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毒龙蛟!


  第三百四shí章毒龙蛟!

  “相爷放心,我等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为相爷扫平这天下”众将一齐大吼。

  “也请诸君,为le我,为le大赵,更为le诸君家中父老,保重自身”第五轻柔◎★神情肃穆,抱拳,深深一揖。

  “相爷~~~”有人忍不住声音有些哽咽le。顿时感觉,就算是为le第五相爷即刻去死,那也是毫无怨言le……

  “没有le这些,就需要你们多付chū。”第五轻◎柔沉重地道:“可有把握?可有准备?”

  “相爷我们有把握我们更有准备”众人一起大吼:“身为军人,早就随时准备躺在战场上军中男儿马革裹尸,才是此生最佳归宿”

  “好”第五轻柔深沉而凝重的目光,带着一丝强烈的不舍,和那种说不chū道不明的深刻感情,在在座众人liǎn上一一看le过去。他看的是那么仔细,那么深情,却又那样的执着决然

  众人同时有一种感觉:在自己第一次chū征之前的那天早晨,年迈的老父亲站在家门口,就是这样的凝望着自己,充满le不舍,充满le慈爱……

  依稀记得,当年的杨柳清风,当年的古道沙尘……

  如今,清风依旧,杨柳依然婆娑,古道沙尘依然飘扬,不时的飘进离人的眼中,化作酸涩的泪……

  但,那白发老父亲……却又在哪里?

  众人刹那间被第五轻柔这种目光激起le心灵深处埋藏着的,那一种属于亲人的最柔软的地方,所有人的目光都静静的与第五轻柔对视着,突然感觉心中酸酸暖暖的全是感动和温馨。

  刹那间,在这chū征之前的大将聚集的大厅中,突然间充满le温情。

  第五轻柔缓缓扫视一周,在谁的liǎn上,也没有迟疑,但众人都有一种感觉:相爷……他似乎将我们这些面孔深刻地楔进le他自己的心中……

  永生不忘

  所有升起这种想法来的人,都是眼眶顿时一红。同时,似乎感觉心中憋闷,一种庞大的力量就在自己的血液之中沸腾扩张,若是不爆发chū来,似乎非常难受一般

  “下面,我来宣布一下此次作战计划,和,各大军团所需要驻扎位置,相互配合,以及,各自的在两个月之内的战斗任务……”第五轻柔声音很轻,但在这落◇针可闻的大厅中,却是人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

  夜色深沉,第五轻柔就站在大厅门口。

  即将chū征的将士鱼贯从他身前走过。

  每一个走到他面前的将领,都是身体○◇针可闻的大厅中,却是人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

  夜色深沉,第五轻柔就站在大zhēnkěwéndedàtīngzhōng,quèshìrénréndōunéngtīngdéqīngqīngchǔchǔ。

  …………

  yèsèshēnchén,dìwǔqīngróujiùzhànzàidàtīngménkǒu。

  jíjiāngchūzhēngdejiāngshìyúguàncóngtāshēnqiánzǒuguò。

  měiyīgèzǒudàotāmiànqiándejiānglǐng,dōushìshēntǐ笔直,庄严肃穆的向他敬一个军礼。第五轻柔就这样站着,不管是谁都过的时候,他总会用手拍一拍这个人的肩膀,说上几句话。

  “黑子,记得当年第一次见你,你才率领着五shí个人还在逃窜,现在已经成leshí万人军团的第一统帅……莫要让我失望啊。”

  “小鹰,记得你这个外号还是我给你取的;哈哈,那时候你在山顶上训练鹞鹰,还是个小情报头子呢……”

  “铁棍,这货到现在这身体还是根铁棍似的……”

  ……

  第五轻柔充满感情的眼睛看着一个个走chū来的将领,一个个都是很熟悉的叫chūle每一个人的小名,随口而chū,不假思索,似乎这些人的资料和面貌,就刻在他的心里

  每一个被他拍过肩膀的人,都是似乎在突然间被这只温厚的手掌注入le一股莫名的力量一般,感觉到心中剧烈的一颤:相爷还记得我相爷没有忘记我他还记得我的小名,还记得我为他做过什么事

  当年,每一次受命chū征的时候,相爷就是这样么拍着我的肩膀,送我chū征今日,又是如此

  当年相爷拍过我的肩膀,我的任务没有一次失败今日,亦如此

  决不会失败

  我们是无敌的

  “希律律~~~”战马长嘶,前蹄人立而起。

  一位将领背脊笔直的坐在战马背上,只用双腿控马,随着人立的马身凌空而起,双手抱拳,一liǎn的庄严,大声道:“相爷今日一别,末将在北疆等候相爷亲征届时,必将以千万铁云之血,为相爷下酒”

  “好”

  第五轻柔答应的声音未落,那匹马就这么凌空一个转身,前蹄落地时,已经完美的转过马身,四蹄如箭离弦,泼刺刺飞一般奔chū。

  马身上□,那笔直的身影一动不动,雄壮而挺拔,头也不回,消失在夜色中

  紧接着便是第二个人。

  “相爷末将暂且告辞le”

  “相爷北疆风云,将为相爷接风”

  “相爷末将定亲手斩落☆铁龙城首级,届时还请相爷为我庆功”

  “相爷……”

  马嘶声声声响起,马蹄声奔腾不绝

  第五轻柔站在门前,负手而立,神态悠远而挺拔;就像一面不倒的军旗之下,站着的老将军,充满着★必胜的信念,在目送着自己忠诚的部下前去召集队伍

  再见时,就是风云变幻,天翻地覆

  人已远去,马蹄声渐消。

  第五轻柔负手看着远方明明暗暗的灯火,喃喃道:“楚阎王……这些,又岂☆是小聪明可以换得来的?”

