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第五离开


  第四百二十七章第五离开

  无数de大旗扯起猎猎de风声,呼啸zhe,冲进战场,百万大军,潮水一般嗷嗷叫zhe,涌进战场

  大赵原本de大营,已经成为一个整整de战场超过六百万人在这里面互相倾轧,互相挥刀,互相砍杀

  就在这时,火光一闪,突然间整个大营一道道电流一般de火光在四下里攒动,闪烁,然后轰隆一声巨响,大赵大营中心地带突然爆发出惊天动地de爆炸

  剧烈de爆炸,将整个中心地带竟然炸出lái一个数十丈方圆de大洞,所有位处中心de人,不管是敌是友,不管官职高低,统一被炸上天空,散作漫天de肉屑

  然后整片大营,蓦然间zhe起火lái,大火熊熊,迅速蔓延,几乎在迅雷不及掩耳de时间里,就弥漫了五六百里,而且还在急速地向zhe周边扩延

  一阵阵黄烟黑雾冲天而起,在这无风无云de天气中,急速地向zhe整个战场扩张

  这些烟雾分明是加了料de;所有闻到黄烟de人,无不头昏脑胀,而且,似乎神智也陷入了一种莫名其妙de迷乱,一声狂叫,疯狂挥刀砍杀,不管是敌是友,统一开始乱战

  黑烟升腾,扩散,所有闻到de人,都是浑身无力,似乎连眼皮也不被自己左右控制,手中兵器当啷一声落在地上,只能一脸恐惧de看zhe敌人de雪亮大刀向zhe自己de身体猛然劈下……

  绿烟翻滚zhe腾起,所有闻到de人都是一阵亢奋,似乎浑身在★这一刻猛然充血,用了使不完de力气,嗷嗷叫zhe砍杀zhe自己de敌人……

  紫烟浓厚de吹出,所有闻到de人,都是感觉自己眼前一花,似乎处身在一个幻境之中,而且浑身血脉贲张,下面猛然挑起帐篷▲★这一刻猛然充血,用了使不完de力气,嗷嗷叫zhe砍杀zhe自己de敌人……

  紫烟浓厚de吹zhèyīkèměngránchōngxuè,yòngleshǐbúwándelìqì,áoáojiàozhekǎnshāzhezìjǐdedírén……

  zǐyānnónghòudechuīchū,suǒyǒuwéndàoderén,dōushìgǎnjiàozìjǐyǎnqiányīhuā,sìhūchùshēnzàiyīgèhuànjìngzhīzhōng,érqiěhúnshēnxuèmòbēnzhāng,xiàmiànměngrántiāoqǐzhàngpéng,然后就发现自己de身边全是绝色天香de赤luo美人……

  不由得兴奋地大叫一声,色狼一般de扑了上去,yin笑声,怪叫声,惨叫声,挣扎声……不堪入目

  这些东西,竟然是金马骑士堂费尽了十几年de力量所收集de各种**,有de是迷烟,能够让人浑身无力,有de是毒药,有de是*药……

  总而言之是五花八门,所有de能够让人迷失de毒烟,这里全有而且随zhe燃烧,还在不断de挥发出lái……

  毒烟越lái越多,随zhe升起,不断地向zhe山间飘起,却又被打山贼当,又飘了回lái,继续笼罩在决战战场上空,似乎这里有一块巨大de磁铁,在吸引zhe这些毒烟,不能飘散。

  战争到了后lái,已经失去了任何de组织和纪律,各自de都是凭zhe本能在砍杀,不管是大将,还是小兵,都陷入了神智de迷乱。

  第五轻柔de帐篷里。

  景梦魂全身披挂,在计算zhe时间,终于长身而起,喝道:“该我们出动了金马骑士堂全体都有,立即集合出击目标,楚阎王”

  “是”所有人一声答应

  景梦魂正要大踏步走出去,突然间外面有人愤怒地叫道:“怎么会这样?我要见相爷我要见相爷”

  正是百战天龙上将余涵。

  说话间,已经狂冲进lái,正好迎头碰上景梦魂:“景王座,相爷呢?”

  “相爷不在,有什么话,你跟我说。”景梦魂冷冷道。

  “这是怎么回事?”余涵愤怒de指zhe山下那一片狂乱de战场,两眼如欲充血:“这是什么混账打法?”

  “余将军,你在说什么?”景梦魂不满de看zhe他。

  “我只问,引爆大营炸药,是谁下de命令?”余涵悲愤de问道。

  “是我是我景梦魂下de命令;金马骑士堂实施,怎么了?”景梦魂哼了一声,问道。

  “怎么了?”余涵睚眦欲裂de大吼一声,突然间一把揪住景梦魂de▲衣襟,死死de咬zhe牙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这是相爷de吩咐你有疑虑,可以去找第五相爷问个明白。”景梦魂看zhe余涵de手,声音冰寒:“放手”

  “混蛋”余涵悲愤至■极,突然猛de一巴掌打在景梦魂脸上,愤怒地道:“你们分明可以将引爆时间提前,那样,不管是爆炸和迷烟,都是铁云承受绝大部分为何却非要在我们de人也冲进去之后才引爆?”

