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第五轻柔来干什么?


  第四百二十二章第五qīng柔来干什么?

  “你是说,这是第五qīng柔的陷阱?”乌倩倩震惊的道:“用这gè陷阱,引发八百万人决战?”

  “第五qīng柔是能够qīng易退去的人么?”楚阳淡淡道。

  乌倩倩默默不语。

  外面的喊杀声音越来越大。整gè天都如同塌了下来一般的杂乱。

  “若是不追呢?第五qīng柔能怎样?”乌倩倩问道。

  “若是不追……第五qīng柔若是真的撤退呢?想要击溃第五qīng柔,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楚阳苦笑一声:“因为第五qīng柔已经将他自己的部队拉到了你的刀口下,你下刀,他jiù有可能毙命;但也有可能反噬”

  “若是不追……第五qīng柔也不介意有一段长远的休养时间的。三年两年是他,十年八年也是他。”楚阳苦笑,除了苦笑,他现在几乎没有别的表情。

  或者第五qīng柔是无意;但自己却真的耽搁不起这段时间了。九劫宿命开启,怎么能为了世俗征战一耽搁jiù是十年八年?那是绝对无法想象的事情

  门外脚步声响起,一人道:“禀御座,大帅有信来。”乌倩倩chū去接了进来。将信递给了楚阳。

  楚阳展开一看,不由苦笑:“铁龙城来信,在说大赵撤退之后是否追击的问题。”乌倩倩脸色一变,两人正在讨论这gè关键问题,没想到铁龙城jiù来了信。

  看来,这一场战争,大家都看chū了什么。但大家却都不能确定,自己的猜测对不对。

  “那你的意思呢?”乌倩倩问道。其实不用问,从楚阳刚才的推测之中,jiù可以看chū来楚阳的态度。

  楚阳仔细的看着信,心中谨慎的思考着,终究道:“我觉得,……还是不要冒险的好。”

  jiù在这时,帅帐之外突然有人厉声呼喝:“拦住他”

  然后排山倒海一般的叫喊声突然响起,帐外,砰砰砰连续的声音响起不绝;凄厉的嚎叫声响了起来:“将军快走有刺客”

  竟然是混在这一波骑兵之中进来了高手?楚阳心中有些诧异,第五qīng柔的计划正在顺利实施,还派遣杀手做什么?

  武狂云的声音爆烈的响起:“哪里来的王八蛋吃我一刀”

  砰地一声闷响,接着jiù听见武狂云怪叫一声,然后jiù是一gè庞大的重物落地的声音。

  楚阳心念一动,大踏步走chū去,一把揭开帐篷,只见在五六丈远的地方,一gè黑衣人,黑衣蒙面,在人群之中向着这边而来。

  他的步履从容,举止潇洒;似乎全然不带半点烟火气,但围绕着他攻击的侍卫们却是一gè接一gè的倒了下去,这人在数百高手围攻之下,竟然仍是游刃有余

  虽然在数百人围攻之间,却像是在闲庭信步。

  楚阳瞳孔一缩。

  这gè人绝不是景梦魂

  这gè人没有下杀手

  这gè人是从第五qīng柔的突袭奇兵之中过来的

  这gè人有随时离去的◇能力,他要走,jiù算是百万军中,也是说走jiù走

  楚阳的眼中迸射chū了精guāng。

  “住手”楚阳一声断喝:“让他过来”

  亲兵侍卫闻言住手,成子昂和陈雨桐同时左右跃开◎,气喘吁吁。在楚阳到那gè黑衣人之间,留chū来了一条宽宽的大路。

  黑衣人抬起头,目guāng远远看来,看到楚阳那狰狞的面具,不由眼中露chū一丝精guāng。

  “阁下,远道而来,▲想必不是为了来打一架的吧?”楚阳淡淡笑道:“可否有幸,请阁下入内一谈?”

  黑衣人没有chū声,却是举步向着这边行来。

  五六丈的距离,他前脚一抬步,后脚居然jiù已经到了楚阳面前。 □
  “请。”楚阳伸手肃客。

  黑衣人昂然而入。

  “大家都散了吧。”楚阳吩咐道;不等有人反映过来,jiù一下子放下了帐篷的门帘。

  转过头一看,只见那黑衣人已经气度闲雅的在帐篷里面的客位上坐了下来。楚阳不由得qīngqīng一笑。

  “倩倩,泡茶。”楚阳微笑道:“泡我最好的茶”然后走到这黑衣人面前的主位上,缓缓坐下,眼中闪chū兴趣很浓的guāng彩。

  乌倩倩答应一声,有些狐疑和担心的看了看这gè黑衣人,转身去泡茶。

  “楚御座果然是艺高人胆大。”那黑衣人带着笑意,qīng柔的赞道。

  “谬赞了……”楚阳谦虚的摇头,道:“比起相爷的chū入万马千军如入无人之境,楚某简直是不堪一提。”

  相爷?

  正端茶chū来的乌倩倩两手一抖,险些将茶具摔在了地上。这gè黑衣人是相爷?什么相爷?

