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拙劣嫁祸!


  第五章拙劣嫁祸!

  “知道么?那位纪墨公子曾经当场放出豪言,气宇轩昂的说道:‘人生难得一知己,尤其是红颜一知己;更难得的是,这位红颜知己还能产生le爱情我,纪墨,已经找到le我的春天,我的恋人,我的爱人我要为我的爱,奋战到底哪怕高升是恶魔,我也要从恶魔手中拯救我的公主’”

  那位人兄抑扬顿挫的,用一种钦佩的口气,说出来纪墨的爱情宣言,楚阳当场崩溃。因为说话的这货有点儿公鸭嗓子,学着纪墨说话多少有些偏差,楚阳直接听成le‘人生难得一只鸡,尤其红颜一只鸡’……

  半晌才明白过来,不由得呛le一口。

  这是多么多姿多彩的生活啊。楚阳都有些羡慕le。

  对兄弟几个的成就,顾独行和董无伤能够突破王座,楚阳一点也不感到诧异,但罗克敌和纪墨这俩货居然也突破le,那就真的令他诧异le。

  但有liǎng个最想听到的消息,他没有听到:一个是莫轻舞的消息,一个是孟超然和谈昙的消息

  等到这些消息收集完毕,已经是华灯初上。庞大的信息流量,让楚阳的脑袋暂时处于一种被突然充满的状态。一时间竟然有些拿不定主意从什么地方下手。

  无论做什么,都是觉得有些冒失。几个兄弟现在没有自己的协助,也是一个个风生水起。自己找上去用九劫剑的资源强行提升他们,对他们的未来反而不美。而且,只要有自己在,他们几个人就无形中会有一种依赖性心理,这对于长远发展根本不利

  这种依赖心理,甚至包括le顾独行。那个孤独的人,或者他自己也发现le他对楚阳的依赖,所以毅然决然的回到le中三天,更选择直miàn抛出顾氏兄弟的恩仇,来让自己的心继续孤独下去。

  至于莫轻舞……莫氏家族究竟是一个什么态度?有什么打算?什么想法?这都是需要楚阳慢慢的调查的。

  贸贸然就一头撞进去,楚阳敢保证自己能被莫氏家族的老狐狸们吃的一点都不剩。莫氏家族是在莫天机掌权之后,大清洗le一遍,才扭转le局miàn,在此之前,那些人的贪婪和狡猾,楚阳是很有印象的。

  尤其莫轻舞再怎么说也还是人家莫家的人,这一点,要好好的策划才是。

  中三天一片乱局,▲自己该从哪一方miàn下手?

  楚阳一边吃着酒菜,一边凝神思索;他要在这一团乱麻之中,理出自己的一条路。吃过le饭,他特意的多买le不少的干粮牛肉,找个不被注意的机会放进le九劫空间里,然后就◇施施然下le楼,往外走去。

  天色已经暗le下来,若是找住宿之处,这里有的是,而且安全。但楚阳却不想住在这里。

  他选择le山林

  山林之中每到晚上,才是灵气最充足的时刻,适合修炼。在客栈之中,就稍显嘈杂,而且那酒色财气也让空气浑浊的多……

  楚阳不想浪费自己每一份修炼的时间。

  刚刚走出去,就发现le有人跟踪。楚阳撇撇嘴,冷笑一声,大摇大摆的从街口走le出去,很是招摇的顺着大路前行。

  嗖嗖嗖,衣袂掠空的声音响起,一个声音阴阳怪气的响le起来:“前miàn那位财神,留步请留步嘿嘿嘿……”

  楚阳停住le脚步,刹那间,身前身后已经围上le七八个人。为首的liǎng个,正是被自己赶走的那liǎng个人。

  “小子,金子挺多啊,也挺霸道的啊。”那瘦子阴森的看着楚阳:“竟然敢对我们兄弟下手,活得不耐烦le”

  楚阳冷淡的看他一眼:“少废话,想要什么就说。少爷我时间宝贵得很,没兴趣陪你们啰嗦。”

  人群一分,一个大汉走le出来:“少爷?嘿嘿,中三天是哪一家的少爷敢在我黑魔miàn前这么横蛮?”

  楚阳眼神一缩,慢慢的道:“王座高手?”

  那大汉冷哼一声,带着一种不可一世的气势,喝道:“怎么?害怕le?小子,交出你身上的东西,然后自己抹le脖子,老子为你留一个全尸”

  身子一震,一股子凌厉阴森的气息弥漫而出,在他头顶的高空中,气息氤氲凝聚,缓缓聚成一顶王冠。

  “你要杀我,对不对?”楚阳很谦虚的问道。

  “难道,你还想活着?”黑魔的这位王座分明有二品修为,有些戏谑的看着◎miàn前这个少年;在他心中,对方已经在自己的手中,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

  “很好。”楚阳淡淡的一笑:“我正愁着……没有理由下杀手。”他抬起头:“人,都是父生母养,长这么大不容易。所以我每在●◎miàn前这个少年;在他心中,对方已经在自己的手中,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

  “很好。”楚阳淡淡的一笑:“我正愁着……没有理由miànqiánzhègèshǎonián;zàitāxīnzhōng,duìfāngyǐjīngzàizìjǐdeshǒuzhōng,xiǎngzěnmenániējiùzěnmenániē。

  “hěnhǎo。”chǔyángdàndàndeyīxiào:“wǒzhèngchóuzhe……méiyǒulǐyóuxiàshāshǒu。”tātáiqǐtóu:“rén,dōushìfùshēngmǔyǎng,zhǎngzhèmedàbúróngyì。suǒyǐwǒměizài杀人之前,都需要一个必杀的理由恭喜你,因为你符合le我杀人的理由。”

  那大汉看着楚阳平静的眼神,心中竟然不由自主的冒出来一股寒意。首次感到有些后悔,这家伙邪门的紧,不像是一只单纯的肥羊啊?

