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我是剑王!


  第三百九十九章wǒ是剑王!

  铁补天看着这枚神奇的丹药,突然间觉得自己被无边的幸福整个的笼罩了起来。刹那间的激动,让他的脸竟然有些发红。ruò不是有奇妙的易容术支撑,此刻恐怕已经是满面羞红女儿态尽显了。

  满足了。真的满足了

  虽然这枚丹药,并不一定有楚阳说得这么神奇,虽然楚阳并不知道自己为他做了什么;但,一切都值了

  因为最关键的是……这份心意

  “不,wǒ不能要。”铁补天眼眶有些泛红,但他考虑了一下之后,还是拒绝了,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楚阳:“楚御座,朕在下三天,锦衣玉食荣华富贵,一生未必有什么为难之处,倒是你,ruò是去了中三天,可说是步步凶险,江湖风波险恶,才是最需要这种东西”

  铁补天定定的看着楚阳:“你留着,比wǒ有用。”

  楚阳心中一暖,眨眨眼,道:“wǒ还有。”

  铁补天盯着他看了一会,看到他眼中认真的神色,知道他没有说谎,终于笑了笑,轻轻从楚阳手掌心将紫晶瓶拿了过来,慢慢的握起拳头,攥住,展颜一笑,道:“既然如此,那wǒ就收下了。”

  “嗯,应该的。”楚阳和煦的一笑。

  他并没有发现,铁补天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似乎心dǐ那最柔嫩的地方,再轻轻的触动,颤动……

  她脸上表情平静,但一只手自从接过紫晶瓶,就再也没有放开过。她是这样的用力,以至于骨节都发了白……

  楚阳放心的一笑,道:“那wǒ过去了。”

  “好。”铁补天艰难的维持着平静说道。

  楚阳一笑,站起身来,掀开车帘跳了出去。

  铁补天静静地坐着,低着头,嘴角却露出一丝幸福的笑意。wǒ……其实并不是什么都得不到啊……

  良久,她才珍惜的将紫晶瓶举在眼前,细细的看着,眼中满是柔情。似乎这个紫晶瓶,她永远也看不够的样子。

  然后她就将这个瓶子,紧紧地捂在了自己的胸口,让这个紫晶瓶感受着自己的体温,良久不动。

  楚阳将这个紫晶瓶雕刻的如同艺术品一般,煞是漂亮;但铁补天看重的,却明显不是这份美丽。

  良久之后,铁补天将紫晶瓶放下,两手绕到颈后,从脖子上解下来了一个小小的东西,那是一块奇怪的玉牌……

  然后铁补天就拿起了一面小小的镜子。

  这块玉牌一离开她的身体,顿时一阵氤氲的光影闪过,原本英气勃勃一副俊美少年模样的铁补天顿时变成了一个wǒ见犹怜的绝色佳人。

  原来她的伪装,并不是易容,而是这一块玉牌在起着作用。只是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铁补天静静地看着镜子里那一张倾国倾城的面孔,默默地看了一会。随即苦笑一声,○低低细细的道:“这一生,这张面孔……恐怕谁也见不到了吧?”

  然后她就将那个紫晶瓶用一根坚韧的丝线细心的缠住,打了一个死结,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解开内衣,让这个紫晶瓶静静地依附在自己最私密的地◇方,紧贴着自己娇嫩的肌肤。

  “陪着wǒ吧,你陪着wǒ这一生,很好很好的。”铁补天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看着镜子里胸前那一点ruò隐ruò现的紫色,轻声说道。

  一滴眼泪轻轻滑落,铁补天玉手有些颤抖,但还是将那个小玉牌又慢慢的、坚决的戴了回去。

  光影一阵氤氲变幻,那位昙花一现的绝代佳人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剑眉星目,目光锐利,睥睨天下,手掌乾坤的一代帝王

  铁补天 □
  这块玉牌的幻化效果,竟然连铁补天的气质肤色容貌等……一起改变

  那颗九重丹自从接过来,铁补天似乎就解开了自己的心结,或者说……将自己的心从此打了一个死结……

  从此之后,这一◇天一夜里发生的事情,就留在记忆里。wǒ是铁补天,铁yún国主一代帝王

  wǒ必将登临四海,君临天下

  天边的最后一丝光亮落下,无边的夜色,就这么在突然之间席卷而来,君临大地

  铁补天和楚阳的伤势既然已经痊愈,心忧战局,四人自然要加快行程,索性弃了马车,轻身上路。趁着夜色往前猛赶一段路。

  四个人一展开轻身功夫,两位影子带着铁补天,楚阳就刷的一声窜了出去,身法轻灵潇洒,一缕青烟一般竟然在一个纵身之间,就出去了十七丈,而且身体绝对没有任何借力的在空中微微一摆,一只手轻轻深处,贴着地皮刷的一声掠过,手中已经多了一只肥肥的野兔。

  然后目光一闪,似乎又有发现,竟不落地,诡异的又是一转,路边山石后面的杂草丛中,两只正展翅欲飞的山鸡被他一手擒拿。

  然后才轻飘飘的落下地来。

  两个影子如同见鬼一般瞪大了眼睛,看着楚阳,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怎么了?”楚阳拎着野兔和两只山鸡,微笑道:“这些,恐怕不大够wǒ们一顿吃的。幸亏wǒ这里还有些干粮。”

  两位影子却是根本没在意吃的够不够,只是瞪着眼睛呻吟一般的问道:“你现在已经是王座?”

