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她叫小甜甜


  第四百三十四章她叫小甜甜

  楚阳一bù一bù的走上山巅,一身黑袍在夜风zhōng呼呼的飘着,脚bù很沉重,也有些犹豫。他的心,也如这黑袍一般在风zhōng凌乱。

  乌倩倩看着楚阳身上,自己亲手缝制的黑袍,眼zhōng露出一丝柔情。

  “楚御座今日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怎么还不休息,反而有如此雅兴上来逛逛?”铁补天微笑道。

  “在下今日此刻前来,乃是心zhōng有一件事情,实在不解,特地来向陛下求教。”楚阳漠然道。

  “呵呵,这天下……还有shí么楚御座百思不得其解的么?”铁补天清朗的一笑。

  楚阳沉默,良久,才慢慢的道:“倩倩,你先退下吧●,我跟陛下谈点事情。”

  乌倩倩应了一声,担心的看了看两人,就要转身。

  铁补天哼了哼,却紧接着道:“倩倩又不是外人,有shí么事情不能当着她的面说?”

  乌倩倩顿时夹在了两人☆zhōng间,进退不能。

  “此乃私事,倩倩在一边,多有不便。”楚阳淡淡地道。

  “私事公事,在朕的面前,都是一样,都是天下事”铁补天轻轻道:“朕身为天下之主,这天下之事,皆有主掌之权。倩倩,你留下。”

  楚阳讶然看着铁补天,慢慢的脸色阴沉了下来。想不到今天的铁补天竟然如此强势,为何?

  “陛下这是何意?”楚阳淡淡的问道。

  他却不知道,铁补天之所以非要留下乌倩倩,实在是心zhōng有些心虚,还有些害怕。所以特意将乌倩倩留下来壮胆。

  “楚御座,到底是shí么事?”铁补天问道。

  楚阳脸色一阵阴沉,压抑的怒火几乎要爆发,强行压了下去,道:“既然陛下这么说了,我就直说了。想必今日陛下也看到了,景梦魂和他的两万五千金马骑士,统统毒发身亡……这种毒,名为春毒”

  说着,他的眼睛死死的钉在铁补天脸上。

  “春毒”铁补天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

  “这种春毒,除了男女**之外,无药可解”楚阳沉沉的道:“而这种春毒,我也zhōng过,就在陛下救了我的那一天,但我却是安然无恙。”

  铁补天目光有些躲闪了起来。

◎  楚阳上前逼进一bù,眼睛依然盯着铁补天,缓缓道:“我想知道,我为shí么没有死?救我的那个女人,是谁?”

  铁补天神情慌乱起来,张着嘴,有些无措的看着楚阳。一边,乌倩倩紧张的看着她。
  “我只想知道她是谁”楚阳轻声地道。

  “呵呵……想不到楚御座终于还是知道了真相。”铁补天目光闪烁,有些不安的一笑:“这可真是天意。”

  “天意?”楚阳目光一闪。

  “不错……”铁补天的目光有些悠远,道:“既然楚御座问起来了,我也就说一说当初那件事。”

  “愿闻其详。”楚阳淡淡地道。

  “那一天,我率领大军赶到的时候,楚御座已经陷入昏迷。是两位影子叔叔,拼死从金马骑士堂的包围之zhōng,将你救了出来。”铁补天慢慢的道。

  “这个我知道,后来呢?”

  “然后我们却发现,楚御座zhōng了无药可解的剧毒而且,是上古异兽媾蛟的春毒,除了男女**之外,无药可救。”铁补天缓缓道。

  “嗯?”楚阳知道说到了重点,凝神听着。

  “但其时乃是荒山野岭,却到哪里去找女人?”铁补天叹息一声。

  “哦?”

  “但,幸亏是天无绝人之路,我们带着楚御座一路寻找,却竟然在一个山坳之zhōng,发现了一个进山来砍柴的农家少女……”铁补天目光闪了闪,轻声说道。

  一边的乌倩倩“啊”的一声惊叫。听铁补天的口气,似乎是要说出真相的样子,却想不到铁补天竟然是扯出来这么一个弥天大谎

  “农家少女?”楚阳眉头一皱。

  “她的家就在山zhōng,但一场大火,却烧的全部殒命,而她砍柴的山谷,有一眼泉水,她竟然活◆了下来。”铁补天艰难的讲述。

  这是她早就已经准备好的谎言,为的就是应付楚阳可能的逼问。

  “继续说。”楚阳的口气很不客气,眼神也很危险。

  “当时我们救了她,然后请她……请她★……救你。”铁补天叹了口气,道:“她答应了……”

  楚阳的拳头紧紧地攥了起来。

  “她的人呢?”楚阳想到竟然有一个少女为了自己付出了自己的贞洁,自己竟然完全不知道,忍不住心zhōng就是一阵压抑。

  他并没有感觉到羞辱,在那种情况下,能够活下来已经是万幸,难道还要求shí么国色天香?不管人家shí么样子,人家毕竟都是用最珍贵的的东西救了自己

  这是一份大恩对于男人来★说,也是一份重大的责任

  “被我杀了”铁补天淡淡地道:“那个少女……虽然是完璧之身,不过,我想楚御座并不需要这样的一个累赘,而且楚御座心有所属,想必也不愿意背负这样的责任,所以,在确定楚御座没●事之后,我就将她杀了。”

  说到这里,铁补天眼底闪过一道剧烈的疼痛,杀了,是,被我杀了

  “杀了?”楚阳有些失魂落魄,喃喃地道:“杀了?”

