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九劫剑主之路!


  第七章九劫剑主之路!

  “你刚才说,需要我帮máng?”楚阳对这个青衣人也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好感,但双方都是很有默契的没有问对方的姓名。既然对方易容,那就不会暴露本来面目,怎么会告诉你姓名?

  而青衣人也是同样的顾虑:自己神神秘秘的,难道却要求人家坦诚相待?

  “不错,看到你对沧澜战区的消息很是热衷,我想,你一定是会进入沧澜战区的既然如此,我们不妨一路同行。”青衣人楚飞凌淡淡的笑道。

  “一路同行?”楚阳皱了皱眉头。以对方的实力,何必要与自己一路同行?

  “不错……不瞒你说,我这一行会很麻烦,速度太快了,反而会引起zhù意。而且……有些人知道我是孤身一人出来的,这很不方便……”楚飞凌的眼中闪过一丝黯然。

  “原来如此。”楚阳轻声的‘哦’了一声,直言不讳的道:“不过,你有没有想过,以你的实力,能够找你麻烦的,绝对都是高手你跟我一起走,万一发生什么事情……首先遭殃的,都必定是我”

  “这一点我当然有所顾虑。”楚飞凌对对方的坦率显然很是欣赏,道:“所以,我们的合作,到烈火山脉为止。而且,我也不会让你吃亏;总会让你满意就是。还有,万一出现什么事情,我自有办法护你周全。”

  “也就是说,我只是一个幌子?”楚阳皱皱眉。

  “是。”楚飞凌坦然道。

  “kě是……为什么你会找我?”楚阳纳闷道:“比我更合适的人,应该会有不少。而且,你也看得出来,我不是一个安静的人,跟在我身边,我惹是生非的本事,并不比你小。”

  “因为……你很顺眼。”楚飞凌笑了笑,心道,也算是缘分,我刚到中三天,就遇到了你,根本还没◎来得及去找另一个人呢。

  “我看你也很顺眼。”楚阳哈哈的笑了起来。

  楚飞凌温暖的笑了起来,他这将近二十年来,不知道承受了多少的压力,心事重重,内忧外患加上生活悲剧,几hū就从来没有真■心的笑过,心中的郁结,也是从来都没有纾解过;但今天,却格外的感到放松。

  这种感觉,让他自己也是很是诧异,但这种心情放松的感觉却是良久未曾有过。这让他不由得归功于眼前这个少年人,似hū对方的身上,有着一种能够让自己安心的力量。

  这种力量让他很有些迷恋。

  他的心中也很奇怪,这个少年出手就是杀人,鲜血横飞面不改色,分明就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物,这样的人如何能让自己安心?

  但事实确实如此,不容辩驳。

  “那好,咱们就一路同行吧。”楚阳呵呵的笑了起来。

  “嗯,这一路上你若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我也kě以帮你解决。”楚飞凌心中一暖,展颜笑道。

  “不必,我的麻烦,向来是我自己解决。”楚阳淡淡的摇了摇头:“要人帮máng……对我前途不利,对我心境,也不利;万一养成一个依赖的习惯,那kě就终生止步了。”

  楚飞凌一怔,眼中闪起欣赏的神色,还有一点意外,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少年竟然能想到这等高深的心境;看来,这小家伙其志不小

  “你到烈火山脉,应该是有什么事情吧?”楚阳有意无意地问。

  “是,去寻找一种灵药”楚飞凌tàn了口气,想到已经受伤的老父亲,不由得心急如焚。

  “很重要?”

  “非常重要”

  “嗯……是要救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吧?”

  “不错。”

  “既然如此,那么你现在遭遇到的敌人拦阻你的目的,是不让你救那个人?”楚阳无所谓的问道。

  “是……嗯?你怎么?……”楚飞凌看着楚阳,想不到这小家伙的心思竟然转得这么快。

  “按道理说,你这样的修为身份,以及这种大权在握的气质,出来做什么事,乃是前呼后拥的,再不济,也要带几个随从,但你却是孤身一人。这就说明,你这一行是秘密的?”楚阳皱起眉头。

  “不错。”

  “但既然是秘密的,却有人来对付你,说明你的敌人很清晰的掌握了你的行踪那就说明……你的敌人跟你是一家的?”

  “啊?”楚飞凌霍然抬头。

  楚阳继续自己的推理:“由此来看,其中必然有利益之争,甚至是权位之争;也就是说,受伤的那个人对你的家族很重要,否则也不能出动你这样的高手;既然出动了你,敌人却依然要对付你……那么几hū已经kě以说是斗争惨烈”

  “这是手足相残吧?”楚阳淡淡的笑了笑。

  “高明”楚飞凌已经有些无语。自己什么都没有说,只说了一句有敌人,他竟然就根据这么一点点的信息推测出了这么多?

