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毕其功于一役?!


  第三百八十八章毕其功于一役?!

  韩布楚长叹。

  这么一说,这件事非但是笑话,ér且是一个牵扯到两个国家接近二十亿人的天大笑话只是,这个笑话所预示的血腥,也实在是太多了一些……

  韩布楚叹息之后,jiāng第五轻柔说的这些联合起来,悚然发现:若是从这些事情上看,第五轻柔这次出兵,竟然不是自愿的ér是切切实实的,被楚阎王逼出去的

  虽然楚阎王一点也不想逼他,但却在实际上造成了这般骄人的成绩,却也应该值得自傲了。

  “楚阎王机关算尽,但这一次,却jiāng两个国家算到了不可不战的绝路上。既然这一战由他ér起,他不付出一些代价,怎么行呢?”第五轻柔笑着。

  韩布楚隐隐的有些明白了:“相爷您是说这一次万里追杀楚阎王的事情?”

  “不错。”第五轻柔赞许的点点头:“楚阎王中了我的摧魂碎心掌,依然能够在一天之内,遁逃千里这是一种很可怕的现状。我就感觉,这一次他很有可能会逃回去。”

  “所以我一面不放松对楚阎王的追捕,但另一面,却又在预备着,楚阎王万一能够逃回去之后的事情。”

  “所以我立即下令,让这一次增援的九路大军,改变方向,最起码,也在原本的行军路线上,偏离了八百里”

  “从表面上来看,他们的最终目标,都是向着主战场进发。但实际上,只要情况有变,我一声令下,其中的三支兵马就能立即进攻天裂关”

  “当然,这要有一个qián提,那就是天裂关的守jiāng,必须要出关来战才行”第五轻柔慢慢的道。

  “所以相爷就安排了五十万人qián去送死……”韩布楚倒抽一口凉气。

  “白长天那五十万人,我没打算让他们回去。死在这里,与死在主战场,都是一样的。”第五轻柔对韩布楚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沉沉道:“但,只是这五十万人,还不够;不足以让天裂关出兵。若想要达到这个目的,还要建立在一个qián提下,那就是楚阎王在铁补天心中的分量。”

  楚阎王在铁补天心中的分量

  韩布楚心中一震,今天,第五轻柔已经是两次说到这一句话,ér且只字不改,这是为何?

  “传言铁补天已经御驾亲征,现在在军中”第五轻柔淡淡地道。

  韩布楚很想问:那又如何?但却又不敢问。

  “铁补天御驾亲征,对士卒的士气的激励是无与伦比的。但也有一个最大的坏处就是:铁补天在的地方,危险。ér且,会成为明显的中心,最易遭受我军打击所以,铁补天的安全,就成了铁龙城最头痛最担心的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铁龙城为了让铁补天安全,ér且,御驾亲征的士气不能松懈,最好的办法就是,jiān○g铁补天送到另一个qián线那就是天裂关在那里,铁补天就是万无一失;有天裂关在,我军就算是千万大军,也攻不破关隘,更加抓不到铁补天”

  第五轻柔说着话,带出一种强烈的自信。

  “是的。◇”韩布楚赞同的道。

  “所以我断定,铁补天这位铁云君主,现在已经在天裂关。”第五轻柔眯着眼睛,闪出锋锐的寒光。

  第五轻柔只算错了一样:铁补天到天裂关,并不是铁龙城让他去的,ér是他自己要求去的。但这样的主动与被动对于第五轻柔的计划,毫无影响殊途同归

  话说到这里,韩布楚若是再不明白,可就真的需要一头撞死了,含笑道:“如果楚阎王在铁补天心中的分量够重,那么,只要铁补天知道楚阎王已经逃到了天裂关附近,就一定会出兵接应他”

  “是的。”第五轻柔点头。

  “但铁补天出兵,却不能意气用事,他必须有足够的理由;出来接应楚阎王。”韩布楚道:“所以,相爷派白长天去送死,实际上就是给了铁补天一个出兵的理由。ér且大胜之后,铁补天定然会再度挺进但,挟着如此辉煌的大胜的余威,却没有人能说他什么……更何况附近并没有我们的军duì。”

  “是的。”第五轻柔笑了笑。

  “所以相爷刚才传书给景王座,必要地时候烧山,实际上并不单纯是为了烧死楚阎王,也是给那位已经相距不远的铁补天通风报信,让他知道,金马骑士堂对楚阎王的追杀,已经到了这里”

  “不错。”

  “那样,铁补天为了救楚阎王,就会引兵来援。ér现在铁云还有一位楚阎王在李代桃僵,在大局未定之qián,铁补天还不能声张,所以他只能亲自qián来。”

  韩布楚震惊得张大了嘴巴:“原来相爷的布局在这里,铁补天来接楚阎王,ér我们那三支随时能够改变方向的部duì就能斜插过去或者迎头痛击,或者截断铁补天的后路,或者最坏的情况也是衔尾追击,一举拿下天裂关ér那时候景王座等人还在那里,正好为了追杀楚阎王集中了全部的高手,说不定,能够jiāng铁补天一举击毙若是那样,则大局在一天之内就能够定了”

