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你什么意思?


  第四百零一章你什么意思?

  但武狂云这番话说出去之后,duì方非但没有退兵,反而戒备更加森严,进攻次数更加密集le。

  龙傲策马出阵大骂武狂云:“滚你**,你以为你还有什么信誉吗?还你老子的老子,早他**变成le一堆骨灰,居然还拿来发誓,你骗鬼呢你……你以为都跟你们武家人一样的傻大黑粗啊……”

  武狂云大怒,骂道:“老子是你老子,老子的老子就是你老子的老子,你敢骂老子的老子,你就是忤逆不孝,你这是十恶不赦,你这是欺师灭祖,大逆不道龙傲,你这个狗*养的杂碎黑鳖生的王八@##¥¥@¥¥¥@……”

  这一场劝说,发展到最后变成le两军duì骂

  两人duì骂不过瘾,到后来几个人各自纠集自己手下的士兵排成队,喊着号子一起骂;武狂云也不甘示弱,将守城军分为几拨,一波*的轮番上阵,自己亲自打着赤膊光着膀子喊号子。

  那气氛,那叫一个惊天动地

  骂的天昏地暗,骂的日月无光这些军人一个个都是粗豪汉子,每一个人都是骂人的好手,到最后各种低俗各种方言国骂统统出炉……

  城上城下百十万人,骂到后来每一个人的女性直系亲属追溯到祖宗十七八代都遭le秧……

  …………

  而这时候,楚阳正和铁bǔ天等人绕路向着这边赶。

  铁bǔ天和影子都不知道,还有别的路通往天裂关。但楚御座带路,一路之上非但弯弯曲曲的找到le一条羊肠小道,而且,楚御座还有时间从这条路两侧找到le一株罕见的野山参和一株数百年的赤灵芝。至于黄精首乌等东西,居然收le一堆……

  这种本事,让两位见多识广的影子为之瞠目结舌

  这货,是怎么发现的?

  往往正走着走着,楚阳就“咦”的一声,然后鼻子嗅嗅,蹲下来看看,然后一路扒着草过去,就是一株草药。而且,每一株还都能算得上是精品……

  这本事真是逆天啊有这本事,就算资质●再差,也能够将修为提上去啊……两位影子心中暗暗想道。

  这是一条路,名副其实的羊肠小路,最狭窄的地方,一个瘦子侧着身勉强能够挤过去;而且这种狭窄的地方还不少,幸亏四个人都不胖,勉强能过去。

  这一路上,楚御座发现,其他人过这种地方的时候,一般都很好过,但惟独瘦瘦小小的铁bǔ天在过这种地方的时候,胸口居然被挤住le好几次……

  这让楚御座很是大惑不解:看上去这丫的胸口平平的,◇这么瘦;胸肌也不发达啊。为啥他就会挤住?这事情真是怪哉……

  山路越来越难走,这也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一条小路le,到现在已经基本没有路,荆棘密布,这绝峰爬le不到一半,就到le几乎寸步难行的地●步。

  若不是四个人修为都不低,还真的很难过来。

  到后来铁bǔ天的气力不济,有其中一个影子背着他。楚阳有些过意不去,毕竟这个影子看起来鸡皮鹤发的已经是老头le,别累出个好歹来,自己年轻力壮,而且还是王座,便提出自己背一段。

  没有想到这句话刚刚说出口来,就遭到le两个影子和铁bǔ天的强烈反duì

  三个人反映的激烈程度,让楚阳顿时吓le一跳。没法,只好继续让老头儿背着铁bǔ天,心中暗暗腹诽:擦你们难道怕我将这皇帝扔到悬崖底下去不成?

  于是有些郁闷。

  同时也有些奇怪:铁bǔ天要影子背着这没错,但为何只要其中一个背着?另一个居然也不知道提出来换换手……看着自己的兄弟就这么累的直吐白气……

  铁bǔ天也是无奈。玉佩的幻化效果只能欺骗人的视线,但却不能欺骗人的感觉。这要是被楚阳背着,他定然会发觉异样的……

  至于自己只要这一个背着……因为,因为这俩影子,自己虽然一直叫两位叔叔,但实际上……这是一duì夫妻呀。

  翻过一道又一道绝崖,终于到le山顶山顶凛冽的风声呼啸吹过,四个人都需要运功才能站得住,虽是盛夏,但山顶却也◎是寒冷得紧。

  “再过一个山头,从那一面下去,就是天裂关le。不过想要进入天裂关的话,还有一段凹进去的悬崖无法下落,那一段足有七八十丈高。”楚阳伸手一指,说道:“这里这一道凸出的悬崖的下面,就◆shìhánlěngdéjǐn。

  “zàiguòyīgèshāntóu,cóngnàyīmiànxiàqù,jiùshìtiānlièguānle。búguòxiǎngyàojìnrùtiānlièguāndehuà,háiyǒuyīduànāojìnqùdexuányáwúfǎxiàluò,nàyīduànzúyǒuqībāshízhànggāo。”chǔyángshēnshǒuyīzhǐ,shuōdào:“zhèlǐzhèyīdàotūchūdexuányádexiàmiàn,jiù是斜谷”

  铁bǔ天点点头,若有所思的看着下方。

  “陛下不必担心,我们走来的这一路,乃是一条隐秘到极点的小路,错非是武尊以上修为,根本攀不上来。若是让大军从这里经过,更加的是无稽之谈。”

  铁bǔ天淡淡笑道:“我担心的不是这个,我是听你刚才说,这下面就是斜谷,那么,武狂云既然据守关隘,那么斜谷之中,就定然是大赵的军队。如何能够摧毁他们……或者我们居高临下,有什么办法呢?”

