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她是独一无二的!


  第三百九十七章tā是独一无二的!

  “朋友……朋友么?”铁补天的声音很低,似乎带着一股茫然。随即轻笑道:“朕这一生,能够有楚御座这样一位朋友,的确是已经不忘了。历代帝王,有谁能够有幸▲,一生之中拥有一位真心的朋友呢?”

  “陛下说的是。”楚阳哈哈一笑,道:“其实不止是帝王,就算是普通人,一生之中拥有的真心朋友,也不会很多。shèn至,有些人一生之中都不会有真心对待他,他也不会真心的对待任何人。这样的人,实在比帝王还要可怜。”

  “哈哈……”铁补天真心的笑了出来,道:“听楚御座的意思,帝王,原来是很可怜的。”

  “是很可怜。”楚阳认真的道:“高处不胜寒,帝王就是如此,在坐上那个位子,接受了人间至尊的荣耀的同时,同时也注定了一生的孤独寂寞”

  这句话一出来,铁补天突然没有了声音,良久之后,听见马车中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一个低细不可闻的声音幽幽道:▲“帝王……孤独……寂寞……朋友……呵呵……”

  两个影子也分别发出了一声叹息,声音中,不知是为自己叹息,还是为别人叹息,总之其中的意思复杂难明。

  另一辆马车中,铁补天两眼无神的看着马○●车的顶部,良久,眼珠都没转动一下。

  朋友呵呵,朋友……也不错嘛。

  你为我间关百战,你为我智谋百出,你为我杀戮如狂,你为我出生入死,……原来是当我是朋友。

  我为你柔肠百折,▲我为你情根深种,我为你担心受怕,我为你不惜一切,我为你不惜清白,我为你……做我能够做到的一切,付出我的所有,shèn至包括江山社稷……原来我men是……朋友

  铁补天的心中酸涩难言,这一刻,竟■然有一种嚎啕大哭的冲动。内心的酸涩和绝望,让tā恨不得立即拔出长剑,就在楚阳面前自刎而死。

  但tā依然控制住了自己的几乎不受控制的情绪,深深地呼吸,深深地呼吸。眼泪却如同断线珠子一般静静的流●下……

  哎,为什么又哭了?刚才不是说过再也不要流泪了吗?为什么现在又哭了?

  铁补天,你真没用啊……

  朋友啊……

  只是朋友啊……

  楚阳这一句话出来,就定下了两人之间的基调。

  终于,铁补天微微笑了起来,朋友……也不错啊正如自己所说,古往今来的帝王,有几个能够有朋友?如楚阳所说,就算是普通人之中,拥有真正真心的朋友的,又能有几个呢?

  “呵呵,这一次距离回到关隘,或者要等到这一次关隘大战落幕之后才行。时间还长得很呢……”铁补天微笑道:“楚御座不妨说说自己的事,也当是聊解这旅途寂寞,如何?”

  “旅途?”楚阳有些啼笑皆非:“陛下可真的很轻松,难道陛下对这关xì到两国命运的大战,就一点也不放在心上吗?”

  “放在心上……又能如何?”铁补天笑着,道:“该做的,都做了。剩下的,无论胜败,我都能接受。我着急,也是如此,不着急,还是如此。何必要放在心上呢?”

  “陛下是真的豁达”楚阳肃然起敬。作为一个帝王,能有这等心胸,实在是难能可贵

  “呵呵呵……”铁补天笑的很快意。

  “陛下想要听一些什么呢?”楚阳问道。

  “既然我men是朋友,那么,楚御座你老是陛下陛下的,就不太合适了。”铁补天微笑道。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是,铁补天和楚阳两人每次说出朋友这两个字的时候,两位影子的脸上,就顿时出现一种怪异的表情和眼神,很是复杂难言。

  “可陛下还是一个劲的叫我楚御座啊。”楚阳失笑道:“既然是朋友,称呼什么又有什么关xì呢?陛下想让我怎么称呼呢?”

  铁补天不由语塞。

  是啊,想让他怎么称呼呢?补天?铁兄弟?这不是往自己的伤口上撒盐吗?难道要让他称呼自己,那在自己六岁之前,父皇的专用称呼:小甜甜?更加的不可能了。

  那自己该称呼他什么?楚兄?太远;阳阳?估计他自己也不会同意。楚郎?更加不行了。

  “还是就这么着吧。哈哈,楚御座说的是,朋友之间,何必在乎称谓。”铁补天爽朗的笑着:“朕对楚御座心中念念不忘的那个人,可是很有兴趣啊。楚御座不妨说一说啊。”