  这句话一出来,连铁补天也是猛地瞪大了眼睛,看着楚阳。

  王座?一年前楚阳与自己见面的时候,十七岁,武士四级。这才仅仅的一年的功夫,楚阳竟然就已经成了王座高手?

  这……太假了吧?

  “惭愧,只得王座一品而已。”楚阳谦虚了一句。

  两个影子对望一眼,直接无语了

  武士九级,武者九级,武师九级,武宗九级,武尊九级……才是王座这个混蛋,在一年之内跨越了四十多级,居然还很羞涩的说‘惭愧,只得王座一品而已’……

  而已?

  惭愧你个鸟,而已你个头啊。

  没这么打击人的吧

  两位影子都有些黯然。王座九品,是两人的真实修为;但……两人也知道,这也是自己此生的最高修为,两人已经六十岁了;终此一生,再也不可能有任何寸进

  如今,楚阳以十八岁的年龄,就到了王座那么,他的未来发展空间,会有多大?

  皇级?绝对不止

  那么,……圣级?很有可能啊

  这么一想,两位影子再看面前的楚阳,突然觉得高山仰止起来

  “你王级了?”铁补天看着楚阳,眼中竟然有一丝骄傲。

  “嗯。”楚阳呵呵一笑:“其实,没啥大不了的,ruò不是你俗务太多,以你的资质,也绝不会比wǒ差的。”

  铁补天呵呵一笑,道:“未必。”

  一个影子问道:“那,你是什么王?”

  这句话问得没头没尾,但楚阳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笑道:“wǒ是剑王”

  剑王

  两个影子又是吃了一惊

  竟然不是普通的王级,而是王级之中最难达到的一种,剑王

  自从这九重天出现了九劫剑主之后,剑,在这九重天就成了神圣的兵器这也导致了,天下间用剑的武人;几乎占据了整体比例的绝大部分

  任何别的武学,都没有明确规定;只有剑,在突破王级到达皇级的时候,就是剑帝而不是剑皇

  这▲是九劫剑主的规定,数万年来,没有人敢于违抗。更何况,‘剑帝’,已经成了修剑者至高无上的荣誉

  或者可以这样说:一个一品的剑帝,足可轻松斩杀一位相同品阶的刀皇

  修剑的威力,可想而知

  “年纪如此小的剑王……”两个影子对望一眼,同时无语了。因为他们已经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意思:这样年纪的剑王,上三天那九大世家之中,有几个?

  这样的人物竟然是出现在下三天,而不是上三天,这●又代表了什么?上三天的九大主宰世家,培育一个这样的人物需要花费多少?那简直是想也不敢想的

  那海量的灵药和天才地宝,一般的小世家,足以能够被拖累到倾家荡产

  或者……这件事儿,还是好事呢?两个影子同时心里冒起了这样的想法。

  “天裂关……未知如何了……“铁补天却站在一块凸起的大石上,极目远眺,脸上神情虽然淡淡的,但隐隐可见她的着急与焦虑。

  “应该不会有事。”楚阳安慰道:“武狂yún能征善战,而且,看似粗豪,却是有勇有谋,决断迅速,该舍则舍,得失之间,把握极准,既然他提前了数百里的距离感回去,而且又是天裂关这般天险,那么,就定然不会出事。”

  他知道铁补天在担心什么,而他的话,也恰到好处的消解了铁补天的担心。

  是的,五十万人挤在一起,是来不及全部撤进天裂关之内的;武狂yún定然要做出牺牲,才能保证大部队的安全,保证关隘不在自己手里失守

  关键是看,怎么舍弃

  但两人却均未想到,这一次天裂关的攻防战,打得是那样的惨烈,那样的,惊天动地

  第五轻柔算的极为精确,万里之外的他,甚至将每一个细节都推算了出来。按照他的计划,定然可以将铁补天的部队一举完全击溃

  但……他却是唯一没有推算到一点。而就是这个他没有推算到的一点,导致了战争的进程发生了变化

  …………

  连续爆发了这几天了,今天wǒ真的是爆发不动了两更六千字,竟然花费了十几个小时……

  心情也很不好。有些事,难以解释。这是小说,只是小说;而已关于书评区沸沸扬扬,wǒ什么都不能说,不能做任何反应,一说就剧透了……

  有□人扬言:如果这本书怎么怎么wǒ就不看了。说实话,这本书到dǐ如何写,wǒ心里有数。但这样的威胁,wǒ永远不会接受。对此wǒ只能说:ruò有可能,希望wǒ们下本书再合作。谢谢

  wǒ不可能按照某●人的口味专门去迎合,那wǒ将什么都写不好因为作者只有一个,读者却成千上万。wǒ不可能每个人都照顾到。wǒ只是在构思一个wǒ认为可以的故事;仅此而已。请理解wǒ一次,因为wǒ还是将按照wǒ最初的打算,坚定不移的,将这本书进行下去而且,不会让大家失望。就说到这里……

  关于月票,这几天的连续爆发并没有拉开距离,如今,被越逼越近;心里很着急。希望大家支持一下,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