  实在是应该调查清楚再下手的。

  但他已经来不及懊悔,因为楚阳已经动le手。

  动手就是杀招

  “一点寒光……”楚阳曼声长吟,长剑锵的一声出鞘,眼神瞬间变得比剑光更锐利:“……万丈芒”

  剑光砰地一声扩散,带着凌厉的杀机,在这灰暗的夜空之中,爆开le一团烟花一样的绚烂。

  一种专属于剑客的凌厉气息,猛然弥漫

  那位王座高手大吃一惊,眼珠子都几乎鼓le出来:“剑王”

  顿时魂飞天外,亡命的拔刀抵挡,一边飞速的往后退去。他很明白,对方是剑王,那怕只是剑王一品,也绝不是自己这等普通王座二品可以对付的

  现在他连后悔都忘le,只有恐惧,脑海中只剩下‘逃命’liǎng个字

  剑光一闪即逝,但那位王座高手却感觉到一片森寒,在他的miàn前,一柄长剑雪亮,照亮le他的惊慌的脸。

  他惶恐地抬头,看到的就是楚阳那一副平淡漠然的脸。似乎几条人命,根本不能让这张脸庞变色。

  “阁下……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大汉额头上冒着黄豆般大的冷汗,看着自己miàn前毒蛇一般的长剑,声音颤抖。

  这时,砰砰的声音响起,那些在剑光一起就呆若木鸡的七个人,现在才一个个的扑倒下去,一个个咽喉之中激烈的喷出血光。

  却是在刚才的一瞬间,已经被楚阳刺破le咽喉楚阳下手,毫不留情

  一剑,七人死,一人被制

  “黑魔家族的人,是不是?”楚阳淡淡的问道,冷淡的声音中,似乎蕴含着无上的权威。

  “是……”大汉只觉的手脚都几乎麻木,手上虽有刀,但却死活不敢抬起来。这位剑王的修为,竟然如此骇人同属王级,自己竟然没有什么还手之力,就被长剑指住le咽喉

  “嗯,你叫什么名字?”楚阳眼神有些和缓。

  “小人……小人李文德……”李文德眼中闪出一丝希望,看样子……暂时死不le?

  “李文德……不错的名字;二品王座……就是胆量脓包le一些。”楚阳点点头。

  脓包le一些?**,老子不脓包行么?咳嗽声大一点喉咙就一个血洞……李文德有些想哭。

  听手下人说有一个超级肥羊,出手就是几十锭黄金,而且正好与自己的liǎng个住手有冲突,正好是合情合理的前来寻仇,顺便想发一笔小财……哪想到居然招惹le这么一个杀星?

  真是我的亲娘啊七个人一个正miàn就没le……

  “其实我是一个人慈的人”楚阳惆怅的叹le口气。李文德连连点头,如鸡啄米;心中怒骂:一剑就杀七个人,眼睛都不眨的,你还人慈?那老子简直就是九世善人le……

  “可是你们黑魔的人与我结仇太深”楚阳叹息一声。

  “结仇?”李文德liǎng条腿一软:“敢问公子是……”

  “可还记得莫家么?”楚阳冰冷一笑:“你们对莫家做过的事情……心里应该有数吧?”

  李文德顿时脸色煞白:这人竟然是莫家的人?顿时心中一片冰凉。黑魔家族仇人遍地,但其中最强大的一个家族,无疑就是莫家

  正在这时,突然“铮”的一声,楚阳一声冷喝:“谁?”随即剑光闪动,向着miàn前的李文德一剑刺来。

  李文德拼le命得一仰身,从下巴道前额深深地被划le一道,紧接着又是‘铮’的一声,李文德只觉得胸前连续剧痛,然后就听见miàn前的这杀星大怒喝道:“有种不要走”

  剑光嗖的一声腾起,又是铮铮的细微响声,这位杀星走远le……

  “祖宗保佑哇……”李文德满脸的血肉模糊,感激涕零,几乎哭le出来。竟然在这等关键时刻,这个家伙被人引走le……

  在被引走的时候,明显还想杀自己灭口……

  李文德出le一身冷汗,自己的脸上,被划le一剑,深可见骨。胸口中le三剑,都是血肉翻卷,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胸口的这三剑似乎被什么阻挠le一下,所以本应刺进心脏的,却都诡异的出现le一个往上挑的伤口……

  但……是谁救le自己呢?

  算le,不想这个le,还是快走吧。老子这一次回到家族,非得养上几年不可,外miàn太危xiǎnle……

  …………

  求月票啊,马上被爆le……悲催啊。兄弟姐妹们……乃们不能见死不救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