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第五轻柔暴怒!【补】


  第三bǎi三十章第五轻柔暴怒!【补】

  “你的琴都要被偷了,居然还有心思来关心我”楚yáng哼了一声:“我的新身份是那个?”

  “琴?有人准备偷琴?”蔚公子脸色一变,杀机弥漫□

  “现在应该不会了。只因为zhè人找到了我,想让我偷琴。”楚yáng还是有些不可思议的笑了一声:“很巧合是不是。”

  楚yáng一向看不起zhè种明面上不是别人对手就耍卑鄙手段的人;cǐ刻碰到,自然不会给好脸色。

  “那你怎么不干脆将他杀了?”蔚公子皱眉。

  “那你呢?你为何不将箫绝和笛绝全杀了?没人竞争岂不就是天下第一?”楚yáng翻了翻眼皮,道:“说zhè些有用?”

  “哼。”蔚公子哼了一声,道:“跟我来。”

  看zhè家伙的脸色,应该是没少打楚yáng说的zhè个主意。

  “楚公子。”君麓麓面罩白纱,却可以看出眼中的笑意:“你终于来了。”

  “不是我终于来了,而是你终于来了。”楚yáng笑道:“我早在四个月之前就来了。”

  “你可真早。”君麓麓抿着嘴唇,嫣然一笑。

  “稍停,还要向楚御座请教一下音律。”君麓麓笑道:“明日就要开shǐ三绝会了,心中还真的有些紧张呢。”

  “别……现在的你,任何请教都只是乱了你自己的心境。你只需要拿出最好的水平,就可以了。”楚yáng淡淡笑了笑。

  “◇说的也是。御座请看,zhè是我们给你准备的身份资料……”君麓麓笑着,道:“从cǐ刻开shǐ,我就要叫你……君清扬了。”

  “君清扬?zhè名字不错哈哈哈……”楚yáng大笑。

  在楚y◎◎áng等人一片快乐的当儿,第五轻柔的府上,却是一片狂风暴雨阴云密布

  原来景梦魂回去之后,立即就去找阴无天,然后问自己交代的事情。阴无天却说人早已经走了……然后景梦魂很失望,就问,他拿了什么东◎西。

  等阴无天说出来之后,景梦魂就觉得有些不大对劲,一株白草参,一片血莲叶,一株无忧草,一根长春藤,一朵开谢花。

  阴无天不怎么懂药性,但景梦魂却是一位药剂大师要不然也制不出梦魂液那种保命良药。

  “zhè些根本不搭调啊……”景梦魂喃喃自语道:“而且基本都是涨修为的药,若是治疗内伤的话,那药库里有无数的药比zhè几种要强啊。”

  “说不定是夜公子家里的心法不同。”阴无天道:“不过,zhè位夜公子说……zhè些已经足够了,他也不想多欠人情……”

  “zhè个我倒是信……”景梦魂皱着眉头,随即道:“不管怎么说,上三天夜家,总是一个庞大力量,以后我们若是有幸●去了上三天,也有个依靠……”

  “大哥说的是。”阴无天点点头。

  就在zhè时,第五轻柔派人来找两位王座前去议事。

  原来第五轻柔一听说zhè件事情,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上三天夜□家?别人不知道,第五轻柔可是清清楚楚,现在上三天正在爆发与三星圣族的大战,所有人几乎回归了。而zhè次的战斗统筹,就是夜家。在zhè样的时候,下三天怎么还会出现一位夜家的重要人物?

  听了景梦魂的诉说,第五轻柔感到了不妙。

  于是带着景梦魂等人匆匆赶往藏宝库。里面的很多药材,可是第五轻柔收集起来准备留作大用的,若是万一有什么闪失……那可就损失大了。

  “那人只拿走了一点点。●”一直到了药库门外,阴无天还在解释。他亲眼所见,难道zhè事情还假了?

  阴四王座感觉自己被怀疑了,心里有些不舒服。

  门开,众人鱼贯而入。

  啪。

  一个柜子打开,众★人同时看去。

  zhè一看,顿时都傻了眼

  里面原本有的几株千年人参,现在只剩下几根干瘪的萝卜干。半点药力也没有了。

  又打开几个柜子,还是如cǐ

  “啊”阴无天大叫一声,脸色惨白:“怎么会zhè样?”

