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生地死地,能力魄力


  第三百六十二章生地死地,能力魄力

  景梦魂追出半个时辰,眼见得大山在望,一片密lín,就横亘在眼前。突然浑身一震两眼呆滞的僵立当场,头脑之中,蓦然变得一片空白

  就在面前,横七竖八的一地尸体,竟然是自己先前吩咐的那些守护北城门的金马骑士堂高手们。

  一百零三人一个不少,尽数的死于非命

  北门,实在是防备楚阎王脱逃的重中之重,所以景梦魂在这里布置的人手也是精锐中的精锐。而且,全是景梦魂的心腹如今,这些人居然全部都死了

  在这些尸体旁边,一道黑衣人影负手而立。

  “谁?”景梦魂心如油煎,大喝一声,冲了上去。

  黑衣人负着双手,缓缓转过身来,两道清冷的目光看在景梦魂脸上,冷哼一声,淡淡道:“是我”

  景梦魂急冲的身子骤然停下,惊呼道:“相爷?”

  正是第五轻柔。

  “人已经走了;超过一个时辰。”第五轻柔默然道。

  “走了……那……他们……?”景梦魂看着躺了一地的手下,脸上肌肉抖动痉挛起来。

  “死了。他们死得很安详。”第五轻柔的声音很奇怪,说不出是惋惜还是嘲讽,道:“甚至,他们死得都很快乐。他们心甘情愿地吃下了楚阎王给他们的毒药,然后带着无比的满足,死在了这里。自始至终,没有任何的打斗痕迹。”

  “这……这怎么可能?”景梦魂呆住。

  他木然的目光,从一具具尸体脸上看过去,只见每一个人都是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很恬静,很满足的样子。看着这样的面容就会知道,他们很幸福很快乐

  可是,就是在这样的幸福快乐之中,却失去了生命

  景梦魂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颤。他根本无法想象,楚阎王是如何做到的这一切一百多míng武宗以上高手啊,这可不是一百多头猪

  就算楚阎王打扮成了自己的样子……可怎么会一点破绽也没有?就算没破绽……但这样让自己一百多míng手下服▲毒而死,怎么会……这么平静?

  看着一张张的笑容凝固在尸体脸上,景梦魂突然感觉浑身寒冷。

  然后他才闻到了似乎弥漫在四面八方的淡淡兰香……

  “应该是一种奇异的毒药。”第五轻柔●淡淡地道:“一种奇怪的肉。”第五轻柔的声音之中有着一种莫míng的味道,带着深深的沉思。

  以第五轻柔的见识,竟然看不出这些是什么毒。也是忍不住为之心中震动;因为这种毒,自己检测不出来……若是,若是自己吃下去?

  景梦魂愣愣点头。他的心神,还没有从震惊之中恢复过来。

  “楚阎王将自己的血抹在了几百匹马身上,然后已经走了。四面八方兰香,无法追踪。”第五轻柔冷冷的斜piē了景梦魂一眼:“现在接下来该怎么做,不用我说了吧?”

  景梦魂悚然一震,回过神来,道:“是”

  第五轻柔冷哼一声,道:“封锁整个北疆景梦魂,若是抓不到楚阎王,就将你的头托在你的手里来见我吧”

  “是。”景梦魂心中一沉。第五轻柔这样说话,说明他对自己已经非常不满了。

  “楚阎王倒真不愧为心狠手辣对自己,也能下得去手。”第五轻柔缓缓踱了两bù,仰起头,嗅着空气之中弥漫着的正在飘逝的兰花香味,摇了摇头,冷笑一声:“他能够看破我的摧魂碎心掌有兰心追魂,就已经值得人奇怪;而他在身受如此重伤的情况下,居然还能够不惜自残,足足涂抹了上百匹马四散逃逸……这倒真是魄力了”

  “如此魄力,倒真的是心腹大患啊。”第五轻柔淡淡的笑了起来,看着山lín之中,出神的想了一会,又笑了笑。

  “楚阎王身受重伤,又自残放血,这是自找死路。”景梦魂心中对楚阳的愤怒已经是到了极点,他觉得自己现在陷入如此尴尬的地bù,一切都是拜楚阳所赐,说起话来自然毫不客气。

  “置之死地而后生……”第五轻柔轻轻喟叹一声,语调悠缓,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慢慢道:“处世为人,需要身处死地。才会爆发出自己也不敢相信的能力,或沉沦,或一飞冲天……”

  “你不把自己逼进死地,就会有别人将你逼进死地你自己逼自己,尚有一线生路,别人逼你进去,却是万劫不复……”

  第五轻柔目光复杂的看着山lín上空漂浮的雨云,竟然是以一种很怅然的口气在说话,良久,他才有些迷离的笑了笑,低声道:“所以,在别人还没有来得及将你逼死的时候……先把自己逼迫一番吧……能怎么逼迫,就怎么逼迫……”

  “至坏结果,也无非就是一死而已。但,人能够死在自己手里……却比死在别人手中,要轻松得多啊……”第五轻柔轻轻叹息着,突然转过头看着景梦魂,口气蓦然变得温和,甚至还有些惋惜:“梦魂……你就是逼迫自己太不用力了……否则,以你的成就,何止于王座九品?”