  “你的气色风度,均是有一种浑然天成的意味,更有一种让人在你的照顾之下的感觉。说明你照顾人已经成了习惯……而你的气质高贵,又显然不是仆役之流,所以,你应该在你的家族是老大吧?既然如此……那么,对付你的人应该就是你的弟妹之流……”

  楚阳呵呵一笑,有些讥诮的道:“也就是说;你是他们的眼中钉除去了你,老爷子药没有到手,也是必死无疑,家族大权也就会顺理成章的落在出手的人或者幕后操纵的这个人手里。”

  楚飞凌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多少年了,自己都没有这样的震惊过。但眼前的这个少年的★推理能力,竟然让自己心惊胆颤,从心中升起佩服之意。

  想起他杀人时候的干净利落,不由更是心中震动。

  这样的武功,这样的心智,这样的智慧,这样的决绝

  “所以你的眼中才会露出那◎tuīlǐnénglì,jìngránràngzìjǐxīnjīngdǎnchàn,cóngxīnzhōngshēngqǐpèifúzhīyì。

  xiǎngqǐtāshārénshíhòudegànjìnglìluò,búyóugèngshìxīnzhōngzhèndòng。

  zhèyàngdewǔgōng,zhèyàngdexīnzhì,zhèyàngdezhìhuì,zhèyàngdejuéjué

  “suǒyǐnǐdeyǎnzhōngcáihuìlùchūnà种无奈和黯然,说明你现在还拿不定主意,你还在顾念旧情”楚阳冷酷到了一针见血的击在了楚飞凌的软肋:“要不然,你的眼中就会有杀气,但却没有,你只想躲过去,并没有想正面迎敌是不是?”

  楚飞凌长tàn一声,黯然不语。他的确是这么想的,那……毕竟是自己的亲弟弟而且是一母同胞,自从自己的儿子丢失之后,他就更加的zhù重血脉亲情,但事情演化到目前的地步,他除了痛心之外,真的没有半点想将自己的弟弟怎么着的心思。

  “所以就算你找到了灵药,你迟早也会死在你弟弟的手里。”楚阳淡淡地道:“你既然心慈手软,但你弟弟依然对你赶尽杀绝,只能说你弟弟已经没有人性。所以,死不足惜”

  “心慈手软,掌☆权大忌你身为长子,莫要因为一时的心慈手软,葬送了整个家族的前途你要知道,若你要杀,杀的也不知自己的弟弟,而是拯救了全家。”

  楚阳淡淡地道:“夜深了,早点休息,我们明早一早赶路”

  说●完了这句话,他就闭上了嘴,不再说话。

  初次见面,楚阳竟然就将楚飞凌教训了一顿

  或者并不能算是教训,他只是推测。但却不kě否认的,他的推测都说对了。说晚了这番话,楚阳也是有些后悔,觉得自己有些交浅言深了;初次见面,哪有这样说话的?

  但不知怎地,看到楚飞凌双目之间流露出的黯然和无奈,楚阳就忍受不住心中的一股冲动,而且,很揪心,很想帮助他渡过什么难关……

  “这种感觉真怪。”楚阳闭上了眼睛,心中苦笑一声:“难道皇座高手身上都有这种令人在不知不觉之间倾心的气质?”

  “一般人修炼到皇座高手,身上的气质的确会改变,若是他想让你产生好感,那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剑灵在意念之中轻轻解释:“皇级高手的气场,就已经能够影响一个人的心智和判断力了……到了君级,将会更加的明显。”

  “原来如此。”楚阳悄悄吐出一口气,稍稍放下心来,对自己的心智更增加了磨练的决心。

  剑灵有些欲言又止,有一句话他并没有说出来:虽然皇级高手都有这种能力,但……你面前这个人却分明没有对你使用这种手段。

  但见到楚阳放下心来,他也就不再多此一举的提醒。

  ◇“现在是中三天,天地灵气也会密集一些,不过……有一点你要zhù意,九劫剑主之路,从中三天才算是开始,楚阳,你打算怎么做?”剑灵最关心的,当然还是这个话题。所以他立即提了出来。

  “九劫剑主之路◆?”楚阳沉吟了一下:“我需要怎么做?”

  “征服”剑灵沉重地道:“征服你所能够看得到的一切势力,积累你的班底,准备一举冲上上三天,风云化龙”

  “积累班底?征服中三天?”楚阳轻轻的重复了一句,只觉得心脏猛的跳了一下。

  “不错,中三天将是你的未来的上三天的颠覆,你所要依靠的,就是你在中三天的班底因为你若是到了上三天,那里的九大主宰家族,都是你的敌人而整个上三天,都在那九家控制之下,你就是举世皆敌没有任何人kě以帮助你,你所能够借助的,就是中三天家族的野心”

  “将上三天九大主宰家族,取而……代之”剑灵声音森然,一字字的说道。

  …………

  求月票我不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策略论坛_华人策略论坛 - 欢迎登陆全球最大的华人策略网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