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这伤很奇怪啊


  第三百二十六章这伤很奇怪啊

  金马骑士堂的临时总部;阴无法的房间中。

  阴无天头上缠满了绷带,正坐在一个小板凳上。端了一盆水,为自己的哥哥洗脚。热水腾腾冒着热气。

  细致的洗完,用一块干净的毛巾擦干净,然后将阴无法的脚捧起来,轻轻放到床上,然后从上往下,开始为阴无法按摩下半身。

  “罢了,不用费劲了。”阴无法闭着眼睛,失落的道:“废了就是废了。我能感觉得到,虽然外面的肌肉并没有什么异样,但里面的经脉已经坏死了。”

  阴无天不答,只是闷声不响的运功,为兄长疏通血脉。

  “打伤你的人……咱们惹不起?”阴无法突然睁开眼睛,看着阴无天的脸,阴沉○的问道。

  阴无天还是一声不吭。阴无法就叹了口气,nánnán地道:“今天去看过孔二哥么?”

  “看过了。”阴无天吸了口气,沙哑地道:“二哥现在应该很安逸,也很快乐。”

  “嘿○嘿……”阴无法惨笑一声,悠悠的道:“孔伤心这个混蛋,他倒是轻松了,闭上眼睛啥也不管了,嘿嘿……”

  他出神地看着面前不远的墙壁,良久,低沉地道:“将来地下相见,我一定要找他好好的打一场……他拼了他的命,救出来了我这样的一个残疾……呵呵,最后一句话竟然是……”

  他出神的停下语声,耳边似乎又响起了当初孔伤心那一声惨烈的大吼:“莫要让我死不瞑目”

  似乎又看到了孔伤心在千军万马之中拼命厮杀,左冲右突。

  “莫要让我死不瞑目”阴无法终于nánnán的说了出来,茫然地道:“无天……若是将来有一天……你,切莫让我死不瞑目。”

  “哥哥……”阴无天霍然抬头:“你在胡说八道一些什么”

  “当初你我兄弟二人,纵横下三天,杀人越货;潇洒自如到后来收人银钱,取人首级;千军万马之中,疏忽而来,疏忽而去;一击出手,就是血飞命残……到后来,救了孔二哥;三个人笑傲江湖;▲虽然世人都说我们是恶魔,可那段日子,却是我们兄弟一生之中最快活的日子。”

  阴无法沉沉的笑着,眼中露出回忆的色彩,道:“……到后来,第五相爷找到我们,成立金马骑士堂,许以高官厚禄,荣华富guì○,也终于摆脱了山林;为兄并没有想要高官厚禄荣华富guì;也不求光宗耀祖,但却想着……后世子孙,总不能也如我们一般草莽一生吧?”

  他的眼中满是悲凉,道:“都说我们是王座高手,可谁知道,我们没什么见识?就连识字……还是抓了一个老家伙逼着教的;别人说的话不说明白,我们就听不懂;哪怕是骂我们……嘿嘿,难道我们的后世子孙,也要这样么?所以我才答应了第五相爷的邀请……”

  “我并不是为了这超卓的地位啊。”阴无法凄惨的笑着:“自从来到中州,金马骑士堂越来越大,每一次出手,也都是成功的,在第五相爷的运筹帷幄之下,几乎就是战无不胜,成了下三天黑暗世界的王者……”

  “可是我们不快乐原本我们兄弟三人每一天都在一起吃饭、喝酒;但自从锦衣玉食以来,竟然三人凑在一起喝酒的时候,寥寥可数”

  “去年……孔二哥竟然战死”阴无法长长吸气,声音愈发嘶哑:“从今往后,兄弟三人同坐一桌喝酒的日子……再也没有啦。”

  阴无天一直没说话,一直沉默的为阴无法按摩着,但脸色越来越悲伤。

  “再也没有那样的日子啦……”阴无法无意识的笑着,突然流下两滴热泪,怔忡的道:“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当初并入金马骑士堂的决定……是我,将孔二哥拉进了金马骑士堂,而孔二哥最终还是为了我,战死”

  房间里顿时死一般的寂静下来。只有兄弟两人的呼吸越来越是粗重。

  阴无法两眼直直地看着虚空中,突然轻声道:“小弟,我想喝点酒。”

  阴无天却不答;更加没有去拿酒,却是自言自语的道:“哥哥,你知道么?当我被那人踩住胸口一下一下打耳光的时候……我就想,自断心脉而死……”

  “可我最终还是没死。我不敢……”阴无天闭上眼睛,眼泪滚滚而落:“我不怕死,可我怕羞辱。那种羞辱……若是……若是哥哥你的身体完好,哪怕那羞辱只有那天的一半,我也早就死了。”

  “可我想到……二哥死了;若是我再死了;你这身体……怎么办呢?”阴无天嘶哑地道:“第五相爷总不可能养你一辈子的……”

  阴无法脸色阴阴沉郁,目中光芒闪动,带着一种渴望,道:“小弟,等灭了铁云,杀了楚阎王……我们就带着二哥的骨灰回到山上去,回到我们来的地方,这一辈子都不出来了,好不好?”

