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二章我若杀你,谁敢说不?!


  第三百三十二章我若杀你,谁敢说不?!

  外面已经是夜色深沉。

  第五qīng柔就站在柳树下灯光暗影处,负手而立。

  蔚公子孤傲的身影从灯火阑珊处一跃而起,翩若惊龙,一个转折,已经落在第五qīng柔面前。

  第五qīng柔不动,眼睛却在夜色中闪闪发光。

  “有shì?”蔚公子道:“刚走又来,你以为我这里是客栈?”

  “这里是大赵,是我第五qīng柔的地盘”第五qīng柔沉沉的道:“蔚兄,我已经给了你们暗竹面子不过……我给你面子,也需要蔚兄你给我面子”

  “给你面子?”蔚公子哼了一声,道:“你以为你是谁?”

  “我是第五qīng柔”第五qīng柔不愠不火,冷静尖锐的道:“蔚兄,你我之间,彼此都知道彼此,用不着如此。”

  蔚公子沉默了一下,道:“有什么shì,说吧。”

  “难道蔚兄就不请我上去坐坐?”第五q○īng柔冷锐的问道,一双眼睛里突然发出摄人冷芒,直直的逼视着蔚公子,缓缓道:“还是……船上有什么不方便让我见到的?”

  “是很不方便。”蔚公子负手而立,丝毫不退让的看着第五qīng柔,淡淡地道□:“错过此时,你要什么时候都可以,但此刻你若非要上去,我就杀你”

  说到最后‘我就杀你’四个字,蔚公子脸色一寒,目中杀机闪烁。

  第五qīng柔心头一震。

  蔚公子是狂傲,桀骜☆不驯,无法无天;但却也知道qīng重;若是放在以往,这样的话,蔚公子是不会说的,但jīn天却明显有些反常。

  第五庆柔知道其中利害,自然不会跟蔚公子顶起来,沉吟道:“敢问蔚兄原因?”

 ● “你不需要知道”蔚公子一挥手,狠辣的道:“你只需要知道……上,则必死这四个字就行了。”

  他冷冷的一笑,突然张开双手,仰脸向天,身子缓缓转了半个圈,狂傲之极的哈哈大笑一声:“第五qīng柔,在这大赵,有你十亿国民,千万雄兵但我若就要在这大赵杀你,谁敢说不?”

  “你疯了。”第五qīng柔低沉地道。

  话说到这里,第五qīng柔气势已弱。

  他知道蔚公子不是好相与的★人,若是上来就问他,恐怕这家伙绝不会说什么。所以他一来到,就摆出咄咄逼人之势;将内心的悲愤化作明显的气势。一来,让蔚公子知道,自己情有可原,心情不好。二来,为自己造势,赢取更大利益。三就是让此行的目的□更加顺利一些。

  但却没有想到,蔚公子jīn日也不知道吃了什么药,竟然对他这一套丝毫不吃说不了三句话,居然就号称:就算在整个大赵帝国十亿国民千万雄兵面前也要杀你这样的话语。

  让第五qīng柔郁闷之极。

  但他还真的不敢跟蔚公子叫板,因为他知道,蔚公子说得出做得到。他说了杀自己,那么就是真的杀就算真的有亿万兵马保护自己,但蔚公子却未必就做不到

  这纯粹就是一个丝毫不讲道理的人,对这样的江湖滚刀肉,纵然是第五qīng柔,也是毫无办法。

  你跟他讲道理,他跟你耍liú氓;你跟他耍liú氓,他比你更liú氓

  “蔚公子……不愧是九重天第一惹不起”第五qīng柔qīng叹一声。

  “别人惹不惹得起,我不知道,但现在的你……是惹不起”蔚公子冷哼一声。

  至此,两人之间的交锋,告一段落。第五qīng柔没有达到目的;断然决定直接切入正题。若◎是换一个人,哪怕对面的是楚阎王,第五qīng柔也会换一种方法继续试探。但面对蔚公子,却不能。

  因为这个人就是只认一条死理:老子说了就算这就是蔚公子的道理。跟任何人,都没有丝毫道理可讲

  整个九重天,能够让蔚公子稍退一步的;或者也就只有中三天那位神秘的暗竹除此之外,就算是上三天九大豪门齐聚,蔚公子说一句:老子说不行

  那就是死也不行

  这混蛋根本没有任何的顾忌的。

  “jīn日来此,乃是请问蔚兄一件shì情”第五qīng柔长长吸了一口气,似乎胸膛也随着这口气鼓了起来。

  “说。”蔚公子言简意赅。

  “那一天与你动手的人,究竟是谁?”第五qīng柔缓缓地道,他不等蔚公子回答,就悠悠接着道:“蔚兄千万不要说,他是夜家的人你知道,我第五qīng柔不信的。”

  “跟我打架的是谁?为何要告诉你知道?”蔚公子怪笑一声,道:“难道我打一场架还需要向你报备?真正笑话第五qīng柔,人,可以自傲,可以自尊,但却不要将自己看得太过于了不起”

  第五qīng柔哼了一声,并不答他的话,沉沉道:“他偷光了我的藏宝库”

  蔚公子顿时愣住

  第五qīng柔接着道:“尤其是药材库”

  蔚公子张开了嘴。

  第五qīng柔叹口气,道:“一滴也没有给我剩下。”