  一个纯洁的少女,付出了自己的尊严,付出了自己的贞洁,一生zhōng最珍贵的东西,救了自己,铁补天却将她杀了?

  “为shí么?”楚阳的身躯有些颤抖。眼zhōng怒火熊熊,即将喷薄而出。看到铁补天眼zhōng的慌乱和内疚,以及还有些歉疚的神色,楚阳直觉的认为:铁补天说的,必然不是假话

  “不为shí么”铁补天淡淡地道:“楚御座,我是为你好。”

  我是为你好我真的是为你好……不希望你痛苦……

  楚阳暴怒:“为我好?杀了我的救命恩人杀了如此可怜的一个女子”

  楚阳突然猛地上前一bù,暴怒之下,再也不顾忌shí么,一手伸出,狠狠的掐住了铁补天的脖子,眼睛凶狠的逼了上去:“你……你如此狠心?你可知道,不管我情愿还是不情愿,不管她是美是丑,那都是我的女人?”

  “我的女人,是你可以随便杀的么?”楚阳大怒问道。

  铁补天被他掐住了脖子,喘息困难,两眼直翻白,难受之极,但心zhōng却是油然升起一股甜蜜之意,楚阳刚才的话,深深地楔进了她的心:那是我的女人

  我的女人,是你可以随便杀的么?

  但这个坚强的女人,却死死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一双眼睛漠然的看着楚阳。

  “楚阳不要”乌倩倩惊惶地冲上来,去掰楚阳的手:“你干shí么?快放下陛下快放下……她……她还……”

  她本想说‘她还怀着你的孩子’;但终于没敢说出来。

  楚阳手上力量稍稍放松,▲让铁补天两脚着地,能够喘息。但却依然保持着掐着她的脖子的姿势,冷冷问道:“给我一个解释”

  铁补天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却是冷漠的看着楚阳,缓缓道:“若是我不杀她,你会娶她为妻么?”

  楚阳脸色一白,不由后退了一bù,右手也不由自主的松开。

  但铁补天却逼上前来一bù,沉沉问道:“楚御座,若是我不杀她,你准备怎么处置她?如何安pái她?”

  “若是我不杀她,你会不会与她厮守一生?”铁补天眼睛如同钢针一般的刺进楚阳眼睛里:“你会么?你会么?”

  她的脖颈上,清晰地五道瘀痕,那是被楚阳掐出来的痕迹。

  楚阳狼狈的一bùbù后退。

  若是那个女人还◎在,还活着,你会娶她为妻吗?

  是啊,我能娶她吗?

  楚阳突然想起来了莫轻舞,突然心zhōng就是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我会么?我会么?我若是娶她,轻舞怎么办?那我重生这一世,又□有shí么意义?但……不娶,人家却已经为你付出了一切

  难道你就如此的绝情?

  铁补天问起这个问题,竟然问的楚阳一阵茫然

  铁补天捂着脖子,一阵痛苦的咳嗽,喘息着,艰难道:“所◎以,我让她结束在我手里,就让这一切都在我手zhōng结束……这件事,就当做没有发生过,难道不好么?”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心zhōng一阵刀割般的疼痛:终止在我手zhōng?结束在我手里? ★
  楚阳木然而立,突然眼睛有些湿润。

  为了那个不认识自己,自己也从来没有见过;但却为了自己付出了一切乃至生命的可怜少女。

  他很杀伐决断,杀戮无情但他不是一个滥情的人,相反,楚阳很看重责任

  在战场上,敌对时,杀一万人,眼睛不会眨一下;但,杀一个无辜的人……却会让他内疚。

  这件事,更是让他心zhōng沉沉压抑。心zhōng无限酸涩了起来。

  良久,楚阳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嘶哑着声音道:“她……叫shí么名字?”

  名字?

  铁补天长长地吸了一口气,觉得眼zhōng有些湿润,低沉地道:“我也不知道她姓shí么,只知道她叫甜甜;她说,▲她的父亲很宠爱她,一直叫她……小甜甜……”

  “甜甜?小甜甜?”楚阳的声音很低沉,说不出是一种shí么样的情绪在他胸zhōng激荡。

  听着楚阳口zhōng叫出这个名字,铁补天突然心z▲hōng一酸,突然觉得胸口一阵堵塞,她急忙将头转过一边去,感觉着,自己的眼zhōng,似乎有眼泪在酝酿……

  …………

  今天若是有第四更,也会很晚

  求大家手zhōng的月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