  “未必这样凑巧吧?”影子在一边说道:“要知道那可是必须有一个合适的地势……”

  “不看看,怎么知道会不会凑巧?”铁bǔ天皱le皱眉,道:“再说,好不容易上来一次,若是什么都不做,就这么下去,未免心中不甘。”

  他却没有注意,自从他说出这句话之后,楚阳就开始皱着眉头,苦苦的思索。然后道:“既然如此,我倒是有一个办法。你们跟我来。”

  然后他就顺着原路往下走去。铁bǔ天三人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只好跟着走。

  下面那气势雄浑的叫骂声,隐约可闻。山虽然高,但四个人之中有三个王座,均是听力超人,如何能听不见。

  “真牛”楚阳由衷的道:“打仗能够打到武狂云□这等水平,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看这骂的多起劲啊。”

  铁bǔ天几乎扑哧笑le起来,道:“看来武将军也挺着急的。”

  “他能不急?他把你这位皇帝陛下撇下le自己跑le回去,虽然这是你▲命令的,但若是万一出le事,他就是跳到九重天河里也说不清楚le;现在这家伙的心理肯定是百爪挠心一般的。偏偏还哑子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楚阳嘿嘿一笑,道:“这位武大将军现在心里的感觉定然是爽得很。”

  铁bǔ天终于忍不住笑le,道:“是啊,等到你见到他,问问他就会知道他有多么爽le……”说到这里,突然间脸上红le一红,也不知想到le什么……

  “不用问我都知道他能说什么……”楚阳撇撇嘴。

  “他能说什么?”铁bǔ天好奇地问。

  “若是他见到你回去le,而我又去问他陛下不在的时候你心里的感觉如何?爽到什么地步?……”楚阳随即就道:“他心中一宽,定然就会这么说——”

  “嗯?”铁bǔ天好奇问道。

  楚阳突然学着武狂云的那种破锣嗓子粗豪声音,捂着胸口**的叫le起来:“……嗷呜……好爽啊……人家好爽啊啊啊……嗷……”

  一边叫一边加上肢体动作,动作之轻柔曼妙,声音之缠绵悱恻,简直能够令人想入非非面红耳热……

  铁bǔ天一个踉跄几乎从山上滚le下去,一脚踢在楚阳屁股上,面红耳赤的道:“胡说八道哪有这等事”

  两个影子均是一个踉跄,险些栽le跟头,站定身体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位楚御座,瞪着眼睛瞪le他半晌,实在不知道说他什么才好……

  “不过你学他的声音倒是挺xiàng的。”铁bǔ天定le定神微笑道:“听说你们还是素识?”

  “是啊,素识,感情好得很啊。”楚阳摇头叹气:“他行刺杜世情的时候,被我抓住,曾经当le我十几天的俘虏,那几天里,他天天的叫骂,声音想不熟都不行。不过到后来他惹恼le我,让我一句话,他顿时就老实le……”

  “额?你说的什么这么管用?”铁bǔ天更好奇le。以武狂云的性格,有时候duì着铁龙城还敢大喊大叫,楚阳那时候还是和他处在敌duì的地位,究竟说什么能让他立即就老实下来?

  “我说……只要你再骂我一句,我就立即将所有的战马喂*药,然后将他脱光le衣服摆好le姿势放进战马棚子里去……”楚阳眯着眼睛,乐滋滋的道。

  “你……”铁bǔ天直觉的脑中一阵激荡,差点被这句话刺激的跳起来直接跳下悬崖去。

  不是为le武狂云,而是为le自己。

  喂*药,然后摆好姿势……

  这岂不是跟前天晚上楚阳中le*药昏迷不醒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一样?

  难道他是说的我?难道他那时候还有意识不成?

  铁bǔ天顿时羞不可抑

  大怒,恶狠狠地问道:“你什么意思?”

  两位影子也是面面相觑:这位御座,难道……

☆  “啊?”楚御座吓le一跳,非常无辜的看着他,挠le挠头,道:“咋le?”

  “哼”铁bǔ天顿时知道自己误会le,看这家伙的表情,猝不及防之下哪里来得及如此伪装?肯定是真的duì武狂云如此威★◇胁过。但想起来依然是怒气冲冲,背着手冰着脸气鼓鼓的走le。

  ………………

  今天就这两更吧。瓶颈,整整的卡le我一天,直到下午才理清思路。

  现在思路很顺,我从现在开始加班码◎字,争取到明天,奉献给大家一次井喷似地特大爆发顺便冲榜……嘿嘿,大家想要四更呢?五更呢?六更呢?七更呢?八更呢……?

  哇哈哈……挥手,姿势特潇洒的遁走码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