  景梦魂怔怔地站着,听着这句话,突然如同被五雷轰顶。

  不错,这些年,自己虽然到了九品王座之尊,但却是一直不敢进入中三天因为自己知道,中三天王座无数,自己区区一位九品王座,在下三天虽可称王,但在中三天,却只能是一个供人招揽的对象。万一若是说错一句话,得罪了某一个势力,那就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所以,自己宁可在下三天,宁可享受着世俗之中的锦衣玉食,但对于触手可及的进一bù,却是始终不敢

  不是不能突破九品王座,而是不能是自己对那个陌生的世界充满了畏惧

  在这等心态之下,自己的修为这十年来再无半点存进而突破王座迈入皇级所需要的灵兽灵气,乃是需要到沧澜战区获取,自己不能到,也就得不到……如此循环往复,自己的现在的尴尬状况,实际上就是起源于自己的怯懦

  在突破到王座之前,那种无所畏惧的亡命徒精神,自己抛到了何处?

  因何而怯懦?难道,到了一个突破的时候居然会变的怯懦不成?

  这样想着,景梦魂不由得汗流浃背。但虽然意识到了这一点,确实对于进入中三天,还是心存畏惧若是现在就要景梦魂抛下一切进入中○三天……他还是,万万,也不肯的

  知易行难,就是这个道理。

  进一bù固然天高地广,但不进这一bù……也同样是海阔天空啊……

  这是一种心态,这种心态很奇妙。而且很让人难以理解■★;正如现代,一些老板在一无所有的时候拼命去打拼,赤手空拳创下一份家业;只需要拿出勇气再进一bù,就能够公司或上市,或者得到更大的发展,但就在这关键的时候,有无数的人却会退缩。敢于踏出这一bù的人,千人●之中无一个

  因为他们在想:我现在已经算是功成míng就。何必再去冒这么大的险呢?万一失败,可是万劫不复,再次回到赤贫啊……

  就算是敢于踏出这一bù的,最终能成功的却也是寥寥无几。成□功者笑傲云端,失败者也真正的回归赤贫患得患失的考虑好久的人,纵然迈出这一bù,也很难成功。

  因为心态既然患得患失,就不能锐意进取

  所以不管任何的世界任何的时空,强者永远是少的。无论◎是武道或者是商途,皆如此亘古以下,概莫能变

  第五轻柔一直在细心观察着景梦魂的神态,到了现在,他终于悠悠的叹了一口气,道:“楚阎王之所以是楚阎王……并不是他有多高的智慧,而是自从他出道,就一直在死亡之中挣扎……所以,他才能创造一个个的奇迹……”

  “这样的奇迹,并不是楚阎王的力量,而是从死路上一bù一bù逼出来的从绝境之中,活生生的逼出来一个天才时势造英雄,就是如此……梦魂,你实在是让我太失望了”

  几乎是轻不可闻的说完了这句话,第五轻柔浩然一叹,身子飘起,如同御风而去,转眼间消失在这天地之间。

  远处马蹄声轰雷一般响起,金马骑士堂的人一窝蜂一般的赶了过来。

  景梦魂怔怔站立,良久不动。

  第五轻柔却已经走远了

  对于景梦魂,第五轻柔曾经很期待。景梦魂武学深湛,精通药理,而且,年龄并不是很大,就取得了这样的成就,实在可算得上是九重天大陆的一个奇才

  上三天比景梦魂年轻的人比他成就更高的有的是,但……要知道那可是上三天与下三天相比,绝对不可同日而语啊。

  在贫瘠的下三天能够取得景梦魂这样的成就,绝对是可以值得骄傲的就▲算是将这种成就拿到上三天去说,也无人敢无视

  所以,第五轻柔一直期待着,景梦魂能够突破自己的心魔。

  这一次大战之后,不管是成败胜负,自己都必须要离开下三天了。届时,景梦魂若是解开了自◎己的心结,自己或者会带着他一起回去;给他一份广阔前途,在最短的时间里造就一位皇级高手

  但,现在,第五轻柔终于明确的指出景梦魂的心魔的时候,他终于失望了。

  有才,有运,有毅力,而且有机遇……

  但却不堪造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