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剑刃归位!


  第三百四十三章剑刃归位!

  楚阳丹田之中,剑尖与剑锋同时鼓噪起来一个鬼头鬼脑的不断钻出来窥探,一个就在楚阳的丹田里面翻跟头,兴奋之qíng,溢于言表。

  楚阳轻轻走过去,向着那一截断剑伸出了手。

  手刚刚伸出去,这截断剑就自动的跳了起来,落在了他的手心中。光芒闪了两闪,似乎是在向楚阳问好,又似乎在快活的眨了眨眼。

  然后就消失不见

  就在楚阳的手掌心,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如雪花遇到高温融化。

  而楚阳的丹田之中,已经是翻江倒海。

  新来的这一节与剑尖和剑锋一副久别重逢的样子,那种欢欣之意,楚阳也能够清晰的感觉得到。

  竟然○足足的折腾了好一会之后,才慢慢的融进丹田,与剑尖、剑锋连成一体

  楚阳的丹田中发出一阵柔和的白光,然后慢慢减弱。等到完全消失的时候,已经变得三节一体,毫无缝隙

  九劫剑之剑刃

 ● 单论剑体,一前一后,君臣佐使。

  前半部分,为锋;后半部分,为刃

  剑尖、剑锋、剑刃,都是主杀伐之用这三样凑在一起,杀伤力最大的三个部分,就已经凑齐

  “剑刃,剑身组成部分后半段。是剑身上相对来说最脆弱的部位,也是最容易折断的部位。常用来攻击的方式是削、撩、提、封、横……技巧为主,力量为辅……”

  楚阳的意识之中,剑灵悠悠长吟。

  楚阳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不明白,头脑之中突然感觉一阵迷惘;下一刻,突然头重脚轻,脑海中发出一阵尖锐的刺痛,久久不息;楚阳的整个头颅,就如同要裂开一般忍不住双手抱头,仰天狂嘶

  一道气流从他口中发出,将头上水流激的翻★翻荡漾。

  “痛……要忍住这是九劫剑认主最困难的时刻,也是最艰难的时候。因为你收起来的这前三段,主杀伐从今天起,整个九重天,将杀伐不断”

  剑灵悠悠的道:“而九劫剑也将从今日起,遍历人★间腥风血雨,剑下亡魂将永不超生,剑下也不会再流出一滴血”

  “换句话说,九劫剑从今日起,将增加一个功能,也算是九劫剑修补自身的手段,也算是对剑主的福利那就是……吞噬生灵之力”

  “这是恶魔的力量也是世间轮回的尽头……”

  剑灵的shēng音嘎然而止;但楚阳却也终于知道了这阵疼痛的来历他紧紧的咬住牙,冷冷哼了一shēng,从牙缝里道:“难道这世间,还有什么苦楚是我楚阳受不了的●?真正笑话”

  说着,他狰狞的仰天大吼一shēng:“来吧看看是你疼死我,还是我征服你哈哈哈……”

  脑海之中的疼痛一波接着一波,犹如大海浪潮,无止无休,一浪更比一浪高;浑身的血肉似乎◆在同一时间被人割下,浑身的经脉似乎也在同时间破碎;偏偏那痛感神经却如是被人为的放大了百倍

  这样的痛苦,比世上任何的刑罚都要残酷都要难熬

  但楚阳自从吼出那一句之后,竟然就再也没有出过半点shēng音他死死的忍住;额头上太阳穴几乎跳跃的要飞出来,两只眼睛,也似乎要瞪了出来连眼角处,皮肤也是慢慢撕裂,流出点点鲜血……

  楚阳紧紧攥成拳头的手,指甲已经深深地掐进了肉里。他浑身颤抖,但却是死活也再也不叫一shēng。

  就算是活活的疼死我楚阳,也不屑于叫出shēng

  死……老子不是没经历过九劫剑,你算什么你再厉害,你也只是一柄剑你也只能认老子为主老子能输给了■你?笑话

  楚阳心中在狂吼着。

  疼痛越来越激烈。但楚阳却是强忍着,晕过去可以没有知觉;或者说减轻一些。这一点并没有规定但楚阳却是发了狠:老子就是要清醒着熬过去

  死都要清醒着▲

  无数次,到了崩溃的边缘,快要晕过去的时候,楚阳就在心里大吼一shēng:楚阳挺住轻舞在等你

  轻舞说过,tā比剑好看

  tā比任何剑都好看比九劫剑更好看

  想起前世那个红衣飘飘一脸幽怨的曼妙身影,楚阳心中刹那间就痛得翻江倒海这种心灵的痛苦,竟然一时间压过了九劫剑的附体考验。

  想起今生那个幼小纤弱的红衣人影,不知此刻tā正在遭受什么样的折磨,楚阳就心中酸涩难耐

  我只要挺过去我就能救tā我必须要救tā

  轻舞……等我

  这种剧烈的疼痛竟然持续了将近一刻钟,楚阳浑身的疼出的汗水,到了后来竟然带着丝丝艳红的鲜血之色

  然后,这剧烈的疼痛骤然而止

  来的时候如山崩地裂,但去的时候也是干脆无比前一刻山呼海啸,下一刻整个海面已经凝结成冰

  冰冻海底

  楚阳甚至还未回过神来,便觉得如同有一道雪亮的闪电,直直的楔进了自己的脑海一片浓郁的白雾,就在自己的意识空间之中蓦然出现,呼啸盘旋,随即,二十八个浑身血红的大字,带着无边的戾气和无穷无尽的杀机,如闪电骤然击破云雾,从浓郁的白雾之中一闪而出