  蔚公子神色怪异起来。

  第五qīng柔▲说出了最后一句:“那是积累起来,准备万药大祭典的”

  “我……草”蔚公子目瞪口呆的站着,被这个消息震得头晕目眩。

  他知道第五qīng柔的真实身份;也知道第五qīng柔的药材库有多么重◎要。更加知道这件shì牵连有多么广泛。

  实在是没想到,楚阳竟然有这种本shì,直接将第五qīng柔洗劫了而且是连裤头也没剩下……

  他承认楚阳是很厉害的,但却想不到厉害到了这种地步 ▲
  这这……真是匪夷所思啊。

  若是这件shì传出去,恐怕上三天真的要震动一次了。万药大祭典有多么重要,实在是关系到一个超级豪门家族的万古千秋

  蔚公子张口结舌了半天,突然怪异的■笑了起来,越笑越响,到后来捧着肚子:“哇哈哈……可真他**爽听到这个好消息,本公子实在是很幸灾乐祸的说哈哈……你们……你们也有jīn天草太爽了嘎嘎嘎……”

  “蔚兄”第五qīng柔脸上现出震怒之色,重重的喝道。

  “哈哈对不起……哈哈……我实在忍不住。”蔚公子抹着笑出来的眼泪,道:“此shì实在是大快人心啊。”

  “我只想知道,那个人是谁。”第五qīng柔咬着牙,心中愤怒的恨不得要将眼前这个幸灾乐祸的家伙碎尸万段。

  “那个人……嘿嘿。”蔚公子摸着鼻子,苦笑一声:“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

  “怎么?”第五qīng柔浑身一震,踏前一步;从柳树暗影下一步迈出来,这一刻的第五qīng柔,浑身竟然liú露出强大之极的气势,似乎这一步,将整个夜色一步踏碎

  “原来你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蔚公子神色一怔,深深地看了第五qīng柔一眼,眼中露出一股炽热的战意。

  第五qīng柔眼神有些急迫,道:“我只想知道,此人是谁?”

  蔚公子心念电转;知道自己此刻的回答重要之极一个不慎,可能要真的引来整个暗竹的灭顶之灾

  第五qīng柔或者不▲可怕,但他背后,却是庞大之极的力量。

  而且药材库被窃,等于是在一条龙的身上,把逆鳞拔掉了这条龙会暴怒到什么地步,可想而知。

  若只是自己或者没什么,但身后暗竹的兄弟姐妹……却势必不会○▲可怕,但他背后,却是庞大之极的力量。

  而且药材库被窃,等于是在一条龙的身上,把逆鳞拔掉了这条龙会暴怒到什么地步,可想而知。

  若只是自kěpà,dàntābèihòu,quèshìpángdàzhījídelìliàng。

  érqiěyàocáikùbèiqiè,děngyúshìzàiyītiáolóngdeshēnshàng,bǎnìlínbádiàolezhètiáolónghuìbàonùdàoshímedìbù,kěxiǎngérzhī。

  ruòzhīshìzìjǐhuòzhěméishíme,dànshēnhòuànzhúdexiōngdìjiěmèi……quèshìbìbúhuì有任何一人幸免面对上三天的超级豪门,而且不止一个,中三天的力量,根本无法抗衡

  面对一个超级的而且是陷入疯狂的豪门。面前一切都只有毁灭

  是不是将楚阳说出来?

  就在这时,铮铮○两声琴弦响动,空灵剔透的穿透于夜空之中,随即琴音完整的悠扬响起。却是一曲《知音难》。

  蔚公子回过头,脸色在月光树荫下明明暗暗,充满了沉思。良久,目光闪烁。终于下定决心

  对方刚刚帮了■自己一个大忙,消除了自己心头的死结,避免了一个可能发生的悲剧。自己怎能一转身就将人家出卖了?

  第五qīng柔一直紧紧地盯着蔚公子的脸色,此刻见他脸色从沉思之中回转过来,脸色竟然有些苍白,心中不由一突,森冷道:“蔚兄?”

  蔚公子转过头,吐出一口气,转过脸,将一边脸放在月光的照耀之下,道:“我真的不想说出来,而且,这也只是我的一个猜测。”

  “哦?”第五qīng柔道。

  “我也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蔚公子在这一刻,心中突然想起来了一个绝妙的点子。这世上,或者只有一个人,是真正的神龙见首而不见尾……

  “这句话……我持怀疑态度。”第五qīng柔淡淡地道:“这天下间,蔚兄不知道的shì,可不多。”

  “是真的不知。”蔚公子一瞪眼,怒道:“难道我还骗你不成”

  第五qīng柔冷冷的不说话。

  “那天遇见,感觉此人强大,不由就想一战。○”蔚公子道:“于是就在城郊,大战十天十夜”

  “十天十夜。”第五qīng柔喃喃地道。目中露出沉思之色:能与蔚公子大战十天十夜,此人的厉害,可想而知。

  “但,这十天十夜之中,我却认不出☆◎他的功法,也认不出他的剑法,更加认不出他的身法。”蔚公子叹了口气。

  第五qīng柔悚然动容。

  …………

  jīn天第一更,求免费的作品评价票。求月票求推荐票

  推荐○一本书:大神豆子惹的祸的新书:《活色生枭》,大家不妨去看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