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为谁守冰心,为谁彻玉骨?


  第三百九十四章为谁守冰心,为谁彻玉骨?

  铁云大军潮水般涌进来,补tiān阁的rén与两大影子高手协同军队中rén疯狂追杀金马骑士堂这剩余的两千余高手,但这两千réngègè都不是庸手,片刻间,虽然被杀了五六百rén,被zhuā了三四十rén,但其他rén却已经逃得无影无踪。

  至于元凶的景梦魂,则是第一gè逃跑,早已经远遁而去。

  楚阳昏迷不醒的躺在铁补tiān怀里,铁补tiān只感觉楚阳虽然昏迷不醒,没有任何意识,但身上却是越来越热,简直如同火炉一般。

  两位影子回来的时候,目光有些闪躲。

  见两大影子高手回来,如同见到了jiù星一般,急忙问道:“两位叔叔,你们看……他这是怎么了?”

  两位影子早已从那些被zhuā的俘虏口中知道了什么事情,如今一看楚阳这副样子,恐怕是用膝盖猜也猜了出来,不由叹了口气,道:“这gèrén恐怕……没jiù了。”

  “没jiù了?”铁补tiān如被五雷轰顶,身子晃了晃,眼前一黑,问道:“他还有呼吸,而且脉搏还很健旺,怎么会没jiù了?”

  “他中了毒。”影子说道,叹息一声:“而且此毒无药可解。”

  “无药可解……”铁补tiān顿时摇摇欲坠,无力地问道:“什么毒这么霸道……竟然……竟然……”

  “这可是媾蛟的春毒,这里乃是荒山野岭,军中又没有女rén,这里连找gè□村姑都难……”其中一gè影子说到这里,突然住了嘴,呲牙咧嘴。

  却是另一gè影子狠狠地掐了他一把。

  “媾蛟?春毒?”但铁补tiān已经听到了,眼前一亮,想了一会,道:“就是那中了之后★□村姑都难……”其中一gè影子说到这里,突然住了嘴,呲牙咧嘴。

  却是另一gè影子狠狠地掐了他一把。

  “媾蛟?春毒?”但铁补tiān已经cūngūdōunán……”qízhōngyīgèyǐngzǐshuōdàozhèlǐ,tūránzhùlezuǐ,cīyáliězuǐ。

  quèshìlìngyīgèyǐngzǐhěnhěndìqiāletāyībǎ。

  “gòujiāo?chūndú?”dàntiěbǔtiānyǐjīngtīngdàole,yǎnqiányīliàng,xiǎngleyīhuì,dào:“jiùshìnàzhōnglezhīhòu五gè时辰之内不解毒就会全身溃烂而死的媾蛟?”

  两gè影子,一gè低下头去,另一gè却是东张西望,宛若没有听见。

  “是不是?”铁补tiān怒道。

  “这gè,还真的说不好…☆…”一gè影子期期艾艾的道,随即说道:“不过……就算是真的,也不必为了他去做什么,毕竟你……”

  说到这里,又被掐了一把;干脆退后一步,啥也不说了。

  铁补tiān疑问的目光看着另一g■è影子:“怎么回事?”神色逐渐的沉了下来。

  “这gè……他到这等地步,也是他的命。”这位影子字斟字酌的道:“再说,我们铁云现在有了楚阎王了……没有必要搞出两gè。再说……此rén一向桀骜不驯……再说……大战在即,实在不宜……”

  铁补tiān目光如水,看在楚阳脸上,脸上神情变幻,看得出,他的心里在剧烈的挣扎着。良久之后,他终于咬着牙,别过头去,哑声道:“准备一辆马车,将他运回去……”

  他的声音无力,整gèrén似乎在这一刻崩溃。

  两gè影子同时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相对看了一眼,急忙去办。

  这时,武狂云溜溜达达的过来,伸着脖子看了一眼,不由耸肩笑道:“原来是这gè小混蛋这家伙,还欠我深深的一笔账没有还呢。”

  铁补tiān木然的看着深沉夜色,脸上毫无表情,他就这么站着,一动不动,似乎在突然之间,这位铁云的君主,就这么变成了一尊泥雕木塑。

  马车来了,楚阳被放了上去,大军开始往回开拔。

  自始至终,铁补tiān就跟在马车旁边,一言不发,神色痛苦,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直到将自己的下唇咬破……

  两gè影子担心的看着他,寸步不离。

  “陛下,有消息。”武狂云手里zhuā着一只传讯的鹰隼,满头大汗的跑过来:“有三支骑兵大军,正火速的向着我们的方向赶来,距离此地,大约还有不到七百里。”

  “我们回去,还有多远?”铁补tiān木然问道。

  “还有三百五十里。”武狂云干脆的道:“不过我们大部分是步兵,对方却是骑兵,而且速度已经放开。而我们就算能回去,还要组织rén员撤退……”

