他应该直接呕血三升才是。

  “公子若无事,上船一叙如何?”景梦魂热情的道。

  “还是算了;我习惯了闲云野鹤,不喜世间礼仪。”楚阳拒绝。自己固然是换了相貌,但,能瞒得过景梦魂不一定代表就能瞒得过第五轻柔

  想到自己在接天楼准备的那样充分,却还是不能打消第五轻柔的疑心;楚阳对第五轻柔那种超强的灵觉就感到心中后怕。

  若是这次再被他看穿,那可就真的坏菜了。

  “无妨无妨,公子何时来,在下何时竭诚欢迎”景梦魂丝毫不以为忤,依然笑容满面。

  “嗯,景王座不随身伺候相爷,这却是要往哪里去?”楚阳纳闷问道。看景梦魂的样子,分明是要往外走。

  “嗯,出了点儿小事,相爷让我去处理一下,顺便回去拿点儿东西。”景梦魂道。

  回去拿点儿东西?楚阳脑筋顿时活泛起来。

  “真巧,正好我yě要往那边去买点药材,不如一起走吧。”楚阳的态度一下子热情了起来。

  “好好……”景梦魂大喜过望。这位神秘的高手肯与自己同行,就证明双方的关系又近了一步。

  两人并肩,快步而行。

  “不知公子是需要什me药材?”景梦魂边走便试探地问道。

  “哎,yě是无奈。”楚阳道:“前天与蔚公子一战,受了些伤;正要寻找几味灵药恢复一下,不过在这下三天,却又到哪里去找灵药去?再说……我的剑yě在大战中被○那家伙毁掉了,还需要弄点好的钢铁金属……”

  说到这里,楚阳无奈的摇摇头,道:“这些东西,在上三天那是jǔ手之劳,但在这里……呵呵,不说yě罢。”

  上三天?jǔ手之劳?景梦魂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若是公子不弃……我哪里倒有几件极品材料……”景梦魂凑上前来,道:“不过在下眼中的极品,恐怕yě就是公子眼中的一般货色……不过yě是聊胜于无……”

  “嗯?”楚阳转头看着他,终于一笑,道:“算了,你在这下三天,收集些材料yě不易……我随便找两块铁就好了。”

  景梦魂顿时急了,道:“公子,在下可是一片真心。材料虽珍贵,却哪里能比得上朋友的重要”

  “嗯……”楚阳凝目看着他,沉吟道:“既然如此……”

  “我立刻带公子过去。”景梦魂喜上眉梢。

  “yě罢,我就再欠你一回。”楚阳叹了口气。心道,这可怪不得我,是你非要jiāng金马骑士堂的秘密呈现在我的面前啊……

  景梦魂顿时浑身轻飘飘的,几乎要大笑几声来宣泄自己心中的兴奋:“公子请。”

  “还未请教……公子贵姓?”景王座小心翼翼的道。

  “我的姓氏……”楚阳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良久,才轻轻地道:“我姓夜,夜晚的夜。”

  “原来是夜公子。”景梦魂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心中一片惊涛骇浪。难怪年纪轻轻却能jiāng蔚公子逼落下风,原来是上三天九大豪门之中■排名第一的夜家的人

  今天只此一更了。

  很抱歉;大家yě看得出来,我这几天的状态极好;本想一鼓作气补完欠更,然后连续爆发几次。无奈天有不测风云;今天凌晨接到电话,我二姑父在前天晚上午◇夜出了车祸;今天凌晨在医院医治无效,逝世了。肇事车辆逃逸,没有目击证人……哎快过年了却出了这事,家里一片愁云惨雾。我这几天可能会很忙……跟大家先说一下就当报备吧。我会尽力更新的。请大家理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