  韩布楚是真的震惊了

  原来第五轻柔还埋了这么大的一个伏笔

  “不错,所以我严令三支部duì,必须要接近那里在一千五百里的距离之内近了,铁补天会警觉,远了,赶不上。”第五轻柔道。

  “不过一千五百里,也是够远的足足是部duì三天的脚程。会不会太远?”韩布楚担心的问道。

  “不远。山上火起,景梦魂要全力阻止楚阎王;ér铁补天也要等待,或者寻找楚阎王的下落。这段过程,最少要一夜。”

  “ér一旦出现这种情况,这一夜之中,只有骑兵行动,大军随后紧追。精锐骑兵就能一夜赶路八百里等到铁补天这边或者找到人或者找到尸体,总要往回撤,ér这是需要时间的,军duì不可能赶鸭子一般大家一股脑儿往回跑……这些时间,最短处算,两三个时辰是不够的。”

  “景梦魂纠集起来的高手,若是纠缠上铁补天的大军,就算刺杀不了铁补天,再怎么说延迟三个时辰还是足够有余的”

  “ér这段时间,我们的骑兵就能接近到三百里之内”

  “我们要争取的,实际上就○是这三百里的时间”第五轻柔手指头敲着大腿:“ér这三支兵马的jiāng领,乃是金银玉三虎jiāng我特意挑选的人物。”

  韩布楚顿时明白。

  金虎jiāng金南开,银虎jiāng龙傲,◆shìzhèsānbǎilǐdeshíjiān”dìwǔqīngróushǒuzhǐtóuqiāozhedàtuǐ:“érzhèsānzhībīngmǎdejiānglǐng,nǎishìjīnyínyùsānhǔjiāngwǒtèyìtiāoxuǎnderénwù。”

  hánbùchǔdùnshímíngbái。

  jīnhǔjiāngjīnnánkāi,yínhǔjiānglóngào,玉虎jiāng玉成龙;这三个人都比较年轻,最大的不超过四十岁,都是骑兵出身,引兵作战尤其善于出奇兵敢冒险对于这样的机会,三个人都是那种拼了命也要抓住的人物

  第五轻柔特意的挑选这三个人率领这三支部duì,就是看准了他们的锐气。

  一般的老成持重的jiāng领,第五轻柔绝对不会用在这种行动中:本就是闪电战,说不定眼皮一眨,机会就没了。ér那些老成持重之辈哪一个不是谋ér后动?

  但真正的机会你若是谋ér后动的话……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

  这是绝对的需要冲动的。

  一般的jiāng领或者赶不出这三百里路,争取不出时间,但这三个人却是宁可jiāng自己的骑兵跑死,也要抓住这个战机的

  第五轻柔竟然qiánqián后后的想得通透,只是一个设想和推测,却是算无遗策的定下了吞灭铁云的一条妙计

  若是真的抓住了这个机会,那么铁云真的可能会亡于这一役之中

  说话间,又有无形隼飞来。第五轻柔看了一眼,就jiāng新情报微笑着递给了韩布楚。

  韩布楚接过来一看,不由一拍大腿:“相爷神机妙算果然如此”

  情报上写着:‘铁云大军在侵吞我五十万大军之后,顺着斜谷,往qián推进六百里。目qián已经在斜谷之外,接近天外楼山脉。’

  第五轻柔呵呵一笑,道:“关键就在这‘斜谷’两个字。这里地势狭窄难行,大军通过必须秩序良好才可以。一旦被衔尾追杀或者迎头痛击,自己就会拥挤成一团,寸步难移。根本不用敌人费多大力气,就能jiāng整个部duì的战心击溃”

  第五轻柔的眉梢挑了一挑,阴森森的道:“铁补天,我jiāng五十万大军送进斜谷,让你迎头击溃,你应该觉得很快意吧?不过,我第五轻柔的便宜却不是这么好占的;纵然我故意送出去被你杀的军duì,也是如此。你迎头击溃我们的部duì,那么,我就衔尾追杀灭掉你这位铁云国主”

  …………

  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铁补天正在帅帐之中假寐,突然外面一阵喧哗,有人在呼:“着火了着火了”

  随即就有军士qián来禀报:“禀皇上,天外楼山脉突然整个的燃起大火”

  “天外楼山脉?燃起大火?”铁补天心中猛的一跳,猛地坐直了身子,一双眼睛之中射出夺目的精光。

  “是。先qián只是主峰着火,浓烟四起。但随着风势,整片天外楼九峰一园,已经燃成了一片火海,ér且,火势还有向着周边蔓延的趋势。”探马恭敬的回答。

  “我知道了。”铁补天只觉得心中在砰砰乱跳,浑身的血液几乎冲上了脑门,甚至,有些眩晕。

  天外楼为何突然燃起大火?毫●无疑问,定然是有人放的但,为什么放?

  铁补天的身躯甚至有些微微颤抖起来:楚阳回来了

  这把火,定然是金马骑士堂放的,他们追击楚阳,追到这里,失去了楚阳的踪迹,却又不甘心让楚阳逃回去,▲于是就放火烧山,要jiāng楚阳烧死在里面……

  纵然烧不死,也能jiāng楚阳逼出来没有人能在燃烧的山上呆得住的

  铁补天猛然站起身,大踏步走出营寨,几乎是急不可耐的厉声下令:“来人传我jiāng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