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咫尺敌我【第二更求月票!】


  第三百八十三章咫尺敌我【第二更求月票!】

  极力的调整着呼吸,楚阳的身子一动不动的趴在一片稀疏的草丛里,只是用几棵树掩饰着自己的身形。

  此时此地,必须反其道而行之

  一切都要敌人出其不意,才能够勉强的有一线生机。此刻的楚阳,任何一点的疏漏,都是万劫不复。

  虽然追兵几乎就追着自己的屁股后面,随时都能够发现自己,但楚阳还是暂时选择了zhè一片太容意被发现的草丛。

  zhè里的地势很平坦,本来很容易被发现。但,金马骑士堂的人都知道楚阎王诡计多端,人人都在瞪大了眼睛看着山林之间那幽暗的角落,那些奇峰怪石之中,那些林木茂密之处……

  对zhè些很平常的地方,反而没有人注意。

  人的心理,往往就是zhè样。但zhè也造就了楚阳的一线生机。

  天无绝人之路,只要胆大心细,能够利用身边的一切对自己有利的东西,就算是必死的地方,你也能寻找到不死的道路

  但能够在zhè种时候做到zhè一点的人……在整个人世间,又能有几个?

  楚阳慢慢的舒出了一口气,感受着浑身的酸痛,和将近三十处还未愈合的伤口那火辣辣的疼痛。尽力◎的收敛气息,用神识控制浑身毛孔,不让自己身上的血腥味散发得太明显。同时,意念之中的剑灵几乎是用一种疯狂的速度,将药力疯狂的往楚阳的身体之中灌输进去。

  之前,它一直在抱怨楚阳积累的药力实在是太◆多,吸收的药力实在是太多,不利于修行。但现在,tā却唯恐楚阳不能吸收更多的药力

  甚至,开始抱怨起来:贮存的药力zhè么少,根本不够用啊……

  感觉到自己的气力恢复了三分,僵直的身体,◇也慢慢的有些恢复了活力,奔雷一般的心跳,也渐渐的平缓。楚阳要换一个藏身之处了……

  zhè里只是暂时安全,说不定哪一个人一转身一斜眼,就能发现了自己。若是追兵在zhè个时候追过来,更是一眼就可□以看见自己那几乎已经露出肉来的屁股。

  但现在的身体,实在是已经糟糕之极,恢复的zhè点力量,根本不允许自己做什么大的运动。尤其是在zhè短暂的休息之后,那种疲累,几乎让自己的神魂也有些迷糊……

  幸亏在zhè种山穷水尽的时候到了zhè里。zhè里是天外楼,可以说是自己的娘家,zhè些人虽然多,但谁能够比得上自己熟悉地势?

  楚阳自己安慰着自己,猫着身子,轻巧的一个翻滚,手■肘撑地,从草尖上迅速的横移。

  zhè种横移,也需要巧处。tā现在不能腾跃,也不能碰触草丛发出簌簌的声音,唯恐被人听见就大事去矣。但身体还不能撑起来太高,太高了就被发现,更加得完蛋。

 □ 只能用手肘撑实了地面,然后身子横移过去,脚尖顶住地面,手肘再挪移过去,如此数十次,承受着整个身体重量的手肘完全是在裸露的沙石上摩擦用力,已经鲜血淋漓。

  但楚阳也终于成功横移了十几丈,接近了一片矮松林。

  矮松林再矮,总比草丛要高得多,而且,也茂密的多。只要进入zhè里,就比刚才的地方目标要小得多了。

  楚阳眼睛谨慎的四方查看,在zhè等接近成功的时候,tā就越是沉着。因为,有多少人都是在zhè种关头一放松就摔了跟头,前车之鉴可说是比比皆是。

  就在tā的左上方一棵松树上,就有一个黑衣人,藏在茂密的松枝里,一双眼睛警惕的注视着每一个阴暗角落,神情认真专注,活像一只正在猎食的猎狗。

  只是,却忽略了自己脚xià的zhè一小片矮松。

  嗯,灯xià黑灯xià黑的好啊。楚阳心中赞扬着zhè位金马骑士堂高手的敬业精神,神识锁定对方,趁着对方偏过头去瞧另一个方向的机会,身子轻盈的飘起来,用自己最后一点力量,将自己伤痕累累的身体,藏到了一株矮松后面,然后迅速的xià沉,蜷曲,整个身体,蜷缩进了矮松的阴影里。

  “什么情况……”zhè位人兄隐隐觉得似乎有什么动静,漫不经心的向着自己脚xià看了一眼,没有发现,就又回过头去,口中喃喃的咒骂:“麻痹的,抓到了zhè个楚阎王非得xià油锅才行,**,累的老子已经在zhè颗臭树上蹲了三天三夜了,奶奶滴,zhè不是折腾人嘛……偏偏zhè山里的狐狸松鼠刺猬的也真tā**多,一会一个一会一个,操它们的奶奶”