  第五轻柔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柜子全部打开”

  啪啪啪一阵响,柜子全部敞开了。

  景梦魂和阴无天几乎当场晕了过去。

  zhè些柜子里面,都是……只剩下残渣了没有任何一个柜子例外。

  金马骑士堂数年来千方bǎi计搜刮来的宝贝,一件也没有了。而且还饶上了第五轻柔的珍藏药物

  “好狠一千三bǎi种灵药,点滴不剩”第五轻柔咬着牙,沉沉的自言自语,突然转身,一把揪住阴无天:“只拿走了一、点、点?”第五轻柔咬着牙一字一字的问道。

  阴无天双目无神,彻底呆住

  cǐ刻,他的大脑里面,已经震惊的没有了思维。

  “景梦魂,zhè就是你交的朋友?找的助力?嗯?”第五轻柔脸色如乌云,声调却很轻。

  “我……属下有罪”景梦魂张了张嘴,懊恼的恨不得狠狠地打自己的耳光子。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引贼入室……你很好啊。一个引进来,一个带出去,恭恭敬敬高接远迎……你们都很好啊。”第五轻柔阴冷的缓缓说道:“我就不明白了,就算真的是上三天夜家的人,跟你们又有什么关系?至于zhè么巴结么?难道你们以为……就凭着你们zhè样子,还想在上三天扬名立万不成?”

  景梦魂和阴无天面红耳赤的低下头去。zhè句话,可以说是极重

  “查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查出cǐ人”第五轻柔一甩袖子,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zhè一次,乃是真的勃然大怒第五轻柔第一次如cǐ生气。

  zhè里面,有太多的药物,是自己用来……做秘密用途的。而且,估计过不了多久,就能用得上了。

  却在zhè等紧要关口全部变成了废品

  zhè对第五轻柔的打击,甚至超过了大赵亡国因为zhè里面,有着第五轻柔心中的一个梦而且,还关系到一个超级势力的一桩大事

  而那件事,才是第五轻柔的毕生努力目标之所在

  如今,梦碎了那件大事少了zhè里的所有药材……也必将最少延缓数十年

  也亏得第五轻柔的定力已经超出了常人的范畴,否则的话,只是zhè一次的打击,就能疯了

  zhè一次,第五轻柔倒是真的没有半点怀疑楚阎王。景梦魂说的很清楚,zhè位‘夜公子’分明跟中三天的那位恶魔‘蔚公子’认识。而且,与蔚公子势均力敌旗鼓相当,甚至,还要比蔚公子稍高一筹。

  楚阎王哪能有zhè样■的实力?

  而且,zhè里面的药材都是被抽取一干,并不是盗走zhè种奇怪的现象,以第五轻柔的见识,也摸不到半点头脑;只是心中隐隐约约有点儿印象:似乎三星圣族有一种‘吸灵**’可以有zhè种类似☆的效果……

  但三星圣族却也是消失了数万年才刚刚出现,有关于他们的记载,也是寥寥无几……第五轻柔自然更加不知道。

  但……既然跟三星圣族有关系,那就更加不能与楚阎王有关系了。zhè是傻子都知道的事情

  “备车我要连夜前去会见蔚公子”

  第五轻柔怒喝一声。

  蔚公子肯定知道zhè个人的身份只要知道是谁,然后又能找到人的话,说不定还能将坏事变成好事……毕竟,药力已经全部抽取出来,根本不用再一次的提取了……

  第五轻柔匆匆而去。

  景梦魂和阴无天耷拉着头出去,两人对望一眼,都看到对方脸上欲哭无泪的表情。zhè一次,第五轻柔只是喝斥了一句,却并没有说什么。但惟独如cǐ,两人才更加知道:若是第五轻柔劈头盖脸将自己二人骂一顿的话,事情还会有转圜的余地,但是现在一句话也不说……心中对他们的不满可说是已经到了极致……

  zhè次的烂摊子,该如何收拾?

  景梦魂立即下令,并根据自己记忆画出来了zhè位‘夜公子’的画像。然后立即分发下去,让画匠立即复制画像,整个金马骑士堂,所有力量,都在第一时间动作起来。

  zhè是金马骑士堂成立以来第一次全方位的立体式出击

  景梦魂和阴无天是真的急眼了我x,zhè个错误若是不能弥补回来……大家的前途堪忧啊。

  屋漏偏遭连阴雨,景梦魂刚刚将命令全部下达下去,过了不久,就有人前来汇报,而且又是一个超级的坏消息。

  杜世情的家人全都不见了

  杜世情的夫人、儿子、儿媳,统统消失的无影无踪

  景梦魂抓狂了

  杜世情在铁云失踪之后,他的家人就成了第五轻柔的重点监控对象。在第五轻柔的猜测之中,楚阎王必然还会有后手。而他就等着楚阎王来接人,届时才会一举发动

  更何况杜世情的儿子儿媳都是金马骑士堂的人;对金马骑士堂和第五轻柔忠心耿耿,更加万无一失

  只要那边敢来,zhè边就是致命一击但zhè段时间里,中州城几乎就是天下大乱,连第五轻柔也顾不上zhè点小事。而景梦魂又对那边很放心,也懈怠了一段时间,却没想到就zhè么几天的功夫,竟然就zhè么莫名其妙消失了?

  “什么时候消失的?”景梦魂拍着桌子,勃然大怒,几乎要活活的捏死来汇报的人,破口大骂道:“老子草你们的娘亲监控的人都他麻痹的吃屎的吗?”

  …………

  还欠一更。

  第四更貌似是悬了。我继续码字,能出来就更,出不来大家也别怪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