  “楚御座果然是目guāng如炬啊。”黑衣人qīngqīng地笑了起来,然后他jiù揭下了头罩,一张清癯的脸庞,在乌倩倩震惊的目guāng中,展现在面前

  乌倩倩手中的茶壶当的一声落在了桌子上,幸亏已经快要放下了,否则,jiù要报销了。但乌倩倩的一双俏眼还是呆怔怔的睁着,一脸的不可置信。

  面前人面容清癯,双目温和,长眉凤目,脸色白皙,三缕长髯飘在胸前,整gè人给人一种一尘不染的感觉,似乎jiù算是从血○海尸山之中杀chū来,整gè人也是淡然自若,潇洒除尘,雍容镇定,淡漠qīng柔。

  第五qīng柔

  这位主宰了整gè大赵,被誉称为整gè下三天大陆六千年来绝无仅有的盖世枭雄,竟然在这◎两国交战、兵荒马乱的时候,chū现在死敌楚阎王的帐篷里

  乌倩倩感觉自己的小脑袋已经秀逗了,震惊的没有了思想;只是机械的斟满茶水,竟然一gè字也说不chū来。

  良久,才感觉自己激动的心跳有些平复了下来。

  “这位是……”第五qīng柔看着乌倩倩。

  “我不相信相爷会不知道她是谁。”楚阳温和的微笑。

  第五qīng柔笑了,端起茶水喝了一口,赞道:“好茶想不到地府罗刹,居然也能沏的这一手好茶;楚阎王,你福气不小。”

  “总不及相爷手掌风云,睥睨天下。”楚阳很矜持的笑笑。

  第五qīng柔脸上露chū一丝苦涩,qīngqīng叹了口气,道:“以楚阎王的聪明厉害,想必能猜得到本作的来意?”

  楚阳淡淡一笑:“我只知道,相爷绝对不是来刺杀我的。”

  “哦?”第五qīng柔疑问的问了一句。

  “至于相爷的真正来意,我确实不知。”楚阳qīng笑:“不过,这不要紧,相爷既然来了,那jiù一定会说的。”

  第五qīng柔放松的笑了起来:“为何我不会杀你?”

  “相爷自从来到这下三天,从卑微之处,一步步崛起,或曾使用阴谋,或曾运用诡计,也曾在反掌之间,让百万大军灰飞烟灭,另一gè国家改朝换代……”楚阳冷静地道:“但……相爷这二十五年来,却从没有亲手杀过一gè人”

  他抬起头,笑着看向第五qīng柔:“而在大赵那一次,在下想必是相爷一生之中的一次意外,既然如此,那么相爷想必是不会为了楚某人破例的。”

  第五qīng柔笑了,他端着茶杯,看着杯中碧绿的茶水,静静地道:“不错,亲手杀人,乃是武夫所为;我第五qīng柔若要杀人还需自己动手……那也到不了如今的位置”

  他傲然一笑,道:“武夫杀人,血溅五步;纵然百千人伏尸;却最终仍是以命偿。但权谋杀人,上下嘴唇一动,便可白骨盈山,烽火万里;苍生哭号,生灵涂炭”

  “其上下之分,不可不查”第五qīng柔默然一笑。

  “但这却不是相爷不亲手杀人的理由哦。”楚阳有趣的笑了笑,提chū异议。

  两gè生死大仇,彼此双方两gè国家对这一场关系到天下苍生命运的的大战的决策者,走在一起,竟然如同老朋友闲聊一般聊起天来。

  这种现象,让乌倩倩更是匪夷所思

  但楚阳此刻却是有些神游万里,他并没有猜测第五qīng柔的来意,正如他所说,jiù算他不问,第五qīng柔自己也会说的。但楚阳却从第五qīng柔的言辞之中,想起来了另外的一gè人

  第五qīng柔的言论,与那gè人几乎如chū一辙

  莫天机

  这两gè人都是杀伐决断,都是智慧通天,都是崇尚权谋重于武力唯一不同的是……两人虽然一样的心狠手辣机谋诡变,但,莫天机手上却有不少血腥。而第五qīng柔jiù不同,整gè下三天因为第五qīng柔而死的人,恐怕超过数千万,但第五qīng柔的双手,却是干干净净。

  外面两军厮杀震天,里面两军的最高首脑对坐安然。这种局面的对比之诡异,让乌倩倩有些浑身发麻的感觉。

  “相爷有话,还请直说。”楚阳端起茶壶,为第五qīng柔斟满茶水,口中淡淡说道。

  “呵呵……或者楚御座还不知道我第五qīng柔的来历吧。”第五qīng柔一笑,楚阳沉静的点点头,道:“愿闻其详。”

  第五qīng柔这句话说chū来,楚阳jiù知道,恐怕今夜将是一番长谈。而自己所有的疑点,也能从第五qīng柔身上解开不少。

  虽然不知道第五qīng柔为何要这么做,但楚阳还是选择倾听。◎他相信,必有理由的

  第五qīng柔qīngqīng叹了口气,然后脸色jiù沉思了起来;慢慢的,似乎陷入了悠久的回忆之中:“我姓第五,名qīng柔。来自上三天,九gè主宰家族之一的诸葛家族……”

  …………

  推荐原地踏步作品《把校花打包带走》【书号:2112905】一gè在古代jiù滞留人间的包,让高小凡能够及时洞察美女的心事,于是,从高中到大学,从往届到新一届,一gègè的校花被他打包带走。 有人问:有些姑娘早年其实并不是校花,为什么你也一并打包了? 高小凡坐在黄金宝座上,微笑着谆谆教诲:孩纸,要有发展眼guāng……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