  “回到我们来的地方……这一辈子都不出来了……”阴无天nánnán的重复了一句,眼中发出明亮的色彩,重重的道:“好”

  兄弟两人都不说话了,一个躺着,一个坐着,都停止了一切动作,静静地出神。原本阴冷桀骜的脸上,都隐隐的露出一股期望,似乎那想象中的生活,已经在眼前……

  房中的气氛氤氲飘渺了起来……

  外面有脚步声响起。

  阴无天从窗子里往外一看,只见景梦魂正快步走来,一脸的振奋之色。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背负着双手,悠然漫步的年轻人。似乎正在这金马骑士堂的临时总部游玩一般……

  阴无天顿时感到了面熟,等走近了些,一看,顿时大吃一惊。

  阴无法见他脸色不对,不由问道:“怎么了?”

  “是……景大哥回来了。”阴无天咽了口唾沫。

  “四弟四弟”景梦魂一步冲进了房中,道:“四弟,你陪着这位夜公子去我的私人珍藏之处看看,若是夜公子有什么需要;一概拿走无妨。”

  “你的……私人珍藏?”阴无天刚想说一句‘你那里有什么私人珍藏之处?只有一个我们共同的藏宝之地而已。’,却见景梦魂连续的向着自己使眼色,表情焦急。

  “好”阴无天顿时回过神来,一口答应。

  “嗯,您尽力的招呼好夜公子,但有所需,不必通过我。”景梦魂很有魄力的一挥手,道:“我拿点东西立即回去,相爷还在等着我。”

  说到这里时,楚阳才慢悠悠的走了进来。

  阴无天顿时老脸一红,想起自己那天的丢人样子,很有些憋屈的往前施礼:“原来是恩公。”

  “阴四王◇座不必客气。”楚阳笑吟吟的看着他,似乎看出了他在想什么我,亲切的安慰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四王座,能屈能伸,才是真英雄”

  阴无天点了点头,眼中露出感激的神色。

  这时,景梦魂唯恐第★五轻柔等得急了,急匆匆的跟楚阳打了个招呼,又向阴无天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陪好guì客,千万不要让guì客失望,这才急匆匆地走了。

  床上的阴无法努力的直起身子,看着楚阳,眼中露出疑惑的神色。

  他见了楚阳,不知怎地,心中竟然有一种隐隐然似曾相识的感觉……但这张脸却是的确没有见过啊……

  阴无法正在心中思虑;只见楚阳已经转过头看着自己,轻轻皱了皱眉头,道:“这是?……”

  “这是家兄,我嫡亲的兄长。阴无法。”阴无天介绍到,突然心中一动,上前一步,眼中露出热切之色,道:“夜公子,在下有个不情之请……家兄受伤以来,下半身全无知觉,瘫痪在床。公子神通广大,敢问……有什么办法么?”

  “受伤?”楚御座貌似很纳闷的道:“什么伤这么严重?”

  “中州太多的郎中,都没有看出什么伤……”阴无天脸上露出愤愤之色,道:“只知道下半身的经脉不知为何,突然坏死……”

  楚阳皱着眉头,道:“哦……我看看。”

  他当然知道为什么;因为阴无法受伤的时候,他就在身边。可以说是罪魁祸首之一现在让他来诊断……那是绝对比所谓的神医要准的多了……

  装模作样○的伸出两根手指搭在阴无法腕脉,微微闭上眼睛,似乎在查看,在沉思。

  阴无法和阴无天都充满希冀的看在他的脸上,指望着这位神通广大的夜公子能有办法。

  “自腰部以下,经脉断碎,至大腿部……至于再往下的经脉虽然安然无恙,但失去了源头,成为无根之水……已经无用。”楚阳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道:“这下手之人,心可够狠的啊。”

  阴无法阴无天都是心中一凛,道:“还请详示。”

  “是……无形剑气”楚阳神色沉重,道:“剑气毒辣,将腰部经脉完全摧毁……此伤,无药可救。”

  “无形剑气?无药可救?”两人同时失魂落魄。同时心中也疑惑起来:什么时候……竟然受了无形剑气?

  “而且这无形剑气……乃是在全无防备的时候被人下手。”楚阳脸上也露出百思不得其解之色:“阴王座,以你的王座修为,怎么会全无知觉?唯有在全无抗拒的时候,才会出现这种完全崩坏的情况……而最奇怪的是,你居然不知道是谁下的手?”

  阴无法阴无天兄弟两人同时脸色大变两人对望一眼,均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怀疑和愤恨

  既然如此,就绝不是在混战之中受伤

  能有这种机会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程云鹤

  …………

  我会继续码字,争取保证两更。不过下一更时间可能会很晚;预计应该在二十…左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