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朋友么?【三更!】


  第三百九十六章朋友么?【三更!】

  楚阳想到这里,再也坐不住,将马车车帘一掀,就要跳下车来。但一掀开车帘,他就大吃一惊几hū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自己分明还是走在天外楼山脉之中是méi错的。但,大军呢?

  昨夜那狂潮一般而来的大军分明是铁云的队伍,怎么现在一个人yǐng也不见了?难道是做梦?

  四周,依然是还冒着烟的山林,有些地方,还有微弱的火光。

  在自己旁边,还有一辆看起来很简陋的马车;两辆马车,两个车夫,除此之外,就是坐在马车里的,自己和铁补天两个人

  一共四个人

  谁也不发一声,只有车轮在支油油支油油的赶路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楚阳忍不住出声,道:“怎么只有这几个人?”

  两个车夫就如是世人都欠了他们八百贯钱一般,板着脸不说话,只是赶车走路,对楚阳的问题,宛若méi有听见。

  “问你们话呢”楚阳恼怒的道。

  “闭嘴”一声呵斥。

  楚阎王有些傻眼,因为这是给自己赶车的车夫说的。啥时候车夫也这么厉害了?

  楚阳身子一下子飘了出来,站到了马车顶上,居高临下的看去,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大军已经不见了。

  而这两个车夫……楚阳缩缩头,吐了吐舌头。若是自己估计méi有错的话,这两个人,应该就是一直护卫在铁补天身边形yǐng不离的两大yǐng子高手了。

  靠怪不得这么鸟

  这还是楚阳第一次见到这两位yǐng子的真正面貌,只见两个人如同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一样,都是身形枯瘦,高挑,穿着灰色的袍子,如同竹竿上挑着一块布。颧骨高耸,眼窝深陷,混身上下,两个人加起来也méi有一两肉。

  都在五六十岁的年纪。

  他不说话了,但这位yǐng子却不放过他了:“你好了?居然能跳了?恢复得可真够快的,真是命大啊。”

  楚阳怎么听这话都有些阴阳怪气皮里阳秋。貌似,有很大的怨言的样子。不由道:“怎么了?”

  “怎么了?”yǐng子气不打一处来:“陛下为了救你,大军五十万出关接应,关隘正在被敌人一百多万大军围攻,所有人都回去支援了,只剩下我们这几个人。现在你明白了?”

  “什么?”楚阳心中一震,想不到铁补天竟然会为了自己冒这么大的险这几hū就是将举国的命运放在了与自己对等的天平上,而且自己的分量,明显还要重一点。

  这是天大的冒险啊

  这么一想,心中突然有些感动。

  心道,难怪铁补天刚才的表情那么臭,原来如此。因为自己一个人,却让整个铁云国陷入了险境,换做谁,都是心情不会太好的……

  两个yǐng子心中也是诧异之极。楚阳的春毒虽然除去了,但也绝不可能现在就能活蹦乱跳啊。他昏迷的时候两人都把过他的脉,伤势实在是已经严重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怎么现在就能走能跳,而且看似méi有什么大碍的样子?

  这小子的生命力,也太强了吧?

  另一边的铁补天méi有任何动静,似hū睡着了。

  三个人都不知道,铁补天正躺在车里,疼得浑身冒汗,脸色煞白,汗水几hū浸透了衣服。

  楚阳的春毒霸道之极,铁补天未经人事,就是这般高强度近hū残酷的蹂躏,如何承受得了?解毒的时候,铁补天无数次的死去活来,到后来几hū就只剩下了一口气……

  也多亏了楚阳méi有意识,只有下意识的动作,幅度并不大,绝大部分时间都是有铁补天自己来主导,这才méi有真的搞出人命来……

  现在,铁补天依然浑身如欲被撕裂,剧烈的疼痛。能够强忍着上来看一看楚阳,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楚御座,老朽比你年纪痴长很多,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yǐng子说道。

  “前辈qǐng讲,万事无妨。”楚阳微笑说道。

  “楚御座年纪轻轻,应该还méi有妻室之类吧。”yǐng子虽然是问句,却是肯定的口气。

  “尚无家室。”楚阳坦白的道。

  “嗯,若是有一位女子,为楚御座倾心相爱,甘愿付出一切,楚御座可否会动心么?”yǐng子的声音里,透露着一种隐隐约约的憋屈,道:“就有老夫做媒……”

  “yǐng子”旁边的马车里,传出铁补天有些愤怒的声音:“楚御座的婚事,又岂能有别人勉强?”

  yǐng子讪讪的摸了摸胡子,不说话了。

  “在下已经有了心爱的人。”楚阳闻弦歌而知雅意,干净利落的拒绝道:“在下对她十分中意,也十分钟爱;这一生一世,不想做第二人想。”

  yǐng子已经被铁补天何止,本不想再说话,但一听这句话却顿时勃然大怒,再也压制不住自己脾气,厉声道:“难道别人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就无动于衷?”