  突然转身,大步走进府中,喝道:“景梦魂过来”

  …………

  楚阳就像一条大鱼,无声无息的向着水底最深处潜游而去。

  现在的阴无天,已经被他折腾得几乎崩溃le。而且,也将岸边的人撤走le不少。所以楚阳在连续六次chū头叫唤之后,就潜入le水底。

  再也没有浮上来。

  从浅水处直接一道线滑落深水区,一股强烈的召唤意念从水底发c★hū。

  丹田一跳;九劫剑剑尖与剑锋突然无声无息的从他的胸口浮现,刹那间照的他的身体四周光芒四射

  楚阳更不迟疑,一连shí几个动作连续不断,已经到le那个奇特的洞口上方。

  ★下一刻,一块大石头chū现在怀中,整个人就如是箭一般向着水底冲刺而去

  这次的下潜,明显感觉比上一次要轻松le太多水的柔力,水的浮力,水的压力,他已经全部le然。而且,功力又有进境

  足足比上一次前进le四大步

  现在的楚阳进入水里,就如是一滴水珠融进le大海。浑身舒适的感觉,让他感觉:这里,就是自己的家

  无拘无束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一路大睁着眼睛,下沉中,依稀可以看到一条条大鱼就在不远处优雅的划着水,缓缓飘过。

  偶尔有一群小鱼横冲直撞的过来。

  眼前越来越黑,越来越黑。

  终于到le没有任何光亮的时刻,楚阳浑身的肌肉彻底的放松下来,眼睛微微眯le起来。就要到le

  下面蓦然的微弱的光芒一闪。

  楚阳精神一振。

  又下沉le数shí丈,光芒逐渐的亮le起来。

  楚阳心中一动,手中已经chū现le一柄自己这几天里精心打造的长剑

  这柄剑,无论是坚硬还是锋利,都要比之前打造chū的强chū来le数倍

  九劫剑剑尖一声娇嫩的剑鸣,鬼头鬼脑的顺着他的手腕探测le一下剑身,然后便化作一道银光,慢慢的往前蠕动,到剑尖处,消失不见。

  剑锋猛地冲chū,直接附上le这柄剑的剑锋

  下面的召唤的意识更加的强烈,似乎是一个正在渴求着玩具的小女孩,正在手舞足蹈依依呀呀的叫着,盼望着朋友的到来

  那种惊喜的情绪,是如此的清晰

  蓦然,一阵尖锐的破水声传来,楚阳眉头一皱,只见几条那种怪蛇已经利剑一般在水中幻化成道道白烟,急冲而至

  每一条都长大■le嘴巴,里面森森的毒牙,狰狞可怖。

  想不到这一次下来,自己的脚还没有落地,就引来le攻击。

  楚阳冷哼一声,长剑一挥,一划。

  一道银亮的shí字花砰然chū击

  ◎剑光飞chū,四散,化作到处都是亮晶晶的光芒。

  几声奇怪的惨叫,七条蛇同时变成le好几截。

  毒龙蛟

  在经过剑灵讲解之后,楚阳知道这种东西剧毒之极,虽然自己并不怕毒,但也不愿意让这些东西近身。

  毒龙蛟从水中越chū越多,刹那间已经是密密麻麻。四面八方头顶脚底。

  而现在楚阳的身子还没到底。

  九劫剑剑尖愤怒的呼喝一声,突然从剑尖上喷chū来一道●至极的寒流

  正是在天外楼获得的七阴寒气

  寒气一chū,铺天盖地,整个四周方圆数shí丈,竟然凝成le一个巨大的冰坨将这些毒龙蛟全部冰冻在里面一动不动。

  楚阳剑尖猛的往下一○●划,又是连续shí几个闪亮的shí字星向脚下击去。

  一连串的惨叫后,下面数以万条的毒龙蛟纷纷被分尸,楚阳的双脚这才踩到le那一piàn石地上。

  抬头看去,只见还是在不远处,那一面奇◆特的墙壁,那一刻奇特的明珠。静静地伫立。楚阳哼le一声,双臂一张,一股无形的劲流从他身上发chū。

  上空已经冰冻的冰坨悄然溶解。

  里面被冰冻住的毒龙蛟身体软塌塌的沉le下来,随即被水底暗流冲到le不知何处去原来在那至极的寒气之下,这些独龙蛟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已经死于非命

  随着一声似乎是愤怒的咆哮,水底的水流剧烈的震荡le一下,几乎是数以百万计的细细的毒龙蛟又冒lechū来,与此同时,一个巨大无朋的身影,也赫然chū现

  毒龙蛟

  楚阳瞳孔收缩,暗道:终于来le这一次,等得就是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