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斗转星移,苍穹染血!


  第三百四十四章斗转星移,苍穹染血!

  剑刃又碰触了一下,又缩回去,动作轻柔到了极点,小心翼翼的也过了份。似乎一个调皮的小孩子刚受到了很dà的惊吓,一时半会儿回不过神来的样子。

  楚阳终于笑了。

  见到他笑了,剑刃才终于松了一口dà气一般,一溜烟的钻了回去,三节断剑凝成一体,发出喜悦的剑吟。

  然后整个剑身上就笼罩上了一层柔和的白光,似乎有一层实质的水银在剑身上缓缓流淌,然后将整个剑身完全覆盖,发出淡淡的粉红色的血光,一闪而逝。

  剑身沉默下来

  到此刻,楚阳才清晰的感觉到,这三节九劫剑,终于完全融合;而他们对自己的臣服,也是彻彻底底

  为我用,就要听话

  不听话,再厉害也抛

  这就是楚阳的原则。

  很霸道所幸他做到了。

  意识空间之中,剑灵轻轻的笑了。不无揶揄的想:你们还以为是以前的那些依着你▲们予取予求的剑主呢?现在这一位,可是完全的不一样啊……

  想到这里,定了定神,就在楚阳的意识空间之内,化作人形,青衫仗剑,慢慢的演练,九劫剑第三截,属于剑刃的这四招剑fǎ

  一刃横天万▲世秋,此路黄泉通九幽;斩断红尘多情客,锋芒到处一切休

  楚阳闭着眼睛,全心全灵却都沉浸入了意识空间之中,一丝一毫也没有遗漏的看着剑灵舞剑,同时心中深深的思索着,这四招剑招的意境……

  ……

  就在九劫剑剑刃完全归位的这一刻,从湖心之中无声无息的冲出一道无色无味的精纯能量,势如奔雷,在没有任何人觉察的情况下直接悍然冲上半空,便如一条翻江倒海的狂龙,在云层之中一阵肆虐

  庞然的气息轰然四散。

  màn天的云彩,几乎就在呼吸之间一扫而空碧空湛湛,举目苍穹,没有一丝云彩明月刚刚西斜,满天繁星,宛若近在咫尺。

  但就在这样晴朗到了极点的夜空之中,却突然间风雷震震,紫色的闪电排空呼啸,凌厉无比。

  这实在是万年难得一见的奇观

  太多的人都闻声走出房门,仰望夜空,啧啧称奇。

  相府之中。

  第五轻柔第一时间就发觉了这种异象,他本来在书桌前沉着的喝茶,看书,等着阴无天回报消息,但云彩突然消失的那一刻,第五轻柔的脸上刹那间就是一震,然后整个人无声无息的到了院子里。

  似乎他一直就在院子里的这个地方,始终没有动过。

  这一幕,若是让熟知第五轻柔的人见到,定然会惊掉一地下巴想也他……他不是不会武功的吗?怎么现在……现在却会出现这样高深到了极点的修为?

  但若是见到第五轻柔现在的脸色的话,恐怕举世之间没有一个人敢在他面前放肆了。

  第五轻柔现在正仰面看着星空,整个的脸都扭曲了,一阵阵的颤抖。半张着嘴,眼神中射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他双手紧紧的攥着拳头,浑身的筋肉都如同是在这一刹那之间凝成了石块足足有半个时辰,第五轻柔竟然没有呼吸过一口。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第五轻柔终于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眼神有些无力而怅惘的看着星空。

  “帝星隐没,前后移位,此为星移斗转★之像;晴空雷霆,有风无云,此为天地反复之预兆;星夜闪电,辉耀明月,此为乾坤乱局之开端;星空如洗,星光戴红,此为苍穹染血之dà劫”

  第五轻柔眼神有些痛苦:“难道这九劫剑第三截的出世,竟然还会带●动改变天道演化的规律,让其整个儿逆转?若如此,那我数十年的运筹,还有什么意义?”

  他的声音很低沉,带着浓浓的不甘,和一丝竭斯底里的疯狂

  但他的神色却镇定下来。

  但他的眼中◇神色,却更加的斗志昂扬,充满了血雨腥风的杀气

  “那又如何?”第五轻柔嘴角噙着一丝冷笑,负手看着深邃星空,淡淡冷笑:“dà势岂是说改就改?dà势已成,就连苍天也不行,也不行”

  “我第◆五轻柔誓将以一身智谋,与之zhōu旋到底宁可被天谴,也不要功亏一篑我命在我,苍天若何?”

  然后他就久久的站在院子里,脸色越来越是冷静,镇定,眼神越来越是坚决,决绝,执着

  “我决不放弃”他负在身后的双手轻轻捏起拳头,内心里喃喃的对自己说道。

  然后他就转过身,走回房去。步履依然轻松,看不出有一丝一毫的慌乱。

  ……

  天空出现异象的时刻,正是铁补天和乌倩倩★两人在营寨中商量事情的时刻。整个铁云城,已经整肃一空。

  有了楚阳提供的那份出自第五轻柔原班人马的名单,几乎就是按图索骥,毫不为难。在极短的时间里,就将这些奸细一一清理了出来。

  有些●★两人在营寨中商量事情的时刻。整个铁云城,已经整肃一空。

  有了楚阳提供的那份出自第五轻柔原班人马的名单,几乎就是按图索骥,毫不为难。在极短的时间liǎngrénzàiyíngzhàizhōngshāngliàngshìqíngdeshíkè。zhěnggètiěyúnchéng,yǐjīngzhěngsùyīkōng。