  “别人为我付出再多……也并不是我楚阳变心的理由吧?”楚阳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个有些暴跳的老家伙,饶有兴趣的问道:“只是不知道,前辈所说的这个人,是谁?”

  “哼”yǐng子愤怒的哼了一声,转过头去,再也不理他了。

  楚阳心念电转,心中就有了数。这老头说的,可能就是乌倩倩吧。毕竟这段时间里,自己不在铁云,乌倩倩与这两老接触就比较多,看来这两个老头今天是要为乌倩倩做媒啊。

  想到乌倩倩,楚阳就不由得深深的叹息。

  乌倩倩对自己一往情深,自己岂能不知?但自己这一生,就是为了轻舞◆。不管别人如何,自己万万不能对不起的人,就是莫轻舞

  乌倩倩自然也是绝色美女,而且兰心蕙质,才艺双绝,心思智谋,现在也都是一时之选。但,奈何楚阳心中只有莫轻舞一个,前世的天大遗憾,让楚阳的心直■接系成了一个死结。

  除了莫轻舞,恐怕这人世间,再也méi有人能够解开楚阳的情锁

  自始至终,楚阳就根本méi有想过,会与乌倩倩有什么结局。甚至,连这样的念头也méi有生起过。

  至于别人,应该不会有了吧。

  另一辆马车里,铁补天神情黯然,心中不无自怜的深深叹息一声。果然,楚阳心中是有人的。既然如此,就让这件事就此埋藏,也是最好的选择吧?

  再说,就算楚阳心中méi有别人,又能如何呢?自己一国之君的身份,难道还能嫁他为妻不成?

  铁补天心中宽解着自己,似hū是想通了,也决定了。但眼中却是悄悄的滴下了两串泪珠,将枕头浸湿了一片。她轻轻的伸手,将眼泪擦掉,但眼泪却又迅猛的涌了出来,似hū擦之不绝……

  就让我哭一次吧。

  趁着他还在旁边。

  虽然他并不知道……

  …………

  又是一片难言的沉寂,这片沉寂之中,楚阳明显的感觉到充满了压抑,似hū下一刻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发。

  良久之后,铁补天有些疲倦的声音从一边传来,道:“楚御座的身体恢复得真快。”

  楚阳呵呵一笑,道:“只不过是皮糙肉厚●而已。”

  既然揭开了对铁补天的误会,楚阳自然不会再与对方冷淡下去。

  “嗯……昨夜,朕将楚御座的黑衣扔在了火里,烧掉了。”铁补天慢慢的道:“不过烧掉之后才感觉有些不对,楚御座,你的衣▲服里,不会有什么难以割舍的东西吧?或者是非常重要的秘密?”

  “难以割舍的东西?非常重要的秘密?”楚阳一怔,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的道:“陛下此言何意?”

  “哦,既然méi有,朕也就放心了。”铁补天笑道:“因为在烧掉那件衣服的时候,分明有许多烤掉了毛发的味道,若只是御座身上掉落的,却又不会有那么多……呵呵,原来是朕多虑了。”

  楚阳一笑,道:“陛下可能不知,我的衣服上,沾染了太多的血腥,或者还有敌人的残碎尸体的血肉碎块,烧掉自然是有那种味道的。”

  铁补天笑了起来,道:“嗯,或者是朕méi有经历过吧。”心中疑惑,血肉碎体烧掉的味道,跟那个可不是一样的啊。但却méi有就这话题再讨论下去。

  “楚御座……你我不属于君臣,也不属于同僚……”铁补天字斟字酌的道:“楚御座前程远大,而且,绝不会局限在这小小的下三天,那么……敢问一句,在楚御座心里,我这一位铁云皇帝,是一个什么样的位置呢?”

  铁补天说的虽然慢,但口气之中,却有一份隐约的迫切。

  “呵呵……”楚阳尴尬的摸着鼻子笑了笑,感觉到这个问题真的不好回答。

  铁补天那边静静地等着,méi有催促。

  “我与陛下,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楚阳坦然笑道:“你我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是一种合作的关系。我们的目标,就是击败第五轻柔。而我们之间的交往,也都是架构在这个基础之上。”

■  “不过陛下的为人,我楚阳还是很钦佩的。这段时间里,在无数次的合作之中,也对陛下很有一种好感。而且很默契……”楚阳斟酌着,道:“这样的情况,说是兄弟,楚某不敢高攀,但说一声朋友,却是完全可以的。” ◆
  “朋友……朋友么?”铁补天的声音很低,似hū带着一股茫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