  “这样是犯罪”余涵悲愤de狂叫:“这样一lái,铁云完了可我们也完了,你知道不知道?你这个王八蛋……那都是我de兄弟,我de兵我de兵啊”

  景梦魂伸手抚zhe自己脸上刚刚挨了一巴掌de地方,眼神如鹰,带zhe压抑de愤怒和隐隐杀机:“余大帅,这件事,还没有你说话de余地至于时机把握,我景梦魂有数,也是相爷de安排,现在,你放手我不计较你打了我一巴掌de事”

  余涵愤怒de大叫起lái:“打你一巴掌?混蛋,就算将你千刀万剐,也难以抵消你犯下de滔天罪行这是谋杀这是蓄意de反叛我要见相爷我要见第五轻柔”

  景梦魂眼中杀机越lái越炽:“余将军,有些话不是你能说de。”

  余涵锵一声抽出长剑,突然就向zhe景梦魂发狂一般de劈了过lái,大骂道:“你这个刽子手……你和第五轻柔都是刽子手……呃……”

  突然景梦魂一伸手就掐住了他de脖子,将他魁梧de身躯提了起lái,咬zhe牙狠狠地道:“你以为你是谁?你算个什么东西?你de兵?你de兵就不能杀?难道你还很有面子?信不信老子连你一起杀?”

  余涵奋力挣扎:“你敢你有种,就杀了我你若是不杀我,景梦魂,我与你……”

■  话说到这里,突然间咔嚓一声,余涵de脖子软软歪向一边,嘴角流出鲜血,。一双眼睛不可置信de看zhe景梦魂,终于眼中de神采慢慢de消失,只留下一对充满了愤怒和仇恨de僵硬de眸子

  景梦魂□竟然已经将他de脖颈一把扭断。

  整个帐篷里所有人顿时惊呼一声,随即人人呆若木鸡景梦魂,竟然将一位上将活活de打死了?

  “不自量力”景梦魂冷哼一声,随手一抛,将余涵de尸体远远扔了出去,道:“跟我走去杀楚阎王”

  过不多时,百战天龙上将余涵被铁云刺客刺杀de消息,就在大赵营寨里面蔓延起lái。

  余涵de六十万大军乃是第五轻柔留下de唯一一支断后压阵de部队。而且余涵德高望重,爱兵如子,向lái最得士兵拥戴,如今余涵一死,群龙无首之下,更加骚乱起lái。

  数十万大军,同时大哭

  “为大帅报仇杀光那些铁云杂碎”不知是谁;突然红zhe眼睛流zhe泪水疯狂de大呼起lái。

  “去杀光那些杂碎”随即就见到数十人从队伍里纵马奔出,向zhe战场疯狂de打马而去。

  “为大帅报仇啊……”轰隆一声,又是数千人疯狂冲出。

  “冲上去”副将流zhe泪,咬zhe牙:“狠狠de杀”

  轰隆一声,六十万大军同时开动,冲上山坡,然后居高临下,就像是突然而láide瀑布,猛de砸了下去。

  随zhe这些人冲了下去,金马骑士堂de三万骑兵呼啸zhe,也向zhe另一个方向开拔

  刚才还是密密麻麻de人群de山顶,变得空无一人

  清风吹过,一阵浓烟飘了过lái,遮住了山顶,浓烟散去,一个青衣身影似乎是从浓烟之中走了出lái一般,出现在山巅,看zhe下面如火如荼de战场,听zhe震天动地de喊杀声音,第五轻柔双手负在身后,一声眼睛冷静而温柔de看zhe。

  似乎下面de这血肉连天de惨剧,跟他未有半点关系。

  青衣飘飘,第五轻柔颌下胡须,也在轻轻飘动,脸色镇定冷静de接近冷酷,如同神仙中人。

  他就这么看zhe,良久,才轻轻de叹息一声。从怀中tāo出一只无形隼,放在掌心,凝望许久,才一展手掌,轻轻道:“去吧。”

  扑棱棱一声响,无形隼振翅飞起,在空中一个盘旋,就如同融进了空气,消失de无影无踪。

  这是给留守在大赵中州城de阴无法阴无天等人发出de消息。在这无形隼携带de消息上面,在这消息上,第五轻柔只写了几句话:血洗中州,灭绝皇室

  然后是第五轻柔de印鉴。

  看zhe无形隼消失,第五轻柔也淡淡de笑了笑,极目向zhe楚阳所在de方向看了看,在心中轻轻道:“楚阎王,虽然我欠你,但莫要忘记,这也是你欠我delái日上三天,你我还会相见de届时……呵呵……”

  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了看战场,然后扭转头,看zhe大赵中州de方向,眼神之中,似有不舍,也有不甘,但最终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化作了一声长长de叹息……

  良久之后,第五轻柔用一种黯然de、低沉de声音,梦呓一般de道:“下三天……就这样结束了吧?今生今世,恐怕我第五轻柔再也不会回到这里……”

  天空中越lái越是天色大亮,晨风也逐渐de吹拂了起lái,越lái越大,原本笼罩在战场上空de毒烟,似乎是完成了它们de使命,开始慢慢de飘散。

  随zhe风声渐大,毒烟消失de也是越lái越快。

  一阵风lái,一股烟雾冲上山巅,将第五轻柔瘦削de身形笼罩在其中,浓烟散去,第五轻柔de身影,也消失de无影无踪……

  …………

  第二更求月票求月票我还在努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