  显然,zhè位人兄已经将楚阳当做了一个偶尔从zhè里经过的黄鼠狼松鼠之类了。

  楚阳暗暗地舒了一口气,tā当然不会去考虑zhè家伙去操狐狸松鼠刺猬的奶奶究竟该采取什么高难度的动作,只是沉xià心来,将九劫空间中积累的草木汁液一点一点的抹在自己鲜血淋漓的伤口中,zhè样虽然痛得厉害,也不利于伤口的恢复,但却能够让鲜血的味道彻底的从自己身上消失。

  然后tā就在zhè货的眼皮底xià疗起伤来。

  静静地等待天黑。

  天黑了,自己脱身的可能性也就更大。

  山风越来越大,呼呼的响。偶尔一阵旋风卷过,打着唿哨从林梢卷过去,带起一阵鬼哭神嚎一般的凄厉声响,于是就引起树上的那位人兄一阵指天日地的咒骂……

  刷刷刷的声音连续的响起,一个缺了半条胳膊的黑衣人蓦然出现在zhè里,树上的人立即警觉,立即回头,警惕的道:“谁?”

  “是我”

  “额……原来是王座大人”

  却是景梦魂一马当先的到了zhè里。

  “有没有什么发现?”景梦魂皱着眉头,沉着脸。zhè几天,景王座越来越是暴躁,几乎已经快要爆炸了。

  “没有,楚阎王应该还没有到zhè里。”

  “没有到?”景梦魂一皱眉:“不可能我一路追踪着血■腥味,到了zhè里就消失了,怎么会没有到?”

  树上的那黑衣人顿时大吃一惊,道:“在zhè里消失了?”

  景梦魂不答,却是抽着鼻子,四xià里仔细的查看。突然神色一紧,快步的走到一个地●方,神色就阴沉了xià来。

  zhè里,分明有人趴窝过的痕迹。距离那黑衣人,竟然不超过五丈

  景梦魂蹲xià身子,翻了翻草丛,手指头细细的在草叶上抹了抹,抬起手来,分明是一片殷红,放到○鼻子上一闻,隐隐然一股淡淡的兰花香味。

  景梦魂顿时脸色狰狞站起身来还不回头就是一个巴掌甩了过去,啪的一声,那位黑衣人被zhè一巴掌打得很利索的转了一个圈,头脑中嗡嗡作响,口鼻中鲜血噗的一声冒□出来,兀自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王座……你你……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景梦魂怒极,破口大骂:“我**奶奶楚阎王就在zhè里趴了半天,还在zhè里流了血,然后又在zhè里休息恢复了体力又走了,你tā娘的居然还在做梦”

  “楚……楚阎王?”黑衣人彻底石化:刚才楚阎王就在自己眼皮底xià?

  “**奶奶不是楚阎王,难道是你姥爷不成?”景梦魂气疯了zhè一次楚阳突出重围,付出的代价有多么严重,景梦魂心知肚明只要找到了tā,恐怕就算是一个三岁的小孩子,也能够致zhè位楚阎王于死地

  但,zhè位人兄居然错失了zhè样的好机会楚阎王奄奄一息的趴在tā的身边,起码休息了一刻钟以上,tā居然做梦一般毫无知觉……

  zhèzhè……zhè该迟钝到什么地步啊愚钝到什么层次应该千刀万剐到多么迫切啊……

  再一看zhè片被趴卧过的草丛的位置,景梦魂更加是一腔热血冲上了脑门,仅剩的一只手掌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顿狂风暴雨一般的耳光子甩过去,气得浑身都颤抖了,两眼血红,哆嗦着:“你看看你看看……**你妈呀**你妈……zhè么明显,没有任何的遮蔽物,一只耗子趴在zhè里也能一眼看见,趴了一个大活人你居然没发现……你你你……你的眼是**吗……”

  景梦魂说到后来,已经感觉自己有些词穷了。

  再也没有什么够分量的词汇能够形容自己面前zhè家伙的傻蛋的程度。tā只是死死的要吃人一般的瞪着tā,呼呼的喘着粗气,居然在zhè刹那间气得头脑一阵空白……

  在景王座如欲要将自己活活吞了的狰狞目光xià,zhè个黑衣人浑身颤抖脸色惨白如死灰……

  完了完了,zhèxià子老子是完了。楚阎王……你可是真的将老子害死了……

  至于躲在一边的正宗的楚阎王,若不是正在心无旁骛的全力疗伤,若是听到了景梦魂zhè一番暴跳如雷的口不择言,说不定能当场笑了出来……那样景王座可就真的撞了大运了:不费吹灰之力,抓获楚阎王

  刷刷刷,又是几道人影气喘吁吁的落xià:“王座,可有什么发现?”

  “发现?”景梦魂鼻孔里恶狠狠地往外喷气,手指一指:“有zhè样的活王八滥乌龟比木头桩子还蠢的混账在zhè里,就算是有发现也等于没有”

  众人顿时一怔,疑惑地看着zhè个黑衣人。

  “看什么看?赶紧让zhè家伙滚蛋,看到tā老子就想起了我死去的娘,就想哭……tā**的欲哭无泪”景梦魂不耐烦的摆摆手:“楚阎王定然还没走远,抓紧时间四面去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