  言下之意,铁补tiān听的很明白:很不乐观

  “大军归你指挥不管用什么办法,你必须要赶在对方之前,回到斜谷然后组织rén员撤退,进入tiān裂关”铁补tiān当机立断,立即下令。

  “那……陛下您呢?”武狂云大吃一惊。

  “我跟两位影子叔叔自有办法回去。”铁补tiān说着,伸手一指:“将这gèrén和马车也留下,你们先走带着他,你们走不快。”

  “不行”武狂云大吃一惊。

  “执行命令”铁补tiān森然的看着他:“若是再敢多说一句话,以叛国罪论处”

  随即安慰的道:“放心,我们会一直跟在大军后面走。如果能跟上,我们就跟上;跟不上,我身边也有两位九品王座在,不会出任何危险。”

  顿了顿,道:“这一次,不管什么情况,铁大元帅那里,自有我亲自去解释无需你出面。”

  不管他怎么说,武狂云只是不依。如此危急的时刻,将皇帝丢在到处着火的荒山野岭,武狂云神经再大条,也是没有这gè胆子。

  “你不走?”铁补tiān的目光突然锐利起来,刷的一声长剑出鞘,下一刻,就横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你不走,我就死在这里”

  武狂云汗流浃背两眼几乎迷惘了……

  “还不去?”铁补tiān一声厉喝。利剑在脖子上已经勒出一道血痕。

  武狂云大叫一声,充满了无尽的悲痛:“陛下保重老武去也”跳起身来,飞身上马,疯狂的发号施令,随即后军改前军,全军加快速度,而武狂云已经率领骑兵狂飙到了队伍最前面

  尽快赶回去,守住关隘然后我亲自出来接应陛下。

  若是……若是……那也只好将我武狂云这条命拼了……

  “武狂云,铁云国从这一刻就交在你手里了。只要守住了tiān裂关,那就还有可为。若是守不住,那就是我这位铁云国君这一生之中唯一的一次冲动,付出的昂贵代价”铁补tiān心里喃喃的说道。

  想起这一次冲动,就是为了马车里的那gèrén,如今,他却是命悬一线,身中奇毒,自己却……想到这里,铁补tiān不由得心乱如麻。

  铁补tiān跟着马车,跟在队伍后面。到了现在的这种情况,让武狂云率先赶回去这是最好的选择。若是还是自己带队,自然可以,但……楚阳怎么办?他是再也经不起颠簸了,而且……他撑不了这么长的时间了……

  铁补tiān咬着嘴唇,内心还抱着一线希望,两眼不断地在四周梭巡着,这里……太荒凉了啊。再说,又是刚刚经过大火烧山……

  怎么办?怎么办?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铁补tiān也已经赶着马车跟着部队走出了数十里路。前面的队伍越来越远,声音越来越小……

  铁补tiān突然勒住了马,接着就跳下马来。蹲在地上,一动不动,肩头耸动,似乎是……在哭?

  两gè影子对望一眼,均是深深叹息。

  一声压抑的低沉呻吟从马车上传来,三rén同时转头看去,只见马车上昏迷不醒的楚阳已经浑身在无意识的抽搐,脸上身上裸露在外的肌肤已经变得一片通红……

  “他这样太也痛苦要不……我干脆给他一gè痛快”其中一gè影子说道,说着,就向着马车走了过去。

  ●“你敢”随着一声厉叱,铁补tiān跳了起来,两眼通红的拦在马车前面。

  四目相对,铁补tiān眼中流露出来的,全是凛然的坚决。

  良久,他才低下头去,道:“给我找一gè僻静之处……”说★着这句话的时候,铁补tiān突然浑身颤抖了一下。

  “你……”两gè影子同时震惊叫道。

  “只能如此。”铁补tiān惨然一笑。

  “可是……冰心彻玉骨啊”其中一gè影子急切的道:“若是……若是……可怎么办?你,你会被你师父打死的”

  “冰心彻玉骨……”铁补tiān无动于衷的一笑,道:“他若是不在了……我为谁守冰心?为谁彻玉骨?”

  他淡淡的、却有些迷惘的笑了笑,道:“至于师傅……难道这一生,我还能再做她的徒弟吗?”

  两gè影子同时无语。

  铁世成只有铁补tiān这唯一的血脉,现在已经是铁云国的君主他如何还能做……她的徒弟?

  “但……这也不值得啊。”其中一gè影子着急了:“他甚至都不知道你的身份……甚至……”

  “他知道与不知道,有什么关系?”铁补tiān微笑:“这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难道你……”两gè影子瞠目结舌。

  “难道我还能跟他……一生?”铁补tiān凄然一笑,反问道,“正因为他什么都不知道,这才少了许多的纠缠。”

  “这……”影子哑然。以铁补tiān的身份,是不可能的。

  “既然如此,又有什么关系呢?”铁补tiān淡淡地道:“这是我的事不关他的事,也不关你们的事,更不关……我师父的事”

  他的脸上露出决然的神色:“我的事我一gèrén的事”

  他回过头,眼神有些哀肯的看着两gè影子:“下三tiān争霸事完,不管成败,他都要走了。这一走,很可能终生都不会再见。就让我一生之中,留下这么点回忆……好么?”

  影子默然,却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第一更,月票推荐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