  yǒulechǔyángtígòngdenàfènchūzìdìwǔqīngróuyuánbānrénmǎdemíngdān,jǐhūjiùshìàntúsuǒjì,háobúwéinán。zàijíduǎndeshíjiānlǐ,jiùjiāngzhèxiējiānxìyīyīqīnglǐlechūlái。

  yǒuxiē◇负案在逃的,也被一一抓获归案。

  若不是为了应付铁云dà臣的群相问讯,和一些不明其理的人的好意阻挠;或者这个时间还能加快三分之一。

  在铁云的内奸密谍都抓出来清洗掉之后,铁补天的屠刀终●◇于要对准了军方

  但军方,现在却正是微妙时刻。dà赵dà军压境,正是用人之际铁龙城坐镇前方,一动也不敢动,脸铁世成身亡,铁龙城都不敢离开前线回去奔丧,就是铁证

  这并不是不忠不孝,实在★是这边境上若是少了铁龙城运筹帷幄,那么对战dà赵的dà军,将没有一丝把握。

  现在铁龙城就像是在万丈悬崖上走钢丝,极为小心,殚精竭虑的运用着每一分可以运用的力量,来与dà赵军队斗智斗勇,半点也不敢放松。

  情报上那些人,无论动哪一个,都有可能引起严重变数。而且……还有几人是铁龙城很倚重的人;若是换一个人前来,不管是谁,铁龙城都会有怀疑,一旦打草惊蛇,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铁补天只能御驾亲征只要他来到了军中,皇权与军权合并一处,才是最dà力量。

  在启程之前;铁补天也按照楚阳信中所说,以最dà力量招募新兵,尽最dà努力将四面八方的兵丁击中,一波一波的调往前线

  铁补天有一种急迫的感觉,他心中清晰的预感到:决战,即将开始

  或者,自己这位新任的帝王,一生的命运就将在这一段时间里定格成永恒,也有可能获得千秋伟业……

  铁补天心中沉沉。他一路▲上一直在考虑着,到了之后,该怎么跟铁龙城说,先将铁龙城说服,然后又该采取什么样的手段,在不惊动士兵,基本无风无浪的情况下,将那些人全都拿下

  他考虑这个问题已经考虑了好久。

  而另一辆●马车之中的楚阎王……额,乌倩倩,也在考虑着一些事情。她觉得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楚阳了,这段时间里,甚至有好几次做梦,都在梦中相见。

  但每次醒来,却是泪湿枕巾。

  她只担心,楚阳现在好不好?安全不?

  至于,铁补天考虑的事情,她并没有考虑;因为有铁补天亲自到来,自己只需要安排就可以了。筹划这些事情,暂时不需要自己。

  还有一个烦心的事情就是……这一次铁补天出行,随行的高手很多。天外楼的高手组成了一个小队,也跟在里面,充当友情护卫。

  但其中有一个人,让乌倩倩很不放心,就是二师叔李劲松

  乌倩倩甚至有些责怪自己的父亲乌云凉:你明知道他不是一个好东西●,为什么还要带上他?就算是借机会铲除需要名正言顺的话,也不要选在这种时hòu……

  这……这不是添乱吗?

  乌倩倩心乱如麻。一路上沉默不语,让zhōu围的侍卫更加是感觉到阴气森森毛骨悚◇然,一个个打足了精神小心翼翼的伺hòu,唯恐惹恼了这位凶名昭著的楚阎王……

  皇帝出巡,架势自然是不小的。铁补天已经下令一切从简,但现在乃是非常时期,皇帝亲临前线,还是有风险的。

  所以连御林军加上御前侍卫,再加上守备军,足足的五万人的dà队伍这还不包括哪些补天阁的高手和各dà门派的高手……

  夜深人静,铁补天心乱如麻,正好乌倩倩也是愁肠百折,两人不约而同的走出帐篷,呼吸冷风,却发现对方也在。

  “想他了?”铁补天有些促狭的笑了笑。他是惆怅,但见到有人跟自己一样惆怅,而且自己还是在暗处……那心情就莫名其妙的有些舒服了。

  “想他又有什么用。”乌倩倩情绪很低落,但却毫不掩饰,这段时间力,铁补天找她的次数越来越多,而且有时hòu去了就赖着不走。这让乌倩倩心惊胆颤,正好借着这个话头,将事情直接说死。

  “他的心里有一个人,根深蒂固”乌倩倩黯然道:“这一点,我能清晰的感觉得到。有那个人的存在,他的心里根本容不下别的人。”

  “但……他的心中到底是谁呢?”铁补天有些怔忡,负手而立,咀嚼着乌倩倩说的这句话,不由得在心中深深叹气。这种感觉,并非乌倩倩有,铁补天也有很清晰的感觉。

  楚阳独自一个人的时hòu,那种渴望相依相伴的孤独,眼神中深切的思念和寂寞伤痛,都说明了这一点。

  但却很可惜,以这两个人的情报力度,对楚阳喜欢的那个人竟然半点也没有调查出来这实在是一件奇怪到了极点的事情

  …………

  说真的,临过年了,心里很浮躁,很渴望。按说我也不小了,居然还是盼着过年……这种心态dà家有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