  “啊?”楚阳顿时有些傻眼。

  “那个女子,能够让楚御座这样的人倾心相恋,红尘三千弱水,御座只取一瓢;shèn至,平常也是洁身自好,从来不往女人堆里凑,更加不敢招惹任何的情丝……”铁补天的声音很怪异,说不出是什么味道什么意思的道:“平常宁可以一副狰狞的面具掩盖住自己俊秀的容貌,此生芳华,只为一人。”

  “朕真的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了不起的女子,才能让御座如此情深一往?”铁补天问道。

  “tā呀……”楚阳想起莫轻舞,不由悠然神往,嘴角也露出一丝不知是苦涩还是甜蜜的笑容。

  “很难说。”楚阳轻轻道。

  “说说吧。”铁补天兴致盎然。心中补上一句,我想知道,我与tā相比,到底差在哪里。

  “tā是一个很傻的女孩子……”楚阳心中想了想,终于道:“而且,也很天真。tā对我,总是无怨无悔的付出,从来没有要求过什么…”

  “哦……”从没有要求过什么这一句,让铁补天心中一颤。

  “我跟tā在一起的时候,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要怎么做,就怎么做。完全没有考虑tā会怎么想,但tā也从来不阻止我,只是默默的支持,鼓励;shèn至有一次,我厌烦了,让tā离开,tā也不会说什么,只是在一个角落,静静地看着我,静静地等着我……”

  “现在还有这么傻的女子……”铁补天心里不由叹息一声。

  “tā的身体不好,小时候受过伤,注定了这一生不会有太大的成就,所以tā跟我在一起,总是很自卑……”楚阳下意识的查看了一下九劫剑剑柄之中的九重丹,道:“……而我,也就这样子浑浑噩噩,不知道珍惜……”

  “终于有一天,tā离开了我……那时候,我才知道,tā有多么重要。没有了tā,我的人生,完全的黯淡了……那时候我痴迷于剑。tā只是在即将离开我的时候,鼓起了所有的勇气,和tā跟我在一起所有的委屈和怨恨,对我说……楚阳,我比剑好看”

  说到这里,楚阳心中一酸,想起前世那个心伤魂断的下午,残阳如血,紫竹如海,莫轻舞一身红衣,浑身浴血躺在自己怀里,奄奄一息的说出那句‘楚阳,我比剑好看’的样子,一颗心蓦然的痉挛一般的疼痛起来。

  这句话,每一次的想起来,总是感觉其中充满了一种别样的凄迷,似乎每一次,都能给自己不同的感受。

  铁补天默默无言,似乎感到了楚阳心中的悲痛一般,心中叹了一口气。

  “到了最近,我才终于又找到了tā……这一次,我发誓,我要对tā好我要坐到我所有能够做到的,让tā做一个,整个九重天最幸福的女人”楚阳轻轻地道。

  “tā真的很幸运,能够遇到你这样的有心人……”铁补天轻声说道,心中酸痛无限,对这个幸运的拥有楚阳全部的爱的女孩子感到羡慕万分,还有一些浓浓的嫉妒。

  “应该说……遇到tā,也是我的幸运,最大的幸运”楚阳快活的笑了笑,想到自己为轻舞疗好伤,让tā这一生快乐无忧的生活下去,就充满了幸福。

  “嗯……都幸运。tā的长相……如何?定然是很美吧?”铁补天问道。

  “国色天香风华绝代倾国倾城”楚阳肯定的道:“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世间,还有比tā更加漂亮的女孩子”

  他想了想,又道:“tā的风情,tā的风致,tā的气质;tā的容貌,tā的身段,tā的性情脾气,tā的……任何一个方面,都是举世无双”

  楚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tā的美,直接不属于人间所有”

  这一次,铁补天沉默的更久了。

  马车中,铁补天有些无力的眼神看着自己身下,那里的伤口,似乎又有鲜血流出。但现在的痛苦,却远远比不上tā心中的酸楚。

  在楚阳滔滔不绝的夸奖他的心上人的时候,浑然不知,这边的铁补天的心,已经绝望地碎了……

  楚阳脸上在微笑,心中在回味,充满了幸福。大战已经开始,击败第五轻柔,我就要去中三天,与轻舞相会。

  突然感觉身边有异,目光一斜,蓦然发现,两辆马车上,两个影子正愤怒的看着他,眼中露出的怒火,似乎要将楚阳整个人完全吞噬掉一般……

  “这么说,我更加的好奇了。”铁补天强笑道:“什么时候楚御座能够将tā带来,让朕也能看看这天上人间绝无仅有的绝色……”

  tā笑了笑,道:“倩倩本就已经是绝色佳人,我真想看看,比倩倩还要美的女子,是什么样子……”

  “咳咳咳……”这次轮到楚阳无语。怎么地突然之间铁补天又将乌倩倩拿出来做比较?这种事……能比较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