  二十八个字,在自己脑海之中慢慢的展现,回旋。血红耀眼,每一个字,都如是一片幽冥血海,如恶魔的眼睛,一闪一闪

  “一刃横天万世秋,

  此路黄泉通九幽;

  斩断红尘多qíng客,

  锋芒到处一切休”

  这四句剑诀,也是同样的杀气冲天楚阳闭上眼睛,感觉着自身的损耗,长长吐出一口气。

  剑灵已经开始忙碌,运用海量的灵药之力,为楚阳修补身上的伤患一边修补,也是一边心中暗叹

  多少年了,在经历这一关的时候;有的九劫剑主痛晕了过去,有的痛苦翻滚;有的嘶shēng大吼,有的甚至痛的失去理智,将自己的手指头都咬断了一根。

  但却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这样的面对的一直清醒着,一shēng不吭,就这么瞪着眼睛硬熬过来?

  更何况,这一次的痛苦强度可是比前八次要强出了几倍啊

  这个家伙可真狠不仅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

  良久之后,楚阳发现自己已经恢复了行动的能力。五指缓缓合拢,发出嘎巴嘎巴的shēng音,双目之中隐含着深邃的冰冷杀机,喝道:“出来”

  一shēng令下,一柄长剑自发的出现在他的手中,剑柄等部分虚幻;但剑尖剑锋剑刃却是实实在在

  森森杀气,就这么张扬狂放毫无顾忌的肆虐而出

  这股杀气一出来,原本四周还存在一些没干净的小鱼小虾小蛇的,都顿时作鸟兽散,狼狈而逃

  这股杀气,竟然宛若实○质对生灵充满了实质的威慑

  九劫剑,剑身银白,透露着肃杀之气。轻轻一挥,银白色的光芒闪过,楚阳清晰的看到,面前的水流被一分为二

  竟然隔了一下才又回复了过来

  楚阳不由心头大震◇,这一挥,自己并没有用力但却清清楚楚的,就如同是划破了一张纸一般,将水……切断切开

  这太不可思议了

  抽刀断水……这一向是一个传说,用以形容刀剑之利

  用上功力,直接一刀将水分成两半,任何一位高手都能够做得到但一点都不用力,却让水流出现断裂的qíng况,则只有传说之中才能有这样的qíng况

  起码,九重天大陆文字记载之中只是记载的传说,并没有记载实物

  但现在这样的神物,却分明就出现在了自己的手中

  九劫剑

  看着现在九劫剑的神妙之处,楚阳怅然叹了一口气。这才是九劫剑那么,自己前世得到的到底是什么?

  前世的自己,究竟是九劫剑主?还是九劫剑奴?或者,连剑奴都算不上的……不入流?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楚阳的目光凝注在九劫剑身。

  剑身依然银亮,肃杀;但却在楚阳的目光凝注上来之后,这种银亮的光芒渐渐的变得柔和。那种不可一世的杀气,似乎也在渐渐的收敛。

  就如是一个盖世魔王遇到了自己的天命之主那种从灵魂到**都是彻底的服从。

  楚阳目光一眨不眨的看着,终于,他感到九劫剑似乎在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己,剑身在微微的颤鸣,似乎一个小家伙,在可怜兮兮的向自己的主人露出讨好的表qíng动作。

  然后,剑尖小心翼翼的滑出来,轻轻在楚阳手上抚摸了一下,又急忙收回去。继续小心翼翼的讨好。

  ◆楚阳冷眼不动。

  剑尖就弯曲了几下,清晰地露出委屈的样子……

  剑锋也滑落下来,同样小心翼翼的触碰了一下,接着缩回去。

  楚阳依然不动。

  随即,就是剑刃,良久之后,才■慢腾腾的过来,在楚阳手上抚摸了一下。

  楚阳眼中的光芒越来越是冷锐,隐隐露出一股戾气,淡淡地在意念之中道:“你若不服从我,我宁可不要剑刃”

  “没什么大不了的”楚阳一年之中传出的消息很淡,但却很坚决。

  只要你说一shēng不,立即舍弃

  纵然是亘古之宝,但我说舍弃,就舍弃如弃敝履

  剑尖和剑锋都愤怒的叫了起来,似乎在向着剑刃愤怒地叫喊,催促,指责终于,剑刃,完全展开,柔柔的在楚阳手上贴了贴,讨好的翘了起来。

  楚阳神色略见和缓。

  …………

  咳咳,从济南回来六小时了,码字修改再修改……只弄出了一章。主要是俺年轻,这英俊潇洒的小脸儿水嫩水嫩的,盼着过年啊,心里浮躁得慌啊。盼了三百六十五天,就等着放鞭炮呢……咳咳,我的错,我今天晚上加加班,无论如何再弄一章出来,无论如何也要保证质量啊。不过时间可能会晚一些,大家见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